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96.番外之来客一

小丫头这种迷之自信, 便是父母都不能理解。归其原因, 魏年认为可能是遗传的他娘和他大姐。可小孩子吧, 也不知该怎么说她。尤其闻老夫人许多行止也不叫人喜欢, 她的确辈份最高, 但是端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也叫人不自在。陈萱性子好, 都不愿意看闻老夫人那江南名门闻氏的脸。

何况,闻老夫人总说小丫头丑。陈萱可不爱听这话, 陈萱并不是天生自信的人,她的自信是由自己慢慢的识字、看书,积累而来。陈萱这样的性情就很欣赏闺女的自信, 陈萱认为人生而有自信,哪怕是迷之自信也是可贵的。她更不愿意听人说闺女丑,虽说儿子是长得像阿年哥比较好看, 可闺女也不丑啊。眼睛虽有一点小,可是每天都神采奕奕的, 鼻梁是不高,但也不矮。而且,闺女有很多朋友,幼儿园的小朋友都愿意跟闺女一起玩儿。陈萱也会对闺女做礼貌上的要求,她做亲娘的,特别不爱听别人叫她闺女为“丑丫头”, 她闺女的小名儿是小丫头。

那是因为乡下人都这样给孩子娶小名儿,什么丑儿啊剩儿啊丫儿啊,就是为了名儿泼辣孩子好养活, 这可不是说她们就不疼闺女了啊。陈萱疼孩子疼的不行,心里对闺女的要求可高了。

许多时候,成人往往是狡猾的,纵陈萱这种实诚人都不能免俗。陈萱不喜欢闻老夫人,她就睁只眼闭只眼了。

见闻老夫人那里有闺女出马,陈萱就给弟弟们看她收集的波士顿的中学资料还有小学资料,陈萱笑,“去年我们安顿下,我和你们姐夫有空就喜欢出去走一走,这几所都是不借的高中、小学,我们都去参观过了,环境都不错,不过开设的课程不大一样。你们看一看喜欢哪所,到时再带你们去看一看,就要准备面试入学的事了。”

闻韶点点头,闻老夫人见是孙子选学校的事,立刻道,“去最好的那所就是。”

陈萱耐心的说,“波士顿的教育整个美国都有名的,这几所学校都不错。但也要听一听阿韶他们的意思,也要让他们学会做选择。”

“他们懂什么,都还小哪。”

“不小了,阿韶都十五了,要是以前在我们村儿,都能娶媳妇了。”陈萱这话,倒是让闻韶不好意思起来。闻韶拿了资料说,“姐,我们去楼上看。”

“好,去吧。”陈萱劝闻老夫人,“就是再心疼孙子,谁也不能跟他们一辈子,该煅练的时候就得让孩子们煅练一下。”

闻老夫人嘀咕,“合着你不心疼。”

陈萱道,“我是不心疼,我也会这样教导我的孩子。”

闻老夫人当即没话了。那丑丫头虽不讨人喜欢,每天回家也会被要求做家务,魏家这么些人,就一个下人,所以,不可能所有事都让大妹一个人忙的。陈萱从学校回来会帮着收拾屋子,小丫头放学也会帮着择菜、擦桌子什么的。魏银魏年都不是闲着的人,魏年会修剪一下院子里剩余的草坪,还有打扫院子的事多是魏年做。魏家连魏老太太都要两个小时热一次陈萱存在冰箱里的母乳,晾到温度适口的时候给孙子吃,再有照顾小宝宝的事,也多是魏老太太帮着。闻老夫人到底不是只会炫耀名门闻氏的人,心下想了想,觉着自己刚刚那话有些不妥。

闻老夫人这人吧,也怪,你越理她,她越高傲。你不说话,她反是态度软化许多。或者觉着刚刚那话说的不对,闻老夫人主动道,“我是想着,学校总有个排名的,让孩子们让排名最高的就是。”

“不同高中开设的课程都有区别,再有,入学前会有考试。他们决定了上哪所高中,要先申请,准备考试。好中学并不是很好申请,所以可能要做两手准备。”

“又不是上大学,一个初高中,这么难弄。要不打个电话回去问问阿韶他爸爸。”

陈萱性子直,就直接说了,“要是闻叔叔有办法,应该在南京就办好入学手续的。”入学的事要陈萱他们帮忙办理,可见闻先生闻夫人不是抽不开身,就是这里怕是很难直接入学。陈萱道,“我找律师打听过,也找这里的当地人问过,这国外跟咱们国内也没什么差别,好学校都不好进。”

陈萱宽慰闻老夫人,“您放心,我看阿韶他们成绩单都非常优秀,应该问题不大。这不过是让他们学着看各学校资料,我心里都有数。”

陈萱和几个弟弟相处的很不错,可能是陈萱性情温和,许多事都愿意让闻韶他们自己做主。而孩子小时候总有一种恨不能立刻就顶天立地的冲动。待他们安顿下来,陈萱为他们举办了两场party,一场是请自己国家的朋友,另一场是请附近的邻居,倒不是刻意分开,实在是,魏家这院子大小有限,尤其家里有孩子,与其挤挤攘攘,倒不如分开。

甭看闻老夫人爱显摆自己江南名门闻氏,自己还真有两把刷子,这把年纪,竟然英文很不错,对外时的气质风度都是上佳。

事情是在闻小姑闻夫妇以及雅英过来之后,陈萱是十分不愿意见到闻雅英的,这几人很会选时间,选了个周六,一家子都不在家,去公园儿野餐去了。因为天气不错,带着折叠的婴儿推车,原本两辆车不大坐的下,叫了秦殊一起开车去。大家把餐布铺在一处阳光正好的草坪上,把宇哥儿放在儿童车中,小丫头已是忽啦啦的跑起来了,魏年喊,“丫头,就在这附近,不许跑远。”小丫头的大嗓门儿,“我知道的,爸爸。”闻音年纪最小,跟她一起玩儿。闻韶闻歆想自己去逛逛,魏年笑,“记得大家在这里,逛好就回来。”

俩人都应了,还问祖母要不要一起去。闻老夫人上了年纪,倒愿意坐会儿。

陈萱说起考驾照的事,陈萱说,“我想暑假去考,大妹你跟我一起考吧。”因为生宇哥儿坐月子请了一个月的假,陈萱如今正在拼命补功课念书,要到暑假才有空了。

王大妹道,“我这洋话刚会说一点儿,成么?”

“成不成的,都试一试。”陈萱道,“你要开始记几个单词了,一天记一个都成。阿年哥他们考过,这考试是有固定题目的,咱们一起去学车,考前我帮你补习,问题不大。等你考出驾照来,以后去市场出门都方便。”

魏银也说,“是啊,就考一考吧。家里给你出考试费,不用你花钱。”

王大妹怪不好意思的,笑着点头,“嗯,那我到时跟二奶奶一起考。”

“考出驾照来就再买辆车,家里用也方便。”魏年道,“妈,你要不要一起考,你考出来,我送你辆新车。”

魏老太太连连摆手,“我可驾不了那玩意儿。要是个骡子马我兴许能试试,这四个轮子的,又那么快,受不了受不了。”

“妈,你年纪又不大,还不到六十,路上许多一头白发的还开车哪。”魏银道。

秦殊也说,“我隔壁邻居一个七十几的老太太,年纪比老夫人还要长几岁,开车比我都猛。”

大家在公园儿玩了一日,中午就吃带过来的餐点,待傍晚去了波士顿有名的中餐馆,回家时已是华灯初上。陈萱他们一回来,就见院儿里停着一辆车,仔细瞧才知道是闻家一行人过来了。闻老夫人连声道,“囡囡雅英阿硕,你们怎么来了?”

闻雅英的脸色在魏家人面前向来不怎么样,闻小姑倒是勉强笑笑,“听雅英说妈你和阿韶他们都来了美国,我哪里坐得住,跟你女婿连夜定的船票,今儿上午就到了。妈,怎么你们都不在家啊,我还以为找错地方了呢。”

闻小姑的身材高挑细瘦,自闻雅英的相貌可以看出来是随了闻小姑了。闻小姑的丈夫阿硕是位望之年约四旬的男子,至今相貌仍留有年轻时的俊秀,只是身材有些变形,大腹便便,于是,减了俊秀添了圆融,气质自不能与闻先生相比,笑眯眯的打招呼,“岳母。”又说,“好些年没见阿韶他们了。”

三人都跟小姑、姑丈、大姐打招呼。

魏年笑,“咱们屋儿里说话吧。”

闻老夫人见到闺女如何不欢喜,握着闺女的手,“我们去公园儿了,你们怎么不提前打个电话过来。”

“我听雅英说妈你们到了,别的啥都顾不上,就急着过来了。”闻小姑不好说她手里也没魏家的电话。

待两家人都进了屋,陈萱礼貌的问,“姑太太,你们吃饭了吗?”把睡熟的小宝宝交给魏年放回卧室,王大妹忙去倒水,秦殊看家里人太多,就没多留,先回家去了。

闻小姑笑,“吃过了,我们到的时间早,见家里没人,就先去市区吃饭了,也是刚来没多久,你们总算回来了。”又说,“这些天真是麻烦魏太太了,我母亲侄子都打扰您了。”

客厅足够大,大家坐下说话,陈萱也是经商好几年的人,这样的话可难不住她。陈萱不在意的说,“这是我妈妈的房子,阿韶他们都是我弟弟,没什么打扰的。老夫人不放心阿韶他们,就一起住下了。”

闻小姑笑,“是,魏太太这话说的是,要说咱们本不是外人,你叫我一声姑妈也是一样的。”

陈萱笑笑,其实闻小姑能来,陈萱觉着,闻小姑做事并不似闻夫人说的那般,毕竟要是亲娘亲侄子都来了美国,闻小姑还不闻不问,那才让人心冷呢。如今闻小姑得信儿马上就过来了,虽这人说话不大和气,心肠倒是不错。陈萱笑道,“姑太太您来,是看望老夫人和阿韶他们的吧?”

闻小姑叹口气,“是啊。我这些年在美国一直思念母亲大哥他们,如今他们来了美国,我想着接他们到纽约住一段时间。你放心,包管不耽误阿韶他们入学的事。”

“现在怕是不行。”陈萱说,“老夫人倒没什么,阿韶他们要择校入学,现在也不是暑假时间,他们正是念书的年纪,可不能耽搁课业。等以后他们有空再让他们过去看您,如何?”

“如今这才春天,入学也不急在一时吧。”

“我先前已经帮他们联系了学校,因为是转学过来,并不一定要等到暑假之后,这也是为了不耽搁他们的课业。阿韶再过两三年就要考大学了,美国一流的大学并不好考,现在就得抓紧。”

王大妹魏银端来饮品。

闻小姑主要是跟闻夫人不睦,这会儿见到陈萱不过是闻夫人前夫的闺女,就如此强势,心下十分不悦。不得不说,闻小姑委实不大了解陈萱的性情,陈萱这人,于学习上向来认真,而且,一向很珍惜时间。所以,陈萱拒绝闻小姑的提议,真不是强势,她就是单纯的想让弟弟们早些入学。闻小姑却误会了,以为陈萱不给她面子。闻小姑端起咖啡喝一口,抿一抿嫣红的唇,开始提升气势,目下无尘道,“我听说魏太太是刚来美国,我在美国二十多年了,对这里的了解比魏太太更深。魏太太要是为阿韶他们好,纽约就有极好的高中,难道就为了让他们在你身边儿,就把他们锁在波士顿?”

陈萱见闻小姑面色不善,还说什么“锁在波士顿”的话,不动声色的问,“纽约有什么上好高中吗?”

“那是,雅英当年读的就是一等一的学校。我儿子现在读的高中也不错,阿韶他们表兄弟年纪相仿,过去正好做伴。”

陈萱仔细听了闻小姑的话,道,“据我所知,闻小姐当年读的是女校。至于令公子读的高中,有具体资料吗?纽约附近有多少高中,姑太太做过调查吗?不同高中的课程是不一样的,姑太太,令公子读的高中,开设多少课程,有多少是必修的,有多少是选修的?”

闻小姑放下雪白的骨瓷咖啡杯,避重就轻,笑,“唉哟哟,阿韶他们表兄入学时当然有过调查,那是纽约最好的高中。”

“令公子成绩如何?能跟我说一说吗?”

“我每天千头百绪的事,再说,这都去年的事了,我哪里还记得住。”

“阿韶他们的成绩单提前就寄了过来,现在我都能说出他们从小学到现在的每科成绩。”陈萱很认真的说,“从去年开始,我就开始慢慢的调查打听波士顿中学与小学的情况,一家一家都收集过资料,然后从中挑选环境教学升学率上乘的学校,再把资料给阿韶他们选。姑太太,您每天事务烦忙到连令公子去年的成绩单都记不住,再加上阿韶他们兄弟三个,怕是更顾不过来。我不一样,我现在在念大学,我有时间有精力,会对他们的学习负责。”

闻小姑并不容易对付,闻小姑唇角翘翘,放下手里的咖啡杯,姿态依旧是优雅骄傲的,道,“魏太太,你大概是不知道我娘家的家境吧。阿韶他们上学,不过是随便读一读罢了,以后回国,家里还能少得了他们一份上等差使?”

陈萱听到这话是真的生气了,怎么能在孩子面前说这样的话!教育是何等难得的机会!陈萱眼神一冷,她生来不会跟人拌嘴,依旧心平气和的说,“我非常知道您娘家的家境,听老夫人说,您家祖上曾出过巡抚、总督这样的高官,可据我所知,您家曾祖是秀才出身,祖父也没有任过任何官职,闻叔叔当年上学,因家境艰难,老夫人还卖过陪嫁卖过田地,您家能有现在,是因为闻叔叔念书时考取官费留学生,当年闻叔叔去欧洲留学,回国到政府任职,方一改家中颓势,有了闻氏今日。读书要是随便读一读就可以,老夫人当年为什么卖嫁妆卖田地供闻叔叔念书?一个人,谁要是每天把家族显赫顶到脑袋上,靠家族余荫过日子,这个人,这辈子也就如此了!当初闻小姐来美国读书,大概您跟她说过同样的话。姑太太,我与您,谁与闻叔叔近呢?您是他的亲妹妹,他都要把阿韶他们的监护权给我,您以为是什么原因呢?就是因为,闻叔叔对阿韶他们的期望不止于随便念念书、随便弄个差使,就是不希望他们随随便便过一生!”

“我希望他们以后有自己的理想,读最好的大学,受最好的教育,结识最优秀的人,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充实愉快受人尊重的过一生。以后,他们的子孙儿女都会因为有他们这样优秀的长辈为荣,他们留给后人的是努力认真的精神传承,就算成不了伟大的人,也能于己无亏、于人无愧!”陈萱沉声道,“闻姑太太这种随便的话,不要再让我听到,我真是以从闻姑太太嘴里听到这样的言辞为闻家感到羞耻。”

不得不说,陈萱离她的理想一级教授还有很远的道路,这教育人的本事就很不错了。连小丫头都不敢叽叽喳喳的说话了,小孩子最会看人脸色,知道妈妈生气了。连魏老太在都只管闷头喝水,不发一言。陈萱说完,就起身回屋去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很长的一更,不好断章,就更到一章啦,今天就此一更,大家午安!!!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