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93章 093章再痛也往肚里咽

惊喜到绝望不过是瞬间的事,曹盼尝试了从天堂坠入地狱。

事已至此, 她回到了许都, 诸葛亮,必已随刘备而去。

孩子, 孩子……

曹盼咽下心中的悲痛,“用药!”

她的声音很镇静,镇静得好似都只是寻常之事。哪怕连曹操也轻声地唤了一句盼盼。

“用药!他已经不在了, 留着, 也没用。”很实际的一句话,却叫人听得心口堵塞得厉害!

“小娘子的身子眼下不适合用虎狼之药,小娘子决定了,分成五日,每日服药一碗, 直至胎儿完全落掉。”戴图又补充了一句。

曹操没有明白这话里的意思,卞氏却是过来人,颤颤地道:“服药之后必然流血, 分服五次, 岂不是要痛五次?”

戴图低头道:“小娘子重伤未愈,若是寻常的药, 只怕亏损了小娘子的身子。”

简而言之,他提出了用药五次是根据曹盼的身体来提的。

“依你所言。”曹盼张口,卞氏也止了声, 曹盼又问道:“何日开始服药?”

“自然是越快越好!”戴图答完看了曹盼一眼, 曹盼道:“那就拿药吧!”

如此果决, 戴图微惊,还是听话地退了下去。

“你告诉父亲,是不是有人欺负了你?”外人都退了出去,曹操气冲冲地问了曹盼,曹盼看了曹操一眼,“因为我有了身孕就是我被人欺负了?”

饶是一辈子最不喜规矩的曹操听到这话也是顿了半响,看着曹盼许久没有回过神来。

曹盼道:“男欢女爱,各取所需,没有谁欺负谁。孩子的父亲是我选的,也是我喜欢的。如今,我们分开了,纵非我所愿,我亦不会强人所难。只是,因我任性,叫孩子没能来到这个世上,是我之过!”

卞氏想劝曹盼一句,曹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轻轻地道:“倘若他要怪我,便怪我。”

错,曹盼敢认也敢担。曹操看着曹盼的眉眼,非常高兴地道:“好,这才是我曹孟德的好女儿!”

曹盼只轻轻一笑,卞氏嗔怪了曹操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他还高兴。女儿家的心思,她比曹操更清楚。

一个女人愿意将自己交给一个男人,尤其像曹盼这样的女孩,必是十分喜欢那个男人的,在这样的情况下,曹盼没能保住他们的孩子,这必成为曹盼一辈子永远的痛。

孩子都是当娘的心头肉,曹盼哪怕说得再风轻云淡,也绝不可能不在意!

只是这些话,卞氏心里清楚,也没法告诉曹操。

戴图很快端了一碗药上来,静姝巴巴地接过去,卞氏不禁上前一步唤道:“盼盼!”

曹盼目不转睛地看着戴图端进来的药,转到了静姝的手上,就放在她的面前。那一刻,曹盼脑海一片空白,最后,定格在诸葛亮那冷绝的神情。

“你我夫妻缘尽!”

夫妻缘尽,夫妻缘尽啊!她从一开始就害怕诸葛亮知道她的身份,后来不怕了,却也早料到当有一天诸葛亮知道她是曹操之女时,他们之间,再没有明天。

她想拖多一天是一天,然而一切又岂由她说了算!

“盼盼!”卞氏见曹盼看着药碗出神,唤了一声,曹盼收回了思绪,伸手端过静姝手里的药,一饮而尽!

卞氏本以为还要再劝劝曹盼,见她如此动作,眼中流露出了敬意。

很多年后,曹盼一直都记得那一幕,血自身下流出,她就那样看着,直到身下一片腥红,她听不到身边的人如何叫唤,那一刻,她的世界似都变成了红色……

回了许都整整一个月,平娘是在她流产之后才被曹操派人接了过来。几年不见,平娘并没有多大的变化,见到曹盼小脸煞白地躺在床上,平娘就落泪了。

曹盼还笑着哄她道:“你可别哭,你是知道的,我最不喜欢看别人哭了!”

“丞相跟奴说了,小娘子受了那么大的罪,夫人若是在,不知该有多心疼!”

丁氏啊,曹盼的眼中闪过回忆,“阿娘的生祭和祭日我都没去,等我伤好些了,平娘陪我去看看阿娘。”

“好!小娘子要养好身子。夫人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小娘子了,小娘子一定要好好的!”平娘伸手抚过曹盼的脸如是说。

“哎,我一定会好好的,好好的!”曹盼应着,心里也是那么想着。

“没想到盼盼如此坚强。”卞氏从曹盼负伤回来到服药痛了五天才落了腹中的胎儿,点点滴滴,她都看在眼里,曹盼由始至终,哪怕再痛也从来没有落过一滴泪,直叫卞氏唏嘘。

曹操道:“这一点她像我。越是痛越不叫人看出来。”

卞氏扫了曹操一眼,“盼盼是小娘子,何必像你。”

“不仅像我,也像夫人!”这声夫人说的就是丁氏,丁氏也是个哪怕痛死也咬碎了牙往肚子里咽的人。

说到这里,卞氏无话可说了。

“盼盼,会在府里住下吗?”卞氏问了一句,虽然这件事叫曹操甚是闹心,可是,卞氏还是得提。

若是住下,院子就是丁氏从前住的院子,这么多年,曹操一直让人将那里打扫得干干净净的,丁氏清楚在曹盼的心里,他一直都觉得丁氏还在,曹盼,也在!

曹操道:“随盼盼吧。她想住哪里就住哪里。”

他们这才讨论,第二日曹盼便与曹操提出要回宅子住。曹操挑了挑眉,“是不是等伤好些了再回去?”

“养伤在哪里养都一样。我想回去陪陪阿娘。”曹盼一直都觉得跟丁氏住的宅子才是她的家,丞相虽然挺好,总不是她该久呆的地方。

“既如此,我给你几个人伺候你。”曹操听到曹盼的话,虽然有心再留曹盼多住,曹盼要回去了,曹操也不强留。

曹盼一听要给她派人立刻就道:“宅子里的人不少,不必。”

“宅子里合用的就平娘,其他的要么瘸,要么断手,要么还是男子。你长大了,总要学着避讳。”曹操想着自己那么多的儿女就没一个像曹盼这般叫他操心的,操心了还得要求着曹盼收下,他容易吗?

“避讳什么?男女授受不亲?满脑子龌龊的人才会想歪吧。”曹盼极是不屑地说,曹操拿眼看了曹盼,实在是觉得曹盼这副模样太对他口味了。

“纵是不屑,也得做做样子。去,把人带过来叫小娘子过过目。”曹操虽然高兴曹盼跟他想得一样,但是还是不忘教曹盼。

那伺候曹操的内侍笑着应下去唤了人进来,两个内侍,两个侍女,只一眼曹盼看出了其中的三个武功都不浅,而另一个是老熟人了,当年曹盼回丞相府读书就是这位接送的。

见到曹盼,那内侍还与曹盼微一颔首,曹盼也点头示意了下。

“这一个是当年伺候过你的,你用着也算顺手,我便做主将他给了你。至于他们,你虽然功夫不错,偏又是个爱闹事的,有他们帮衫着,我也放心。”

换而言之,曹盼这次受伤吓得曹操不轻。

“除了他,别的人还是阿爹留着吧。我能惹事,我也能解决,伤了我的人,早晚我会让他十倍百倍的还回来。”曹盼指了那先前的内侍,旁的人,曹盼是不肯收的。

倒是那内侍高兴坏了,曹盼肯收下他,师傅一定高兴。

偷偷眯了一眼曹操身边的内侍,而曹操道:“这么多武功高强的你不要,偏要个手无缚鸡之力的?”

“他伺候得很好的,那么懂事的人,往后再接再厉。”曹盼说的是老实话,这位是真的懂事,至少曹盼没有觉得他折腾得她再也不想见到这号人。

刚刚还高兴的内侍先是被曹操嫌弃了,再被曹盼夸奖,他一时不知该不该谢过新主子的夸赞。

曹操道:“至少也要再挑一个。”

“你再说我就一个都不要了!”曹操能威胁得了曹盼吗?从来就只有曹盼威胁得了曹操!

吹胡子瞪眼睛,别人怕曹操这般模样,曹盼一点都不怕。

“这一个,你给不给?”曹盼扬着眉问了一句,曹□□盯着曹盼,比起三年前,曹盼的胆子是更大了!

“给!”

于是,曹盼回来的时候只有一个静姝,回去的时候加上一个内侍,平娘是自己人,忽略不计。

曹盼的伤还没好全,曹操嘱咐了曹盼一定要听戴图的话,还说了晚点会让戴图去府上住下,什么时候曹盼的身体好全了,戴图再回丞相府!

对此,曹盼没有意思,身体是革命的本钱,拿命赌过一次却输得连命都差点丢了,曹盼学乖了。

“我记得你叫小葫芦?”曹盼的伤虽然不能做剧烈的运动,平常的动动是没问题的,内侍往后正式归了她,那么就该熟悉下。

往日她觉得人是曹操的,连个名字都没仔细记,说来也是惭愧。

“奴婢叫小胡本,不过那是几年前的称呼了,如今都叫奴胡本!”内侍赶紧将名字纠正,曹盼甚是汗颜,葫芦跟胡本,呵呵!

“好,往后你跟了我就是我的人,只要你听话,我不会亏待你。”曹盼对于下人的要求真就是听话,对静姝如是,内侍亦是。

“小娘子放心,奴婢都记下了!”胡本与曹盼应和着。

“平娘,胡本交给你了。”曹盼扬声唤了平娘,平娘正忙着给曹盼铺床,听到曹盼的话指了静姝,“她也一并交给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