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91.番外之爱莉丝.魏

林先生是一家子前往纽约做生意的人家, 因为魏家也是买卖人家, 当然, 魏家的买卖跟人林先生的买卖没法儿比。不过, 魏家的买卖也不是没有名气, 就国内化妆品牌, “思卿”现在是一等一的品牌。林先生都说,“我原是对女人化妆品一无所知的人, 我什么都不佩服,我就佩服你们那化妆品做的广告,唉哟, 去看好几回电影,里头明星用的都是你们的化妆品。你们的牌子,连我这个外行也就晓得了。”

魏年十分谦虚, “我们也不过是给老板做代理而已。”

林先生道,“能做这样大品牌化妆品的代理商, 可见魏先生才干。”

彼此熟悉起来,林太太倒是与魏银很聊的来,主要是魏银对于穿衣打扮向有灵性,她还开过化妆品店,也做过衣裳、帽子,这次是去美国学习艺术。林太太说, “要是想学艺术,为什么不去法国?”

魏银有些遗憾,“原本我也想去法国的, 可是很多长辈都说法国的形势不大好,不如美国安全。现在兵荒马乱的,我哥我嫂子都是去美国,我也就去美国了。”

林太太道,“这也是,美国比起法国总要安全许多。”

其实,魏家人在许多人眼里还是很奇怪的。譬如,原本生意做的好好儿的,突然举家出国念书。好在,魏家人要就读的都是一等一的名校,且于国内文化圈儿大咖十分熟悉,毕竟人家是北京人儿么。其实,魏家人除了魏老太太爱显摆孩子外,真不是爱显摆的。不然就拿闻夫人出来说了,因为陈萱在外是从来不会提及生母的,所以,魏家即便是知道林家是江南人氏,也没提这茬。

林先生林太太对魏家人的观感都不错,除了魏年要他家儿子给魏家闺女做保姆外。林先生不爽的是,儿子竟因为魏年象棋技高一筹,转而去模仿魏年那成天发胶满头的发型了,儿砸,你这审美堪忧啊!

林先生十分想赢回场子,奈何象棋水平一般,林先生围棋十分不错,很想跟魏年杀一盘。魏年对围棋没兴趣,倒是陈萱很有兴趣。为了陪妻子下围棋,魏年还同林先生借了本棋谱。看人家夫妻二人时不时就要摆个棋盘杀一回,林先生苦于无知音,最后寻上崔先生,结果,就与崔先生下了一回棋,林先生下半辈子不愿意跟他下了。崔先生是高智商人士,不要说林先生的围棋,就是魏年的象棋都抵挡他不住。

陈萱倒是与崔太太挺说的来,林太太则相反,总觉着崔太太身上的文人气太重。陈萱之所以同崔太太说的来,是因为崔太太对西班牙语极熟,船上无事,陈萱就请教起西班牙语来。崔太太好为人师,人亦热心,从最基础的读音教陈萱。就是对陈萱,崔太太也充满好感,私下同丈夫说,“魏家说是买卖人家,到美国反是去念书的。林家自称书香人家,却是到美国经商的。这两家人倒是反着来的。”

崔先生笑,“这样才有趣嘛。”

的确有趣的很,尤其是孩子们玩儿游戏。小丫头不只交到了林林哥一个朋友,她基本上把特等舱附近连带一等舱的小朋友都认识了个遍。不管中国的还是外国的,还有两个法国小孩儿,小丫头半句法语不会,都不知孩子间是怎么交流的,竟也能在一起玩儿。

魏年尤其喜欢看一堆孩子玩儿游戏,其实,玩儿游戏的时候,中国小孩儿跟外国小孩儿没什么差别。女孩子都喜欢过家家类,男孩子喜欢模仿英雄人物一类。

船上的日子过的不紧不慢,能交到新朋友,无形之中多了很多乐趣。

待到波士顿后,崔先生夫妇直接去大学,魏家一家子则是打了两辆车到闻夫人给的别墅地址。闻夫人先前已将钥匙给了陈萱,直接入住就可以。

饶是有心理准备,也给闻夫人的手笔惊的不轻,好在,这一片都是相仿的别墅,可是,光这前后院儿也得两三亩了吧,尤其室外有绿油油的草坪、屋前正在盛开的鲜花和草坪旁的几株高大的树木,这可忒宽敞了啊。魏老太太都说,“亲家母这宅子可真大。”

小丫头问,“爸爸,这以后就是咱们的家了吗?”

魏年点头,“是啊。”

小丫头撒腿就往草坪上跑了一圈儿,又去摸摸大树,待魏年打开屋门,小丫头掐一把鲜花在手里了。她也不在院子里跑了,跟屋里来,立刻说,“比咱们北京的家宽敞!”的确,北京多少人哪,除非是太有钱的人家,像魏家这样只能算衣食无虞的人家,就是租房子也不会租太大的宅子,毕竟要考虑到租房成本。

自港口一路坐车过来,尤其这一片别墅区,还都是差不多大小的别墅院子,当真宽敞。待打开屋门,屋里干净整洁,定是有打扫过。魏家人直接入住就好了,饶是魏老太太其实自觉同闻夫人不是一路人,也得说闻夫人这亲家母做事敞亮,这可真是帮她家大忙。

魏家人的入住真是把整片街区都惊动了,因为这片街区很少有黑头发的华人,魏家算是头一家。甭以为老外什么注重**权,照样八卦的不行。一家子把别墅上上下下的看了一回,打开电源总开关,老太太上年纪依旧是住楼下,陈萱这大着肚子,故而,楼下的卧室就是老太太小丫头、魏年陈萱夫妇,楼下是有三个房间,魏银却喜欢楼上,所以,大楼也住楼下,楼上还有两个房间,一间是客房,一间是书房。大家收拾东西哪,一眼没见着,小丫头不见了,陈萱忙出去找,生怕人生地不熟,刚来就把闺女丢了。结果,出门一看,闺女正在院子里和一个金头发的小男孩儿说话呢。

小男孩儿也不大,七八岁的模样,白人小孩儿小时候最好看,一个个白嫩嫩跟天使似的。陈萱问了问才知道这是邻居家的小孩儿,叫威廉的。陈萱就让俩人在外头玩儿了,跟小丫头说就在自家院子里,不能去别人家。小孩子哪里有定性,自家院子是刚来,她特别想去别人家做客。陈萱在北京认识史密斯,这位就是美国人,知道一些洋人的习惯。她来前也做了些准备,现在家里也用不着她收拾屋里,陈萱就回了一趟屋,拿了一包包装精美的老北京酥糖,跟着俩小孩儿去了威廉家里,怀特太太见是新邻居拜访,很热情的接待了陈萱母女,又谢过陈萱的礼物,而且是来自遥远神秘的东方国度的传统而珍贵的糖果。见陈萱怀着身孕,怀特太太还细心的问她是要牛奶还是咖啡。

陈萱过来才发现,怀特太太家可不只威廉一个孩子,威廉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两个小孩儿见到小丫头都惊喜的围了过来,都从兜里摸出个小玩具给了威廉。原来是孩子们见到邻居是一家黑发人入住,都惊喜的不得了,还有黑头发的小朋友,他们就更惊喜了。只是,他们都不敢过来打招呼。威廉是最大的孩子,他让弟弟妹妹输给他两个玩具,就说能邀请黑发小朋友来家玩儿。所以,陈萱见着威廉邀请小丫头到自家做客,是有这个缘故的。

孩子已经叽哩呱啦的说起话来。其实孩子们的语汇量有限,小丫头这完全不懂法语的人在船上都能跟两个法语小孩儿玩儿,何况她还学了些日子的英文,在船上还每天叽呱叽呱的说,虽然口音难免带些北京味儿,对于一个小孩子已经很不错了。她一会儿还站起来跟怀特有三兄弟姐妹展示自己的小裙子,自己鞋子上绣的小牡丹花儿,得意的不得了。

陈萱则是过来跟怀特太太打个招呼,顺便问一问这边儿买东西的市场在哪里,一家子住下了,就要去买些生活必须品过来。怀特太太很热情的告诉了陈萱,大约有多远,在哪个方向。陈萱一想就觉着,坏了,自家没车,就又问了能不能电话叫出租车,她家里还没有买车。

怀特太太知道陈萱夫妇是过来波士顿念书的,又是那样杰出的大学,而且,这幢房子是陈萱母亲的房子,怀特太太家很少用出租车,竟还热情的打电话帮忙问了出租车公司的号码,写在小卡片上送给陈萱。陈萱很客气的道了谢,顺带邀请后天晚上怀特太太来家里参加party。

怀特太太也很高兴的接受了邀请。

之后,陈萱就想带着小丫头告辞,小丫头很想再玩儿一会儿。怀特太太让陈萱只管放心,一会儿她会把爱莉丝魏送回去的。是的,爱莉丝,大概是在船上听林林哥给她讲过爱莉丝梦游仙境的故事,小丫头自己给自己取了个洋名儿,就叫爱莉丝。

所以,什么难融入国外社会什么的,魏家人感觉并不明显,邻居并不难以相处,何况他们是过来念书的,又不是过来参政议政的。就是陈萱担心的譬如小丫头入学会不会受欺负受歧视之类的,陈萱待小丫头入学后问她班里有没有人瞧不起她,小丫头都觉着很奇怪,“他们一群小洋鬼子,还瞧不起我!咱可是北京人儿!”

是的,在小丫头心里,北京人儿才是世界上最高贵的人种,她没瞧不起人就不错了。

作者有话要说:  ps:第一更到,第二更在下午六点~~~~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