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25章 025章被先生瓜分的曹盼

“盼盼, 盼盼!”再回到丞相府, 曹盼才知道原来自己竟然一口气睡了三天呐,她也被唬了一跳, 终于是知道丁氏为什么看起来那么憔悴。

才进丞相府, 曹茂的声音传来, 曹盼看了他一眼,“干嘛?”

“盼盼, 我们听说你不舒服,所以过来看看你, 你好了吗?”曹茂询问曹盼,曹盼点点头, “好了!”

曹茂听着高兴地点点头, “盼盼,你不在好无聊, 我们的书又背不出来了,刚刚又被先生罚了。”

所以呢, 她就是个补习老师是吗?曹盼没把话问出来,动作已经表明地扬眉迎对曹茂。

曹茂捉了捉脑袋, “盼盼, 你再教教我们上回背书的法子吧。”

“小公子, 小娘子。丞相让小娘子去一趟书房。”曹盼还没来得及怼回曹茂,曹操身边的内侍走了过来相请。

“啊, 父亲没叫我就好。盼盼, 你快去吧, 我走了。”对于一个刚被先生罚了的人,不用去见父亲是再好不过的事了,曹茂急急地跑开了,曹盼……

事隔三天回到丞相府,曹操叫她,曹盼跟着内侍进了书房,一看,真是难得,曹操,荀彧,郭嘉,三个齐聚,一个她亲爹,两个她拜的先生,当然,一个是秘密拜的,一个还没来得及举行拜师大礼。

“阿爹,两位先生!”曹盼乖乖地见礼,曹操应了一声,将手里的笔放下,“过来。”

被叫的曹盼乖乖地走了过去,站在曹操的身侧,曹操伸手摸了摸曹盼的脑袋问道:“好了?”

曹盼有点小尴尬,一睡就睡了三天,怎么叫都不醒。嘴硬地道:“我又没什么事。”

“没事就好。文若,奉孝,你这两位先生也担心你。”曹操指着下面的两位冲着曹盼说。

曹盼非常知趣地道:“让两位先生担心了。”

荀彧微微一笑,郭嘉道:“比起小娘子,我更期待小娘子之前说的酒。”

忒的实在,曹盼嘴角抽抽道:“师傅回家之后一定能看到学生送你的酒。”

此言一出,郭嘉的眼睛已经亮了,笑眯眯地道:“甚好,甚好!”

“刚刚嘉与丞相和令君在商量小娘子的课程该如何安排的事,小娘子有什么意见?”郭嘉话题一转地问,曹盼一顿道:“课程安排?”

曹操道:“你学了这几个月进度很好,往后不必再去府里的学堂了,你专心跟文若和奉孝学习。”

专学啊!曹盼昂起了头看向荀彧跟郭嘉,一个淡然如水真君子,一个笑靥如花如狐狸。

抖了抖,曹盼道:“要不缓一缓,让府里的先生帮我把基础打好。”

曹操看了看曹盼那小身板,其实这心里也是有点没底,确实是太小了。

“小娘子的基础甚好,不必再让府里的先生教导了。下官不才,往后会亲自教导小娘子。”让曹盼想不到的是,第一个出声的人竟然是荀彧,相比起之前迫不得已地收了曹盼为徒,荀彧后来指点曹盼看书,又让曹盼练字,余下的大意还是让曹盼先把基础打好,现在他竟然说曹盼的基础很好了?

作为经历事情始末的曹盼惊讶地看着荀彧,忍着没问出荀彧改主意的原因。

“嘉附议!”郭嘉也跟着凑热闹地说。“再让小娘子留着府里,不过是浪费小娘子的光阴罢了,于小娘子无益。”

那么小脑袋子就那么好使,必须要专门培养,否则等于浪费。

郭嘉瞧着曹盼笑眯眯的,意思已经表露了出来,曹盼……

“既然如此,两位是打算如何安排小女?”曹操很是喜欢他们对于曹盼的重视态度,所以,曹操只想知道接下来他们对曹盼的安排。

“早朝之后的两个时辰,小娘子随我学吧。”郭嘉先提出了自己的要的时间,荀彧接道:“下午的两个时辰,小娘子随下官。”

曹盼嘴角抽抽,一人两个时辰,一个时辰等于两个小时,那就等于她是要一天上八个小时的课啊!

昂起了头,曹盼很想抗议来着,曹操却已经开口道:“甚好!”

“如此便定下了,下官还有事,告退了!”荀彧说着便告退,曹操笑眯眯地道:“好,文若辛苦了。”

荀彧要做的事情多,曹盼再多的抗议此时也没法说。

“嘉亦退下了。小娘子与嘉一道。”郭嘉开口,曹操点了点头,曹盼只能乖乖地跟着郭嘉一块走了。

“小娘子平时都喜欢玩什么?”出了曹操的书房,郭嘉探起了曹盼的喜好了。

“不怎么喜欢玩。”曹盼如实回答,她又不是真的小孩子,喜欢玩什么。

郭嘉道:“我看小娘子玩得挺好的,怎么会不喜欢玩呢?”

曹盼能说实话吗?显然是不能的。郭嘉道:“走,我带小娘子玩去。”

这话一听,曹盼都傻了眼,带她玩去?

郭嘉回头看到了曹盼的表情,“怎么,没人带你去玩过吗?”

这辈子算是吧!曹盼想了想点了点头,郭嘉摇了摇头,“也是,你先前是跟夫人一块,年纪尚小,丞相日理万机,又怎么会有时间带你去玩。行,师傅带你去长长见识。人生在世,肆意洒脱最是难得!”

碰到这么个说要带她去玩的师傅,曹盼哪有什么不乐意的,跟着郭嘉就走了。

郭嘉呢,突然冲着曹盼道:“往后每日都记得给我带一壶酒。”

曹盼一顿,“先生,酒喝多了伤身?”

“无事,照做就是了。”郭嘉如此吩咐,曹盼看他一眼,郭嘉道:“酒里不许兑水,你兑了多少我让你抄多少书。”

不过只是闪过这样的念头而已,郭嘉竟然看出来了。

“有什么难猜的,不想让人喝酒的人,酒里兑水的法子是最好操作的。”郭嘉又一次看破了现盼心里的话说了。

“先生,酒就那么好喝吗?好喝得你都不顾自己的身体?”曹盼走近郭嘉问。

“若无人爱酒,你那不卖酒家能开吗?美酒入口,美人在怀,此平生最快活的事。要是连最基本的乐趣都没了,长命百岁又有何意?”郭嘉分外洒脱地说着。 “你啊,也是个傻的。瞧瞧你自己个占了多大的优势啊,偏偏还蠢着往外推。”

突然被骂的曹盼傻了眼,“先生何意?”

郭嘉道:“你是丞相嫡女,夫人纵然被休,那也是夫人自请的。丞相想要夫人再回府,爱屋及乌,待你,丞相分外宽厚。加之你天资异禀,聪慧过人,府中的公子与小姐,只有冲公子或可一比,丞相于你之器重,自你拜荀令君,再被我收为徒后,往后只会更重。你今日进了丞相府时,想的是什么?”

曹盼道:“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真心一句大实话!郭嘉却是冷哼一声,“你想学好,为的是什么?”

“保护我阿娘,保护我自己。”对着郭嘉这等聪明人,曹盼非常知趣地不说假话,从实招来。

“这些不需要你自己强大你就已经拥有,所以我才会说你蠢,有着丞相做靠山,偏偏还要吃苦受累拼死拼活,而且还处处与丞相作对,若不是因为你是丞相之女,你早已死无葬身之地。”

曹盼本来听着还好,这番话一听下来,曹盼怒了,“别人的始终是别人的,我阿爹是丞相,那也是他自己靠着自己的本事拼出来的,我想做的事,等着别人帮我做,别人能做我一时,能帮我一世吗?只有自己学会的本事,才是人一辈子立于不败之地的根本。”

“好,通透!”没想到郭嘉突然夸赞了曹盼,本来怒气冲冲的曹盼一看这样子傻了眼。

郭嘉道:“我还担心你会依赖丞相之势,未必是真心要与我学。听你说完,我总算放心了。”

感情刚刚郭嘉是在试探她啊!曹盼反应了过来,呆呆地看向郭嘉,郭嘉借机教育道:“不过,有便利能让你迅速成长起来,如此大好机会,你不可放过。”

“就像拜你为师。”曹盼自觉地接话,郭嘉大笑了,“丞相待你不薄,你也要投桃报李。”

被点到父女关系,曹盼有些尴尬,郭嘉道:“你怕是不知,你出生之时丞相就已经知道,只是当时在外征战,丞相不便归来。当时丞相就说要为你取名为盼,没想到夫人与丞相心灵相通。”

曹盼一听曹操竟然老早就知道她的存在了,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这么不留余力地帮他说话,是收了他什么好处?”

“你莫不是忘了,我是丞相的谋士,为主公谋其所谋,谋其心中所好,这是我本该做的事。”郭嘉分外坦荡地承认他就是帮着曹操说好话,就是想让他们父女的关系更进一步。

“这么说,他要是想要什么女人,你也会帮着他想办法?”曹盼丢出这么个问题,引得郭嘉连连摆手。

“为谋士者亦有忌讳,如这内院之事,能不管就不管。你看丞相对夫人所做的事,我几何插过手?”郭嘉又扒出了例子为曹盼说明。

“那你又在我这里帮他说好话?”曹盼再问,她的事应该也算是内院的事吧。

郭嘉道:“你们父女感情若是好了,丞相高兴,你也会高兴,此于我大益,必当为之。”

真是利己得可以,曹盼无力地认了,反正不管怎么说郭嘉都是有理的了,这可是曹操帐下的第一谋士,鬼才啊!她还是缓缓,轻易别跟这号人扛上,吃力不讨好。

“如此,往后你当如何对丞相?”郭嘉一看曹盼无话可说了,问了一句,曹盼看了他一眼,“就那样呗!”

郭嘉扬了扬眉,就那样呗是哪样?郭嘉可以肯定,绝对不是他要的那样!

“我又不会做对曹家不利的事,有过教训了,当我傻吗?我是曹阿瞒的女儿,他要是出了事,我能逃得过。之前是因为跟人有言在先,我又不喜欢死太多的人,最要紧的是,他已经安全,所以我才会做之前事的。往后,凡事没弄清楚的我肯定不会再插手,这总可以了吧。”曹盼赶紧的说服郭嘉,郭嘉看了曹盼一眼,之前他就觉得自己这个学生心志坚韧,非同一般,没想到真是。

要知道,天下之人,皆为利益而趋势,他刚刚已经说了,跟曹操关系好是对曹盼就有好处的事,曹盼却依然坚持自己的坚持。

不错,不错。这样的人,轻易是不会受人蒙蔽,也不容易上当受骗。当然,想让她改主意也很难。

郭嘉其实是对曹盼越发的满意的,偏偏曹盼觉得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违背了郭嘉的意愿,拿不准郭嘉会不会生气。

“我是谋士,谋之利于主公之事。你是曹氏女,与曹家一荣俱荣,一辱俱荣,我亦然。往后如果你犯下了危害曹家之事,我第一个饶了你。”郭嘉继续吓唬曹盼,曹盼赶紧的要摇头,摇了一半突然卡住了,“不对,凭你的智谋,我阿爹如何跟你有什么关系。”

差点忘了,这是东汉末年,豪强割据,谋士换主公那是家常便饭的事,就算曹家真出了什么事,郭嘉分分钟可以另投他人,怎么可能受到曹家的牵连,不要脸的人骗她。

郭嘉摇头道:“此言差矣,此言差矣。类如丞相一般有容人之量的人何其少,若非如此,我又怎么会投在丞相的账下。换了个人,未必能纵着我夜夜笙歌,醉生梦死,所以你说,丞相的荣辱岂会与我无关。”

曹盼真是要服了郭嘉,巧舌如簧,说的就是他这种人。

“行,你怎么说就怎么样。反正你说的事我又不会做。”曹盼觉得自己差点被绕进去了,一点不想再跟郭嘉继续刚刚的话题,准备一锤定音。

郭嘉笑眯眯的,“明心啊明心,你这脸皮还是不够厚。”

突然被扯到了脸皮,曹盼不由地摸了一把小脸,郭嘉见她这动作,大笑起来,曹盼明白了过来,“谁能跟你一样脸皮比城墙还厚。”

“知道吗?如今这天下最有本事的人,都有同样的优点。”郭嘉笑了半天慢慢悠悠地说着,曹盼扬了扬眉,想了想后来的三国,嘴角抽了抽,“皮厚,心黑。”

“聪明!所以啊,往后你这脸皮也得练出来,千万别像现在这样。丞相那边,你要多学着点。”郭嘉指着曹盼的脸如是说,曹盼……

以曹操为目标,郭嘉还真是能给她定目标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