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6章 026章学着玩

被郭嘉灌了一路的坏墨水, 郭嘉终于是停了下来, 曹盼抬头一看,嘴角阵阵抽抽, 要是, 她没有看错的话, 这地方,就是传说中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

“郭军师来了, 快请快请。格!格*党&小说这,这哪里来的小娘子, 快回家玩去。”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人迎了出来,一下子就说出了郭嘉的名号, 显然是认得郭嘉的人。

对于曹盼这样的小娘子, 立刻招呼人回家去。

“慢着,今天这位才是正主。”郭嘉指着曹盼如是说, 老鸨傻了眼,这么大点的孩子, 郭嘉竟然说她是正主,没搞错吧。

“把楼里的好姑娘都叫过来。”郭嘉从腰里拿出了荷包吩咐, 本来还心存诧异的老鸨一看到那满满的荷包, 哪还敢迟疑啊, 赶紧的招呼道:“姑娘们,郭军师来了, 快打扮打扮出来了!”

“这就来!”叠叠地应和声, 曹盼看向郭嘉道:“师傅你确定带我来这儿玩?”

“自然是。放心, 我都不怕丞相找我算账,你更不用怕了。”

“丞相不可怕,可怕的是我阿娘。”曹盼补了一句,郭嘉眼珠子一转道:“难道还有谁敢到夫人的面前说小娘子的闲言碎语。”

聪明人就是这样,吓都吓不了!曹盼指着里头道:“师傅请!”

“好好玩,你就要学得玩,肆意洒脱,这才好玩。”郭嘉冲着曹盼说,曹盼撩了他一眼,大步往里走。

来了郭嘉这样的大主顾,老鸨一口气将楼里的姑娘都叫出来,一屋子满满的人,好酒好肉都上来了。

“先生,这是你闺女吗?这么小就带她来长见识了。”会说话的人自来不小,但是到她们这地方带小姑娘来的,郭嘉绝对是第一人。

“我倒是想要这么一个闺女,可惜无福啊。你们就带着她玩,平时你们怎么玩的,就怎么带着她玩,只要她高兴了,我重重有赏。”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郭嘉就是想让曹盼放开地玩。

听着郭嘉的话,曹盼立刻被人团团包围住了,七嘴八舌地问道:“小娘子喜欢玩什么?”

“小娘子,我们玩跳绳吧,我们带着你一块玩。”

“玩什么跳绳呐,小娘子才这么大,怎么玩得开。我看,我们玩投壶吧。”一个个问曹盼的人有,帮曹盼出主意的更有。

“哎,投壶不错,一块来玩吧!”郭嘉听到抽壶,立刻招呼人一块,曹盼表示哪一个她都没玩过。

“没玩过可以学,今天来就是玩的,什么都别想,玩好了我就送你回去!”郭嘉一点没有带坏小朋友的意识,招唤着让人将东西都准备好了。

玩而已嘛,还能比读书还难不成,曹盼挽起了袖子,拿着叫人拿上来的箭,冲着郭嘉问道:“怎么玩?”

“把壶放到中间去,咱们手上各有三支箭,看谁投中的多就算赢,输了的人喝酒,你就喝水吧。”郭嘉网开一面地说,曹盼撩了撩眉皮,难不成郭嘉敢让她喝酒。

“你没投过,先让你试两箭。”郭嘉让曹盼先练练,曹盼也不客气,拿起一支箭,对准了中间的壶,一掷,偏了。

“再试!”郭嘉喝了一口酒冲着曹盼说,曹盼拿起了另一支箭,丢了出去,还是偏了,郭嘉道:“再试试!”

没有丢过的人,掌控不了力道,多试几回就知道怎么掷了。

曹盼也不急,上手再掷了出去,这回中了,郭嘉赞道:“不错。”

扔中了,大概的力道曹盼也算是掌握了,“来吧!”

“那就来吧,一人三支箭,要是分不出胜负,加大难度地扔如何?”郭嘉笑眯眯地冲着曹盼说,曹盼点头同意。

“各位姑娘都一起来,你们要是赢了,这就是你们的。”郭嘉不知又从哪里弄了一袋银子,曹盼当作没看见,满屋的姑娘却是一阵欢呼,最喜欢这样阔气的客人了。

既然都同意了,就都开始扔吧,其中一个姑娘高兴地道:“我先来!”

郭嘉不在意地做了一个请便的手势,那姑娘拿着三支箭,一投中,二投还中,第三支却落空,姑娘哀吼一声。

“谁来,谁来?”郭嘉笑眯眯地招呼其他人都同手,冲着他那袋子钱,自是趋之若鹜。

可惜啊,最多只投中了两支箭,最后就剩下郭嘉跟曹盼了。

“尊老爱幼,师傅先请!”在诸多姑娘的包围下,曹盼很是尊师重道地说,郭嘉听着笑了,“好啊,我来,我先来!先喝一口酒!”

郭嘉一旁的姑娘赶紧的给郭嘉喂了一口酒,郭嘉赞道:“好酒,好酒啊!”

说着手中的箭亦掷了出去,正中,再一支,再中,最后一支,还是中了。那潇洒的动作,引得一片姑娘的尖叫,曹盼嘴角抽搐得厉害,郭嘉潇洒地道:“小娘子快掷吧。”

曹盼拿着箭,嗖嗖嗖地连着掷出去,三支都中了,当然叫一群女人十分惊叹,“小娘子好生厉害!”

被夸的曹盼觉得汗颜,郭嘉道:“看来是平局,那就再来,把壶拿得远一些,我们分出个高低来。”

曹盼很是同意,“我们刚刚听到小娘子叫郭师傅是师傅,若是先生不如你这刚收的女弟子,先生会不会恼羞成怒啊?”

“自然不会,为师者,哪个不希望弟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呐,她若是比我厉害,我只有高兴,若是不如我,唉,是我无能!”郭嘉说着配合着那唉声叹气的模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说的是真的。

曹盼道:“先生,戏演得太过了。”

郭嘉被戳穿了,昂头看向曹盼道:“你再这样,一会输了罚你喝酒。”

“你赢了再说!”曹盼这模样似是认定自己不会输,郭嘉道:“行,就喜欢你这态度。来,这一回你先来!”

先来就先来,反正都要扔一回的,曹盼估算了刚刚的距离和力道,再看看现在的距离,试着扔了一支出去,差点过了,还好稳稳地落在了壶里,郭嘉鼓掌道:“好!”

有了第一次试验,曹盼那另两支稳稳地落入了壶中,一点没晃下。

这就到郭嘉,郭嘉高兴地拿着三支箭,“总要跟你多比划几回,若是现在就输给了你,那真是没脸了。”

一说着,郭嘉也掷出了箭,支支落入壶中,引得一群女人欢呼呐喊,“小徒弟,我这赢了你也胜之不武啊!”

“既然如此,喝酒吧!”曹盼接着极顺地说话,郭嘉指着曹盼道:“不是说喝酒伤身吗?”

“显然先生深以为,伤身不及伤心。”这咬文嚼字的,郭嘉高兴地直接曹盼,“知我之心。”

“这欺负你的事就不做了,咱们玩别的,这样……”郭嘉出了个主意,引得一群女人连连点头,曹盼看了郭嘉一眼,“这是跟我玩,不是你趁机……”

指着一群女人们,曹盼可不傻!郭嘉道:“你情我愿,这叫情趣!”

曹盼看了一眼郭嘉,一度的怀疑这人是不是跟她一样是穿来的。

“来,准备着,我来了,姑娘都动起来。”郭嘉这玩的是捉迷藏,蒙着个眼睛,捉人。

对于自己的身高,再对比一群想冲入郭嘉怀里的女人,曹盼很自觉地退了几步,“先生,在这儿呢,在这儿呢!”

“姑娘们,帮我捉着了我的小徒弟,我是重重有赏的哦!”郭嘉没忘初衷,他是带曹盼出来的玩,他一向玩得开心,用不着再学,但是曹盼嘛,必须要会玩。

“哦,小娘子在这儿,在这儿呢。”本来借着身高的优势,曹盼已经躲到了人群后,怎么看郭嘉也不可能捉到她,曹盼正高兴着,突然却被一群女人给卖了。

“小徒弟,想躲后面,也不看看先生我同不同意。说好了,我要是捉到了你,明天给我拿上三坛酒。”郭嘉顺着一群女人指路摸向曹盼的方向。

“我干嘛要跟你二选一!”傻瓜才会顺着别人的思路走,她又不傻!

“相信我,你只能二选一。我是师傅,师傅的话你也不听,你道谁会帮着你?”郭嘉提醒着曹盼,曹盼道:“你打的是这主意?”

“一半一半,小娘子的酒确实让我心猎!”郭嘉十分诚实地承认自己喜欢曹盼酿的酒。

“都说了酒喝多了伤身。”曹盼并不是小气的人,但是她往郭嘉府里送的酒够他喝上大半年了,他还要求每天给带一坛,呵呵!

“刚刚夸你知我之心,现在又糊涂了!”郭嘉一边说话,脚下的没停,冲着曹盼,曹盼抄起一边一个姑娘的手帕往郭嘉砸去,“你要能捉到了我再说,要是捉不到,什么都没得给你!”

“姑娘们,帮我捉人了,捉到了有赏。”

“他赏你们多少,我加一倍!”曹盼一看郭嘉以利动人,她又不傻,赶紧的从腰包里拿出一个荷包,往地上那么一倒,她不仅带了银子,还有几块玉呢。

“先生最是喜欢你们了,好好地伺候先生,伺候好了我有赏啊!接着!”曹盼比郭嘉更直接,一块玉就那么给扔了出去,立刻引得一群女人哄抢,郭嘉都被撞倒在地了。

“郭师傅,你这小徒弟比你还阔气,所以……”有那么一个小娘子直白地告诉郭嘉,郭嘉把蒙着眼的纱布拿了下来,“我算是看出来了,你们这一个个啊,见钱眼开!”

曹盼手里拿着几块玉,“今天的银子我出了,姑娘们,赶紧跟先生玩啊!”

有曹盼发话,一个个赶紧的哄着郭嘉去,郭嘉道:“来,来,来,给我捏捏手,捏捏脚,都麻利着点!”

曹盼掩口而笑,学着郭嘉坐下,“来,也给我捏捏!”

摊开手脚,立刻有那三两个姑娘挤了上来,赶紧的给曹盼捏了起来。

“小娘子甚是阔气,我们一定伺候好小娘子。”趁机说话的人也不少,曹盼难得享受一回,由着她们捏着,问道:“平时来你们这里的人多吗?”

“我们这坊里的姑娘才艺双绝,像郭师傅这样的人最是喜欢到坊里来了。不过像小娘子这样的人,小娘子是第一个来的。”

“没事,一回生两回熟。看我家先生往后是免不得多来几回的,我们认识认识,以后常来往。”曹盼果然是深知郭嘉的性情啊,她可不认为郭嘉只会带她来这一回。

“小娘子吃块糕点吧。”被伺候着,嘴里还给她喂了糕点,服务确实挺到家的。

“小娘子见着我们即不怕,也没有瞧不起我们,真是好玩!”被人这么夸着,曹盼一顿笑了,“怕你们做甚,你们又不吃人!”

这话逗得一群女人都乐了,“看我先生第一天给我上课,哪都没去,就带了我来这儿,可见你们这里有很多我要学的东西!”

“小娘子真是会说话!”女人们皆是掩口而笑,曹盼却是一本正经地道:“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

“郭师傅带了小娘子来,不定小娘子的父母怎么想呢!”有人开始帮曹盼担心了,曹盼光棍之极地道:“不怕,有师傅顶着,我是徒弟,徒弟就要听师傅的话。”

“小娘子真好玩!”这么小的孩子懂得那么多,多难得啊!

曹盼道:“跟我说说你们平时都喜欢玩什么?”

“看小娘子说的,我们哪有那玩的时候啊。”一群姑娘难得见一个女客人,虽然曹盼还小,人小懂的东西却不少。

曹盼道:“你们学弹琴,跳舞,都是什么年纪开始学的?”

“我们进来坊里的时候都不一样,学东西的年纪也不同,不过多看天赋。”

天赋啊,有的人有天赋,过目不忘,一学就会,那都是他们的福气。

“小娘子这么小就拜了郭师傅为师,想必家世不差。”免不得有人打探起曹盼的家世来,曹盼点了点头道:“应该还算不错吧!”

这谦虚的口气,她又不傻,郭嘉带她来玩,根本没有跟人介绍过她,她自报家门纯属给自己找麻烦。

“聊了那么久,还没问小娘子叫什么名字呢。”一看曹盼不接话,没问出要的答案来,有人再接再厉。

“英雄不问出路,你们以后就称我郭师傅的徒弟好了!”曹盼又不是真小孩,怎么可能让人随便地套话。

“这小娘子虽然小,精明着呢。”

“你们可别忘了,郭师傅是什么人物,让她们都安份着点,不该问的别问,不该说的别说。否则给坊里招了事,谁都担不起!”

聪明人哪里都缺,曹盼是不跟那些人计较,人都有好奇心,她要是管不住自己那嘴或是太蠢的叫她们套出了话,是她的问题。

被警告的人,再不敢跟曹盼随意打听,还是好好地招待曹盼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