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83.临行之三

魏年做事向来不乏手段, 你好声好气的, 他也不是不讲理, 可你招惹他, 叫他不痛快, 他完全不讲情面的。

王二舅私下还说, “那陈家也是不讲究,我听说, 阿年媳妇小时候,很受了些亏待。”陈萱在叔叔家受亏待的事,于王家完全不是什么秘密, 就凭魏年陈萱这房发达了,多少出去做事的机会,王家村儿的人能为去北京做工的机会把王大舅家的门槛儿恨不能踩平了, 陈萱从没的提过一句陈家村儿。若是陈家叔婶是厚道人,这样的好处, 肯定不能让王家村儿的人占了先。

王大舅叹,“平时不积德,看人家日子好了再凑跟前儿来,谁是傻子呢。”魏年非但不傻,还精明的很。特意让人盯着陈家,果然陈家直接叫魏年这一手闹的险没失心疯, 竟然要去找土匪半道截了魏家!

魏年比土匪还是良善很多的,只是把陈家所为告知三乡五里罢了,也没怎么着他们。可是, 这样一来,原本村里对五十亩地的事儿还有些犹豫。毕竟,外头法律如何,村里自有一套规矩。譬如,这没儿子的人家,女儿顶多能继承一半的家业,也就是说,哪怕陈家长房该有五十亩地,陈萱顶多继承二十五亩。如此,村儿里还在为向陈家讨二十五亩地还是五十亩地的事情犹豫不决,结果陈老二竟是要请土匪打劫魏家。村儿里立刻落井下石,毕竟,原本想从陈老二手里要出二十五亩地怕也不容易,现下有这个短儿捏手里,就不是二十五亩地的价格了,五十亩地都弄到了手。就这样,陈家村的村长还去问魏年,要不要把陈老二交官法办,魏年叹道,“二叔对我无情,我不能对二叔无义。二叔家里还有儿女要养育,这事儿就算了吧。”

如此,魏年还落了个仁义的名声。

魏年还借此教导两个侄子,“这就叫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些小人,就要防着他狗急跳墙!”

魏年回到北京与陈萱说起此事,陈萱气坏了,批评魏年,“就该把他们都送监狱里去,你最后做那好人,他们也只会更恨你!”又说,“你说这人心怎么这样歹毒,竟然要请土匪害你!”

陈萱瞪圆了眼,再次强调,“这就是要害你性命!”

“我能叫他们害了?早防着他们哪。”魏年一手搂着她的肩,一手摸肚子,“咱儿子还好吧?”

陈萱说一句,“以后可别这么烂好心了,他们那样的人,不会领咱们情的。”见魏年点头应了,才说,“好的很,都没什么感觉,也不想吐。”

“是个乖儿子。”

陈萱说,“总念叨儿子,万一生出来是闺女,阿年哥你会不会特失望啊。”

“那有什么失望的,咱们小丫头多机伶。我不是看你想要儿子,才这样说的吗?”魏年揭陈萱的老底,陈萱问魏年,“有这么明显么?”

“特别明显。”

陈萱不好意思笑笑,“我还是旧式人的老思想,总想给阿年哥你生个儿子。咱们有闺女了,我自己也想要个儿子,岔岔样儿。这年头儿,还是男人在外讨生活更容易些的。”

“儿子闺女都一样,咱闺女比程苏家儿子小一年哪,比程大根儿机伶一百倍不止。那小子,每次都是跟咱闺女屁股后头听指挥的。”这说的是程苏的儿子程大根。

陈萱想想,也不禁笑了。陈萱问,“大哥大嫂那边儿安置下来没?”魏年走前,把当初给李氏在东四置的出租的宅子收了回来,陈萱带着刘嫂子打扫了一遍,也请魏金帮着看了看,瞧着该添置的东西都添置上了。添置东西并没有花什么钱,这院儿里本来也有家俱,再说,还有当初老宅的家俱用什,要添的无非就是些家常日用的米面油粮,这个陈萱让刘嫂子从家里搬了些过去,再有不足的去市场上买来补上。

魏年见床头放着本书,拿来翻了翻,复又放下,“我瞧着安置下来才回来的。云姐儿就住大哥大嫂那里了。”

“我猜也是。”陈萱道,“今天估计大嫂得忙一日,明儿我过去瞧瞧大嫂,我跟大嫂也大半年不见了,大哥大嫂在乡下一切都好吧?”

“挺好的,有王家照应着,没受什么苦。阿杰阿明还去村儿里小学当了一段时间的小先生,我们来前儿,乡亲们送了好远,送了许多吃食水果,让路上带着吃。”魏年道,“大哥精神头儿也大改了,现在特有精神,以前的事也都悟了,知道是上了姓傅的当。”

“看来这趟乡没白回。”陈萱又问起老太爷的下葬的事,魏年道,“都挺顺利,有王家几位舅舅帮衬,还有咱村儿里的乡亲们,下葬当天日头就极好的。托了族里的一位老族亲每年帮着照料坟莹。”

“这就好。”陈萱摸摸魏年的脸,“我去给你放水,一会儿好好泡个澡,这出去一趟,没晒黑,倒是晒红了。”

“别提了,就是路上受罪。”魏年跟在陈萱屁股后面进了浴室,陈萱放水,他就在陈萱身后说话,“唉哟,当初你来北京的路上道儿也那样么,颠的很。”

“我那会儿可不像你们坐的轿车,就是普通的马车,没篷子。其实也不是很颠啊,颠就下来走一会儿,不颠再坐呗。”陈萱不觉着马车如何颠,这边儿浴缸里放着水,陈萱又出去给魏年拿睡衣,魏年跟出去,“咱小丫头什么时候回来啊,让刘嫂子去接一接吧。”大妹留在大哥家帮着收拾了。老太太魏银一回来就去自己屋儿歇着了,魏年跟媳妇说了一回话,想起自家小丫头来。小丫头不在家,被魏金一大早就接到王府仓胡同玩儿了。小丫头跟大姑感情好,爱守着大姑玩儿,魏金也喜欢小丫头,她每天过来看陈萱,就顺道把小丫头接过去玩儿,据小丫头自己说,她还会帮着大姑摘草莓、拔草,特别有用。一出去就一整天,中午跟着大姑吃饭。

魏年这出门大半个月,心里最记挂的就是媳妇闺女,且不见闺女回来,忍不住叨叨起来。陈萱道,“你先洗澡,我看看晚上都烧什么菜,让刘嫂子顺道去羊肉床子那里买二斤红焖羊肉,晚上叫大姑姐过来吃饭,也把小丫头接回来。”

刘嫂子被陈萱派去接小丫头,结果,小丫头是被魏金送回来的。魏金听说老太太回来了,让刘嫂子只管去买焖羊肉,她带着小丫头还有一篮子新摘的草莓过来。陈萱正在厨房择菜,听到小丫头扯着嗓子喊奶奶,忙先接了草莓,小声说,“老太太阿银都在房里休息。”

小丫头蹑手蹑脚的到奶奶屋里看过奶奶,出来小小声的说,“奶奶睡着了。”又问,“妈妈,我爸爸呢?”

“在楼上洗澡,一会儿就下来了。”

小丫头蹬蹬蹬跑上楼找爸爸去了,魏金见陈萱洗草莓,就继续择陈萱没择完的菜,问陈萱,“阿年回来说什么没?爸爸下葬的事怎么样,顺利么?”

“阿年哥说,样儿样儿顺利,还有件喜事得跟大姐说,大哥大嫂和孩子们都回来了,已经在东四的宅子安置下了!”

“啥,阿时他们都回来了!”魏金既惊且惊,她原就担心魏年一家出国在北京就没了娘家做靠山,如今听说魏时一家回来,顿时高兴的了不得,当下问,“他们住哪儿?”

“东四四条,离隆福寺不远,打西向东数第三家就是。”

魏金立刻菜也不择了,跑上楼去叫小丫头,带着小丫头就风风火火的往魏时家去了。陈萱不忘叮嘱一句,“大姑姐你跟大哥大嫂说,要是收拾好了就过来,咱们晚上一起吃饭。”

“知道了知道了。”魏金风风火火的出去叫黄包车了。

于是,魏年刚跟闺女说了三句半话,结果,闺女就叫大姐抢走了。待魏年洗好澡穿着睡衣下楼,脸上那叫一个怨念深重,直说,“大姐也是,喜欢闺女就自己生俩,成天的带着咱小丫头不撒手!”

陈萱把摘好的豆角泡水里,继续洗黄瓜、茄子、西红柿,让魏年把芹菜择了,魏年先拿个草莓喂陈萱,自己也拿一个吃了,方在陈萱身边择着芹菜问,“大姐有常过来看你不?”

“有,大姑姐每天都过来。我们一起商量着给大嫂收拾的宅子。”陈萱眉眼温和,“大姑姐还时常送草莓过来给我吃。”

“要不是见着这一篮子草莓,还真不敢相信。”魏年想想他大姐的脾气,也是想笑,“大姐再在转了性,大方多了。”

“大姑姐不算太抠儿的,其实,这抠儿,主要是来钱的地方少。我以前也很抠儿啊,咱们刚搬到王府仓胡同儿的时候,你每次去胡同口儿买烧饼油条做早饭,我就特心疼钱,后来才慢慢好了。”陈萱把菜洗好放在竹篓里沥水,开始咄咄咄的切黄瓜丝,一面说,“大姑姐现在可好了,她舍不得咱们走。”

“这也只是出国念书。”魏年志向高远着哪,魏年道,“咱们老魏家,这些年就是做买卖挣吃喝,还没人出过洋。我想着,咱们借这机会出去瞧瞧,一则自己个儿能长些本事,见些世面,就是对咱们的生意也是大有好处的。二则咱们出去了,以后但有晚辈孩子们想出去,咱们走过一回这路子,就熟了,对子孙后代也有好处。就是丰哥儿裕哥儿,他们以后若有本事,想出国,也一样能出去。要是一家子几代人都挤在北京城,眼下又是这样的世道,能有什么大出息。”

陈萱看向魏年眼神柔和似水,“阿年哥说的在理。”

俩人这么说着话,魏年就把芹菜韭菜小葱花生择的择剥的剥,都给收拾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的放在碟子碗里。魏年瞧着自己干的这一堆以前从没干过的活儿,心下总觉着哪里不对头!

作者有话要说:  ps:第一更,第二更在下午六点!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