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2章 052章丁氏病重

没让曹盼等很久, 五日后, 大军归来, 一片素缟, 曹操骑在马上,一路走到立在一旁的曹盼面前, “去看看你先生,他临死前最挂念的就是你这个弟子。”

不用他说曹盼也要去看郭嘉, 真正看到了郭嘉的尸体,曹盼才真的相信, 郭嘉是真的死了, 不在了。

“父亲, 军师的妻儿已经接到了许都, 是否扶灵回军师府?”曹丕此次随曹操出征,见曹盼悲痛在站在一旁一句话都不说,曹操也是满面悲意,出声问了一句。

“回吧,我送奉孝回去。”曹操一身铠甲,他要送, 谁又敢拦着。

大军一行浩浩荡荡地往郭嘉的府邸而去,曹盼前来时已经换了一身素衣, 灵棺走动时,她就站在郭嘉的棺木旁, 曹丕问道:“父亲, 是不是让阿盼上马?”

“奉孝是她的先生, 她为先生扶灵理所当然。”曹操并不觉得曹盼之举有什么不对。

天地君亲师,师者如父也,如果郭嘉死了曹盼什么都不做,那就是不曹盼了。

郭府亦是一片素缟,郭嘉的妻儿皆在老家,郭嘉的死讯传回许都,曹操已经立刻让人去接郭嘉的妻儿赶往许都。

曹盼以前从来没有听郭嘉提起过他的妻儿,所以在见到那美艳如同绽放的牡丹郭夫人时,曹盼有一阵恍惚。

当然,郭夫人的平静也让曹盼诧异,“多谢丞相厚待奉孝。奕儿,拜谢丞相。”

已经成年的郭嘉之子郭奕闻言跪下与曹操一拜,曹操亲自将他扶起道:“不必多礼,快平身。盼盼,见过你师母,师兄!”

曹盼被曹操叫了出来,曹盼立刻见礼,“见过师母,师兄!”

郭夫人与曹盼颔首,“有劳小娘子了。”

刚刚她远远地看到曹盼扶灵走来,这是在曹操的眼前做的事,曹操也同意了,可见郭嘉在曹操与曹盼心中的地位不浅。

“阿爹,请师傅回家吧。”曹盼与曹操说了一句,曹操道:“好,让奉孝回家!”

郭府的正门早已打开,所有人都站在两则,让郭嘉的棺木通往府内,灵堂早已设好,郭嘉的灵棺放了进去,郭奕跪在了一旁,曹盼看向一旁的郭夫人,她看着郭嘉的棺木,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复杂。

想到郭嘉的放浪形骸,还有郭嘉从来不提他们母子,曹盼并不认为郭嘉是一个无情的人,看似薄情却最是深情。

“多谢丞相!”郭夫人再次与丞相道谢,曹操道:“明日我再来祭拜奉孝!”

回头牵过曹盼,曹盼也朝着郭夫人道:“师母,明日我再过来!”

郭夫人与她再次颔首,曹盼被曹操牵着离开了郭府,曹盼再次回过头,原本冷清的郭府多了人气,但那一片素镐却刺伤了曹盼的眼睛,郭嘉,不在了!

一个又一个人的死去,让曹盼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如果有一天,所有亲人,全都离她,她该怎么办,怎么办?

郭嘉的葬礼盛大而隆重,其为洧阳侯,屡建奇功,爵位由其子郭奕承。因曹操发话,承继洧阳侯的旨意在郭嘉下葬后就送到了郭府。

曹盼去了郭府几回,郭夫人在郭嘉下葬后收拾好了郭嘉所有的书籍,好几大车全都给了曹盼。

“奉孝给我去过信,说是他去之后,府中的书都给小娘子带走。”郭夫人也是直白的人,郭嘉有信,她便照做。

虽然郭嘉在给曹盼的信里也说了书都给曹盼,但是这个时代的书简是有多可贵,曹盼哪能没数。

“师母,虽然师傅留有遗命,但书简珍贵,我觉得还是暂放在府里,我正在准备一些事,待事成之后,我会将府中的书简都抄录下来,府中留一份,我才会将这些书简带走。”

制纸之法,因着一波接一波的事,曹盼也顾不上了,但是看到那么多的书,曹盼只觉得书纸必须要尽快的弄出来。

郭夫人听了曹盼的话,瞄了她一眼,与在郭嘉面前的放松不同,与郭夫人的几次见面,曹盼都不由自主的警惕,她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告诉她,郭夫人比郭嘉还要危险。

这种感觉还是第一回,但是曹盼还是相信自己,结合郭嘉对于郭夫人的避之不谈,谨慎是必须的。

“书是奉孝留给你的,你要什么时候拿走,怎么拿都随你。”郭夫人就像是没有看到曹盼的拘谨,通情达理的一副随便曹盼的模样。

曹盼与郭夫人作一揖,“多谢师母。”

“你虽与奉孝有师徒名份,然奉孝从未与你提起过我,你这一声师母,往后还是别唤了,唤一声郭夫人吧。”万万没想到,郭夫人会拒绝曹盼这一声师母。

其实,曹盼也不太喜欢叫郭夫人师母,然而无论如何,郭夫人是郭嘉的妻子,这总假不了吧。还有曹操发话,她再是不喜欢,也只能叫着。

“师母,你是师傅的夫人我就得唤你一声师母。”曹盼十分隐晦地说着。

郭夫人又扫了曹盼一眼,“随你!”

说着往一旁而去,直接把曹盼给晾在了一旁,曹盼无所谓地朝着她离去的方向作一揖,“师母,我先告退了!”

曹盼缓缓地退去,郭府之事算是告一段落了,然于曹盼,或是曹操,更大的事即将来临。

先失曹冲,又失郭嘉,曹操心中的悲痛化成一场风寒一下子爆发出来。

病好了之后的曹操没想到会迎来更大的悲痛,丁氏病了,一病不起。

原本就忧心丁氏身体的曹操再也按捺不住!

若说与曹操感同身受的,非曹盼无疑,曹冲与曹盼感情深厚,与郭嘉有师徒之情,而今丁氏这一病,曹操心急如焚,曹盼也好不到哪儿去。

一波又一波的太医进出丁府,说的都是同样的说词。

“夫人的身子看着大好,实则外强中干,早年生产伤了身子,这些年虽然将养得不错,总归是亏损了。眼下只能尽人事,听天命吧。”

曹盼万万想不到她最害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她翻找着华佗留下的医书,她想着里面能找出治好丁氏的方法,可她从来没有学过医,中医博大精深,她又怎么可能在这危急之时习得华佗之医术。

丁氏察觉到曹盼的恐惧和焦急,与之相比,丁氏显得坦然得很。

“盼盼,不要再盯着华佗的医书了,有这时间多陪陪阿娘。”丁氏半倚在塌上,温声细语的和曹盼说话。

“阿娘,我想让你好起来。”曹盼说出自己内心的希望,她只想让丁能够好起来。

丁氏将曹盼搂在怀里,“我知道,我的盼盼在害怕。冲儿,郭军师,还有我。身边的人一个个的离去,留下的人是最痛苦的。可是,无论在什么时候,我始终都会守在我的盼盼身边的。”

“盼盼还记得我讲过的关于星星的故事吗?每一个逝去的人,都变成了星星,挂在天上,守护着他最在意的人。”

“盼盼是阿娘的命,阿娘恨不得把一切都给了盼盼。所以,就算阿娘不在了,阿娘也会在天下守候着我的盼盼。”丁氏轻声地说着上。

曹盼道:“星星的故事是骗人的,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丁氏一顿,低头看了曹盼一眼,“盼盼,活着的人要有希望,哪怕这个希望是假的,但只要你存着,就有盼头。”

“以前阿娘跟盼盼一样,不信天,不信命。我嫁给你阿爹多年,一直怀不上孩子,有不少人说我命中注定无子,我从来不相信,为了怀上孩子,阿娘吃尽了药,险些因此而丧了命。我记得那回是你爹第一次朝我发火,可我是高兴的。他跟我说,与其盼那子虚乌有的孩子,他更看重我的命。”丁氏第一次和曹盼忆起关于她和曹操的往事。

“你阿爹其实像个孩子,高兴的时候他就大笑,不高兴了就哭。从小到大一直都是这样。所以,将来你要是委屈难过了也跟他说,光明正大的跟他说,他不喜欢人藏着掖着。”丁氏教着曹盼如何与曹操相处。

曹盼道:“我又不会跟他过一辈子,才不管他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

丁氏轻轻地一叹,“我有些后悔把你留在身边了。我这一走,你该怎么办?”

“那你不要走,你要活着,活到我七老八十,看着我儿孙满堂。”曹盼第一次像个孩子一样要求着丁氏,丁氏听得心如刀割,如果可以,她又怎么会愿意死呢。

“傻瓜,等你七老八十了,阿娘得老成什么样了。满脸的皱纹,牙都掉光了,那得多丑啊。我还是宁愿这样漂亮的死去。”丁氏将心中的酸楚埋下,捧着曹盼的脸认真地跟她说。

“阿娘!”曹盼唤着,丁氏朗声地应着,“盼盼这一声阿娘,是这个世界上最好听的叫唤,阿娘盼了一辈子,能够听到盼盼这一叫,就是让阿娘即刻死了,阿娘都甘愿。能看着我的盼盼长得那么大,那么好,你不知道阿娘有多高兴,多快活。”

“所以盼盼,不要因为阿娘的死而难过,你要相信阿娘,无论在什么时候,阿娘都会陪伴着你的身边,看着我的盼盼的。我的盼盼,将来每一天都要开开心心,快快乐乐的,我的盼盼高兴快活了,我也会的快活的!”

“阿娘!”曹盼哽咽地唤着,丁氏捧着她的脸,“往后,别再研究医书了,再好的医术治得了病,治不了命。我的盼盼就跟以前一样,每天都高高兴兴地陪着阿娘好不好?”丁氏带着几分期待的问,曹盼点了点头,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