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20.与子偕老

节前的事情处理好,月份牌又被翻到了新的一页。

八月初七。

魏年醒的要比以往早些, 睁开眼后先在陈萱唇上香一口, 见陈萱没动静, 干脆加深这个早安吻。

不得不说,人是适应性极强的生物。

如陈萱这样保守的旧派女性,在魏年坚持不懈的骚扰下, 醒来后也只是推开魏年, 薄斥了句,“不正经。”便把中间的布帘子一拉,开始起床了。

魏年一把扯开布帘, “阿萱, 咱们今儿去拿衣裳,明儿可就是初八了啊。”很惋惜陈萱已经穿上小褂, 开始套旗袍了。

陈萱将他脑袋按回去, 重拉回布帘,魏年探进头,问, “你听见没?”

“我又不聋。”陈萱唇角翘起, 系好扣子下炕, “我去给阿年哥打水洗脸。”

魏年跟着下炕,“不用你, 今天我打水伺候你一回。”

陈萱心里是有些不安的, 想着怎么能叫阿年哥干这个活儿呢。不过, 再想想, 现在是新时代了,报纸上都提倡男女平等。关键是,陈萱犹豫的这工夫,魏年已经麻溜儿的端着洗脸水进来了,陈萱眼睛弯起来,“那我就洗了。”

“洗吧。”陈萱洗脸,魏年把毛巾给她搭洗脸架上。

待陈萱洗过脸,魏年才自己打水洗脸,陈萱就去烧早饭了。魏年简直是跟前擦后的,时不时的在陈萱耳边撩拨一句,“萱儿,我可就盼着明晚了啊!”闹陈萱个大红脸才罢休,非把陈萱逗恼了,轰他出去买油条,魏年才乐呵呵的去买早点了。

陈萱煮些玉米粥,豆腐脑也很好喝,不过,总喝豆腐脑儿,不如粥养人。

早餐很简单,有油条、有肉沫儿烧饼,还有香油拌的萝卜丝儿,再有一盘子醋溜白菜,但是,就这几样简单饭菜,魏年和陈萱吃的那叫一个情意绵绵。俩人,你给我递根油条,我给你递个烧饼,你给我夹两根萝卜丝,我给你夹筷子醋白菜……唉哟喂,秦殊这样一向大方的都是飞速吃过早饭不当这大电灯炮了。

待吃过早饭,魏年也不急着去铺子里了,帮着陈萱一起料理好屋里的草莓,俩人才坐着黄包车出门。都提前请了假,今天明天,歇两天。俩人先去自家店里拿礼服,又裁缝店拿衣裳,如今的裁缝店,因为都是量体裁衣,所以,衣裳好了,店里都能试穿的。

俩人分别试穿后,就去了北京照相馆,照相。

照相是陈萱提出来的,陈萱早就跟魏年商量了,想衣裳做好后,俩人去照张合影。魏年也盘算好了,得多拍几张,中式的西式的,都要拍。

照相馆也是提前约好的。

陈萱有些拘谨,魏年很大方,他还提前想好了很多姿势如何如何摆哪。到了照相馆,他比人家照相的师傅主意都多。拍完合影,陈萱还要求拍了一张单人照。因他们男的俊俏女的清秀,照相师傅还商量,“你俩生得好,洗出来一定好看。不如给我摆两张,挂我铺子里,这次洗照片的钱给你们免了。”

陈萱闻言挺心动,魏年直接一摆手,“免了,不差这洗照片的钱,你也不许拿我们照片乱摆。”

照相师傅想来也多遇到这种顾客,一笑也就罢了。

待俩人出了照相馆,陈萱还跟魏年商量哪,“人家师傅想摆就摆呗,这可怎么啦。”

魏年一手提着装衣裳的大纸袋,回头盯陈萱一眼,鉴定完毕后笑,“你是想省洗照片的钱吧?”

“我是觉着,阿年哥你这么俊,在外头摆着也好看。”

“我是无所谓啦,我不愿意你的照片在外摆。”魏年一手握着陈萱的手,伸手拦下一辆黄包车,先扶着陈萱上了车,自己才坐她身畔,在陈萱耳畔道,“舍不得。”

那呼吸间的热气喷在陈萱耳际,陈萱耳朵都红透了,她小声说,“我听阿年哥的。”

俩人先把衣裳放回店里,魏年带着陈萱去北海公园的仿膳饭庄吃饭,听魏年说,这还是当初服侍过皇帝老爷的御厨出来开的馆子。魏年令伙计安排的景观座,透过窗子的玻璃窗可以看到公园秋景,陈萱十分着迷。想着这竟是以前皇帝老爷游玩过的地方,她来这一遭,也是有大福了。

就见魏年把菜单递给她,“看看想吃什么,尽管点。”

来到这样的地方,陈萱觉着,就是不吃饭,喝两杯茶,也是值了。不过,既来了饭店,就没有不吃饭的理。何况,陈萱自从念书,亦是明白“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道理。翻开菜单来看,一样样的也都是不得了的名字,什么“燕窝庆字口蘑肥鸡,燕窝贺字三鲜鸭子,燕窝新字什锦鸡丝,燕窝年字锅烧鸭子”,简直吓死个人,这燕窝儿陈萱听老太太说过,是极贵的东西。翻过头一页,总算见到有能点的了,抓炒鱼片、白斩油鸡,又点了个豌豆黄、芸豆卷的点心拼盘。魏年瞧着,又添了个时令的莲子汤,以及一个爆炒腰花,鸭油豌豆苗儿。

陈萱一听,觉着吃不了,就说,“菜太多了,把鱼片儿去掉吧。”

“无妨,这里的菜量不大。”

陈萱这才不说什么了。

陈萱望着水面上有小船徜徉,不禁问,“阿年哥,这水上可以划船么?”

“当然能了,你没见许多人都坐船哪。一块钱能坐一天,还包茶水。”

陈萱来了兴头儿,“我从没坐过船,五月咱们去上海,我还是头一回见水上的大船。咱们不用坐一块钱的,一会儿出去坐一毛钱的,过过瘾,成不?”

魏年唇角微翘,“怎么不成。”

又问陈萱,“还有没有什么愿望?”

“近的都实现了,远的还要时间。”

“近的是什么,划小船儿,拍照片儿。”

“不是,划小船儿不是,划小船儿是我刚看到人家划,就很眼馋。拍照片儿是,我特别想拍照片儿。”陈萱说,“我们村的财主家还有相册哪。我想好了,等咱们的照片儿洗出来,我也去东安市场买个大相册,用来放相片儿。”

“好。”

陈萱没说的是,叔婶家的堂弟入学的那天,二叔带着堂弟去县里的照相馆拍了张好大的相片,回家挂在墙上,街坊四邻的来串门子都看得到。陈萱那时候,别提多羡慕了。后来,她听说,别人成亲时都会去照夫妻合影的,就满心期待。结果,叔婶跟她说,魏年不乐意这亲事。陈萱战战兢兢的,就怕被退亲,合影的事早担心的忘了。

后来到了魏家,就发生了陈萱现在也搞不清她到底是做了个梦,还是真的经过上一辈子,反正,她答应以后解除亲事后,魏年也并不难相处。可是,因为一直欠着魏年的钱,有时她经过北京照相馆的门前,顶多是瞄两眼人家屋里挂着的大幅照片羡慕一下,却是没钱去拍的。

没想到,到了今天,第一次拍照还是跟魏年一起拍合影。

陈萱望向水面的眼睛里似有微光闪过,她想,要是自己亲爹娘活着,说不准她也早就有自己的照片了。

一时,饭菜上来。

陈萱就高高兴兴的跟魏年一起吃这据说是皇帝老爷才吃过的好菜了。

待下午划过小船,又吃过晚饭回家时,天都黑了。

秦殊魏银看俩人手挽手甜蜜蜜的回家,还过去打听俩人的约会情况,听陈萱说去照相馆拍了合照,还去北海公园划小船儿,还问陈萱明天正日子怎么过。

说来这也是秦殊魏银百思不得其解的,按魏银的说法,二哥二嫂成亲的日子明明是腊八,怎么结婚三周年要八月初八过啊。秦殊倒是很理解,自己脑补为,这俩人急着过三周年纪念,提前了。

魏银觉着,这解释也说得过去。

这俩人八卦时,陈萱笑,“我跟阿年哥说好了,今天听我的,明天听他的,我问过阿年哥,他不告诉我哪。”

魏年轰小鸡似的把俩人往外轰,“好了好了,天晚了,赶紧去歇了吧。我俩的三周年,跟你俩有什么关系,去去去,别聒噪。”

俩人只好嘻嘻哈哈的跑掉了。

第二天的行程是魏年安排,魏年没让陈萱做早餐,他出去买的现成的,待用过早饭,魏年租的汽车就到了,碍于魏银秦殊的强烈要求,魏年只好先让汽车送她俩一个去店里一个去学校,省得这俩人碍眼。

然后,魏年换了在裁缝店新做,只昨天拍照时穿了一回的深色西装,雪白衬衣,连带着口袋巾、袖扣、手表这些,经过一回容先生提点,此时,悉数齐全,站在大穿衣镜前,端的是潇洒俊美。

就是陈萱,也不禁多瞅两眼,尤其,这西装上身是不是做得短啊,昨儿她就想说了,有些盖不住屁股,而那西裤,腰臀线又那样的合身,显得阿年哥屁股翘翘的。

魏年自镜中就见陈萱悄悄的瞅他一眼又一眼,于是,像一只雄孔雀一般,魏年对镜抿了抿自己油亮的大背头,渐身上下喷过千里香的花露水,对陈萱飘过一个飞眼,“我这一身如何?”

陈萱老实的说,“好看倒是好看,就是有些不正经。”

“有什么不正经的?”

“屁股那里太翘了吧。”

“西装可不就这样,显腿长。”魏年对陈萱道,“换上阿银给你做的婚纱。”

“啥?出门能穿那个?”

“没事儿,阿银做的那件又没有拖地的裙摆,就是里面是雪白丝缎,外头披了一层蕾丝,特别好看,真的。”

“可这都八月了,拍拍照就算了,穿出去多冷啊。”

“不是有给你新做的白狐皮的披肩么,带着披肩,再穿那件最长的呢大衣。今天带你去的地方得白纱裙,不然不相宜。”

“到底是去哪儿啊?”陈萱问半天问不出来,只好听魏年的。

小汽车回来的很快,陈萱刚收拾好,汽车就到了。

魏年不急不徐的打量着陈萱,这几年,陈萱过得辛苦,不敢有须臾虚度,时光并没有辜负她。纤秾合度的身材,淡淡的妆容,有些羞涩但绝不小家子气的神色,只是身上这套黄金首饰与白色的婚纱不大相宜,魏年牵着陈萱的手,“咱们这就出门吧。”

“到底去哪儿啊?”陈萱好奇的很。

“一会儿不就知道了。”

魏年先带陈萱到首饰铺里换了套珍珠首饰,陈萱十分想换成黄金的,魏年一句话,“这以后可以传给咱们闺女。”陈萱就不再提反对意见了。毕竟,如果不是变现,而是要传给闺女,黄金珍珠也没什么差别。

陈萱以为魏年是要带自己去哪个高档餐厅吃饭,结果,却是坐车去了西什库教堂。陈萱是第一次来到洋人的庙,望着那尖顶拱门的洋派建筑,倒也不大稀奇了。北京城里的洋派建筑也不少,何况,陈萱可是去过大上海的人了,自觉已见识过宇宙中心,也就不为这么个西洋和尚庙稀奇啦。

何况,她读了很多洋文小说,知道教堂是怎么一回事。

陈萱问,“阿年哥,你带我到这西洋和尚庙来做什么?”

魏年挽住她的手往教堂里面走去,一路漫行,一面解释,“西洋人成亲都是在教堂,咱们虽办过一回结婚礼,那时,你惶恐我不愿,是不能算的。我以前就很向往,能和心爱的人到教堂来办洋派的婚礼,在西洋神的见证下许下誓言。”

陈萱悄声道,“可咱俩都不信教啊。”书上说,西洋婚礼,得信教,才能到这教堂来举办。

魏年笑的自得,“我都安排好了。”

信教不信教的,魏年完全不关心,在魏年看来,搞定神父就够了。

很显然,魏年都安排好了。

神父见到魏年很亲切的迎上前,魏年用洋文打过招呼,陈萱也同神父问好。外国人总是有些夸张的,先是赞美了陈萱容貌漂亮,接着就同魏年说都准备好了。

于是,由这位丹尼尔神父主持和见证下,魏年和陈萱在教堂里举行了一次西式婚礼。

陈萱一身白色长裙婚纱,魏年是一袭深色西装,听神父念着誓言:而今而后,不论境遇好坏,家境贫富,生病与否,誓言相亲相爱,至死不分离。

交换婚戒后,魏年轻吻了陈萱的额头,那种充满期待与等待的珍惜的亲吻,让陈萱不禁眼眶微烫。魏年轻声说,“这是我梦想中的婚礼。”

陈萱泪水潸然。

此时此刻,她终于明白成亲那一晚,魏年近乎冷漠的那一句“没有感情,不能做夫妻”的含义。她自乡下而来,固然无依无靠。可魏年,也唯有这一生一世。

彼时,她惶恐的需要一个收留她的港湾。

可魏年,一样有对于自己人生与爱人的期许。

魏年不愿意稀里糊涂的过完一世,这并不是错,这是人之常情。

在这一瞬,所有前世的心结皆已冰消雪融。

陈萱轻轻的将手握住魏年的手,轻声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用力的回握住陈萱的手,魏年的回答没有半分犹豫,“与子偕老。”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