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55.舞会下

晚餐完全西式。

陈萱的餐桌礼仪很不错,闻雅英也没再说什么阴阳怪气的话, 就是看魏年把切好的牛排放到陈萱面前的时候, 不屑的移开眼睛。闻夫人很满意的微微颌首, 闻先生见人家小两口恩爱, 也是一笑。做为长辈, 自然喜欢看到这样用心过日子,还把日子过得这样融洽的晚辈。

魏年不露声色的将诸人的脸色尽收眼底,心下越发震惊, 闻家是长餐桌,闻先生自然坐上首最中间的位子, 闻夫人坐在闻先生右下首。闻雅英坐左下首, 陈萱魏年是挨着闻夫人坐的。闻氏夫妇都是老练人物, 不可能露出什么形迹, 倒是闻雅英, 这女人素来无脑,说的话反是可信。

什么叫“不是外人”呢?

再联系闻夫人待妻子那不同寻常的亲近,魏年越发觉着可疑。

好在, 魏年也是特别稳得住的人,他只管不露声色的吃东西,顺带照顾一下妻子, 期间还能说几件孩子的趣事。他口齿伶俐, 说的妙趣横生, 足以佐餐, 倒是叫闻雅英听的越发不悦。

好在晚饭后就要去市政厅舞会了, 大家分乘两辆车,闻雅英与闻氏夫妇一辆,魏年陈萱一辆,至于闻氏夫妇的随扈则另计。这一次市政厅的舞会,自然与上次不一样。闻先生闻夫人带着闻雅英在前,陈萱则挽着魏年的胳膊随在其后,市政厅的舞会自然是韩市长夫妇主持,闻氏一家都与韩氏一家相熟,闻先生并不必闻夫人亲自引荐,而是亲与韩市长夫妇介绍了陈萱魏年,笑道,“这是家里晚辈,阿萱阿年,我们来北平的时候少,今次有舞会,就带他们一起过来见一见朋友们。”

韩市长韩太太何等样人精,何况魏年相貌英俊出众,陈萱也是温柔清秀的妇人,纷纷寒暄起来。韩市长笑,“一看便是人中龙凤,老闻你不厚道,这样优秀的小辈,该早带出来给咱们认识。”又问夫妇二人在何处高就。

魏年道,“现在为容先生打理生意。”

韩市长笑,“那就更不是外人了,容先生今天也要过来。”

韩太太已经挽着陈萱的手在说话了,韩小姐也是一副与陈萱没有半点儿嫌隙的模样,亲亲热热的仿佛陈萱亲姐妹一般,还与母亲介绍,“魏太太我认识,妈妈,以前魏太太也来参加过我和闻姐姐、陈姐姐举办的舞会,她常和秦小姐一起的。”

韩太太显然记性不错,立刻想到秦殊现下与一家魏姓的小商人在一处的事,只是,韩太太心下又是不解,这位魏太太既与闻家这么好,得闻先生闻太太亲自带到社交场,如何闻小姐又要在报纸上针对魏家。反正这是闻家的事,又不与她韩家相关。韩太太只管热情招待闻氏一行,笑道,“看你们小姑娘家都是差不多的年纪,以后更要好好相处,做好朋友。”

大家便热热闹闹的说起话来。

陈萱话不多,不过,闻夫人向她引荐的每个人她都很礼貌的同人家打招呼。连带驻北平的各国大使,闻夫人都有许多能说得上话,看闻夫人用各国语言同这些人交谈,陈萱羡慕的不得了。好在陈萱英文不错,她还略会说两句法语,主要是听魏年给小丫头用法文念书听的多了,起码基本的打招呼的话是会的。

等人家说的再多些,陈萱就不成了,她换成英文跟人家解释,“我的丈夫每天晚上用法文为我的女儿读书,我也只会这简单的几句。”

大使先生风度翩翩,“您的丈夫一定是位非常优秀的男士。”

“是,非常优秀。”陈萱望向魏年,魏年正在与一位不认识的先生说话,正好魏年也在留意陈萱这里,见陈萱看他,便回之一笑。陈萱指向魏年,“那就是我的丈夫。比较高的那位,非常英俊,非常优秀。”

然后,陈萱就顺理成章的把魏年介绍给了自己刚认识的大使先生。

陈萱并不是那样耀眼的人,她性情温和,没有攻击性,待人极和气,社交场并不讨厌这样的人。何况还有闻夫人亲自带她介绍给朋友认识,容扬到的要稍晚一些,容扬的舞伴仍是秦殊,秦殊悄悄同陈萱咬耳朵,“突然被抓的壮丁。”

陈萱直笑,容扬一到舞会就见陈萱与闻夫人在一处了,闻雅英一向有自己的朋友圈,她从不乐意与闻夫人多相处。容扬不吝赞美,“魏太太这一身真漂亮。”

陈萱有些羞涩,“容先生的俊雅无人能及。”

闻夫人与容扬也是极熟的,“我还以为你赶不及了。”

“刚下飞机就过来了。”容扬的脸上却看不到半丝疲倦,他看一眼秦殊,风趣道,“临时抓的舞伴,还被人家报怨一路。”

秦殊道,“本来就是,我这也没好好化妆打扮一下,这么匆忙,岂不有损我的美貌。”

“秦小姐这等美貌,就是素面朝天依旧美的没话说。”容扬还得恭维秦殊几句,秦殊这才满意,得意道,“虽然是大实话,也不用就说出来。”逗得大家都笑了。

今天的舞会,稍微欠缺一点身份的都进不来。虽说有许多人都是闻先生带着陈萱认识的,也有不少陈萱以前认识的朋友,如文先生夫妇,如一向风度极佳的楚教授,都是陈萱相识的。秦殊见闻夫人将陈萱带在身边应酬,也有些奇怪,想着闻姨跟二嫂可真不是一般的投缘。待到舞会结束,秦殊就直接跟陈萱他们一起回家了,容扬坐一天飞机过来参加舞会还没来得休息,秦殊又不是矫揉造作的大小姐,也不必容扬非要送她回家。容扬笑,“那就不送你了,改天请你喝茶。”

秦殊朝容扬摆摆手,容扬又与闻氏夫妻告辞,同闻雅英打过招呼,就要先走,闻雅英追上去,“我跟表哥一起。”

陈萱魏年秦殊与闻先生闻夫人告辞后,一起坐容家的车回家,

都不必容扬问,闻雅英就什么都同容扬说了。

闻雅英先是冷笑,“表哥你一向同我家这位太太要好,先前不会就是她托你照顾陈萱的吧?”

“你在说什么?”容扬疲倦的很,淡淡道,“我与魏夫人是生意合作,闻夫人与魏夫人投缘是她们的事。”

“那平白无故的,你干嘛要给那村姑生意做?”

容扬直接问到关要处,“好端端的,闻夫人为什么要托我来照顾魏太太?”

“为什么?”闻雅英不掩讥诮,“说不定那姓陈的过几天都要改姓闻了,你说为什么?”

容扬惊讶的望向闻雅英,“这话可不能胡说。”

“胡说什么,那村姑本来就是她和前头丈夫的女儿,你看我爸爸今天呵呵呵个没完,心里不知多乐意再多个闺女!说不定就是让那村姑入我们闻家的籍,我爸爸都乐意的不得了!”闻雅英不忿,“我看他都不知道谁才是他亲闺女了!”

容扬压下心中诧异,闻夫人出身寻常,这在上流社会并不是秘密,闻夫人本也不是因出身跻身上流社会的。闻夫人本人极具才干手腕,就是容扬先前也曾得闻夫人相助,闻先生能娶到她,先不论感情,事业上也得闻夫人大力相助。依闻夫人的地位,她要认回女儿,何况女儿又是陈萱这样完全能拿出手的女儿,闻先生当然不会反对。依闻夫人的性情,陈萱若是寻常,她不一定愿意认她。陈萱现在也算不上出众,但,陈萱不平凡的地方在于,她清楚自己的平凡,然后,肯为理想付出努力,这是个位能走很远的人。容扬始终对陈萱的另眼相待也在于这一点,容扬问闻雅英,“闻夫人是要认回魏太太么?”

“没有,我爸爸再三告诫我,不能把这事儿说给那村姑儿知道,怕村姑受不了刺激,一下子高兴懵了。”闻雅英讽刺道。

“魏太太并不是这样的人。”容扬道,“这事与你无关,你这么义愤填膺做什么?”

“跟我无关?万一爸爸让她入籍,难道跟我无关?”

“你想哪儿去了,魏太太不是这样的人。”

“不是?”闻雅英冷笑,“你没见她今晚和那小商人跟在我爸爸身边的谄媚样儿,我爸爸说是自家晚辈,难得他们夫妻竟不知个羞,竟大喇喇的就敢认,他们算哪门子的晚辈?”

容扬淡淡道,“闻姨嫁给姨丈,就是你的继母。同样的道理,姨丈娶了闻姨,魏夫人在血缘上是闻姨的女儿,你父亲自然是她的继父。说是晚辈,是正常的辈份。你不必这样恼怒,按理,你俩算是继姐妹的关系。”

闻雅英的恼怒直接带到了脸上,容扬道,“你家到了,下车吧。”

司机下车,为闻雅英打开车门,闻雅英气,“表哥你到底是帮着谁的?”

容扬靠着座椅,平平静静的说,“这是姨丈和夫人的事,也是魏先生和魏太太的事,我姓容,与我有什么相关?”

闻雅怒气冲天的下车,砰的一声巨响将车门摔上。

容扬揉一揉眉心,吩咐司机,“开车。”

同一时间,魏年也在问陈萱,“你家有没有失散多年的亲戚?”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