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第7章 007章一纸定输赢

“说说看,想跟我赌什么?”各自都答应下了,那就开始赌局吧。曹操询问了丁盼,丁盼眼珠子一转。

“我们就赌纸吧。去拿两张一样大的纸来,就这么大的。”丁盼也不藏着掖着,干脆利落地公布她的题目,比划着让平娘照做。

平娘立刻照办,很快拿了一大叠一模一样的纸,几乎跟丁盼描述的大小差不多。

曹操看着纸道:“拿这些纸是要比什么?”

丁盼走过去拿了一张,“我们就比比,同样的一张纸,谁扔得远,扔得最远的人算赢,怎么样?”

一顿,半响之后,曹操大笑,“盼盼,你确定要给我比这个?”

“确定。比吗?不敢比的算输喽。”丁盼也会用激将法,曹操道:“如此雕虫小技,胜之不武。”

丁盼道:“我原本就是小儿,跟我打这个赌,你赢了什么都是胜之不武,那你能不赢吗?”

端是犀利的话,曹操直接用行动说明了这一局他是非胜不可,拿着一纸在手,问了丁盼道:“你先来还是我先来?”

“题由我出去了,就让你先来。”丁盼是个公平老实的孩子,凡事不能处处都占尽便宜,占过一回了,也该还人一回。

曹操笑了笑,“也罢,纵是胜之不武,我也要胜这一局!”

将纸揉了成团,直接扔了出去,不必说,定是出了屋堂,远远地落在了庭院外头。

“该你了。”曹操那稳操胜券的模样,真是看着好想挠他一脸。

丁盼踮起脚看了看道:“嗯,挺远了的。到我了!”

挽起那宽大的袖子,可惜小手太小了,根本捉不住那衣裳,丁氏跟平娘一前一后地帮着她把袖口绑住,丁盼拿着纸跑到了一旁的桌上,平整对半一折,再折,再折,纸飞机什么的,二十一世纪的小孩能不会吗?

等她折好了亮出来,冲着曹操眨了眨眼,“看好了!”

用力地掷出去,纸飞机被掷得飞了出去,飞啊飞的,丁盼淡定无比地等着那纸飞机落下,不出意外,快到门口了,丁盼冲着曹操道:“我赢了!”

赢了,赢了,丁盼赢了!那就意味着,曹操输了。曹操这会儿的脸已经黑透了,而郭嘉在一旁已经快闷笑坏了。

本以为稳赢的事,曹操竟然给输了,别怪曹操受不了。

“跟你比扔纸没错,不等于要跟你比力气啊,我有那么傻吗?”丁盼是嫌弃曹操气得不够,说出来的话快把人气得跳起来了。

她不傻,曹操才傻啊,轻敌轻敌,他对上丁盼,一再就是输在轻敌上了,气死了。

“你,你!”曹操指着丁盼,半天说不出话来,丁盼昂起头道:“愿赌服输,你总不会输了不认吧,还有证人呢!”

指着郭嘉还有那曹操的弟,郭嘉笑得肚子都疼了啊,赶紧的揉着,“主公,输了就输了,主公是输得起的人。”

收获曹操一记眼刀子,他再没有比此刻更盼着郭嘉消失的时候了。

“奉孝辛苦了两天,先回去吧!”曹操很直接地下逐客令。

“不行,他走了,你也得走,别忘了我们的赌约,他可是证人。”丁盼是怕死了曹操反悔,她是看出来了,这位郭嘉不怕曹操,有这位在,还能要个说法,他要是走了,她去哪儿找人。

曹操咬牙切齿地道:“我有说过不认吗?”

虽然没说过,然而防患于未然这是常识好吧!丁盼是觉得曹操这人的信誉实在不怎么样。

“走!”曹操再次冲着郭嘉发话,郭嘉挥袖作一揖就准备走人,丁盼果断地跑过去抱住郭嘉的腿,“不能走,要走,先把字据立下!”

郭嘉面对丁盼也是再交次被刷新了认识,这么大的孩子,未免太精了吧,还知道立下字据。

“小娘子,主公是不会耍赖的,再者,如果他真要耍赖,就算立下了字据,整个许昌,谁敢帮你讨公道?”郭嘉垂下眼皮笑与丁盼说,丁盼立刻明白了,一个站直了身子,“先生慢走!”

郭嘉再次忍俊不禁,这么个小娘子实在太好玩了,难得,难得。

送走了郭嘉,曹操一个眼神,其他的人都纷纷自觉地退了出去,那就剩下他们一家三口了。

丁盼果断走到她娘的身边,“盼盼,你先回去!”

啊,连她都要打发了啊,丁盼欲言又止,很是担心丁氏被曹操欺负了呢。

话话,哪怕曹操真欺负了丁氏,你一个三寸丁的人能拦住?

“是!”丁盼冲着丁氏一拜,想了想又冲着曹操一拜,这才退了出去,曹操看向丁氏,等着她说话。

丁氏道:“你明知道我不会跟你回去,把盼盼留给我不行吗?”

曹操道:“你更清楚我盼着你回去。”

丁氏嘲讽地一笑,“没有我这些年,你一样过得很好。但对我,之前的那些年,我过得很痛苦,你很清楚。”

话说到这儿,曹操顿住了,丁氏道:“昂儿的事,是将我对你的所有眷恋都砍断了,你也知道。”

曹操渐渐恢复了平静,“真的再也不可能了吗?”

“我很喜欢现在过的日子,不必整日去面对那些我不喜欢的人,不必陷在对你的爱恨之中,生生将自己折磨了一个心胸窄小的人。盼盼是你的孩子我不否认,她的出现是意外,也是我多年的企盼。你若是喜欢,可以常常来看看她,这样不好吗?”丁氏心平气和地跟曹操说着。

曹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你真的觉得这样很好?哪怕是为了盼盼,有一个丞相夫人的母亲和一个下堂的母亲,那是不一样的。”

“我知道。盼盼,我会教好她的,将来的事,你多费心。”纵然明知丁盼将来要面对的非议,但是,丁氏依然选择这样的一条,曹操已经明白,丁氏是不会再改变主意了。

大步上前走近了丁氏,突然将她抱住,“我从来没有想过与你分开。”

丁氏的心中一涩,“我并不是一个好妻子,不能为你生儿育女,又是个不能容人的人,你容忍我很不容易,我都知道。”

“别这样说,你心里有我,我都知道!”曹操抱住她,丁氏道:“如此,你就念着我全心全意地爱过你,好好待盼盼。”

丁盼退出去,却不回房,而是坐在屋外的台阶下,等着。

“小娘子回去休息吧,丞相和夫人说些话,一会儿就好!”平娘劝着丁盼,丁盼虽然困着打哈欠,还是想撑着,她一定要从曹操的嘴里要句准话。

“不,我等着阿娘!”丁盼拖着腮,然而一时撑不住,打了个嗑睡,一个激灵的赶紧坐直了。

两天的斗智斗勇,对丁盼是个不小的考验,她真心是困。

平娘看了看,里面还隐隐有说话声,又看了丁盼一个劲地打嗑睡,刚要过去把丁盼抱起,门被推开了,曹操跟丁盼一前一往地走了出来,丁盼站了起来,眼都睁不开地喊道:“阿娘!”

曹操一直看到的都是丁盼聪明伶俐的样子,这会儿迷迷糊糊的,才像是个正常的孩子,伸手拍拍丁盼的脸,“明天去一趟丞相府。”

本来已经昏昏欲睡的人一下子惊醒了,“去丞相府?去丞相府做什么,不去!”

端得直接利落地拒绝,曹操嘴角抽抽,“你要是不去,我现在就把你带回去!”

丁盼瞪大了眼睛对向曹操,无声地控诉他的恶行。曹操伸手捏了捏她的小脸蛋,“胆子真大,敢瞪我。”

“啪!”对于曹操掐脸的行为,丁盼直接地打上了,丁氏唤了一声盼盼,“他掐得我好痛!”

丁氏看了曹操一眼,曹操道:“以前子脩也没她胆子大吧,敢打我。”

“好了!”丁氏与曹操说了一句,走到了丁盼的面前牵过她的手,“你是曹家的女儿,你父亲要给你上族谱,此事并非玩笑,你得去,知道吗?”

丁盼一听丁氏的话,“上完族谱我就回来!”

丁氏应了一声,“你累了,回去休息吧。平娘带盼盼回屋。”

“是!”平娘答应着,伸手牵过丁盼,丁盼乖乖地道:“那我回屋了,阿娘也早点休息。”

对于曹操,丁盼想了想道:“丞相早些回去,明天我会如约到丞相府的!”

一句丞相唤得真是够生疏的,曹操挑了挑眉,丁盼丝毫不惧在迎向他的目光,曹操这么对她,她才不要轻易地认他呢。

果断跟平娘回屋,丁氏这当娘的只好给她收尾,“盼盼从小到大没吃过苦头,而且我从来没有跟她提过你,望你给她些时间。”

“你还怕我跟她计较?”曹操一语道破丁氏话中之意,丁氏沉吟了半响,“此事是我不对。”

曹操道:“我并未怪你,明日我会让人来接盼盼。”

丁氏点了点头,曹操道:“我回府了!”

大叔流星地往外走,跨马而去,回过头一看,丁氏站在门前,一如往日他每次出征时,她所站的位置。“回吧。”

与曹操福了福身子,曹操策马而去,丁氏看着,直到他的身影再也看不见,一旁的侍女道:“夫人,丞相已经走远了,你回屋吧。”

一去经年,早已物是人非。他们都已经老了,昔日情浓时说过的话,他未必还记得,而她纵然离开了他,至今亦从未忘记过。

只是,再也回不去了,她选的路,没有回头的余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