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33.懵了

陈萱新交到了朋友, 虽然她现在和闻夫人在身份学识上的差距还比较大,但是,闻夫人让陈萱可以去她的书房借书,陈萱心里极感激闻夫人。想着闻夫人明天一早就要回南京, 陈萱起个大早, 摘了一篮子草莓, 还洗干净,用干净的布巾吸干水, 然后,掂上新鲜的草莓叶子,趁着早上给闻夫人送了过去。

昨晚陈萱还把想给闻夫人送草莓的事同秦殊说了, 秦殊一直很喜欢闻夫人, 听说后收拾了一块花边厂新织出的蕾丝,装到盒子里,准备做为送给闻夫人的礼物。

陈萱的发丝上还带着晨间未散的薄雾, 闻夫人都要上车了, 见陈萱秦殊坐着黄包车匆匆赶到, 不禁推开车门下车,问这俩人,“怎么这会儿突然过来了。”

秦殊笑, “二嫂要给闻姨送草莓,我是跟二嫂一起过来的, 这是我们花边儿厂新织的蕾丝, 很好看, 闻姨留着做衣裳。”

陈萱把草莓递给闻夫人的随扈,笑的眼睛弯弯,“这是我早上给夫人摘的,坐飞机也要好几个小时,夫人路上吃。”

闻夫人道,“这得多早就起床啊,以后别这样了。”

陈萱笑,“新摘的草莓最好吃,夫人快上车吧,飞机不能晚点的的。”

闻夫人同留在闻公馆的女管家阿芒说,“现在天还早,让阿萱阿殊用过早饭再回去。”不待陈萱拒绝,闻夫人坐回车上,对二人摆摆手,才令司机开车走了。

陈萱送过东西就想回家的,结果,那位阿芒管家说什么都不让俩人走,非要留俩人吃饭。陈萱推辞不过,秦殊完全没有推辞的意思,她笑嘻嘻的跟阿芒说着话,陈萱见状,只好留下来一起用早饭了。陈萱以为闻公馆这里的早餐必定是西式的,没想到是正经的中式热汤面,上面有两个溏心蛋,还有几根碧青碧青的小青菜,这个季节的小青菜,不必说都是洞子货了,陈萱特别珍惜,洞子货可贵了。

阿芒还细心的给二人准备了酱油碟和醋碟,以及两碟子酱菜,“这面清淡些,要是味道不足,魏太太自己添加。”

“嗯。”陈萱还真觉着这面条有些淡,她放了好些醋,就着脆生生的腌小黄瓜,把一碗面都吃得精光,连面汤都喝光了。阿芒就要再去给陈萱盛面,陈萱摆摆手,“这一碗就够了,我是觉着面汤也很清淡爽口,不喝就浪费了。冬天吃面真舒服,我鼻子尖儿都出汗了。”

秦殊也放下了筷子,笑,“我也是,觉着浑身都暖洋洋的。”

阿芒道,“以后魏太太秦小姐有空只管过来,我还煮面给你们吃。”

“好啊。”陈萱想帮着阿芒一起收拾,阿芒不让,陈萱店里还有事,秦殊也要去学校上课,二人就告辞回家了。

陈萱则和魏银商量着店里招人的事,这一次要招的是到天津上海青岛等外地做买卖的售卖员,要说售卖员,显着没档次。陈萱同魏银道,“现在洋派工厂里的官职,有那个叫经理的,咱们在报纸上写招经理,显着高级。”

魏银道,“薪金要不要也写报纸上,咱们多写点儿,人家一看给的钱多,就乐意来哪。”

“可不能骗人哪。”

“不骗人不骗人。”魏银想了想,“可以这样写,转正式工后底薪五十块起,咱们既要招有本事的人,只要有本事,给钱上咱们就不能小气。还要写上,上不封顶,分红另算。”

五十块大洋对于以前的陈萱而言,绝对是一笔巨款,现下用在员工薪水上,陈萱觉着,虽然这笔数目不小,但是,她并不心疼。陈萱对于卖力做事的人,一向舍得花钱,就是孙燕在店里,哪个月的分红都不会少于二十块大洋,若是遇到节庆店庆的,还会更多。陈萱向来言出必践,当初说好给孙燕多少,就是多少,一分钱都不会少孙燕的。小李掌柜也是一样,每月工资都是底薪加分红。如果要招去外地拓展业务的经理,当然更不会小气。

俩人把招人的事商量好,又把拟出的招人广告给魏年看过,魏年直接把底薪五十块改成一百块,陈萱不禁道,“一百块也太多了,同行店里再没有这样的高薪水的。”

魏年道,“咱们招的是一流的人,自然要给一流的薪水。放心,这高薪想拿不容易,试工期不能少于半年。待半年后,人本事够用,多五十块少五十块的,不是什么大问题。”

陈萱想想,“倒是,现在阿柠赚的,一月也不止百块大洋的。”

魏年握着陈萱魏银拟定的招工广告,思忖再三,“经理不好,不够高级。改为高级经理,把高级写书面上,就更加高级了。”

魏年还出了不少钱,把招工信息放到不错的版面儿上。程苏看他们要出月薪百块大洋招经理,都说,“我都想辞了报社的工作跟你干买卖了。”

魏年笑,“少来,你现在堂堂副主编,什么时候请客,可别想混过去啊。”

程苏脸上忍不住逸出喜色,笑,“你也知道,我这副主编还是托我舅爷的福。报社的同事都请过了,原想这几天就请请咱们的同学朋友,可我媳妇预产期就在这几天,我现在上班都提心吊胆的担心她在家什么时候就生了。等她生了,我这颗心也放下了,我在六国饭店设宴。”

魏年轻捶他肩头一记,“少跟我这儿显摆。”

程苏喜滋滋地,“不是显摆,你也抓点紧,你成亲可是比我还早哪。”

魏年没好气又捶程苏肩头一记狠的,难道他不急啊!

非但魏年急,陈萱也挺盼孩子的。可一时半会儿的中不了,这也不是急得来的事儿。眼下,魏年还得跟三舅爷打听一下乡下有没有可靠妇人,魏年想请一个来家帮着做家事,这样陈萱也能轻松一些。

陈萱又同魏年商量着种草莓的事,陈萱说,“咱们生意上的事情会越来越多,以后工厂里新添的设备到了,又要招工人干活。再有,咱们的技工学校,教人钩花边儿的生意也渐渐有了,还要招去外地开拓生意的高级经理,这些人招来,不见得就特别合适,容先生说的,只要人品过关,哪怕不是特别合适,咱们也可以给训练合适。所以,训练人手的事也要先准备起来了。还有平时参加文先生、楚教授的沙龙,咱们也要时不时的过去老宅那里,我现在都想通了,阿年哥,这种草莓的技术,要完全保密也不大可能。虽然草莓不大好种,但是咱们卖出去的草莓,都是熟了才卖的。要是有心的,留下种子,种出草莓也是早晚的事。我想,咱们找个亲近的会保密的,来找他学习种草莓,以后这差使就教给他,让他专职管着种草莓,待草莓卖了钱,咱们多出工钱。”

“就是这样的人,一时不大好找。”草莓的事,陈萱并不是舍不得请人,她真正的难处在这里。

魏年倒不觉这样的人难找,魏年道,“别人不说,要是跟大姐说,大姐得乐意的了不得。”

“大姑姐哪儿干得了种地的事儿啊!”陈萱不赞同魏年这话。

“要说种地,大姐那是打死都不愿意的,可这赚钱的事儿,她一准儿愿意。就是种草莓不稀奇,可咱们在屋里种草莓,用什么样的火侯,如何浇水,如何上肥,如何治虫,这都是经验。再说,草莓这样赚钱,跟大姐说,她绝对愿意。”魏年同陈萱道,“这样的技术,眼下要是教给外人,不大妥当。大姐跟她婆婆不合,大姐夫挣的钱,都叫赵老太太收着,大姐早就不满了,给她这挣钱的机会,她一准儿乐意的不得了。而且,也不会教给她婆家人。”

陈萱是真的打算空出时间来学习和做更重要的事了,陈萱点头,“成,要是大姑姐乐意,咱们跟太爷商量,给大姑姐按分成算钱。”

魏年笑,“不怕咱们的分成越来越薄么?”

“不怕。闻夫人说,就是要把琐事交给别人做,这样咱们才有精力做更重要的事。”陈萱认真的同魏年说起自己对以后的计划,“我想多留些时间学习,还想多跟文先生楚教授那样有学问的人来往,也想做些有点难度的事。虽然有时候事情很难做,要费很多精力,我也想试着做。就像做题一样,有些题很难,但是,弄明白以后再遇着这样的题就不觉着难了。”

魏年一笑,“好,这事儿我先跟爹提一提。”

陈萱点头,问魏年,“阿年哥,咱们要雇人做家事的事,你有没有跟老太太说一声。”

“等人寻到再说,咱妈那性子,现在同她说,她还不得跳脚啊。”魏年大包大揽,“你放心,到时我亲自过去跟咱妈说。”

陈萱也没想自己扛雷,肯定要让魏年顶在前头的。

不过,这雷也没让魏年扛,因为,陈萱有孕了。

陈萱近来特别爱吃酸的,就是炖肉,都要额外放一碟子醋在手边儿。更不必提什么酸黄瓜、酸梅子,魏老太太那里不晓得谁送的梅饼,别的时候,梅饼都是酸甜酸甜的,这次的梅饼约摸是没做好,酸的吓人。魏老太太吃不了这酸劲儿,很大方的给俩儿媳妇吃,李氏也吃不惯这样酸的东西,倒是陈萱去了,一会儿就津津有味儿的吃了半盘子。魏老太太盯她的眼神都不对了,陈萱心说,这不知不觉的,怎么吃这许多,定是老太太不乐意了。哎,自己以前可不是这样馋嘴的人啊!陈萱有些懊恼,一下子吃了老太太这许多的梅饼,正想怎么跟魏老太太说,就听魏老太太来了一句,“你是不是有了?”

陈萱……

陈萱哪里知道有没有,她,她直接懵了!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