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33章 033章坟前再提回府

比起自己的摸索,当然是有师傅的教导好!

曹操是行军打仗过来的人, 他肯教起曹盼来, 曹盼脑子好使, 举一反三,一个学得高兴, 一个教得也开怀。

“怎么就不是个郎君呢。”教着教着, 曹操就感慨了一句,曹盼翻了一个白眼,“女儿是母亲贴心的小棉祅, 我是我阿娘的。”

曹操嘴角阵阵抽搐, 已经习惯了被曹盼怼。“你的棋艺进步如何?”

一说到棋艺曹盼就十分无力, “有进步, 离打败郭师傅还很遥远。”

曹操听出了她的无力, 鼓励地道:“好好学!”

曹盼看了他一眼,“阿爹, 你对我的兄长们也这么严厉吗?你不知道你的奉孝是何等人吗?”

“他们既然没有你的聪慧, 我又怎么会按你的能力来要求他们。”曹操非常实在回答,曹盼无可反驳,嘀咕了一句真是过得比男人还累,她怎么会混成了这样了呢?

曹盼有心反思下,发现无果, 反正, 如今她阿娘高高兴兴的, 她自己辛苦点也行。

“过几日是你大兄的忌日, 你阿娘有没有说要去拜忌?”曹操突然问了一句,曹盼看了曹操一眼,“阿爹想干嘛?”

“你就不希望你阿娘回丞相府?”曹操拉过曹盼问了一句,曹盼无所谓地道:“只要阿娘高兴,我都没关系。”

她很清楚丁氏很喜欢现在的日子,一心扑在曹盼的身上,在家里种种花,养养草,给曹盼做两身衣裳,如果无聊了就跟平娘出去踏青玩玩,她敢说,丁氏并不想再到丞相府。

曹操是看明白了,想让曹盼帮忙把丁氏弄回丞相府是不可能的,他是不死心地试一试,果然失望了吧。

“行了,回去吧!”打发了曹盼走人,曹操觉得他还不如找丁氏说去,所以,丁氏带着曹盼扫墓去,就那么碰到了曹操。

在曾经被丁氏倾注了所有希望的养子坟前,这个孩子是为了救曹操才死的,曾经的夫妻没有一句话,只是默默地给烧了冥纸,丁氏道:“子脩,你在天有灵,保佑你妹妹平平安安的。”

如此冒出了这样的一句,一直都当着布景的曹盼一下子反应过来,这是指的是她啊。

曹操叹了一口气,“你们退下!”

就是有话要跟丁氏说了,曹盼非常乖觉地一边玩去,倒是平娘一脸担心自家夫人吃亏的巴望着,曹盼道:“平娘,你别担心,阿爹不会欺负阿娘的,他要是敢的,我会帮阿娘!”

平娘拍了拍曹盼的头,没有将自己的担心说出来。

曹盼是真的一点都不担心,拿了根草折起东西来。

曹操十分直接地道:“跟我回府吧。”

丁氏一声不吭,曹操自顾自地说道:“盼盼渐渐长大了,你难道希望将来盼盼因为我们和离而被人诟病吗?”

“只要你认她这个女儿就不会有人敢说她半句。况且,家世出众的人会在意我跟你的关系,我并不希望盼盼将来嫁一个多有本事的人。”丁氏和曹操直说,曹操却皱起了眉头,“你舍得委屈盼盼?”

“什么叫委屈,什么又叫不委屈。你觉得嫁一个家世出众的丈夫就是不委屈了?”丁氏直白地问,曹操道:“家世第一,人品第二。”

丁氏看了曹操一眼,“我却觉得人品第一,家世第二。你已经是丞相,天下除了公主,还有谁比你家的女儿更尊贵?我对盼盼的将来没有太多的要求,我只要她高高兴兴的,不管她嫁的是什么样的人都好。所以,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真是够直接的啊!曹操抿抿唇,“我想让你回去,你都不肯吗?”

“几年前我觉得我跟你说得够清楚了。阿瞒,我们现在这样不好吗?我不再管着你,不再妒忌不许你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你过上你想过的日子,不好吗?”丁氏说出她的妒忌,她曾经希望能跟曹操一生一世,可是随着年岁渐长,她无所出,越来越多的人掺和进他们之间来,因为无子,她连妒忌都不被允许,那些年,那些年过的日子,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你不喜欢我了吗?”曹操走近丁氏,他们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成婚之后夫妻恩爱,耳鬓厮磨。曾经的快乐,她难道都忘了。

丁氏看向曹操道:“曹阿瞒,说出这样的话来你不亏心吗?如果我能够心里没有你,你爱有多少女人就有多少女人,我用得着难受不开心?”

因为爱,所以在意,她看到曹操身边的女人越来越多,他没有放弃对她的感情,却依然爱着别的女人。他对待她时是一心一意,在对别的女人时,同样也是一心一意。

“我想要你回去。”曹操叹了一声,“不管过了多久,我还是想让你回去,我想一回到府里的时候能够看到你,就像以前一样。”

丁氏道:“已经有人代替我等着你了阿瞒。我不是你不能失去的,这些年,你也已经习惯了我的不存在,既然习惯了,何必再让我重新融入你的生活。”

曹操看向丁氏,久久没有说话,丁氏道:“回去吧。你今天能来看子脩,我很高兴。”

“子脩也是我的孩子,失去他我心里也难受。”这个儿子是因为救他而死的,是他把生机给了他这个当父亲的,他这辈子都记着。

丁氏没有再说话,曹操已经在丁氏的沉默中渐渐的冷静了下来,“不想回去,那就不回去吧。我要出征了,我不在,你照看好自己和盼盼。”

“你也保重。”丁氏吐了一个字,曹操再看了她一眼,又看身一旁编着一个花环的曹盼,大步流星地离开了,

平娘先是注意到曹操的离开,唤了一声夫人。丁氏也走了过来,曹盼站了起来,“阿娘!”

“我们回家吧。”伸手牵过曹盼的手,曹盼乖乖地将手交到丁氏的手里,侧过头道:“阿娘,你看这个花环好看吗?”

“好看!”曹盼编的花环还有几朵小花,配着十分好看,曹盼戴到了自己的头上,“这样好看吗?”

“好看。”看着女儿明媚的笑颜,丁氏心中的难受跟委屈都一扫而空。以前她不能要求曹操只有她一个,如今他已妻儿成群,她更不可能要求,所以,她只能选择眼不见心为净。

“我唱曲给阿娘听啊!”曹盼没有问曹操都跟丁氏说了什么,却猜得七七八八了,丁氏心里难受,曹盼就想方设法地逗她开心啊。

诗经已经学完了,曹盼慢慢地唱了出来,听着童稚的声音,丁氏的心情就更好了,等上了马车,丁氏道:“盼盼,将来你想嫁个什么样的郎君?”

才八岁的孩子突然听到这个问题真心是傻眼了啊,“阿娘,我才八岁。”

“八岁,该开始挑选了。”丁氏理所当然地说,想看一个人的品性,哪里是一时半会能看得到的,就需要时间的观察,她就这么一个女儿,当然希望挑到了个好的。

曹盼虽然被吓了一跳,看了丁氏一眼,能感觉到丁氏并不是随口一问,曹盼沉吟了半响道:“阿娘我可以照实说吗?”

“阿娘既然问了你,你只管照实说。”丁氏就是想听听曹盼是什么想法。想她才八岁的时候在父母的提点下也会考虑这个问题,曹盼那么聪明,又怎么可能全无想法。

“要我喜欢的,他也喜欢我的。还要不能纳妾,我不喜欢跟别人分一个夫君。”曹盼老实地说出自己的要求,丁氏一顿,曹盼有些拿不准了,这应该不至于吓到丁氏吧。

没想到丁氏怔过之后却冲着曹盼笑了,“对,这是最基本的。自己的夫婿还要分别人一半,这样的日子还有什么意思。”

这是同意曹盼的要求啊,曹盼大松了一口气。

“你阿爹是丞相,想必就算这样的要求苛刻,也会有很多人上门求娶。盼盼的夫婿,不需要家世,只要人品过硬,盼盼喜欢就可以了。”丁氏很高兴曹盼提的要求,一下子又补充了她的想法。

曹盼好奇地问道:“阿爹跟阿娘提了我的亲事了吗?”

要不是曹操提了,丁氏怎么会突然问起她对婚事的要求,太奇怪了吧!

“没有,只是阿娘突然想到,要给我们盼盼选夫婿了。”丁氏没有将事情推到曹操的头上,她是由己想到了曹盼,她不知道曹盼会不会像她一样,容不得自己的丈夫拥着别的女人。

但是,曹盼真的跟她一样时,她又担心了,这个世道,男人三妻四妾是天经地义的事,就算如今瞧着不错的人,真因曹操是丞相而娶了曹盼,此时答应的不纳妾,将来呢?当有一天,曹操不在了,那个人还能做到吗?

还有子嗣。当年她一直没给能曹操生下一儿半女,所得的曹盼是数十年的企盼,如果曹盼也跟她一样,那又该如何?

当娘的要操心的事不要太多,丁氏脸上青一阵紫一阵,曹盼是不知道她突然都想了什么,担心地唤了一声,“阿娘。”

丁氏一下子回过神来,怔怔地看着曹盼,“盼盼,你如果是郎君该有多好啊!这样的世道,对女子多有不公,你想要找一个一心一意待你的夫婿太难了。”

听到前半句,曹盼是郁闷的,听完整句后,曹盼却高兴了,“那有什么,得之我幸,不得我命。他做到了只有我一人,我便与他携手一生,他做不到,那就好聚好散,我又不是养不活自己,非要靠着男人才能过日子。”

曹盼才不担心遇人不淑的问题,遇到了她一心一意对待的人,他也能如她一样的待他,相伴一生,生死同穴。如果不能,曹盼也不会委屈自己,碰过别的女人的男人,她才不会要。

“若是你很喜欢,很喜欢他呢?”丁氏有些好奇地跟着曹盼说起这些话来。她的想法一但说了出去,就连亲哥都说她是异想天开,没有人同意她的想法,倒是她的女儿,竟然与她志同道合。

“很喜欢很喜欢也不能跟别人分享啊。长痛不如短痛,再喜欢他而没办法拥有他,也总比跟别的人分他一半,其至更少的好。一个人,因为喜欢而连自己的尊严都舍弃了,别人还会尊重你吗?”曹盼说得条条是道,丁氏却是茅塞顿开,突然笑了。

“没想到我一辈子没有想开的事,竟然要盼盼将我点醒,哈哈!”丁氏开怀地笑着,曹盼都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

丁氏笑过之后看向曹盼,“这么说,盼盼想要自己选婿?”

曹盼赶紧的点头,“阿娘一定要去跟阿爹说,我的丈夫就得我来选,别让阿爹给我乱点鸳鸯。”

丁氏揉过曹盼的头,“放心,有我在,我不会让他在你乱点鸳鸯谱的。他永远不会懂得一个男人的专情对女人来说何等重要,他不懂的阿娘懂,阿娘不会让我的盼盼受委屈的。”

曹盼听着眼睛都亮了,她还没来得及操心将来的婚事怎么搞,无意中却已经解决了。有丁氏在前面顶着,曹操一准不敢乱来,这可比她跟曹操斗智斗勇更有效果。

“阿娘真好!”丁氏给她解决了一件大事,曹盼必须要卖萌撒娇一回,冲着丁氏一口亲了下去,丁氏忍俊不禁,“你啊,最会卖乖了。你阿爹要出征了,这几日要乖一些。”

“阿爹跟阿娘说了?”曹操出征的事曹盼早就知道了,不过不确定丁氏想不想听,曹盼就选择不说。

“嗯,说了。”丁氏回了曹盼的话,曹盼看了丁氏一眼,“阿娘还是很喜欢阿爹是不是?”

“你阿爹是一个值得人一辈子挂念的人,在他之后,阿娘不觉得还有别的男人能比得上他,可是,他同样伤透了我的心的人,为了不让自己去恨他,阿娘宁愿一辈子不再见到他。就像盼盼你刚刚说过的,再喜欢一个人,也不能随意地叫人践踏你的尊严。”丁氏是活学活用,立刻就用了曹盼的话来解释她跟曹操之间的关系。

曹盼冲着丁氏竖起了大拇指,在这个世道而言,丁氏能有这样的勇气拒绝一朝的丞相,必须要表示佩服。

当然,曹操也实在是够大气,所以,曹盼也同样佩服曹操。“阿娘喜欢阿爹喜欢得一点都没错,阿爹值得阿娘倾心相许。”

同时拍了两个人的马屁,丁氏笑了,“你别怪阿娘太自私就好!”

曹盼给了丁氏一个怎么会的眼神,靠在丁氏的肩头,曹盼笑意更深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