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40章 040章论天下之势

曹盼已经将自己写好的文章递上去,杨修一顿还是接过了, 曹盼道:“天下之势, 不知杨公子有何见解。(w w w..com)”

会做诗会写文章的人就等于是国之栋梁吗?曹盼向来不觉得这两者可以相提并论。

杨修道:“今天下, 丞相一统北方, 江东之地以孙权而据之, 天下诸侯,无能出丞相左右者,丞相必能安定天下, 一统大汉河山。”

一出口就是场面话,曹盼道:“依杨公子所言,丞相费时几何而以平定天下?”

那么刁难的问题叫杨修的脸一僵,杨修道:“小郎君的文章既是论天下之势, 我倒是想听听小郎君的高见。”

曹盼道:“天下之势, 群雄并起,能据守一方者, 没有哪个是简单的。丞相平定北方,然久战而胜, 将士已起骄纵之心, 意平定江东, 荆州之地, 难!”

“江东孙权,历三代而守, 百姓未受战乱之苦, 是为乐土, 是以孙氏得江东之民心,更得江东名士的拥护。而丞相适才平定北方,北部更有匈奴,鲜卑等异族虎视眈眈,当务之急不可攻,而是要安定后方,将所夺的城池牢牢地攒在手里,叫旁人撼动不得,令百姓修养生息,至少五年内不再起大战。”

“而今天下能与丞相抗衡者,一为孙权,二为刘备。”曹盼道:“昔日丞相与那位刘皇叔青梅煮酒论英雄。刘备今虽势微,来日必然成势,而与丞相相抗!”

刘备之名,知之者不多,而曹盼既然说此人将来必能与曹操相抗,别说是杨修了,就是曹操自己也不是很信。

“小郎君虽有傲视天下之心,未免危言耸听了。”杨修显然也是不相信曹盼的话,曹盼道:“若依杨公子所言,丞相必能为大汉一统天下?”

拿了刚刚杨修说的话来问,杨修张嘴想说,话到嘴边又给咽了回去。

“天下动荡,非一时之乱,意平定天下,不是动动嘴皮子喊喊口号就行的。”曹盼冲着杨修扬眉说着,杨修道:“依你之见,天下难以一统?”

“说难不难,说易不易。端看天下英豪,谁更棋高一着。”刘备得诸葛亮而得以立蜀,孙权得父兄之势,必成一国,江东才子数之不胜,那都是孙氏的资本。

“依你之见,天下大势,诸侯相争,争的是什么?”

“人才。争的是人才。一将无能累死三军,得一才而得天下者数之不胜。如汉高祖若无萧何张良相助,汉室何立?”据经引典,如今的汉室,谁人不知汉高祖刘邦原不过是一个亭长。

西楚霸王项羽何等英雄人物,最后不是还落得一个乌江自刎的下场?

曹操看着曹盼眼睛发亮,后续无以才,何争天下。曹盼早就已经明白了这一点,如何不叫曹操欢喜。

低头看了一眼旁边的郭嘉,问道:“莫不是奉孝教的?”

“小娘子的文章嘉未阅之,一会儿定要好好读读。”郭嘉从旁否定了曹操的猜测,曹操更开心了,曹盼所思所想皆出于自己,这就更好了!曹操欢喜雀跃,冲着郭嘉道:“奉孝啊,我要谢你,重谢。”

郭嘉笑道:“是我该谢你,送了我这般的好弟子。”

如此的出彩的弟子,将来必定超越他,好,甚好!只是不知他还能不能看到曹盼大发异彩的一天?

按下发痒的喉咙,郭嘉忍着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曹操是喜形于色,曹盼已经下了台,她来又不是想要得到杨修的点评认可,她只要把她自己想说的说出来,天下之势,端看以后发展。

不过,杨修不好以大欺小,曹盼离去没拦着,但是很快曹盼被人给堵了。

“年岁不大,口气倒是不小的。遑论天下之势,你以为自己是谁呢?”曹盼看不到人,听动静能辨别围住她的有几个人。

挽着袖子曹盼问道:“所以,你们打算怎么着?”

额,本来以为他们四个堵着个人能把人吓着,万万没料到曹盼不是个正常人。

“谁给你的胆子敢找杨公子的麻烦。”为首的人质问,曹盼道:“哦,与他对论就是找他麻烦了。真要这样,让他从月旦评消失不就没人找他麻烦了。”

“乳臭未干的小子胡说八道,欠教训。”恼羞成怒的人伸手想要提过曹盼,曹盼已经一拳打在他的侧腰,痛得那人惨叫一声。

曹盼道:“要说话就好好说话,动手动脚的就别怪我不客气。”

被她打退的人冲着一旁的人叫喊道:“你们看什么,快把他给拿下,我一定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曹盼冷哼一声,谁教训谁还不一定,伸脚绊倒一人,曹盼身形一转,一拳打在那人的肚子,再借着捂肚子的人撑起,双脚踢向迎面冲过来的人。

一眨眼的功夫,找她麻烦的人全都倒了,曹盼拍拍手道:“谁教训谁还说不准呢,你口气挺大。”

走了过去,提着人的后衣领问,“说,这种事干过多少回了?”

“没,没有,我是第一回,真是第一回,第一回!”被曹盼提着的男子叫着回话,曹盼冷哼一声,“就你这样还敢拦路找人麻烦,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说着往男子身上踢了一脚,痛得他惨叫一声,“我不敢,我再也不敢了!”

以为是个任人欺负的小郎君,没想到这个小郎君虽然小,一点都不好欺负。不仅教训人不成,反倒是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

“怎么回事?”那么大的动静,来往的人哪能不注意,这不都围在一块了。

“没怎么,他们不喜欢我跟杨公子讨论天下之势,所以拦了我的路,想给我个教训,让我长长记性。没想到被我教训了。”曹盼面对质问坦荡地回答。

“记住了,下次别随便欺负人,谁欺负谁还不一定呢。”曹盼冲着手下被她提拎着的人丢下这话。

那过来管事的人冲着曹盼道:“所谓君子动口不动手,小小年纪竟然不学好!”

“这话你不该跟我说,该跟他们说。他们拦着我要对我动手,难道我还该任他们打骂不成?再说了,他们多大,我多大?他们是几个人,我又是几个人?”曹盼是乐了,她这个被欺负的人都没说什么,这人干嘛训起她来。

“无论是什么原因,如今总归是你打得他们不能动弹吧。”那人说的话,听着曹盼忍不住气乐了,“听你的意思,你是只看结果,不看过程。结果是我把他们打倒了,所以都是我的不是了?”

“难道不是?”那人接过曹盼的话,板着一张脸问了曹盼。

曹盼道:“还真不是。你要是觉是你自己有理,那我们就去正经讲理的地方说理去。许都县衙你看怎么样?”

“不,不,不,我们不去,我们不去?”那叫曹盼打趴下的人立刻表示自己绝对不要去。

开什么玩笑,明显是他们无理,真去了县衙妥妥是把自己坑了的节奏,他们才能没那么傻。

“既然不准备跟我去许都县衙,还不快滚!”当事人都没胆子去,那出声的人还能怎么样。

四个大男人灰溜溜的跑了,至于刚刚那不知什么脑回路的人,曹盼赖得管,冲着一边唤道:“阿爹,师傅!”

曹操跟郭嘉一行打从曹盼被堵就急急赶来了,曹操见着曹盼三两下的把人打趴了,笑得嘴都合不拢了。

本来还想出声给曹盼撑腰的,没想到完全用不着。听到曹盼笑眯眯地唤了一声,曹操走过去道:“走,回家了!”

这么多名人来的地方,当然有认出曹操身份的人,杨修等人正好赶上,连忙与曹操见一礼,“丞相!”

“额,这月旦评办得不错,可惜身手差了点。”曹操点评了一句,杨修的目光更多注意在曹盼的身上。

刚刚他听到了曹盼唤曹操那一声爹,曹府中的公子他就算是不都相熟,总还是认得的,但是,绝对没有此人。

曹家的公子之中,有神童之名的是曹冲,曹冲的模样,杨修记得牢牢的,绝对不会是曹冲。

但是,曹盼刚刚上场的表现,论天下之势,直白地指出了曹操如今迫切要做的,天下各路诸侯准备做的事。

乍听觉得不怎么样,细细一品,杨修很清楚曹盼说得很对。天下相争,争的不仅是各州各县,还有各路英才。

那么,曹盼究竟是谁?难道是曹操的私生子?

不仅是杨修在思考这个问题,不少人心里都犯嘀咕,毕竟刚刚曹盼那一声阿爹还有曹操的回应,绝对假不了。

“无事了,各自散去吧。”杨修是想打探一二曹盼的身份,明心这个名字,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曹操的脸色却突然变了,说了一句,让人各自散去。

杨修又不是不懂得看人脸色的人,应了一声连忙地退开了。

“阿爹怎么了?”曹盼虽然眼睛看不到,耳朵却很灵,她明显感觉到曹操的呼吸变得急促了。

曹操伸手捉住曹盼,“走!”

吐了一个字是不容曹盼拒绝,曹盼乖乖地跟着曹操走。毕竟这天下能叫曹操为之变脸的事实在是太少了,曹盼虽然没有立刻明白是怎么了,还是乖乖地跟着曹操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