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93.番外之国内

有秦殊的帮忙, 再加上魏年陈萱魏银原本就是在大学念书, 打入波士顿的华人圈并不是什么难事。尤其陈萱有一样不得了的种菜的本领。

说到这事, 陈萱想想都觉着好笑。像种菜的事儿, 乡下哪个女人不会啊。可到这国外来就不一样了, 其实很多菜人家国外一样有, 可也有一些没有的,这些菜种都很不容易带到美国来的, 有一些还提前放到信里寄给了秦殊,不然怕海关那里会查出来。其实查的并不严。关键是,到国外念大学的, 都是文化人,在这年头儿,能念书, 还能念到国外来的,纵是一些留学生生活窘迫, 可家里也绝不是种田的。这个年代,地主儿可以供出一个留学生,但是农民很难供计留学生的,花销太大,等闲农民家庭哪里供应的起。

所以,留学生十之**都不会种菜, 也不懂这些事。

陈萱不一样,陈萱苦出身,她一来就把草皮铲了大半, 然后,都用农具耪成了菜地。魏老太太也帮着一起种菜,都说,“你说这些洋人也怪,我瞧着都是好大的院子,她们就不种些菜来吃。弄些个花啊草的,能出产什么呀?”

这就是民族特性的不同了。陈萱也不知道要怎么说,撒下几颗种子,用脚一拨,就把土埋上一块儿,陈萱道,“这里住的条件都不错,而且,菜也不算贵,他们都是靠买的吧。”

魏老太太说,“可真不会过日子。”

陈萱笑,“这里菜市场虽然有一些咱们常吃的菜,也有一些买不到的,倒不如种点儿,自己家里吃也方便。”

“可不就是这个理。”魏老太太还很聪明的补了一句,“也对你的专业。”然后,魏老太太又想不通,与陈萱道,“你说你,在乡下种十好几年的地还没种够咋地?咋出国了,还要继续学种地的事儿?要我说,还不如学点儿做生意的本事,以后也好帮着阿年做事。”

陈萱道,“商科都要脑子灵的人学,像阿年哥这样儿的学比较好,我这不是对种地的事儿熟么。种地虽发不了大财,也稳当。我听说,这里的地不是非常贵,到时跟人打听一下国外要如何纳租,若是有合适的,买块儿地种粮食种菜种花儿都好,虽发不了大财,也是个进项。”

“这倒是。你比较适合干这稳当的事儿。”魏老太太也挺操心家计,问陈萱,“在这儿咱还能种草莓不?”

陈萱想了想,“还不急,咱们刚来,我也带了些草莓种子,种几棵咱自家吃。那边儿留了块儿地,我准备到时打听打听,看这国外怎么弄暖房的,要是方便还便宜,咱就弄一个试试看。”

“有理有理。”魏老太太很是支持。

到美国来,他本土的东西并不贵,包括在北京贵死人的汽车,在这里也不算特别贵。在这里没有汽车太不方便,家里安顿下来,办好入学手续后,魏年就带着魏银去考驾照了,陈萱有身孕,等明年再考也不迟。待俩人考驾照出来,魏年先用五百美金买了两辆二手车,兄妹俩一人一辆。五百美金当然不是小数目,可是相对于国内汽车的价钱,就很便宜了。

当然,这也不是什么名牌车,就是普通家用汽车。

待有了自家小汽车后,小丫头就更神气了,过星期天的时候还要安排一家子开车去公园儿或者动物园儿玩儿,天知道她哪里知道的这些地方。陈萱猜着肯定是在学校听小朋友们说的,反正,她要去的地方可多了,一样样的还列出计划表,贴在自家客厅,准备每个周末去一个地方。她们这幼儿园的课程有趣,还有帮家里做家务一项,魏老太太都说,这是上了个啥学哟,咱可是让孩子去学本事的,又不是去学干活儿的!

奈何小丫头特别积极,每天一回家就围着自己的小围裙干活儿,什么帮大妹姑择菜,帮家里收拾垃圾袋,还有给家里菜园儿浇水,让她的小草莓快快长,不过,在美国真不愁没草莓吃,这东西在美国不算稀罕水果,菜场就可以买得到。可是,在菜场买的草莓跟自家种的又不一样。因为种草莓的事儿,小丫头还思念了大姑一回,小丫头跟奶奶说,“我一见草莓就想到我大姑。奶奶,你说要是大姑跟咱们在一处多好啊。”

魏老太太说不想闺女不假的,她非但想闺女,她还想长子一家哪。当然,魏老太太也很享受现在的生活啦。虽然这些个洋鬼子长的怪模怪样,基本上如果体型差不离,魏老太太都分不出俩人的脸有什么差别,总觉着这些个洋人长的都差不多。在这里家也很远,可是这里东西便宜,这不,家里都开上小汽车了。唉,可惜闺女这婆家不好,不然一起来这国外寻份儿营生也好。还有家里的铺子要长子照顾,再者,别看魏老太太有些刁,心里到底明白这分家了就是两家人。她现在跟着老二,那是老头子的吩咐,她当然得听老头子的了。魏老太太强忍住思念,安慰自己的小丫头,“那咱们给你大姑,你大伯写封信吧。到时让你爸给咱们寄出去。”

小丫头点头,“现在就写!”

“好!我说你写!”

结果,祖孙俩这信哪,写一星期都还只写到在船上的事儿。魏年听到他们这进度后都说,“这写到年也不知能不能写好。”

“肯定能写好的!”小丫头道,“我们马上说能下船啦,再写写咱家到美国后的事儿,再写一个星期也就能写完了。”

好吧,反正秦殊姨来给妈妈送苋菜籽的时候,小丫头还在写哪。秦殊把苋菜籽空心菜籽给陈萱,“这是让我妈寄过来的,二嫂你也试着种种,苋菜特别好吃,凉吃炒菜都好。空心菜也好吃。”

陈萱问,“这是几月的菜?”

“不知道诶,春夏都有的吃。”

陈萱就知道季节了,想着现下有些过节气,就空心菜的菜籽、苋菜籽都只种了一半,到时看一下出芽生长的情况。

待小丫头与老太太的第一封信写好时,陈萱种的生菜都丰收了。她给交往的不错的邻里送了一些,也给认识的华人圈儿的朋友们,尤其如崔教授这样能妻子在身边能烧饭,或者自己会烧菜的都送了一些。怀特太太其实很奇怪,如同魏老太太不理解洋人那么大的院子为什么不种菜,怀特太太问陈萱为什么要把好好的草坪铲掉来种菜,陈萱到了国外,凡事就多留心,何况,她知道白人总有种没来由的优越感。陈萱道,“我在大学里读的是农业学科,种菜有益于我在大学的学习。还有,就是为了教育孩子。每天我都会让爱丽丝跟着一起种菜,收拾菜园,她知道种菜的辛苦,就不会随意浪费食物。再有就是,我对农业非常热爱,希望能从小培养爱丽丝对农业的兴趣,让她知道收获的快乐。”

陈萱把自己往高大上一说,怀特太太很是佩服,没想到种菜里还有这许多的智慧。

至于爱丽丝魏,有没有感受到收获的快乐不说,反正爱丽丝魏现在去别的小朋友家做客,都会送一点自家产的蔬菜水果啦。因为爱丽丝魏很喜欢交朋友,她常请小朋友来家里吃中国料理,小朋友自然也会回请她。所以,陈萱魏年还要常常陪着爱丽丝魏赴约。好在这些洋人在送礼上很随意,再者说,她家又不是洋人,就当是按中国人的礼节好了。

对于魏家而言,在美国生存、生活、学习并不是问题,秦殊在这里两年都能开个贸易公司,魏年陈萱魏银也都不是笨人,连小丫头在学校也顺顺利利的。可是,就是当年冬,报纸上传来了北京大规模的学生运动的消息。而且,不只是大学生,还有中学生参与。这事儿吧,美国报纸也语焉不详,不过,波士顿这么些华人,他们的消息往往比美国的报纸更详细。原来,这次学生运动不只是北京,连带着天津、青岛、杭州、广州、武汉、南京、上海等地的学生也举行了大规模的流行。

这事儿魏年都没敢在自己家里提,陈萱看他心神不宁,宽慰他道,“放心吧,杰哥儿虽然上高中了,却是个稳重孩子,不会有事的。”

魏年压在心底大半年的事,这会儿才同陈萱说,“我倒不是担心孩子们,我是担心大哥。”

“大哥怎么了,这是学生们的事儿,与大哥更没关系了。”魏家不过是买卖人家而已,又不是革命家。

魏年叹气,“你不晓得,大哥怕是入了共党。”

陈萱颇是惊诧,问,“什么时候的事?”

“具体时间我也不清楚,我估摸着该是回老家的时候。”

“你怎么知道的?”陈萱问。

“我回老家见大哥时,他精气神儿极好,大烟也戒了。我们私下说话时他总是说些国家民族的事,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那你怎么没问问啊?”

“报纸上成来说抓共党的事儿,我问了大哥也不认的。再说,那会儿不要说他信共党,他信啥能戒了大烟也成啊!我看他精神头儿不一般,也不想说这些事扫了他的兴。”

“要说共党也厉害,大哥当初从关外回家就爱往外跑,我私下劝他两三回都没效应,这一入共党,都不必人劝,大烟也不抽了,女人上头的事儿也明白了。唉哟,你说这共党是不一般啊。”魏年连连感慨。

陈萱道,“你确定是共党?”

“这能错?**也不往乡下发展,肯定是共党那一帮子人,都是往乡下搞串联的。要不怎么叫他们土共,有点儿土的。”魏年道。

“这共党到底是做什么的?”

“也说不好,国民政府在抓他们,自然不会说他们好。可我听说,共党也是杀日本人的。”魏年陈萱都是简单的买卖人,就是如今出国念书,对政治了解的也有限,魏年道,“可我想着,那关外东三省可是咱们汉人的地盘儿,如今却是叫日本上占了,日本浪人在咱北京城也放肆的狠,若他们是杀日本人的,也不算坏人。”

陈萱一锤定音,“这就是好人。日本鬼子最可恨、最坏,杀坏人的,自然是好人!”

作者有话要说:  ps:早安!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