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7章 087章终究来了

在南阳城门等到诸葛亮跟长青时, 长青惊叹地道:“夫人怎么知道我们今天会回来?”

“我能掐会算呐!”曹盼俏皮地说,诸葛亮看着曹盼的目光欢喜之余又多了一份审视。

“怎么?才几天不见难道就不认识我了?”曹盼似是没看到诸葛亮那份审视凑近地问。

诸葛亮道:“我怕是从来没有认识过你。”

曹盼侧过头道:“你以前认识的不是我是谁?”

“二哥, 二嫂!”诸葛亮看着曹盼许久没有动, 直到诸葛均的声音传来。曹盼伸手抚过了腰间的鞭,回过头与诸葛均道:“三弟。”

“二哥,刘皇叔来找了你几次,都让我推了。”诸葛均吐字, 曹盼全身随着这一句凝聚了黑气, 诸葛均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而诸葛亮看向曹盼。

三顾茅庐啊!刘备, 刘备!曹盼心中腾起一股杀气。

“知道了, 回去吧!”诸葛亮伸手捉住了曹盼的手,想要牵着曹盼回去, 曹盼与他一笑, “我想晚点再回去。静姝,你和他们先回去。”

诸葛亮看向曹盼, “你想做什么?”

“杀一人, 你以为如何?”曹盼浅浅笑问, 诸葛均惊看向曹盼。

“我曾与你说过,我不会骗你, 但凡你问我,我都会如实告诉你, 如此, 你还要再问吗?”曹盼轻轻地笑着问, 诸葛亮道:“你杀不了他!”

显然不必问诸葛亮亦知曹盼要杀的是谁。曹盼道:“若不能杀了他,那就由我死在他手中,如此你觉得如何?”

“盼盼!”诸葛亮唤了一声,曹盼昂着头道:“有些事哪怕明知是飞蛾扑火也要做。”

诸葛亮紧紧地捉住曹盼,“不须如此!”

曹盼抿着唇,“我从来没有告诉过你我姓什么,如今,你想知道吗?”

“回去吧!”诸葛亮没有接曹盼的话,拉着曹盼要将她带回去,曹盼道:“从一开始我就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我也知道,自己做的一切都是飞蛾扑火。”

“所以呢?我算是什么?”诸葛亮冷声地问,诸葛亮一字一句地道:“是你缠上我的!”

是你撩拨我,让我对你动了心的,如今你却告诉我,你明知道我们可能没有未来,却还执意叫我对你存了牵挂。

曹盼道:“如果你能改变,一切都可以……”

“不可能!我这一生,永不改志!”诸葛亮铿锵有力地回答曹盼,曹盼双手握成了拳。

“我只问你一句,你跟不跟我回去?”诸葛亮问了曹盼,曹盼道:“我若不跟你回去,你待如何?”

此话一出,诸葛亮的脸蒙上了一层薄冰一般,“你我夫妻,缘尽!”

曹盼瞪大了眼睛看向诸葛亮,诸葛亮看着曹盼,坚定而冷硬!曹盼却笑了,“好,好!我跟你回去。”

听到曹盼答应回去,一干旁观人的心都落下了,刚刚那一刻,他们真是怕极了曹盼转身离去。

还好曹盼松了口,诸葛均连忙地道:“二哥,二嫂,我们快回去吧,时候不早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回家再说。”

回便回,只一路上,曹盼不发一言,诸葛亮也是缄默不语。往日他们习惯了诸葛亮的冷清,曹盼的笑语盈盈,如今曹盼沉下了一张脸,竟是比诸葛亮的冷脸都不遑多让。

诸葛均与长青皆是胆颤心惊的,就怕他们再一言不合,就跟刚刚一般,他们就真是不知该如何是好。

还好进了南阳城往他们的村子去并不远,一到家门口,长青急急地道:“我去烧水给公子和夫人煮茶。”

嗖的一下子跑了进去,曹盼吩咐静姝将马儿拴好,静姝听话地牵着两匹马儿往一边去。

被留下的诸葛均看了看诸葛亮,又看了曹盼。

“你进屋!”诸葛亮与诸葛均吩咐,诸葛均总算是得了释令,麻利地跑屋里去。

独留下二人,诸葛亮看着曹盼道:“你知我的性子。”

曹盼点了头道:“我知!”

“你心悦我,我,与你一般。”诸葛亮突然说了这一句,曹盼有些一呆,不料诸葛亮会突然表白。

“你还认是我的妻吗?”诸葛亮又问,曹盼点了点头。“如此,往日如何,我们如今还如何。”

事到如今诸葛亮还说出这样的话,曹盼是吃惊的。她不信诸葛亮没有猜测,有此猜测,他还选择与从前一般,曹盼心中诸多滋味。

“好!”曹盼终还是应下了。

她原只想偷偷的与他再相守,再相守多几日,他既与她一般无二,她便暂时的放下一切。

等诸葛均和长青再出来看到他们时,两人的气氛又恢复了没离开前的时候,暗松了一口气之余,心里也直犯嘀咕,也不知道他们之间究竟夹杂了什么事,竟叫诸葛亮连夫妻缘尽的话都说了出来。

“往后,不要在你二嫂的面前提起刘皇叔。”诸葛亮背后叮嘱了诸葛均一句,诸葛均不解,“二哥,你不是已经有所决定了吗?将来二嫂是一定会知道的,如今不叫二嫂知道,那将来怎么办?”

诸葛亮显得有些烦躁,诸葛均长那么大,还是第一次在自家二哥的脸上看到烦躁,诧异非常。

“你只要记住我的话。”诸葛亮没有解释,只是再次叮嘱诸葛均。

诸葛均道:“那,要是过几日刘皇叔再过来呢?”

人不提,但是人家之前就已经说过了会再来。连人都不能在曹盼的面前提了,见到了人,那怎么办?

“等人来了再说。”诸葛亮如此回答叫诸葛均眼睛都快掉下来了,完全不是自家二哥的风格。

“二嫂,二嫂到底是什么人?让你如此避讳刘皇叔?”诸葛均再也忍不住地追问了一句。

诸葛亮依然没有回答,只道:“该你知道的时候自然会让你知道,不必多问。记住我的话。”

最后还不忘叮嘱这一句,诸葛均更郁闷了!见自家二哥一副不愿再多谈的模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诸葛亮坐在案前,看着闪烁的烛火,飞蛾扑火,他又何尝不是。

出去了一趟回来,似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然而敏感的人都能感觉到不一样。

诸葛亮发呆的时间越来越久,曹盼往外跑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夫人呢?”诸葛亮问了一句,长青道:“不知道,公子还没起夫人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诸葛亮听着应了一声,门口传来了脚步声,曹盼和静姝走了进来,诸葛亮看了过去,曹盼背剪着手已经快步走了进来,“我送你一样东西?”

抬眼看着曹盼,等着曹盼说话,曹盼从身后拿出了一把扇子,雪白晶莹的扇子。

“看,这是我给你做的。”羽扇纶巾的诸葛亮,羽扇还没有呢,曹盼这几日就是忙着给诸葛亮做这把扇子。

“为何要送我扇子?”诸葛亮拿着扇子不明地问,曹盼当然不会说她所知道的诸葛亮常年就拿着一把扇子,这把羽扇是诸葛亮的标记呢。先时她总觉得诸葛亮差了点什么,还是看到天热了,村民们拿着扇子煽风突然才想起来是差了什么。

“配你好看。”曹盼笑眯眯地如是说,诸葛亮拿在手里,仔细地看了上面的羽毛,“这是?”

“这是白鸟的羽毛,要找到它们极不容易,更不要说从它们身上拔毛了。”曹盼毫不掩饰她为做这把扇子的辛苦。

诸葛亮虽然不知曹盼为何要给他做把扇子,这却是曹盼送他的第一份礼物,轻轻地摇了摇,听到曹盼的笑声,还有称赞道:“这才是完美的诸葛孔明!”

羽扇纶巾,指点江山,挥斥方遒,当如是!

“我喜欢这样的你,又恨这样的你。如果你能少一分坚持,那该有多好!”曹盼感慨了一句。

诸葛亮的执着,忠诚,都是叫她心动的,但有的时候,这却又成为一把利刃,扎在曹盼的心口。

“这把扇,我很喜欢!”诸葛亮并非不知曹盼所指,拿着扇子在手,露出了一抹笑容。

曹盼看着踮起了脚亲了诸葛亮的脸颊,“能搏夫君一笑,不枉我一番辛苦!”

诸葛亮望着曹盼,曹盼侧过头,“夫君害羞吗?”

“还有旁人!”诸葛亮说了一句,曹盼挑挑眉道:“静姝会当作没看到!”

果然静姝早就背过了身子,一副她什么都没看见的模样,诸葛亮不知该如何评价。有什么样的主子教出什么人的下人,静姝这些日子让曹盼都教坏了。

“往后不许!”诸葛亮说了一句。曹盼装傻道:“不许什么?不许我亲你?不许,那我就不亲喽!”

一言而断,诸葛亮眼中流露出了懊恼,曹盼又笑笑地道:“就算夫君愿意,美人在怀,我也不愿。我不仅要亲,还要多亲!”

说着又踮起了脚往诸葛亮的脸左亲一下,右亲一下,诸葛亮连忙将她捉住,“莫要胡闹!”

“有胡闹吗?有吗?”曹盼折腾着又往诸葛亮的脸上啄了几下,直到外面传来了叫唤声问道:“有人在家吗?”

听声音并不相熟,曹盼站住了,诸葛亮也松开了捉住曹盼腰间的双手,“何事?”

“荆州刘玄德前来拜见卧龙先生!”外头又一个声音响起,那自称让曹盼整个人一僵,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