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97章 097章仗势得来的礼

“书我只在杨家看, 不带,不抄。两年,整两年,我只看两年,两年之后,酒依然供给杨家,只要一天杨公子还觉得我的酒可以,那我就会一直供给杨公子。如何?”曹盼继续丢出自己的价格。

原本牢牢死守不松口的杨修听到曹盼的保证,衡量了曹盼看书能看得了多少, 只是看而已, 不带不抄,于杨家并无损失。

“若小娘子违了规矩?”杨修觉得还是小人一回。

曹盼道:“若有违背,杨公子再不许我进杨家一步。不过,杨公子应该不会故意先让人将杨家的藏书整理整理吧?”

都别怪各自的小人之心,都不是傻子, 都别耍手段。

“酒还在小娘子的手上, 我能欺了小娘子?”杨修指出另一个重点。

曹盼闻之深以为然,“如此,杨公子是同意了?”

“小娘子出的价让修甚是心动。”世族之攀比,杨修其人也不能免俗, 甚至, 他比旁的人更重脸面。

只是区区两年的阅书而已, 曹盼能看多少书?

“那便一言为定, 明日, 杨公子让你的门人去酒坊签定合约。至于酒嘛,去,给杨公子拿两坛酒来,与平娘说,埋在树下的酒里拿。”曹盼吩咐胡本,胡本应声而去。

杨修再作一揖,“有劳小娘子。”

曹盼微微一笑,“各取所需,各有所得。”

都是聪明人,旁的话就不必多说了,杨修却轻道:“我想,司马家若是知道那一份酒竟然入了杨家之手,一定会后悔没派个顶事的人来。”

“司马家与杨公子不同。他们既瞧不上我阿爹,更瞧不上我。所以,有些东西是注定的。”

瞧不上她曹盼的人,曹盼懒得管,然而犯到了她,她也绝不会手下留情。杨修有一句话说得一点没错,与其选一个眼高于顶,明明靠着她曹盼赚不了少钱的人,还瞧不上她曹盼,她又为何不选明摆着要跟她交好的杨修,还有他身后的杨家。

很快胡本拿了两坛酒回来,曹盼道:“杨公子且尝尝,你给的两年看书的价格,值与不值。”

杨修再与曹盼作一揖,“谢过小娘子!”

曹盼道:“我就不留杨公子了,杨公子回吧。这份赔礼,也一并带回去!”

刚刚已经说了不要人家的赔礼,曹盼没有忘。

“既是送与小娘子的,岂有带回去的道理,小娘子若不收下,修心下难安。”赔礼是赔礼,再来的生意,那是一码归一码。

曹盼看了杨修一眼,杨修道:“还请小娘子收下。”

再推辞着,怕是杨修要不安了,曹盼也不客套了,“如此我便收下。”

杨修来时有些忐忑,回去时却是意气风发,出了门口就忍不住打开了一坛酒,那浓浓的酒香令人闻之精神一振,昂头喝一口,不得不承认,曹盼实酿的一手好酒啊!

给曹盼两年入杨家看书就换了这样上好的酒,他赚了!

谁赚谁的,各自的看法喽,曹盼倒是觉得她赚了。

“这么多的赔礼,都留着吗?”平娘看着两份礼单,再有院里堆着的东西,问了曹盼。

“不留,给丞相府送过去。”曹盼非常大气地冲着平娘说,平娘与曹盼道:“小娘子就不留点,酒坊这两年赚的银子,都叫丞相拿得七七八八了。”

曹盼闻之笑了,“没事,都给阿爹送去。”

平娘道:“那若是丞相问起这些东西都是哪里来的?”

“据实而告,咱们能得这些赔礼,仗的就是阿爹的势,所以这东西就该给阿爹送过去,往后我们还得多仗着阿爹呢。所以,贿赂是必须的!”曹盼与平娘这般说着,平娘甚是哭笑不得。

“哪怕小娘子什么都不给丞相,难道丞相就不给小娘子撑腰了?”

“这自己的东西跟别人的东西能一样吗?我啊,就是让阿爹看着,我的东西就是他的东西,那往后要是我叫人欺负了,他就会第一时间站出来给我撑腰了啊!”曹盼这般说着,平娘嗔道:“你啊,满脑子的鬼主意。”

相处之道,不是一味的付出或是一味的索取,互动是很重要的,曹操念着她,曹盼也要表示自己时常的挂念他这个当爹的啊!

“那让人送去?”听着曹盼的一个又一个的大道理,平娘好笑。

“让胡本去就好了,丞相怎么问你,你就怎么答。”曹盼瞟了胡本一眼如是说,胡本笑盈盈地道:“小娘子放心,奴懂。”

他师傅是伺候曹操的人,曹操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多少也知道点。

曹盼如此作为,想必曹操收到这两份大礼,必打从心里高兴。

胡本将司马家跟杨家的赔礼送到丞相府的时候,正好曹操带着一群人回来,后头的武将已经在那儿议论纷纷。

“谁给丞相送礼了,看起来东西挺多!”总大大大咧咧张口问的。

卞氏早就已经出来了,拿着胡本递来的两份礼单好不容易地走到曹操的身旁,曹操也问道:“何人所送?”

“盼盼。”卞氏吐了曹盼的名字,曹操一顿,“盼盼哪有那么多的东西送过来。”

把自家女儿的家当都快掏光了,曹操心里还是有点数的,所以曹操是诧异的!

“你与丞相细说。”卞氏将胡本推了出来,胡本应声道:“回丞相,是这样的……”

啪啦啦地将经过说来,他跟着曹盼去了酒坊,又看着曹盼怎么跟杨修达成的协议,加上嘴皮子利落,事情的经过说得一清二楚。

曹操听完还没说话,倒是有一人道:“司马家跟杨家的人把盼盼的酒坊给砸了,找死呐。丞相,你说句话,我带人去把他们给绑了。”

说话的是曹操的从弟曹洪,大大咧咧的性子最是不讲规矩了。

“浑说什么。这点小事盼盼都处理好了,你一个当叔叔的还想给她惹事不成?礼单给我瞧瞧。”后一句冲着卞氏,手上接过了卞氏递来的礼单。

曹操看了一眼,问了胡本道:“怎么杨家的礼倒比司马家的礼还重?”

“杨家是杨修杨公子亲自送到府上的。”胡本老实地回答,曹操道:“那,司马家被盼盼扣下的八成酒量,还有原本杨家的酒量,盼盼选定了交给谁家?”

“哎,哥,盼盼那酒可是好酒,不如让盼盼都给我吧。”好酒者不知凡之,这不才听说曹盼将供给司马家的家扣了八成,杨家更是十成都被曹盼收回来了,必须要拿到手一点呐。

“府里差你酒了?”曹操直接就怼了曹洪,曹洪捉了捉脑袋道:“我这不是也想试着做点生意吗?”

曹操还没说话呢,另一位曹家的将军曹仁已经道:“安份点,别偷鸡不成蚀把米。”

“这什么话啊,盼盼那酒坊多挣钱呐,整个许都就没有不眼红的。你看看这些东西,我就想也挣一笔。”曹洪瞪大了眼睛。

“你要是能让盼盼答应你,随你!”曹操还能不知道曹洪是什么样的人,曹盼的酒坊,曹操是没有插手的余地。曹洪想拿曹盼的酒,行啊,自己去找曹盼要去,他绝不拦着。

曹洪一听偷偷瞄了曹操一眼,“哥,你就不能帮我说说话?”

“司马家的八成酒跟杨家的酒,盼盼给谁了?”曹操没有应曹洪,而是问了胡本。

胡本道:“杨公子亲自上门赔礼,与小娘子谈妥了,小娘答应将司马家八成的酒跟杨家原本的酒都给杨公子的舅家。”

“盼盼要了什么?”曹操一下子就问出了关键所在。

“小娘子与杨公子达成一致,杨家藏书供小娘子阅览两年。”胡本据实而答,反正曹盼来时就已经吩咐了,曹操问什么他答什么。

“好,这笔买卖做得好,好!”曹操听着大声叫好,显然对曹盼借此达到的目的十分满意。

倒是曹洪道:“不就几本书吗?把那么好的酒都给搭上了,不值,不值!”

“你不懂。”曹操并没有因曹洪的话而动怒,反倒是摇头地说了曹洪一句。

“小娘子说了为何将这赔礼都送到我这儿?”曹操觉得哪怕曹盼没来,得了这么多的赔礼能第一时间送到他这儿,他还是想问问曹盼是怎么想的。

这个话,胡本就有些拿不定要不要照着曹盼的话说了。

“丞相既有问话,甭管小娘子说了什么,你只管照实了说。”还是胡本的师傅提醒了一句,胡本很是纠结地瞄了曹操一眼。

曹操道:“只管说,她都敢指着我的鼻子嫌弃我,说了什么话我也不会怪罪。”

胡本还是在想曹盼来时说的那一句,曹操问什么他答什么,应该,曹盼也不怕她说的话叫曹操听到吧。

“小娘子说能得了两家这么多的赔礼,仗的就是丞相的势,所以这些东西就该送到丞相府。小娘子说,往后还得多仗着丞相,得要贿赂好了丞相。”

“我这女儿啊都快成精了。原以为她在外头闯荡了几年,该收敛一些,没想到比以往还肆无忌惮,什么话都说。成,回去告诉小娘子,就说我这势啊,就给她仗,谁若敢欺负了她,她对付不了只管告诉我,别管是谁,我都向着她。”曹操是真开心!

仗他势的人少了吗?不少?可是啊,有谁向曹盼一样,把家当全给了曹操用,得了这点赔礼也全往他这儿送。

“奴回去一准告诉小娘子,小娘子听了一定高兴。”胡本觉得,曹盼要的就是这个的效果,所以曹盼知道了一定会高兴。

“等等啊,你小子带上我一块见你家小娘子去。”曹洪瞧胡本要走的模样,一把将人提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