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5章 045章事情掀过了

万万没想到曹盼的反应那么大,曹冲赶紧的冲着曹盼道:“父亲有意为你择良婿, 我身边的人已经叫父亲探了遍了。”

“你身边的人, 你身边的什么人?周不疑?”曹盼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曹冲身边的人都是哪号, 接着想到了一个人直问曹冲。

曹冲顿了顿, 还是点了点头, “是!”

曹盼努力回想着曹冲的好伙伴周不疑长的什么样,突然发现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没见过他?”

“你是没见过元直!”曹冲肯定地告诉曹盼,曹盼直怼了曹冲, “你知道阿爹打他主意你还不早点告诉我?”

曹冲被喷了一脸的口水, 默默地抹干净道:“我是觉得, 你跟元直倒也般配。”

“般配个屁。”曹盼直接爆粗口, 曹冲再次被曹盼刷新了认识。

曹盼竟然还爆粗口, 小娘子这样不好, 不好!

好不好的这会儿他也不能直说,安抚地与曹盼道:“元直相貌出众, 才智过人, 为人仁善, 待人亲厚,必是个良人。”

“那是你的小伙伴,你当然是觉得他哪里都好了。人好不等于也是个好夫婿。我的婚姻大事,除非我看上的, 否则谁都不能帮我做主。”曹盼一想到自己现在才丁点大竟然就要被婚姻绑架了, 那是一万个不乐意。

曹冲道:“若不早一点, 待你长大了,好的都让人定下了。”

“那只能证明我们缘份太浅,我都没长大,干嘛要急着找个男人先绑着。不对,是让一个男人先绑着。”曹盼发觉自己口误,赶紧的改口。

“你莫不是有什么中意的人?”曹冲突然冒出那一句,曹盼给了他一记白眼,“你想多了。”

有喜欢的人她还不赶紧的定下来,就是因为没碰到喜欢的人,所以曹盼才不愿意定亲呐!

“一会儿我要跟阿爹说清楚。”曹盼挽着袖子准备大干一场。

曹冲额头滴落了一滴冷汗,急急地与曹盼道:“父亲只是刚起念头,并没有立刻为你定亲之意。我倒觉得父亲如果要给你定亲了,一定会问过你的意见,否则父亲还不怕你不答应?”

说的也是,不说曹盼答不答就了,在曹盼前面还有个丁氏呢。

曹操就算是想给曹盼定亲,人看上了还得要问过丁氏的意见,否则以丁氏的性子,曹操敢胡乱将曹盼许配了人,丁氏不得把曹操咬死才怪。

“也对,不说我答不答应,我娘没应下,这事就成不了。”曹盼被曹冲一提醒也想到丁氏,真是太急了。

曹冲嘴角抽抽,他也忘了丁氏,所以说,曹盼就不该心急,反正只要丁氏不点头,任是曹操许下的亲事,丁氏也能搅没。

“这都是以后的事,我们还是先回府吧。”婚姻大事都扯了出来,曹冲直白地告诉曹盼,该回府了!

曹盼一下子滞了气,不过还是知道事情是躲不过了,所以,赶紧的走吧!

“走吧!”

怏怏地说完,曹冲却是高兴的,“走,我们这就回府。”

生怕曹盼反悔啊,催促着曹盼赶紧的走!临行不忘去与丁氏告退。丁氏也不问曹盼要跟曹冲去哪儿,叮嘱道:“小心些。”

曹冲乖巧地应下,与曹盼并肩上了马车,摇摇晃晃地往丞相府去。

丞相府见着曹冲带着曹盼回来,个个眼观鼻,鼻观心的,别管心里怎么想的,还是迎着曹盼入府。

“父亲在哪儿?”曹冲与曹盼问了一旁的人,那人回了一句曹操在与郭嘉他们议事,曹冲应了一声,与曹盼坐在外头,“我们等等。”

跽坐于一旁,倒是曹盼跑到一旁的屋檐下,画圈圈,一个圈圈,两个圈圈……曹冲当作没看见。

曹操与郭嘉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曹冲跽坐煮着茶,而曹盼蹲在屋檐下画着圈圈。

见到曹盼曹操还是挺高兴的,假意咳嗽了一声,曹冲坐直了作揖,“父亲,军师!”

曹操点了点头曹盼也站了起来道:“阿爹,师傅。”

郭嘉也是知道曹盼这些天与曹操闹别扭的事,如今见他们父女不提往日之事,也装着糊涂。

“冲公子煮的茶闻起来甚佳。”郭嘉直接岔开话题,曹冲道:“军师来一道尝尝,刚煮好!”

说着曹冲已经勺了四份,放在四下,郭嘉与曹操唤了一声“主公?”

“来,坐,喝茶。”曹操一挥衣摆,已经坐到了上位,郭嘉作一揖,坐在曹冲的对面,曹冲先给曹操端了茶,再与郭嘉端上,郭嘉笑着道谢,曹冲唤了曹盼道:“阿盼,过来喝茶。”

曹盼一下子就想起了曹冲刚刚答应的事,眯着眼睛带着警告地看向曹冲,“你刚刚叫我什么?”

“老大,喝茶,喝茶!”曹冲赶紧的改口,要说有多快就有多快。

曹操扫了他们两个一眼,反正他们两个之间的纠葛他是最清楚的,怎么称呼就是他们的事,他是难得糊涂。

曹盼见他改口得快,也就不跟计较了,走来坐到了曹冲的下首,闻着那浓浓的茶味,真是煮茶啊,反正她以前不懂茶,喝了这些年也都习惯了。

“青州刚刚收复,依你们之见,当如何安民?”曹操喝了一大口茶地问,这问的大是曹冲与曹盼无疑。

“不知军师与荀令君之意?”曹冲并没有回答,而问了那一句。

曹操道:“他们有他们的意见,我就是想听听你们的看法。”

“父亲欲安民,当收拢人心,人心归附则青州平定。”曹冲如此说着,看了曹盼一眼,“收拢人心的办法,你有什么好主意?”

“我记得昔日阿爹与袁绍的官渡之战,有一人将阿爹骂得狗血淋头。”曹盼并没有直接回答曹冲的话,而是提起了这么一件事。

曹操道:“确有此事,那人名唤陈琳。”

“所谓收拢人心,当收的是名士之心,百姓务实,无人挑拔,日久见人心。所以,不仅是青州,冀州,幽州,并州,阿爹大可辟用四州名士为掾属,再将陈琳收于门下,连昔日将阿爹骂得狗血淋头的人阿爹都如此宽待,还怕人心不归?”曹盼俏皮地说着,曹操闻之大笑,指着郭嘉,“你教出来的弟子,倒是和你想得一样。”

郭嘉微微一笑,“嘉在小娘子这般年纪还想不出这样的法子。”

“依你之所言,盼盼出师了?”曹操接话问了一句,郭嘉看着曹盼道:“小娘子如今缺的是实践,日积月累,将来必能成为主公的左膀右臂。”

郭嘉与曹盼的定义让曹盼一顿,曹盼道:“师傅,你是打算让阿爹拿我当郎君用吗?”

“这不是小娘子希望的吗?”郭嘉反问一句,曹盼无可反驳,比起当这个时代的女人,她宁愿被当成男人用!

曹盼与曹操的懊气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解决了。都已经过了读书的年纪,曹冲为了曹盼的制纸之法,三天两头地跑去找曹盼。

以至于曹操找了曹冲几回都刚好碰到,曹操提了曹冲问道:“你与盼盼做什么?”

“事未成,暂时不与父亲说。等我们做成了,一定第一个告诉父亲!”曹冲坚定地告诉曹操,曹操听着也不强求。

“你去与盼盼说,这两日我们出城赏梅,让她一块去。”不知不觉已经梅花绽放,曹冲看向屋外飞雪,“下雪了。”

难得曹操兴起出城游玩,曹冲也不催曹盼研究制纸之法了,一同坐在曹操的车驾上,赏梅去。

曹操面对聪慧的一儿一女,轻轻地笑问道:“元直没来?”

元直是谁,曹冲知道,曹盼也知道,有了之前的选婿之话,曹盼目光灼灼地盯着曹冲,曹冲道:“元直染恙,是以在家休息。”

“往后不妨带上元直跟盼盼玩。”曹操叮嘱了一句,曹盼一个激灵,直白地道:“男女授受不亲。”

曹操还是第一回从曹盼的嘴里听到这话,大掌一挥道:“这说的都是鬼话,荀令君教的君子之道,该学的要学,也不能事事照着书上的说。元直聪颖,与你冲哥哥是好友,与同龄相处,或可有不一样的收获,有什么不好的?”

听听这大义凛然的话,曹盼瞅了曹操一眼,曹操察觉有异,“怎么?”

“做朋友也是讲缘分的。”曹盼暗有所指地说,“你看周不疑来了许都那么久,我们一直没碰到过,可见我们兴许没有做朋友的缘分,是吧!”

这回被问着的是曹冲,曹冲顿了半响道:“兴许是吧。”

曹操的目光在他们身上来回,曹盼道:“阿爹,出来玩就不能好好玩吗?一会一个问题的,你想干嘛?”

必须的不能回答曹盼呐,曹操掩饰地道:“行了,让你好好玩。”

朝着曹操露出个纯真的笑容,曹操将话题掀过。

很快到了目的地,一片片红梅傲雪,说有多漂亮就有多漂亮。

曹盼感叹道:“真漂亮真漂亮!”

说着已经跳下了马车,往梅林跑去,曹操喊道:“慢着点!”

“知道了!”曹盼回了一句,曹冲准备跟着去的,曹操却将他拉住,“随我去见几位先生。”

所以说,曹操怎么可能真的单纯出来玩,压根就是以玩为由,实则不知有何安排。

“是!”曹冲没有半分不乐意,尾随曹操下车往一边走去。

这样一片梅林之中,早建好了一处山庄,供往来的人休息,赏梅。

如此山庄还有个别致的名字,以梅为名,梅庄。

曹操此行除了护卫,只带了曹冲与曹盼,曹盼玩去,曹操已经让人跟着照看,眼下领着曹冲入内,也是早安排好了楼阁,里面已经有几个胡子发白的人候着,但见曹操站了起来,“丞相!”

“几位先生不必多礼,请坐,请坐!”一挥长袍,带着曹冲坐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