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87.临行之托付

小丫头早上吃到了昨晚说的糊塌子。

陈萱都说, “可别这样宠着她, 不能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闻夫人笑, “这又不是什么稀罕饭食, 到姥姥家来, 想吃什么就吃什么。”

小丫头点头, 一本正经的附和闻夫人,“姥姥, 我也这么想。”

闻韶说,“今天还要上一日学,明天星期六休息, 大姐,明天我带你们去南京城逛一逛吧。南京的好东西也特别多。”

陈萱问,“你们不用写作业吗?”

“作业什么时候写不一样, 大姐你们头一回来南京。”闻韶待陈萱很亲近,听父亲说过这个姐姐极为自强的人, 七八年前还不识字,今年就能考试到国外留学,虽说是自费留学,比寻常人也要强许多。

“是啊,要是不逛一逛南京城就太可惜了,夫子庙秦淮河明皇宫都是有名的地方, 也有许多好吃的。”闻歆也说。闻音道,“阿心肯定也想出去逛一逛吧?”

闻音真是问对了人,小丫头立刻表态, “特想!”

陈萱也没再拘泥,笑,“成!咱们一起去逛逛,就你们做向导了。”

闻老夫人忙道,“到时跟你们大姐一道,她对南京熟。”这里的大姐自是指闻雅英了。闻韶说,“祖母,不知道大姐有没有空,大姐有空就一起。”

“有空有空,一定有空的。”

闻老夫人这话说的响当当,闻雅英是真不给老夫人面子,自陈萱她们来了,闻雅英一面儿都没露过。闻老夫人都拿闻雅英无法,何况别人呢。闻韶都习惯了,其实,别看闻韶和陈萱相处的不多,闻韶兄弟三人与很早就出国留学的大姐闻雅英相处的时候也多不到哪儿去。闻雅英对闻夫人充满敌意,闻韶三个都是闻夫人的亲生儿子,自然不可能偏着闻雅英,何况闻雅英在闻夫人跟前就没占过理。再加上闻雅英对三个弟弟也十分冷淡,闻先生就闻韶三个儿子,闻韶又是长子,闻家的地位摆这儿,闻韶平时也是常被人捧着的,对这么个阴阳怪气的大姐,真是想亲近都亲近不起来。

相较之下,陈萱这位同母异父第一次见面的姐姐,真是和气的不得了。闻韶都觉着,想像中的长姐的样子应该像这位姐姐才是。连带小丫头这个胖乎乎的小外甥女也十分讨人喜欢,闻韶也愿意与姐姐一家亲近。

闻雅英不在,一行人逛的更痛快,因为有老(魏老太太)有小(小丫头),大姐还怀着身孕,几人并没有逛太累的地方,都是开车过去,在秦淮河的游船上品尝南京的名菜小吃,到贡院拜过孔夫子,闻韶小小年纪还挺讲究,知道姐姐、姐夫、阿银姐到了美国还有一轮面试,让姐姐、姐夫、阿银姐拜一拜孔圣人,保佑考试顺利。

小丫头还买了不少丝绸,是的,小丫头买的。

陈萱魏银都没这么大脸,何况这要出国,自然是带最要紧的东西过去。小丫头这不知道客气的,到绸缎庄就迈不动步儿。原本闻韶看外甥女穿的还是旧式裙褂的模样,想给她添几身现下南京城流行的白纱篷篷裙,不想小丫头说那些衣裳土,她挑洋气的,在绸缎庄挑着大红大紫大绿大黄的料子比划着买了好些。陈萱不准多买,就一身衣裳的料子就足够了。

小丫头每件料子都有计划,哪个做小褂子,哪个做小裙子,哪种纱做夏天的凉褂,哪种锦给她缝小被子,能把掌柜叨叨的头晕。闻韶都觉稀奇,“阿心这么小就知道打扮了。”

小丫头忙着挑衣料子,都没来得及跟大舅说话。陈萱瞥小丫头埋头选衣料的样儿,说,“臭美的很。”又说小丫头,“不许多挑,只许挑一件。”

魏年直乐,还过去给闺女出主意,把小丫头兴奋的,更来劲了。而且,有爸爸在,她就敢多买几件了。

陈萱看她买这一大堆,想着不能叫弟弟们出这个钱,陈萱就要过去结账。闻韶道,“大姐不用麻烦,挂家里的账就行了。”吩咐掌柜,“把刚刚挑的那些,都给我送颐和路闻公馆去。”

掌柜一听是颐和路的大主顾,招待的愈发殷勤。

小丫头天性中的鸡贼在这次买东西上就能看出来了,她买这许多料子回去,就是魏年这一向脸皮厚的因是岳家付账都有些不好意思,头一回来岳家,闺女就这样买买买,显着不是自己钱不心疼似的。其实魏年跟陈萱一个脾气,家里又不是没钱,以前家里的衣料铺,也是随小丫头自己挑的。魏年也想自己给闺女付账,不想岳家地位不凡,挂账就可以了。

闻老夫人一向有些不和气,见着这许多衣料还说,“唉哟喂,这是买了半个绸缎庄吧。”

小丫头先从衣料子里挑了件绛红的,给闻老夫人说,“老夫人,你白,穿红的好看。这个给老夫人。”给三个舅舅每人一件,“大舅你穿这个竹青,二舅你适合天蓝,三舅你是这个。”

然后是给姥姥姥爷,最后是自家人,连大妹姑那里,小丫头也给选了件桃红的。余下的,才是小丫头给自己挑的。闻老夫人私下都嘟囔,“真跟个精豆儿似的。”用我的钱给我送礼,还叫人说不出别个来。这家人可忒精了!这可真是她亲姥姥的亲外孙女!

小丫头其实是有自己计划的,她跟姥姥、姥爷说,“我们要去那洋人地界儿,听说洋人都是穿那种特别难看的篷篷裙,都是纱啊蕾丝什么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咱们这里的绸子衣裳穿!”

闻先生笑,“今天买的够不够,明天再去买几件。”

“不行,我妈妈会生气的。我妈很节俭的,不准我多买。”小丫头叹口气,“先买这几件凑合着过吧。”

闻先生每每听小丫头说话都要发笑,尤其她一张小胖脸儿偏要做大人惆怅状,更是逗人乐。闻先生私下跟妻子商量,“现今局势越发不好,还是听你的,让阿韶几个也到国外念书,雅英和咱妈也一起出去,顺便照看阿韶他们几个。”

闻夫人道,“阿韶他们还是读寄宿学校吧,也能锻炼一下。”

“阿韶阿歆问题不大,阿音太小了,还是待他到初中再读寄宿制学校。”闻先生跟妻子商量,闻夫人道,“寄不寄宿倒是好说,老夫人上了年纪,对孩子们一向溺爱。雅英的性子,你也清楚,她能照顾得了阿音?”

“让她试一试?”闻先生终是想长女与儿子们亲近些。

“你自己心里知道阿萱比雅英适合一千倍。”闻夫人戳破丈夫的心思,“雅英要是能明白过来,她与阿韶他们是同父的亲姐弟,再疏远不到哪儿去。可她这种性子,一味等人去迁就,就是别人上赶着亲近她,她还掐眼看不上。阿萱虽然在国外的经验不丰富,可她在学习上非常用心,阿心也教养的很好。魏家一家子都去国外,他家老太太对人也不坏。阿萱这里,是个完整的家庭。对阿音来说,有年长的姐姐、姐夫,有老人有孩子,这样的家庭对于阿音的学习更加有利。若是让阿音跟着雅英,究竟是谁顾得了谁?要是阿音二十好几,他倒是能照顾雅英,可他现在还小,他甚至还没有分辨好坏是非的能力,国外比国外开放的多,多少世家子弟出国,本事没学到,倒是乌烟瘴气的带一身回来。雅英这里,我断不能放心让阿音跟着她的!”

“可妈妈出国,不让阿音跟着妈妈,妈妈怕是不放心阿音。”

“小姑家在妞约,让老夫人到小姑那里住些日子,给阿音找波士顿的小学,时常通信打电话是一样的。放假可以去小姑那里做客。”闻夫人道,“雅英不是一向跟小姑要好么,让雅英跟老夫人住小姑那里,兴许小姑能开导着她些。”

所以,岳母大人的别墅不是好住的。

闻夫人与陈萱魏年说起想让三个儿子出国念书的事,陈萱就问了,“弟弟们要在哪儿念书,要是能在一处就好了,彼此也能照顾着些。他们年纪还小,妈妈您也跟去么?”

“老闻这里我走不开,我想着,阿韶阿歆大些,让他俩上寄宿制中学,阿音小些,就要走读学校了。到时,我们老夫人和雅英都一起出国,他们住纽约小姑那里,阿韶他们几个,我想给他们在波士顿找学校,你们觉着如何?”闻夫人虽说想把儿子托给陈萱照顾一段时间,也得听一听陈萱夫妻的意见。

陈萱与魏年对视一眼,陈萱道,“我看弟弟们都挺懂事,问题不大。就是我这里的生活境况您也知道,国外我也没去过,弟弟们跟着我,就得过寻常人家的日子了。”

“这有什么不好,他们早该过些寻常人家的日子,国外可不是国内,在国内人家敬着老闻,对他们自然也客气。到国外瞧一瞧吧,谁认识谁呢,家势全无用处时,他们就知道要各凭本事了!”纵是说到自己亲生的儿子,闻夫人都会不客气的流露出丝丝冷酷,她缓一缓口气,道,“你跟阿年都是聪明性子,我把他们托给你们,就不怕你们管。现在管他们,是教他们个明白,总比以后让外人来教他们明白的好。”

陈萱明白闻夫人的意思,她是个实诚人,“我也不知道要怎么说,反正我当他们亲弟弟的。”

闻夫人欣慰看向陈萱,对她说,“原就是亲弟弟。”

魏年问,“岳母,小舅子们这次就和我们一起走吗?”

“现在还不成,得明年了。我和老闻计划着,明年初让他们出国。”

陈萱道,“那会儿我们也就安定下来了,到时妈妈提前给我拍电报,我把房间收拾出来。”

闻夫人私下同陈萱说了些闻家小姑的情况,闻夫人道,“她以前在我手上吃过亏,雅英有今天都是她挑唆的,那蠢货,把亲侄女教唆成了比她更蠢的蠢货,别让阿韶他们去纽约,跟着蠢货能学到什么聪明!”

陈萱平和的性格与闻夫人形成鲜明对比,她听都听的心惊肉跳,想着莫非闻小姑是闻雅英第二不成?不过,陈萱也不怕,她早把美国地图背下来了,知道波士顿离纽约要好几百里地,等闲见不着。再说,就是见着也不怕,闻夫人把人托付给她,又不是托给闻小姑的。

闻先生对陈萱的话就是,“把他们三个教的有你一半好学就成了。”

陈萱笑,“弟弟们原就很优秀。”

陈萱想了想,又说,“那个,日本鬼子快来了,你们在国内可得小心。”

闻夫人知道现在北平的情况不大好,她轻声道,“放心吧,我会留意的。”

陈萱原以为就是一次普通的托付,没想到,这事还在闻家掀起不小风波。当然,此乃后话,暂可不提。在闻家停留三日,魏家一行就要坐车去上海了,再见一见容扬,就当踏上赴美的轮船,离开国土,往他乡求学去了。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