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12、番外小团圆之五

魏老太太魏金魏心祖孙三个洗漱好, 一大家子就吃饭回来了, 魏宇薛怀都是头一回吃这正宗北京小吃, 除了那个叫豆汁儿的十分喝不下去外, 魏宇特喜欢豆腐脑, 薛怀说面茶好吃, 连一向秀气斯文的魏宏都吃了好几个焦圈儿,跟妈妈说这个焦圈儿跟美国的油条不一样的味儿, 这个又松又软。薛佳跟着附和点头。

魏时很高兴的说,“多是见人出国留学,回国后国语说的乱七八糟, 中间总要夹几个洋词汇不可,就是国内的饭食也多有吃不惯的。你们这个,倒不是如此。”

魏年道, “哪儿就至此,乡音还能忘的。就是在美国, 家常也是吃中餐比较多,在家也是说咱们北京话,哪有出去几年把家乡话都忘了的。”

“这样才好。”魏时并不反对出国留洋,但是那种在国外呆个三两年就变成假洋鬼子的,魏时也是不喜的。如今弟弟家还是老北京本色,魏时就很欢喜, 与魏年道,“一会儿去铺子里坐坐,李掌柜赵掌柜听说你要回来, 多少天前就念叨着哪。”

“咱们这刚回来,总要聚上一聚的。铺子里生意往来,去了反是耽搁柜上,哥,不如晚上我在东兴楼做东,叫上赵掌柜李掌柜两家人,一起聚一聚。”魏年请客一向喜欢在饭庄子,省得在家杯碗盘碟的麻烦。

“真个刚回来,不晓得如今城中形势。”魏时笑,说着叹口气,“你们刚走没几年,日伪时期,东兴楼便歇业了。”

魏年微讶,道,“咱们这些年没少跟洋人打交道,我却是最厌日本人。南京之事后,就是在美国,见到日本人,我也是从不来往的。”

魏时恨声,“谁说不是,去年日本投降,我还说呢,真是□□扔的少了,怎么没把那个天皇给炸死。”

魏年问,“日伪时期,我一直担心大哥大姐。那几年日子怕是不大好过。”

“咱家倒没什么事,到底有两号买卖撑着,孩子们衣食不愁。就是大姐,这几年虽说也有了草莓,不过并不多,我瞧着也不如她的好,她生意也还成。咱们到底是有些家底的人家,才过得去。有些个贫寒的,日子就不好过了。日本人是一等人,咱们中国人倒成了二等人。”魏时略说了说,“好在如今总算赶走了日本鬼子,暂时算是太平了。”

魏年点点头,“家里人没事就好。”又说,“阿杰阿明不都在医院上班么,让孩子们上班去吧,我们又不是回来一时半晌,且得住着哪。”

“一会儿就让他们去,等咱们回乡祭祖时再让他们提前请好假。”

兄弟俩一面说着话,回了家见老太太起来了,都笑道,“妈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我说妈你这一路舟车劳顿的就没叫您。”

魏老太太道,“我又不累,你们一群一伙的去吃饭,也不喊我们仨,还把外头大门带上,出也出不去,锁什么门哪,还怕丢了你妈呀。”

魏年笑嘻嘻地,“那可不,您这么时髦的老太太,要是不防备,叫人抢了去,我们哥儿俩哭都没地方哭啊。”

魏老太太笑骂,“少贫嘴!你们这都回来了,我们仨就去吃啦。”

魏时道,“让阿杰去给妈你们买回来吧,别出去了。”

“又不远,就得趁热才好吃,买回来就不香了。”魏老太太今天换了一身灰底小碎花的连衣裙,依旧是珍珠链子,头发打理的一丝不乱,还涂了口红,整个人精神又气派。都这样打扮出来了,老太太能不出去吃吗?

魏金也说,“没事儿,有我哪,我陪着娘和小丫头出去,你们在家说话吧。”说着她就戴上从老太太那里借来的圆边儿小墨镜,扶着老太太起身了,魏心今天是一身玫红色的绸子小褂配墨绿长裙,这样大红大绿的颜色,换了旁人穿上真是辣眼,好在魏心虽是那一路细眉细眼的相貌,却是遗传了父系的怎么晒都晒不黑的皮肤,她跟那些洋同学站一起都不显黑,老话说的好,一白遮白丑,魏心相貌较其弟妹是一般啦,也没到丑的地步,她生得细气,现下赶上长个子,竹竿一般,趁着小姑娘的青春活泼气,穿这一身倒不讨厌,脖子里还挂了两串长珠链,其实都是假珍珠,但也臭美的不行。

这祖孙三个非要出去吃,大家也就没拦着,反正在自己家嘛,怎么自在怎么来。

魏杰之妻王氏是个机伶的,忙过去在一畔扶了老太太,说,“我服侍奶奶过去。”

“不用了不用了,你不得上班吗,去工作吧。”魏老太太没叫孙媳妇伺候,说真的,要搁二十年前,魏老太太真不是这副性子。如今大概是家里日子好过,老太太又自觉在国外见了大世面,对儿媳孙媳都宽容了。魏老太太还说一句,“该去上班的都去上班,别耽搁工作。”

孩子们都应了。

孩子们都有工作,魏杰魏明都是读的医学院,现在流行自由恋爱,便都是在大学找的女同学。王氏和魏明的未婚妻也都是在医院上班,魏云则是在中学教书,按如今来说,都是极不错的工作。

魏老太太昨晚都跟闺女了解过了,就是俩外孙,也都是大学毕业,现在都有工作,一个在律师行,一个在铁路。说来,也都是体面的工作。

魏老太□□孙三人出门吃早饭,那简直洋气的不要不要的。尤其早点摊子上的老板见着魏金直说,“唉哟,魏大姐,这镜子可真新潮,您要不摘这镜子,我都认不出你啦。”

魏金扶老太太坐下,笑嘻嘻道,“这个叫太阳镜,太阳大的时候戴,不伤眼。”又问老太太、大侄女吃啥。

魏老太太吃豆腐脑,魏心也是豆腐脑配油饼,她还要了两样油饼,一样带糖的,一样不带糖的。祖孙三人的口味儿颇是相同,魏金也就要的这个,魏心搅搅碗里的豆腐脑,尝一口就点头,“就是这个味儿,豆腐脑倒是不难做,大妹姑就会做,就是这浇头,也不知怎么做的,真好吃。”魏心是个爱说话的,她就叽叽喳喳的跟人家老板打听起来。

老板是个三十几岁的汉子,一张黑红的四方脸,笑道,“姑娘喜欢多来我这里捧场就是。”

魏老太太道,“那能叫你知道,这是人家家传的手艺,有秘方的,能叫你知道。”

“我是觉着忒好吃。”魏心记性极好,她道,“我记得小时候大姑常带我去吃馄饨,那家的馄饨也特别好吃。”

“就在东安市场那块儿卖,咱们常去吃那儿吃午饭,现下卖馄饨的也换了人。不过,馄饨味儿也不赖,有空咱去吃。”魏金把个甜油饼一撕两半,一半给老娘,一半给侄女,“馄饨就得汤好,才好吃。”

“对。”魏心点头。

魏金说,“你说那会儿你才多大,就记得我带你吃馄饨的事儿?”

“那哪儿能忘啊!”魏心道,“我小时候,大姑你都是早上就去接我,咱们弄会儿草莓就去吃饭。有时候吃馄饨,有时候吃包子,还吃烧饼,我还记得大姑你家胡同口卖的那个螺丝转儿的油酥烧饼,特别好吃,酥脆酥脆的。”

“唉哟,还记得这么清楚。”跟老娘道,“怪道咱小丫头念书灵光,这脑袋瓜子,记性就是好。”

魏老太太点头,“这点像我。”

“也像我。”

仨人吃着早点,魏杰魏明魏云还有王氏出去上班,王氏还很有眼力的替长辈把早点钱给结了,魏老太太笑呵呵地,“都去上班吧。”待几人走后,夸王氏有眼力。

魏金低声道,“岂止有眼力,跟个精豆儿似的,就是长的有点儿丑。”王氏那相貌,就甭提了。魏老太太魏金魏心这样中不溜儿的,在魏家就是丑的,王氏那相貌,简直中不溜儿都不如,脸型说不上脸型,眉眼说不上眉眼,不管鼻子嘴,都生得土气。不过,人有眼力,说话也乖巧,魏金跟老太太说,“是阿杰的同班同学,在学校是班里的班长,闹事包一个,追咱阿杰追了四年。”

魏老太太道,“我说哪,怎么说了这么个丑媳妇,原来是倒追的阿杰啊。”

魏心说,“奶奶,你没听我大姑说,大嫂以前在班上是班长哪。”

“是个当官的材料。”魏老太太点点头。

“特别精,跟阿杰他娘可不一样。”魏心跟老娘介绍着侄媳妇的情况,魏老太太另有观点,“当家做主,就得精点儿好。我常说你大嫂性儿软。”

“现在也不软了,妈,你别看我大嫂话不多,做生意可有一手。她自己掌着个铺子,我听说生意不比阿时掌的老铺差。”

魏老太太喜滋滋地,“那还不好。”又说闺女,“现在跟以前不一样了,以前女人不能出门赚钱,现在都一样啦。男女平等,女人就得会赚钱,才直得起腰。”问闺女草莓生意如何?

魏金道,“不比以前了,也还成。”

魏老太太道,“等出去了,另谋条路子,我看你也是个能挣钱的。”

“那是!”魏金对自己也是极自信的。

正吃着早饭哪,赵丰赵裕连带着各自媳妇都过来了,他们也是要上班去,头去上班前过来看望外祖母二舅二姨这些长辈,赵丰还说要结早点的账,没想到王氏早结过了,魏金道,“行了,去跟你二舅二姨打个照面儿,你们也上班去吧,晚上过来吃饭。”

赵丰道,“妈,我爸说祖父晚上定了春华楼的席,请外祖母大舅二舅二姨过去吃饭。”

魏金一寻思就知道,“行了,还应你祖父的名头儿做什么,无非是咱家拿钱。这么些人,起码得四桌,一会儿你顺道去咱家柜上跟你爸说一声,别定少了。”

赵丰应下,辞了外祖母和小表妹就往大舅家说晚上吃饭的事了。

魏老太太说闺女,“别总当着孩子派老人的不是,孩子们都大了。”

“我就不是派也是这么回事。”魏金道,“我要不说说就憋死了。妈你不知道那老婆子有多偏心,咱们丰哥儿媳妇裕哥儿媳妇还不都是老赵家的孙媳妇,俩孩子也都是大学生,工作都是在报社,您说说,多体面。那二房柱子媳妇,就因着娶的她娘家的侄孙女,丰哥儿媳妇裕哥儿媳妇进门,都是给个老银簪做见面礼。我也不挑现在这东西还有没有人戴,反正她给是她的心,结果倒好,给我家的都是银的,给柱子媳妇的就是金的。把我气坏了。”

魏老太太一听这事也是生气,不禁嘟囔一句,“这死老婆子。”

魏心劝她俩,“别生气了别生气了,我看俩嫂子都是斯文人,要不大姑你娶这么好的儿媳妇进门儿哪,这是大姑的福。”

魏金给侄女哄的喜笑颜开,同侄女道,“不是我吹牛,虽说你这几个嫂子没有读硕士博士的,也都还成。就是明哥儿还没过门的媳妇,也是正经医学院的文凭。”

魏心道,“要是读博士能更好。”

“这还真是。”以往魏金对于念书一事是无所谓的,如今观点真是改变了不少,魏金道,“以前我那老观念就是家里有买卖,以后都在自家铺子里干就是,可如今这年头,铺子里生意也不是那么好做的。何况家里这些个儿孙,难道都指望着铺子过活。要是高中毕业,工作就差很多。他们都是大学毕业,阿杰阿明的工作最好找,在学校的时候医院就定了他们,工资也不少拿。阿丰阿裕两个,虽说是毕业后找的工作,可也不难找,干的活也都是斯文活,说出去也极是体面。也省得都挤在家里吃这一锅饭。这要是能出去,也叫他们先读个博士,总能再进一步。现在要是想在大学里当老师,最好是有留洋背景。”

魏心不解,“大姑,你想阿丰哥阿裕哥去大学当老师啊?”

“傻丫头,这能不想?我跟你说,别看你这四个哥的工作在外人瞧着都体面,他们四个加你四个嫂子,哪个都没有云姐儿挣的多,云姐儿在高中教洋文,一个月有一百块大洋。”魏金说到侄女的工作就羡慕的不得了,“要说出息,还是云姐儿最有出息。”

魏老太太都说,“这可真不少,高中老师就有这许多啊。”

“那可不。一般的高中老师也有六七十块的,云姐儿在的这个学校好,老师工资就高。”魏金道,“妈,你说咱们云姐儿多有本事啊。这要是能在大学教书,那些高级教授一月有两三百大洋哪,体面又实惠。”

祖孙三人叙着闲章吃过早饭,就回家歇着去了。

昨儿头一天回家,光顾热闹了,今天在家里没什么事,一大家子就整理起带回北京的礼物来,每人都有份。李氏都说,“如何买这许多东西,这得多少钱啊。”

陈萱拍拍大嫂的手,“大嫂,都是家常用的。”

李氏也就没再客气。

女人们把带来的礼物分了,兄弟两个去书房说话,因孩子们前些年都在念书,故而便单辟了间书房。魏年此次回国,除了多年未归,要回来给父亲扫坟莹外,也是有一事想跟大哥商量。他如今在国外也算小有根基,魏年回来后见孩子们这些年并未耽搁年华,都是读了大学的。魏年终生受益于读书之事,就想问问大哥,有没有让孩子们出国留学的意思。当然,要是按魏年的心,他大哥现在做的事业也不是什么安全的事,他既能在国外站住脚,若是大哥有意,便是一家子出去避一避也是好的,一则可让孩子们继续学业,二则待国内太平再回国,也未为不可。

作者有话要说:  ps:祝亚男生日快乐。

这里要解释一下,民国时的家庭与现在家庭制度的不同,其实大家应该能感觉得到,这些年,从清末到现在,我国的家庭制度一直是从大家庭向小家庭转变的。像在民国的时候,有许多现在没有了的伦理。譬如李氏,少时母亲病逝,就是在舅家长大。在那个年代,舅家是非常亲非常亲的亲戚,老话说娘舅,见舅如见娘就是这个意思。同样,现在所有为人诟病的“扶弟魔”之类各种补贴娘家的行为,也是来源于女性对娘家的依恋。像魏金,她就一直觉着娘家是靠山。尤其在北方,姑奶奶这个词,就是专门用在出嫁的女儿身上的,北方人也特别看重出嫁的闺女。

可能写到这里,大家会说魏年你这也忒圣父了,你要把你大哥一家子弄出国去啊。我写文时会把自己代入文中考虑,我在想,假如我是魏年,有一定的经济基础,国内又是这样烽火连天的年代,我在国外,看着国内被日本人占领,看着南京大屠杀,侥幸北京没有经历屠杀事件,但是在日伪时期,所有的国人沦为二等公民。现在我有这个能力,我会不会想我的亲人出去避一避,待天下太平再回国。

大家晚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