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17章 017章包子的诱惑

自此,曹盼开始了勤奋读书的生涯,只是这第一天就显得不尽人意了!

曹操上朝之时就想曹盼今日初来上课,要赶早些回来安排,是以一下朝就急急地赶了回来,一问愣住了,曹盼还没到?抬头看向外头,辰时已经过半了,人还没来。

“去看看出了什么事?这个时辰还没回来。”曹操的脸已经黑了,得令的人赶紧去看,半路又折了回来,“回来了,回来了。”

曹操一听大步走出去,看到曹盼手里拿着个包子吃着走进来,浓浓的肉香味让饿了一早上的曹操更觉得饿了。

“丞相!”被派了去接曹盼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内侍,见着曹操腿直打哆嗦。

“什么时辰了?”曹操扬眉而问,小内侍已经吓得跪下了,“辰时,辰时过半。”

曹盼将最后一口包子吃完了道:“跟他没关系,我刚睡醒。”

这么自觉地认错,曹操更觉得牙痛,“鸡鸣而起早读书,这已经日上三竿了,你像是读书的样吗?”

面对曹操明显怒气冲天的样子,曹盼淡定地从内侍背着的食盒里拿着一杯热乎乎的豆浆来,喝了一口,好甜。

“读书是为了什么?为了让自己长不高?”喝完一口豆浆后曹盼才反问曹操,“睡不够会长不大的,我还想快点长大。”

曹操说道:“你的兄长都如此,他们都长大了,怎么你就长不大?”

“你不心疼他们,我娘心疼我啊。再说了,我是小娘子,跟他们又不一样。你饿吗?还有两个包子,要不要分你?”曹盼抽个空问了曹操,曹操咬牙切齿地道:“你还记得分我!”

“要不要?”

“要!”曹操毫不犹豫地回答,他真是饿了,从前从来不觉得,但是闻着曹盼手里的豆浆味,还有那肉包子,他就觉得很饿。所以,卞夫人听说曹操要找曹盼算账,赶着过来想拦着他点,结果却看到曹操跟曹盼坐在台阶上,父女一块吃包子。

“这是豆浆,分你一半。”曹盼让人拿了个杯子,将她那豆浆倒给曹操一半,曹操瞥了曹盼一眼,接了过去,一手包子一手豆浆的搭配,突然觉得很圆满。

“今天的事看在你第一回上课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计较,往后一定要赶在卯时前赶到相府,你要是嫌太早了就住相府。”吃饱喝足了,曹操开始跟曹盼算账。

曹盼摇头,“不要。起太早了对身体不好,我还小,才不要那么辛苦。以后就跟今天这样,卯时过半前我赶到丞相府。”

“放肆,读书是你能讨价还价的事吗?”曹操喝了一声,曹盼一点都不怕的道:“不是啊。但是读书就是为了能够吃饱喝足,我却要反过来为了读书吃不好睡不好,那不是本末倒置吗?我记得阿娘说过,你小时候也不喜欢读书,我还卯时准时来上课呢,你那时候连我都不如,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连课都没怎么上。”

有个青梅竹马长大的夫人是什么后果,那就是你小时候的所有黑历史她都一清二楚,连带着你的女儿也会知道你的黑历史。曹操面上讪讪,却努力板着个脸道:“你娘还跟你说这些?”

“昨天说的。”对于一个担心女儿被人欺负的娘亲,丁氏一股脑的就将曹老板的黑历史都倒给了曹盼听,只为了告诉曹盼,读书嘛,开心最重要,书上的内容都是从生活中总结出来的,曹盼不必给自己太大的压力,吃好睡好了再慢慢读书不迟。是以,曹盼今天能理直气壮的来晚!因为有靠山。

“你不能跟我比,我小时候不读书,我现在同样有出息。”

曹操有心想把自己在女儿心中的形象圆过来,挺直了腰如是说。

“我还没长大,你怎么知道我将来不会比你更有出息?”曹盼又是反问,曹操被噎了反问,“你还能做得比大汉的丞相更有出息?”

“谁知道,女人又不能当丞相。”曹盼凉凉地说,曹操瞪着曹盼,曹盼也同样瞪着曹操,那大眼瞪小眼的,互不相让。

“丞相,我看你与小娘子各退一步如何?”场面僵持不下,曹操是执意不退,曹盼也一样,突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父女立刻寻着声音看了过去,却是郭嘉。

“奉孝啊!”曹操唤了一声,理了理衣裳站了起来,郭嘉拱手一笑,曹盼道:“你刚刚说各退一步怎么说?”

郭嘉看向曹操,曹操点了点头,郭嘉方才道:“卯时起得太早,对小娘子这样的年纪确实是为难。辰时过半又太晚,不如就定下辰时,往后小娘子每日辰时到丞相府,迟而受罚,如何?”

曹盼眉开眼笑地道:“可以。”

明显地偏着他嘛,曹操却是瞪了郭嘉一眼,郭嘉道:“先时嘉一直都觉得卯时进学堂为人之最痛,主公不以为?”

曹盼一听捂着嘴一笑,想必曹操跟郭嘉一定有很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果然,曹操听完后咳了一声,“看在奉孝的面子时,就此定下,你,往后不许再迟到。”

“我是个好孩子。”曹盼非常肯定地告诉曹操。曹操嘴角抽抽,对于他,他是看不出曹盼哪里像个好孩子!

“奉孝先进去坐会,我带盼盼去学堂。”既然达成了协议,当务之急是赶紧的把曹盼送到先生那儿去。

“走,我带你去见先生。”曹操不想再跟曹盼生闷气了,果断地朝曹盼伸手,曹盼伸手叫曹操牵着,回头冲着郭嘉道:“下次来早点,包子分你一个。”

这么自来熟的模样,郭嘉浅浅笑着,“下回小娘子记得留我一个。”

“好!”曹盼又不傻,人郭嘉帮着她,给人留一个包子应该。

“走!”曹操也想说让曹盼下回也给他留个包子,还是顾着形象,话没说出来。

曹盼暗做了一个鬼脸,懒得管曹操的喜怒无常。

“丞相!”作为先生,昨天就已经接到了通知说是今天会有一个新学生来,还是诸多学生里唯一的女孩,虽然有心说女郎不适应与诸小公子一同开蒙,曹操坚持,那也只能认了,老老实实地收下曹盼。

“盼盼年幼,往后有劳先生了!”曹操也知道让一个大儒收个女郎是有点强人所难,但是再强人所难,也不比曹盼的教导重要。

“不敢,不敢!”曹操如此郑重地把曹盼交给他,先生如何敢受。

曹操不便久留,人交到了先生手里,即离开了。先生指着最前面的位置道:“小娘子坐那里吧。”

“是!”尊师重道是基本,曹盼一拜乖乖地坐过去。然后从自己的背包里把书本,笔墨全拿了出来,摆得好好的。

这灵活的动作,先生一个回头就见她样样都备好了,流露出了惊讶,曹盼端坐着看向先生,先生呢,一时也看向曹盼,犯难。

“先生,盼盼也跟我们上一样的课吗?”大眼瞪小眼之际,有人问了一句,曹盼听声就认出来了,曹茂那胖子。

“小娘子读过什么书了?”先生没有理曹茂,而是问了曹盼,曹盼摇头道:“什么书都没读过!”

一般像她这么大的孩子,有几个读过书了。丁氏又不是对曹盼寄以厚望,只要曹盼高高兴兴,健健康康的,丁氏就满足,是以读书之事,丁氏或许会给曹盼念些书,却没有强迫曹盼去记或是理解。

先生听到曹盼坦荡的回答,嘴角抽抽,这可是怎么办呐,没读过书的小娘子,那不是得让他从头教?

当先生当然从头开始,曹盼继续看向先生,也算是读出了先生那点点的为难,但是,不是她想为难先生,是曹操啊,要是有意见的,跟曹操提去吧。

“先生,盼盼还小,先让她习惯我们上课吧。”有人出声说了一句,曹盼是无所谓,先生道:“也罢,小娘子先跟着我们一起上课,一会我再单独给小娘子启蒙。”

听到这话,曹盼笑着冲着先生直点头,叫那么多不说读了多少年书的人跟她一块启蒙着实是不像话,先生一会肯给曹盼单独开小灶,曹盼没有不同意的。

“孟子曰:莫非受命也,顺受其正,是故知命者,不立乎岩墙之下。尽其道而死者,正命也。桎梏死者,非正命也。此与论语中,不知命,无以为君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是表露一样的道理。”先生在上面侃侃而谈,曹盼在下面听着,对于先生的对比教育,曹盼同样在默记。

人家先生看她小拿她当小孩看呆,自己的事自己清楚,没启蒙就会读书太过份了点,否则曹盼一点不介意跟着满屋子的人一个进度学习。先生带着一众学生读了半天的书,发话让他们自己读,终于是有功夫管起曹盼来了。曹盼跟着摇头晃脑地背着,先生哑然,“知道先生刚刚教的什么意思吗?”

顺口想说一句知道,还是想起了她自己是个没启蒙的孩子,赶紧改口,“不知道!”

先生道:“我给小娘子启蒙,小娘子认真听!”

“是,先生!”曹盼十分乖巧地答应着,自此,曹盼的学习生涯正式开始,然而怕是曹操怕是万万想不到,他本意是不想荒废了曹盼的聪慧,结果竟然引得众儿子们都野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