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54.舞会上

陈萱提前给小丫头挤出奶放在干干净净的小丫头专用的小奶碗里,因为一出去就得是大半天, 怕这些奶不够吃, 陈萱还给小丫头备了一瓶子羊奶, 这丫头不挑食, 牛奶羊奶都肯吃。有时瞧着大家伙儿一起吃饭, 还馋的咕唧咕唧咽口水,一幅想吃的不得了的模样,喂一小勺米糊糊, 也吃的喷喷香。陈萱就觉着,没比她闺女再好养活的了。

去闻公馆前又喂了小丫头一回, 陈萱才同魏年过去的。

魏年的西装是今年新做的, 陈萱提前给他熨好, 打理的笔挺光鲜。陈萱因为母乳, 以往穿毛衣半长裙配呢料大衣的时候比较多, 穿旗袍反而少了。她身材恢复的很好,较之先前其实并未大变,就是胸围暴增, 越发显得身段凹凸有致,一身寻常的绛色旗袍,也添了不少风情。闻夫人的视线在魏年身上一扫而过, 就定睛在陈萱这里, 起身笑道, “我算着你们也该过来了, 过来坐。”挽着陈萱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身畔, 魏年就坐二人对面的长沙发,双手送上礼物,恭敬又客气,“内子多受夫人照顾,我竟是第一次过来拜访夫人,真是失礼了。”

闻夫人笑着接了,阿芒端上茶点,陈萱的那杯是热牛奶,闻夫人递给她,“有些烫,小心些。”之后才与魏年道,“阿萱说你事业忙,其实我们女人间说话,你来了也无趣。今天正好,老闻也在家。”让阿芒把闻先生请下来。

闻氏夫妇都是极出众人物,闻先生一如既往的儒雅风范,魏年陈萱齐齐起身打招呼,闻先生笑道,“都坐,自己家,不是外处,莫要拘谨。”

闻先生其实与魏年曾有过两面之缘,第一次是在教堂门口,第二次是在六国饭店早餐厅,不过,两次都只是匆匆一瞥。如今正式见面,闻先生不吝赞赏,“第一次见面匆忙,我就说时久未来北平,青年人中已有阿年你这样出众的小伙子。我们果然有缘,如今也不必论那些客套生疏的先生太太那一套,你们就叫我叔叔吧。”

陈萱魏年当然不会推辞这个,魏年一向八面玲珑大方得体,喊起叔叔来既亲近又不显谄媚,那一份度拿捏的极好。陈萱则有些害羞,她是再没有魏年这种本事的。闻夫人道,“我带阿萱去试衣裳,一会儿有美容师过来,你们先聊。”

“行,你们去吧。”待二人到房间打扮,闻先生笑道,“女人家的事情总是比我们要多一些。”

“是。”以魏年之伶俐,都不知与闻先生这样的人物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可聊,好在,闻先生不是个没有话题的人,闻先生就从东北军撤离东北引发的难民入关事件,北平这里也迎来了大批的东北难民,就说说这件事嘛。

男人们侃一侃国家大事,魏年对国家大事关心的并不多,他一向认为这些事与他无干。好在,他也并非漠不关心,何况,身处在这样的一个乱世,身为一个买卖人,魏年的感受反而更深。再者,魏年这人,交往的人中并不仅限于生意人,像文化人这个圈子,他也有接触。社交场也参加过,这个就没混出什么名堂了。基于魏年的出身,他能有现在的见识已是极不错的了。何况,魏年通英、日、法三国语言,而且,人家不只是学学则罢,人家完全是可以日常交流的程度。再加上魏年这身材相貌,就是让闻先生说,寻常大学生毕业生比魏年优秀的都不多。

陈萱则在同闻夫人试衣裳,两件都是旗袍,一件玉色,一件是银红色,都是极好的料子,只拿眼一望,就有说不出的高档。闻夫人让陈萱去衣帽间试穿,最终选了玉色这一件,陈萱对镜子说,“我要是能再白一点,穿这件就更好看了。”

“现在也并不黑。”闻夫人挑了件雪貂披肩给陈萱,又给她搭了一套珍珠首饰,陈萱来的时候戴了首饰的,闻夫人道,“玉色搭珍珠最好,你这套珍珠是用金嵌的,这套是铂金嵌珍珠的,更合适。先用这套,待舞会后再还给我就好。”

陈萱这才安心。

待美容师过来,闻夫人又带着陈萱化妆,做头发,做指甲,一系列的准备完成后,基本上也就傍晚了。闻夫人还问了小丫头在家都谁在带,陈萱说,“我提前把奶挤了一茶碗,还有一瓶羊奶,等小丫头饿了热热就能喝。”

闻夫人笑,“那孩子真乖巧。”

“特别会吃东西,以前只要奶喝饱就很高兴,现在看我们吃东西,她就巴嗒嘴儿,想尝一尝的样儿。”陈萱笑,“我们老太太说,一看就知是个馋嘴。”

“孩子会吃是好事,会吃才结实。”

“阿年哥也这么说。”陈萱说到自家小丫头就眉开眼笑,话没个完,“我现在得多挣钱,万一以后我们小丫头是个馋嘴,到时,她想吃鱼就给她买鱼,想吃肉就给买肉。”一丁点儿都不能让自家小丫头受委屈。

两人打扮好出来时,闻先生魏年已是相谈甚欢,闻夫人笑,“说什么呢这么高兴。”

闻先生见她二人相携而来,眼睛不禁一亮,二人身量相仿,自己夫人是一身浅紫旗袍,陈萱则是一袭玉色旗袍,都是再雅致不过的颜色,母女二人相貌并不相似,可她二人的人生却有说不出的肖似。便是以闻先生的身份地位也不介意多一位陈萱这样出众继女的,闻先生笑,“在听阿年说他被阿萱催着学法语的事。”

陈萱很自然的坐到魏年身边,笑看魏年,同闻先生道,“也不是我催,主要是阿年哥特别聪明,我学两天的事,他一天就能学会。我的英文、日文都是阿年哥教的,他这么聪明,当然应该多学习一些,要不多浪费啊。现在阿年哥法语已经不错了,他还想再巩固巩固,等法语学好,就可以学德语了。容先生会五种语言,阿年哥特别祟拜容先生,要和容先生学习哪。”还问魏年,“是不是?”

魏年能说不是吗?魏年连连点头,“你说是就是。”说什么他祟拜容扬啊,真是的,媳妇就是太实在。

“本来就是啊。”陈萱看向魏年的眼中是满满的祟拜,“平时阿年哥还要忙生意,有时我不会的题还要教我,就这样,他学的都比我快。我们想以后一起去读国外的大学,阿年哥是想向商业发展,他的理想是以商强国。我没阿年哥那样大的志向,我的理想是以后做学问,成为一个有学问的人。”

闻先生赞许,“这样很好。”

陈萱笑眯眯的看着魏年,魏年就想香她那红唇一口,不过,这是在别人家,魏年只是轻轻的握住陈萱的手,悄悄的挠她手心,夫妻二人相视一笑,恩爱自在不言中。

出发前总要吃些东西,闻夫人与阿芒道,“打个电话给雅英,看她过来没?咱们一起吃饭,不要迟了。”

陈萱已经做好要与闻雅英见面的心理准备,所以,听到闻夫人说闻雅英要过来,面儿上并没什么。闻先生极讲理的人,主动说,“先前的事,我说过雅英了。她被我娇惯坏了,这么大了还总是任性。你们这样肯努力上进的孩子,我真是盼着她能与你们做朋友,老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秦家小殊现在就很上进,听她说要继续在北京大学念书了,多好啊。”

陈萱点头,“阿殊已经找齐了大二的课本,现在每天晚上都要看书,不然怕明年上学跟不上人家的进度,毕竟她了耽误了两年。不过也不怕,她法语一直很好,前两年在中学教法语,后来还去洋行跟法国人谈生意,我们花边儿厂的单子有几单就是她谈来的法国单。商学院的院长靳教授特别看好她,刚开始办转学手续,法学专业的老师见过阿殊后就同意她转学的事。靳教授不大好说话,开始听说她以前读法语专业还不乐意,阿殊过去面试了一回,靳教授那样有点儿冷的人,当时就同意让她兼修商学了。她自己又能主动补一补功课,这学习上,还是得自己主动。以前我还觉着她大学不念可惜,没想到阿殊一用功就这么厉害。”

陈萱说着就很为秦殊高兴。

大家正说话,闻雅英就过来了。闻雅英依旧是那冰雪样的相貌,耳际颈间是成套的钻石首饰,见到陈萱魏年夫妻只是很冷淡的扫一眼,踩着细高跟鞋上前打招呼,“爸爸、太太。”那双冷淡的眼睛讥诮的看陈萱一眼,淡淡道,“陈小姐早该过来了,太太一直记挂你。”

魏年的视线瞬时转向闻雅英,闻雅英一身大红闪亮长裙,随意的坐在一畔的单人圆沙发中,扫魏年一眼,意味深长,“魏先生也不是外人。”

闻先生笑,“晚饭好了,一起用饭吧。”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