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51章 051章逝去的鬼才

“不知!”曹盼老实地回了一句, 郭嘉冷哼道:“在我面前装糊涂。格!格*党&小说”

“你就不能装傻?”曹盼直问郭嘉,郭嘉道:“不能!”

曹盼无力地垂下了头,“周元直来日长成必不亚于师傅。”

“然也!”郭嘉十分认同曹盼的说法, “但府中公子, 无一人能让周元直为曹氏所用, 不能用的聪明人, 当以杀之。”

郭嘉是极了解曹操的,而且站在各自的立场, 曹操要杀周不疑本就无可厚非。

“周元直求到你的头上, 既是对你慕名, 也是对你的试探,天下有才者,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的忠心给人。这些日子你没有去找周不疑, 做得很好。”郭嘉分析曹盼的行为, 给予极大的肯定。

曹盼道:“师傅今日为何说起这些事?”

“主公前几日问了我与荀令君立嗣之事。”郭嘉终于说出了为何今日跟曹盼的谈话如此诡异, 曹盼应了一声。

郭嘉道:“你猜我们各自心中的人选。”

曹盼露齿一笑,“师傅必是举贤不纳亲,而荀师傅, 必以立长!”

这么肯定的话引得郭嘉大笑, “然也, 若是你,你当如何选?”

耸耸肩, 曹盼道:“这件事有我说话的余地吗?”

听着曹盼这话, 郭嘉拿眼盯着曹盼, “明心,你小看了自己。”

曹盼不置可否,人贵自知,在这样的年代,她就是个小娘子,谁拿她当回事啊!

“以往或许主公未必会过多在意小娘子的想法,但是冲公子出事之后,你表露的手段和心计,主公更是因你放过了周不疑,你还以为,立嗣之事没有你说话的余地?”一个有本事的人,哪怕只是一个小娘子,也必为人所重视。

曹盼根本不在意,“所以师傅想跟我说什么?”

“有句话你说得很对,当今乱世争天下争的不仅是城池,更是人才,江东人才倍出,还有一个刘备伺机而动,看似主公占尽了优势,实则朝中人才已是供不应求。”郭嘉继续说透自己的看法,曹盼道:“师傅分析得到位。类师傅者太少了。”

这是实话,不说郭嘉的智谋,就是郭嘉对曹操的忠心,这就是极其难得的。

“有你在,主公如虎添翼。”郭嘉再次肯定了曹盼,曹盼不甚好意思地摆手道:“师傅你说笑了,说笑了。”

郭嘉道:“只是你对曹氏的并无情感,或许该说,你除了对夫人,丞相,与其他人,你都没有付出真心。”

“师傅觉得我凉薄吗?”曹盼叫郭嘉看清了本质亦不慌不忙,郭嘉轻轻地笑了,“你少时早慧,主公错过了最好的机会,你虽是主公之女,却不在曹家长大,在你看来,你是主公之女,别的人,只是主公的儿子或是女儿,与你并无干系。”

曹盼抿了抿唇,没错,曹操那么多的儿女小妾,曹盼都无意与他们有多过的往来,那些人都不过是比较熟悉的陌生人。

郭嘉轻轻一叹,他意识到的问题,曹操偏偏还蒙在鼓里。

“你当日遇险,为什么会愿意留下来抵挡刺客的追杀而救冲公子?”郭嘉又一问,曹盼想都没想地道:“他是我小弟。”

“你为救人而失明,又是为何?”郭嘉又拿了昔日曹盼做的事问。

“因为我觉得自己可以全身而退,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不是我救的那孩子挣扎,你觉得我会失明吗?救人的时候,我只做自己想做该做的事,却不能妨碍意外的发生。人生处处都是意外,难道因为害怕意外,我们就什么都不做了?”曹盼无心当英雄,不过是觉得在那样危急的情况,她觉得自己可能救那些人,所以才救了。结果发生了意外,并不是她愿意的。

“这样的你很好!你并非凉薄,而是你的感情不会轻易交付,你愿意为了冲公子连性命都不要,因为你认同了冲公子。至于救人,在你有能力的时候对人伸一把人,如果你明明能救人而不救,我也不会认你这个弟子。”在最危险的时候,曹盼第一反应是保护曹冲,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吗?知道,她很清楚结果,但是在那个时候她本能就护着曹冲跑。

曹盼,是一个愿意了为亲人豁出性命的人,但这世上能让她如此对待的人太少了。在有能力之时,曹盼会救陌生人,这也是郭嘉和荀彧喜爱曹盼的原因。

“那么你愿意为了主公做到什么地步?”郭嘉又问了曹盼,曹盼道:“只要是阿爹想要做的事,我都会努力做到。”

听到这话,郭嘉露出了一抹笑容,曹盼没明白,“师傅何意?”

“主公这些年平定天下,畅通无阻,以致于滋生骄傲,认定其必能一统天下,是以,主公必会迎来重创,我只望你能在主公重创之时,为主公安定天下。”郭嘉严肃地得曹盼说。

曹盼惊叹地看向郭嘉,古人的智慧果然不可小觊,郭嘉竟然早就料到了曹操将来一定会栽个大跟斗,赤壁之战可不是够打曹操脸的,百万大军呐,竟然被孙权与刘备联手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有先生在,哪里用得着我提醒阿爹!”曹盼是真服了郭嘉,她要不是知道这段历史,哪里能知道曹操一统天下的宏图霸业竟然会止于赤壁,所以说,她跟郭嘉比差得远了。

郭嘉看了曹盼一眼,咳嗽了一起来,曹盼赶紧的跑过去轻拍他的背,“华佗先生的医书在我手上,我是不是该学医呢?”

“为医者救的不过是少数人,你有能救天下之能,何以本末倒置。”郭嘉并不认同曹盼将精力放在医术上,以是直接给否了。

曹盼……

“戴太医来了!”曹盼想说郭嘉还真是对她寄以厚望,门外传来了声音,年轻的戴太医被请了进来,曹盼道:“快给郭师傅看看。”

戴图刚要作揖的动作叫曹盼一句话给打断了,不过他还是听话地上前,入手触及郭嘉那滚烫的体温,面色有异。

曹盼急问道:“先生如何?”

“还需在下为军师仔细诊脉才能确诊。”戴图跪坐下,郭嘉由着他诊脉,回头与曹盼道:“不日主公就出征乌丸,乌丸一得,北方才是真正的一统,你一同去?”

曹盼果断摇头,“不去不去,师傅我的伤还没好全呢。”

郭嘉说了一句,见曹盼摇头便道:“也罢,你太小了,太早见血不是什么好事。”

“军师切忌再用五食散,我开了药,军师先用着。”戴图诊了脉即开方,郭嘉指了外头道:“交给他们吧。”

他这府里不缺熬药的人,曹盼道:“师傅没什么事吧?”

“只要降温军师自无事。”戴图给了曹盼一个答案,曹盼一想吧,转头吩咐人道:“去取些烈酒来,越烈越好。”

不是要降温吗?用酒擦身是个好法子,曹盼再三叮嘱郭嘉的侍从,一定让他记得给郭嘉擦身子。

“明心。倘若有一日我不在,我独剩一子,望你多照料!”郭嘉躺在床上,突然絮叨了一句,曹盼道:“师傅说什么呢,你用酒擦身子一准能降温的,只要温度降下去了,你就没事了,交代什么后事啊!”

郭嘉轻轻地笑了,“与你说一句罢了。我的病要快些好,我还要随主公出征乌丸。”

曹盼有心说郭嘉能不能不去,才发现郭嘉竟然睡着了。

也是,染了风寒的人还跟人下棋,真是一点都不知道爱惜自己,这下终于累得睡着了吧。

郭嘉的妻儿虽然不在许都,但府里不缺照顾他的人,只是,郭嘉虽好风月,却从来不带女人回府。

对于郭嘉刚刚提到儿子,郭嘉对她倾囊相授,倘若真有那一日,曹盼理当为他照看后人。

曹盼还是很担心郭嘉的身体,虽然郭嘉很年轻,架不住他向来玩转风月,酒色还用五食散,在曹盼看来真是找死的节奏。偏偏这是她师傅,她劝过无数次了都没用,她也很无奈。

她还想要给郭嘉好好调养,但郭嘉的病才刚好,曹操出征乌丸的大军已经起程了,郭嘉这位曹操帐下的第一谋士当仁不让地随着曹操出征!

只是无论曹盼如何也料不到,郭嘉这一去竟成了永别,曹操命人送信说郭嘉病逝于军中时,曹盼半响没反应过来。

“是不是传错了?”曹盼睁大眼睛问那传信之人。

“这是丞相给小娘子的信。”手持曹操的亲笔书信,信中还有一封信,曹盼一看,那是郭嘉的笔迹。

曹盼顾不上看曹操写了什么,立刻打开了郭嘉的信。

明心,吾以藏书相赠,为师毕生盼能辅佐主公一统天下,然心有余而力不足,吾怕是等不到那一日了。汝乃吾亲传弟子,为师之愿,望尔达成。吾之子,望汝多以照顾。

信中的内容很短,曹盼却看了很久,久得传信的人都怕曹盼是不是傻了,“小娘子!”

“信我拿到了,下去吧!”曹盼回过神来,传信之人看了曹盼一眼,曹盼的神情平静得吓人,赶紧退了出去。

只是他才出去,就听到屋里传来了一声巨响,他当作什么都没听见,麻利的走了。

死了,郭嘉死了,那个没点先生的样,终日带她出入风月场所的郭嘉,死了!

曹盼咬着唇,很是不能接受这样的恶耗,如果说之前她有所猜测郭嘉是知道了自己的身体,所以才会对她托付后事,如今郭嘉的死讯传来,却是告诉曹盼,郭嘉,真的知道自己的状况,他是真的对她托付后事。

只是她竟然一直不愿意去承认那样的结果。可是,为什么郭嘉知道自己的身体,却还要随曹操出征乌丸?

曹盼拿着郭嘉留给她的信,他这一生,都为了梦想而活着,所以到最后,哪怕他快死了,他也想再帮曹操一回。

曹操这辈子能遇上曹郭嘉是何其有幸,何其有幸!

于此时,曹盼才拿起曹操的信,曹操在信中写了郭嘉死于何时,还说了乌丸已平,不日便回归来,郭嘉,他必厚葬。

纸间的的笔墨有许多都晕开了,郭嘉之死,曹操的伤心难过勿用置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