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7章 047章曹盼计出拿凶手

丁氏冲了进去,曹盼已经昏迷不醒, “盼盼, 盼盼你醒醒,你醒醒看看阿娘啊, 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天呐,你已经夺走了我的子脩, 求你不要夺走我的盼盼,我愿以一命换一命,只要你让我的盼盼平平安安的, 我愿把我的命给你, 求你不要夺走我的盼盼, 不要!”丁氏与天叩首,这已经是她唯一的希望!

太医之中, 一个人缩成一团的, 看到丁氏不停的叩头哀求着老天, 挪了挪身子道:“有一个办法或许可以救回小娘子……”

哭求中的丁氏一听, 立刻扑向了那个年轻得不像样的太医,“你有办法救我的盼盼,你说,你说!”

“只是这个办法太过冒险, 或许只有三成的成功机会。”太医知道丁氏是将她全部的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 但是此法确实冒险。

“三成, 三成也是希望, 求你救我的盼盼。不论成败与否,我都会保你性命无忧!”丁氏何等人也,直接将人的顾忌先一步的说白了。

年轻的太医道:“不知丞相?”

那么大的丞相府,做主的是曹操啊,年轻的太医又不傻!

“只要你尽心医治,无论成败与否,我都许你性命无忧!”曹冲已死,曹盼还有一线希望,这一线,曹操又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多谢丞相,如此还请丞相与夫人先离开,下官准备一应用物!”年轻的太医得了保障是大松一口气,也该干活了。

曹冲已死,曹操心中的悲痛无法言语,他只盼着曹盼可以平安地活下来!

这一夜,曹冲的生母环夫人哭得不能自己。

丁氏守在曹盼的床前,不肯离开曹盼一步,而太医们倾尽全力医治曹盼,天明之时,太医走了出来,“万幸小娘子的心脏长得跟别人不一样,小娘子已经没有性命之危。只要避免伤口感染,我已经将将伤口缝了起来,待伤口愈合了就会没事了。”

“谢谢,谢谢!”丁氏喜极而泣,终究支撑不住地晕了过去,刚松了一口气曹操急急地抱住丁氏,“夫人!”

丁氏的情况算不上好,刚刚松一口的太医又是一通忙活。

“丞相,小娘子醒了要见冲公子!”里面伺候的人说了一句,气氛一凝,曹操眼下两头顾着,急得都快跳墙了,丁氏还在诊治,他只能先顾着曹盼,大步走了曹盼的房间。曹盼虚弱地问道:“阿冲呢?他有没有被人追上?”

曹操道:“冲儿被谁追?你又是被谁所伤?”

“我不知道是谁要追阿冲,阿冲呢?他没有告诉阿爹吗?”曹盼一下子惊醒了一般,睁眼看向曹操,曹操眼中流出了一滴泪,“冲儿没了!”

曹盼想要坐起来,“小娘子不可激动,若是牵动了伤口,于小娘子有性命之危!”

“你快躺下!”曹操一听按着曹盼躺着,曹盼倔强地道:“我要去看阿冲,我要去看阿冲!”

“盼盼!”曹操唤了一声,最后只能道:“阿爹带你去!”

说着弯身将曹盼抱起,到了隔间,环夫人已经哭昏了过去,曹冲躺在榻上,已无半点气息。

曹盼亲眼见到才真的相信,曹冲死了,他死了。

“我明明拖住人让他跑了,他为什么还会出事?”曹盼直问,曹操道:“冲儿是在跑回梅庄的时候被马车撞到才出的事。我问你,你可认得伤你的人?”

“认得又如何。如今一天一夜了,要毁尸灭迹谁又能拦得住。”曹盼伸手握住曹冲的手,却是一片冰冷,“你放心,我一定会给你报仇,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随着曹盼的喃语,众人都感觉到入骨的寒意……

“阿爹没有对外宣布阿冲的死讯吧?”曹盼幽幽地问了一句。

“父亲一心系于你身,并没有对外公布冲儿的事。不过许都已经传得沸沸扬扬,都知道你跟冲儿身受重伤的事。”曹操没有说什么,一旁的曹丕注意到曹操的神色,回答了曹盼。

曹盼道:“既然如此,就对外宣称,阿冲伤重昏迷就要醒了。”

“衣带诏的内容,你看过吗?”曹操问了一句,曹盼看向曹操,“阿冲的死跟衣带诏有关?”

曹操道:“冲儿临去前说了衣带诏,阿盼救我!”

衣带诏,这已经是多少年前的事了,竟然还牵扯上了。曹盼道:“我知道了,阿冲不会白死的。”

既然是跟衣带诏有关,曹盼就算是把整个许都翻了个底朝天,她也一定会把凶手给找到。

“阿爹,请杨修入府一趟,双管齐下,效果会更好。”曹盼如此说着,曹操道:“你看过衣带诏,记得里面的人?”

“记得,所以我请杨修过来,他会帮我们找到杀害阿冲的凶手的。”曹盼如此说着,曹操道:“去,让杨修入府!”

有曹操发令,立刻有人去请杨修过府,曹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阿爹让我单独见杨修。”

“你现在的身体!”曹操没有问曹盼为什么要见杨修,她又为什么那么笃定杨修一定可以找到杀害曹冲的凶手。

“放心,穿心而过我都能逃过一劫,没人能要我死。”曹盼的手放在被剑刺过的位置。心脏长的跟别人不一样吗?她还真是好运气啊,否则她也死了。

明显能感觉到曹盼变得跟以前不一样的。以前的曹盼,从来不会这样说话。

曹冲之死对于曹盼的冲击很大,在这个时空,曹冲跟她相争相斗,偏偏又极契合。这是她的小弟,又聪明又听话的小弟,就这么死了。

“盼盼,冲儿已经去了,你一定要好好的!”这是曹操的心里话,失去了曹冲他很悲痛,不能再失去曹盼。

曹盼点了点头算是应下了,哪怕曹操有心让曹盼好好休息,但他知道,如果曹盼不能把杀害曹冲的凶手找出来,她是不可能好好休息的。

既然如此,那就配合着曹盼先将杀害曹冲的凶手找出来!

曹操让人照曹盼的话向外透露,有心的推动之下,都知道曹冲虽然伤重昏迷,但就要醒了。

杨修在丞相府风起云涌之际被叫进了府里,他还以为是曹操传他,没想到随着内侍进了屋,内侍道:“小娘子,杨公子到。”

“下去吧。”曹盼开口,杨修听着这声音觉得十分的熟悉,一下子又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

还是曹盼走了出来,迎着杨修道:“杨公子。”

看到这眉目,杨修一下子想起来了,这不是那个上月旦评论天下时势的少年吗?竟然是个小娘子?

一下子想到了曹府之中与曹冲齐名的小娘子,曹盼!

“见过小娘子。”杨修作一揖,曹盼坐在了一旁,“杨公子知道为什么我让你在这个时候来丞相府吗?”

杨修一顿,“是小娘子让我入府的?”

“是!”曹盼肯定地告诉杨修,就是她让杨修入的府。

怎么说呢,杨修觉得自己看不透眼前这个明显有伤在身的小娘子,有什么事值得她负伤也要见他?

不是传闻丞相府出了大事,她与曹冲皆受重创,难道是曹冲出了事?

这个念头一闪而过,杨修连忙地垂下眼眸,掩盖眼中流露的精光。

“衣带诏,你知道多少?”曹盼单枪直入地问着杨修,杨修挤了个笑容道:“衣带诏不是已经叫小娘子给烧毁了吗?”

曹盼与杨修轻轻地一笑,“你怎么就知道我烧的就是衣带诏呢?”

杨修听着猛地看向了曹盼,曹盼道:“杨太尉,司马公,董国丈……”

一个又一个的名字念出来,杨修连忙打断问道:“小娘子难道还留着那份衣带诏?”

“你猜!”曹盼并不回答,但是已经让杨修的心都悬了起来。

“小娘子既然手中有衣带诏,为何不给丞相?”杨修斟酌了半响才问出这句。

曹盼道:“你说呢?”

依然没有给杨修正面的回答,杨修没办法从曹盼的嘴里得到任何有效的信息,七上八下的,“那小娘子让我来是?”

“阿冲是因为听到了不该听的事,所以才会被人追杀,也才会被马车撞到,如今身死。”曹盼竟然将曹冲的真实情况告诉了杨修,杨修眉头直跳。

曹盼道:“他听到的是关于衣带诏的事。”

没想到曹冲的死竟然跟多年前衣带诏之事牵扯了,杨修已经明白了曹盼让他来的目的,但是,他却不能说出来。

“说起来,当今天下,杨公子才名远扬,我一直都觉得杨公子是个聪明人。眼下谁能找到杀害阿冲的凶手,那是大功一件,我想,杨公子应该不会错过的。否则,我不介意将衣带诏的名单交给我爹!”前半截都是奉承杨修的话,后面的一句才是重点。

如果曹操拿到了衣带诏,不仅是杀害曹冲的凶手会死,名单上面的人一个都逃不了!

“杨公子会为我办好此事吗?”曹盼半倾着身看着杨修问,杨修握紧了拳头,“能为丞相分忧,那是我的份内之事。”

曹盼道:“这样最好!我没有将衣带诏交到我阿爹的手里,只是不想血流成河。可是,他们敢杀了阿冲,我就一定会为他报仇,杀人者死,或是所有人都死,由杨公子选。”

说是让他选,他又怎么会有选择的权利,曹盼已经表露得很明白了,要么老老实实的将凶手给交出来,要么就让所有的人,包括他杨修在内都为曹冲陪葬。

“小娘子放心,我一定会找出杀害冲公子的凶手,交到丞相手中。”杨修顾不上曹盼说的是真是假,眼下最要紧的是安抚住曹盼。

曹盼点了点头,“这样很好,其实杨公子要是想试试也挺好的,且看看我的手里是不是真的有衣带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