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81章 081章浓情蜜意难插手

诸葛均嘴角抽抽,“其实, 娶妻之人选, 我也有了,我也跟大哥提过, 大哥的意思是让我问问你。”

诸葛亮一副倾听的模样,诸葛均刚要开口,长青端着两碗汤进来, 诸葛均止了话题,长青道:“公子, 夫人做了青梅汤, 说是可以消食,你们把饭菜都吃完了,夫人怕你们撑着了。”

尴尬!几乎吃了三分之二的诸葛均有些不好意思, 而闻着长青送上来的青梅汤, 喝了一口,酸酸甜甜的, 味道好极了。

“夫人呢?”诸葛亮吃得不多,也喝了一口青梅汤, 只知曹盼在忙碌, 并没有见到曹盼的人。

长青道:“夫人做好了青梅汤就回去了, 好像静姝不舒服。”

“怎么说?”诸葛亮问了一句, 长青捉着脑袋道:“我也不知道, 就是静姝一通比划, 夫人就跟我说静姝不舒服, 她们先回对面去。”

静姝一个哑巴,她那比划是真看不懂,长青很是无奈。

“二哥,要不你去看看?”诸葛均真就是随口问问而已,没想到诸葛亮站了起来,“我去看看!”

这,这看着诸葛亮匆匆而去的背影,诸葛均觉得他们还是小看了曹盼在诸葛亮心中的位置。爱屋及乌,连个小婢女不舒服也急急地赶过去!

那头的静姝是真不舒服。初潮而至,因为自小身体亏损得厉害,静姝痛得死去活来。

不过比起曹盼来,至少是不尴尬的,该备的东西都已经备好了,就是痛得她浑身冒冷汗。

“来,先把这碗红糖水喝了,我加了姜一块煮的,你先喝着,我一会让诸葛给你号个脉,给你开药方调理。”曹盼将煮好的红糖水给静姝端了来,静姝听话地喝下去,身上的冷汗慢慢的没那么多了。

“盼盼!”诸葛亮的声音在外面响起,曹盼立刻打开了门,“你怎么出来了,三弟呢?”

“在屋里,静姝有什么事?”若是旁的人听到这个问题未必会回,毕竟初潮是女子最隐秘的事,除了丈夫,不该再让别的男人知道。

曹盼却没有这个顾忌,在她看来,诸葛亮是大夫,静姝是病人,没有讳疾忌医的道理。

“静姝来初潮了,痛得厉害,你给她号号脉?”

乍一听,诸葛亮心下一跳,看了曹盼一眼,只见曹盼神情如常,有的只是对于静姝的挂心,再无其他。

诸葛亮不确定地道:“盼盼,你可知那是女子最私密的事,除了她的丈夫,不该让别的男人知道。”

“啊,你不是大夫吗?静姝现在痛得死去活来的,难道为了所谓的私密,就不管她的死活?”曹盼反问了一句,却让诸葛亮悬着的心落了下来。

他已经知道了曹盼的想法,不过是觉得静姝需要一个大夫,而他恰好是一个大夫,所以才会把静姝的事告诉他罢了。

“你随我同去,我为静姝号脉。”诸葛亮明白了曹盼的想法,也就不多想了,让曹盼与他进屋去。

诸葛均左等右等的,愣是不见诸葛亮回来,心中诧异之极,莫不是出了什么事?抬脚出去,诸葛均打算亲自去找人。

然而出来看到的这一幕,诸葛均是恨不得再缩回去。

曹盼站在诸葛亮的面前,攀着诸葛亮的脖子娇娇地问道:“我乖,我听话,你要怎么奖励我?”

那带着女儿家独有的娇糯,叫人听在耳边,只觉得心都在发颤。

“你想要什么奖励?”诸葛均听着自家二哥的昔日冷清的声音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火热,有心想要避之,偏偏又管不住自己。

曹盼附到诸葛亮的耳朵轻声地说了句什么,隔得太远诸葛均是拉长了耳朵都听不见。

他却听到了自家二哥带着喘息的轻斥,“胡闹。”

曹盼眼中带笑地道:“不胡闹不胡闹,你依我嘛,依我嘛!”

原本就好听的声音越发的娇柔,诸葛均睁眼看去,只见曹盼一边娇娇地哀求,一边左一下右一下地啄着诸葛亮的脸颊。

诸葛均活了半辈子都想不到,自家常年冷着一张脸的二哥也有这样的一天,他所喜爱的,竟然会是一个与他性子截然不同的女子,一个敢做敢当,性格爽朗,不拘一格的女子?

正想着,前头已经没了声,诸葛亮背着他,他是瞧不见诸葛亮的神情的。此时诸葛亮捧着曹盼的脸亲了下去,诸葛均落荒而逃……

等诸葛均回草庐的时候,长青说诸葛均已经睡了,诸葛亮并不在意,却不知诸葛均是被自己亲眼所见给刺激到了,一度怀疑自家二哥是不是被什么东西给附身了。

胡思乱想的结果是一夜没睡好,第二日拉耷了脑袋起来,又是丰盛的早点。

诸葛均问了一旁的长青,“这又是二嫂做的?”

“是啊三公子。”长青咧着嘴说,前几日没能吃到夫人做的东西,实让这被养刁的嘴吃着自己做的那吃食难以下咽。

如今好了,自家公子把夫人娶了回来,借自家公子的福,他也能多蹭点吃,想到这里就止不住地高兴。

诸葛亮瞧了一眼诸葛均的眼色,“昨夜为何不能入眠?”

诸葛均能说实话吗?若是说了出去,妥妥是要被诸葛亮打死的节奏,他又不蠢。

自家二哥除了对那新二嫂无可奈何且违了往日的行径,对他还是一如既往,想来是假不了的。

要是让他知道他竟然没有非礼勿视,不定怎么折腾他。

“认床了大概。”诸葛均扯了一个不算理由的理由。

“三公子又不是第一回来草庐住下,往日从不认床。”长青迷茫地说了一句,诸葛均被一堵。

“让你熬的药熬好了?”诸葛亮问了长青一句,长青点头道:“已经熬好了,我这就给静姝送去。”

诸葛亮端起了饭吃着,诸葛均暗松了一口气,很是庆幸自家二哥食不言寢不语的规矩。

可惜他这高兴地太早了,饭刚吃完,诸葛亮道:“抄一遍礼记,晚上交给我。”

血糟已空!礼记啊,那是多少内容,晚上交给诸葛亮,那他今天是定要耗在抄书上了!

“二哥,你看我就住几日,你和二嫂大喜的日子,就饶了我这一回吧。”诸葛均巴巴地想让诸葛亮松个口。

“你觉得呢?”诸葛亮并不接话而是反问,诸葛均一顿,就自家二哥那不讲情面的性子,他求饶有个屁用!

“怎么了?”就当诸葛均心如死灰地准备去抄书时,曹盼从门口走了进来,诸葛均怏怏地见礼,“二嫂!”

曹盼微微一笑,“三弟的脸色不好看,是出了什么事?”

诸葛亮不接话,诸葛均想到了昨天见到的一幕,打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心理,“我昨夜没睡好,二哥罚我抄礼记。”

曹盼一顿,打量了诸葛亮一番,最后道:“没睡好就要抄礼记,为何?”

问的是诸葛亮,诸葛亮接话道:“心不静。”

曹盼道:“心不静抄了礼记就能静?”

诸葛亮半眯起了眼睛,曹盼已经走到诸葛亮的身侧,挽过他的手臂,“三弟是来拜见我这个二嫂的。看我的面上,饶他一回?”

作怪的小手偷偷地避着人在诸葛亮的腰上画圈圈,诸葛亮以长袖掩盖捉住她的小手,“一回,就一回!三弟难得来一回,还没能与你把酒言欢就被你罚了抄书,多委屈啊。”

被捉着了,曹盼的小手也不安份地挠着诸葛亮的手掌,诸葛亮警告地看了她一眼,曹盼却傲骄地昂起头,“答应呢,答应呢!”

这不达目的绝不罢休的模样,引得诸葛亮甚是无奈。

扫了诸葛均一眼,诸葛亮道:“看在你二嫂的份上,饶你一回。”

诸葛均大喜过望,与诸葛亮和曹盼皆作一揖,“谢二哥,谢二嫂!”

“此处风景怡人,正是花开好时节,你们出去散散步?”询问地看了诸葛亮一眼,诸葛亮道:“嗯,走走!”

曹盼正要去给他们备些水,诸葛亮道:“一起!”

牵着曹盼的手,曹盼微微一愣,随之打趣道:“好,夫君说什么是什么!”

那唯夫命是从的模样,诸葛均被撒了一波狗粮,好想说他就不去打扰这夫妻二人了,偏偏没敢说。

好不容易才逃过了抄写礼记,他的话只要一出来,妥妥又要被虐!

诸葛亮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如今并携曹盼出去,虽然后面跟着诸葛均,诸葛均是有不少人认得,毕竟兄弟俩长得有几分相似。众人的注意力就落在曹盼的身上。

“诸葛先生,这位小娘子是?”

“我夫人!”诸葛亮落落大方地与人介绍曹盼,曹盼听着似是吃了几斤糖那么甜。

“竟是诸葛先生的夫人,恭喜恭喜!”原先诸葛亮没有成亲是众所周知的,突然公布了喜讯,这是刚办的婚礼啊,虽然不知是何时举行的婚礼,恭喜是必须的!

诸葛亮客气地道谢。

很快整个村里的人都知道诸葛亮成亲了,小娘子还是个漂亮的小娘子,和诸葛先生站在一块,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当然免不得有那心仪诸葛亮的小姑娘失魂落魄的看着曹盼,相比之下,不得不承认自己实在是比不上诸葛亮这位新婚夫人。

“诸葛先生,盼公子呢?多日不曾见过盼公子,难道盼公子离开了?”有人打诸葛亮的主意,也有那打着女扮男装的曹盼主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