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4章 084章计出赵云

赵将军, 曹盼一听这称呼便知是何人,果然见那将军长得眉清目秀,甚为俊美, 身上又带着一般武将所没有书卷味, 常胜将军赵子龙。

“赵子龙赵将军,石先生。”曹盼与他们作一揖,赵云看到年轻得不像样的曹盼面露诧异,“你是明心公子?捷为之事是在三年前,公子难道不过才十岁就敢只身闯荡益州?”

曹盼侧过头道:“依赵将军所言,我该是什么时候闯荡益州, 闹出那么大的事才合适?”

赵子龙只是万万没有想到曹盼竟有如此本事,被曹盼那么一问,也是一顿,“都说英雄出少年,是我失言了。”

曹盼道:“将军不过是说出了旁人心中的话罢了。质疑我的人,将军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我也习惯了。”

如此爽朗的作风, 赵子龙十分高兴地道:“不知公子此来西鄂, 所为何事?”

“看看!”曹盼直言,赵子龙看了一眼一旁的石韬, 石韬已经道:“久闻明心公子大名, 公子既是寻了老朽而来, 先随老朽入府如何?”

曹盼与石韬作一揖, “有劳先生。”

十分的有礼,石韬微微一笑,请了曹盼入内,曹盼与赵云微颔首,一同入了城。

“曹军来势凶猛,如今城中的粮食将尽了吧。”曹盼一路走来,突然低声地说了一句,引得赵云拿眼看了她。

“离秋收还早着,怕是城中的粮食撑不过半个月了。”曹盼又再道了一句。赵云直问道:“公子如何得知?”

曹盼指了面前道:“将士面色发黄,不见半点血色,就连赵将军也一般无二。若非城中无粮,何至于连将军也吃不饱?”

被指出来的赵云面露尴尬,倒是石韬并不知情,听着曹盼所言望向赵云,赵云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

曹盼道:“将军素有威严,可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如果你家主公能将粮食供应上,如此你还能撑多半个月,否则,不出三日,此城必破!”

赵云如今坚守此城,岂不知曹盼所说的道理,但是他又怎么能随意地放弃他们好不容易打下的城池?

“不知公子有何高见?”赵云一开始是听闻曹盼明心之名而赶来,见到曹盼竟然如此年轻时,未免带了几分轻视。

然而曹盼一眼就看破了城中的窘境,赵云思及关于曹盼的传闻,即向曹盼请教一二。

“如果我是你,这个西鄂城我会舍了。此地无险可据,外面的曹军兵马又远非城中可比,我要是曹军,我都不必跟你真刀*屏蔽的关键字*的打,只要耗着将你的后路断了,也能把你们耗死。”

赵云当然知道曹盼说的是实话,再实在不过的话,他得了军令,也必须在曹军没有攻破西鄂城前守住。

“我奉军令守住鄂城,不到最后一刻,吾绝不退!”赵云与曹盼坚定地说着,曹盼想着刘备帐下的这些人,不得不承认刘备之能。

一个无能之人,又怎么可能会有那诸多的人为他尽忠。

曹盼轻轻道:“我有一法,置之死地而后生,或许可以守住这鄂城,不知赵将军要不要试试?”

“但请公子指点。”赵云一听曹盼有办法,激动地与曹盼一揖。

曹盼轻轻地笑了,“诱敌深入,杀!”

赵云看了曹盼一眼,“公子何意?”

曹盼将计策道出,赵云听着亦为曹盼的大胆而心惊,“但是何人前往曹营合适?”

“如果赵将军信得过我,我愿代劳。”曹盼笑笑地说,赵云看了曹盼的眉眼,“明心公子愿意,我自是万分欢喜的。但公子此去危机四仗,稍有不慎,诱敌不成落入了曹军之手,恐怕公子讨不了好。”

“难道如今的明刀明枪还比当日我游走益州更凶险不成?”曹盼笑问了一句,赵云看了曹盼一眼,见她满目自信,显然并不觉得自己只身将往曹军有何不妥。

“公子大义,我自禀明主公,必将铭记公子之功。”赵云与曹盼作一揖,曹盼道:“我不过做了我自己想做的事,赵将军不必客气。”

“静姝,收拾收拾,我们这就出城。”曹盼是个说就做的人,石韬听了一耳朵道:“明心公子一路风尘,不如休息休息。”

曹盼摇了摇头,“我能休息,外面正在拼得你死我活的将士是性命堪忧。”

她能听到厮杀声愈演愈烈,这是一场殊死的拼杀,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若不是曹盼前来,赵云早已上了战场,是以与曹盼再作一揖,“有劳明心公子!”

言外之意就是请曹盼带着静姝速往曹军大营去,曹盼并不意外,上马时却回过头问了赵云一句,“若是西鄂守不住,赵将军打算如何?”

赵云道:“吾必卷土重来,必再夺西鄂!”

不是死守,而是打着卷云再来的主意,好,好啊!曹盼就觉得这样的将军才是真正的将军。不以一败论胜负,没有失败哪来的成功,曹盼深以为然。

“将军所言,在下深以为然。一时的胜负不能定一世。”曹盼附和地说了一句,“赵将军的性格,与在下很投缘,希望有缘,再与将军并肩做战。”

被夸的赵云微微一顿,看了曹盼,曹盼却已经招呼了静姝,策马出城,赵云看向一旁的石韬道:“先生,这位明心公子的来历,你可有耳闻?”

石韬摇了摇头,“未曾。他之声名因捷为的赌局而起,这些年来,屡次救济流民,于百姓的声望极高。世族多恨其能,屡屡设下赌局欲将其擒拿,偏偏多年一无所得。说起来,他失踪了几个月,我们还以为他落入了世族之手,正为天下失了这样侠义且聪慧的人而婉惜呢,没想到他竟然会来鄂城。”

听到这番话,赵云道:“依你所见,适才她的计谋,可不可用?”

“诱敌深入,说起来容易,如果他另有所图,只怕西鄂城不保不说,将军也要落入曹军之事。”

“依先生所言,不可信之?”

“信,亦要防。毕竟此人来历诡异,出现的也太巧了,一来就给将军出了这样的主意,乍听是为了西鄂好,真真假假,不能妄下定论。”

“我与先生同感。说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也罢,西鄂城是主公交代我守住的,谨慎为上。”赵云如此说着,石韬道:“虽然要防,也不可不作为,否则他若真心投奔,岂非伤了心。”

赵云点了点头,“先生放心,我自有安排。”

曹盼离开了鄂城就直奔曹军扎营之地,早先她就打探过来,此次领兵出征的是夏侯惇,曹盼自小得曹操时常带在身侧,与夏侯惇亦十分相熟。

一到帐前,曹盼与那守卫道:“烦请转禀夏侯将军一声,明心求见!”

曹操这些年一定没少派人找她,她这在外闹得沸沸扬扬的字,曹操心腹亲近之人必知。

“哪里来的毛头小子也想见我们大将军,去去去,别在这里碍事。”守在门口的侍卫没有西鄂那守卫的识人,听到了曹盼的话就直挥手。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曹盼也是没想到有这么一天不得家门而入,轻轻一笑,“大将军就那么难见,有退敌之策也进不去?”

那人看了曹盼一眼,“就你一个毛头小子,你还有什么退敌之策,吓唬谁啊。走,走,走,再不走我就不客气了!”

“烦请你去通传一声,实在不行你再处置了我如何?”曹盼想着与人为善,故而再次出声。

“我这还要站岗呢,哪有这闲功夫给你传话,你以为大将军是谁都能见的?”那人极其不愿帮曹盼这个忙,只想赶紧的把人赶走。

曹盼这辈子到现在实在是没吃过这样的闭门羹啊,再者她来此是有要事,要是叫此人耽误了,曹盼哪肯。

故而曹盼板起了脸道:“你是当真不肯帮我传话?”

“小子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由得你在这儿撒野,滚!”伸手要去推曹盼,曹盼一手将他扣住。

“好你个小子,原来学过两招,难怪敢来这儿撒野,兄弟们上,把这小子拿下来,军法处置!”被曹盼扣住这人也不安份,嚷叫着将一边的士兵都叫了过来。

“你到一旁躲着。”曹盼一看这守帐门的,巡逻的士兵都往她这边涌来,她倒是不怕,冲着一旁的静姝交待一声,静姝听话地牵着马躲远点。

这边士兵涌了上来,曹盼翻身而过,从腰中抽出长鞭直挥出去,将那冲过来的打落了好几个。

曹盼是顾着自家人,手下留了情,只将人打倒在地,一时半会的起不来,并没有伤及内脏,梁子结到这儿了,无论如何曹盼都要见到夏侯惇。

冲着这个目的,曹盼一边用鞭子抽着人,一边叫喊道:“去把你们夏侯将军请出来,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要说曹盼这鞭子练得实在不错,一群兵头子愣是没办法近她的身。

外面闹出这么大的动静,里头的将军要是再听不到就都成死人了。

“怎么回事?”

“将军,将军,外面来了一个毛头小子,吵着闹着要见您。守门的士兵不愿意,他就冲进来了。”

“哪里的小子这么好胆识,竟然还敢闯军营?那么多的人,没把人拿下?”

“将军,那小子耍了一手好鞭子,而且那鞭子还砍不断,火烧了也没事,如今倒是闹得外头的兄弟伤了不少。”

“还有鞭子刀砍不断,火烧不烂的?等等!你刚刚说那小子是冲着我的,多大的小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