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9.另辟蹊径

其实, 着急的不只是秦殊一个, 陈萱比秦殊更着急。

要知道, 第一次打广告的效果就不大理想,如今这是第二遭, 没想到,还是不理想。

只是,这次的没效果跟上一次的没效果还是不一样。上一次是为了宣传帽子店, 登了个夹缝广告,是完全没有效果,意思就是, 人流量没有半点儿增长。当然, 这与他们登报的版块有极大关系,那会儿没钱, 只能登夹缝广告, 而夹缝广告,又是宣传卖东西的广告,能有多少人看呢?

这一次不同, 这一次的广告登出去,到老宅那里打听技术学校的事儿的人还是有的。只是,真正花钱来学的比较少。陈萱魏银秦殊三人在店里,分糖果的分糖果、分月饼的分月饼, 因为中午节有抽奖, 而且, 她们店里是百分百会中奖的, 所在,这消息传出去后,过来购物的顾客很多,有些个会算的,就来买一瓶两毛钱的汽水,然后抽走一小包糖果,虽然糖不是很多,一包里也就两块,但是陈萱她们这里的糖都是上海带回来的奶糖或者水果糖。孙燕都有些不乐意这样的顾客,陈萱笑笑也就算了,虽然利小些,还是有的赚。

而月饼因为都是让糕点铺每来早上送刚出炉的过来,所以,分装就是自己铺子的事了。这也没什么,几人有空随手就包了。就是来不及包,只要有月饼,按照奖单上的给客人,客人多是不嫌的。

说到技工学校的事,秦殊道,“我把这事儿跟我们学校的老师说了,他们也很奇怪,觉着十五块大洋学一门技术并不贵啊。”

魏银俐落的把陈萱系好的月饼外再贴一条自己店的红签,签上面是印刷出来的一行花体墨字小字,茱利叶。魏银说,“昨儿我还问阿燕了,阿燕也说,十五块大洋虽不便宜,可是如果学会后能介绍工作,而且保证每月手工最少能挣到五块大洋,肯定也会花钱学的。”

陈萱把月饼两块一组、三块一组、五块一组绑的飞快,听过秦殊魏银的话后,沉吟半晌,“肯定是哪里有问题,但是,这技术也不能说没人有兴趣,不然,不会有那些人来打听。”

陈萱说,“你们说,会不会是学费太贵了?”

秦殊瞪大眼睛,“一个月五块大洋还贵?”

“阿殊,我在乡下过过日子,在乡下,五块大洋就能娶个媳妇了。北京城里的人,比乡下做工的机会多,可咱们包的那黄包车,每月固定的送完阿年哥去铺子后,还要回来接我来咱们店,这一个月,也就五块大洋。”陈萱细细的跟秦殊、魏银道,“以后做这手工一行的,也就是寻常卖力气的人家的妇人,这样的人家,挣钱不容易,一下子要她们拿出十五块大洋。对她们的家境,恐怕不是一笔小钱。”

秦殊漆黑的长眉微蹙,“可是,降价也不是好办法。我不是说价钱不能再便宜,可这卖东西,便宜了人家就觉着东西质量不少。”

秦殊这话不大中听,陈萱做生意这二年,也明白这道理是对的。不能因为没人报名就降价,对于家境紧张的人家而言,十五块大洋,她们觉着紧巴,可就是降为十块大洋,对于她们,仍是一笔巨款。

魏银笑,“这也别急,咱们慢慢寻思,总有法子的。再不济,问问大妹姐能不能从老家招些人来。”说来,王大妹这名儿取得,谁见了都得叫她大妹,实际上,大妹也二十有四了,年纪并不算大。可比起陈萱几个,她就大几岁。可因她这名儿取的,大家也只能叫她大妹姐了。

魏银这话倒是给陈萱提了醒儿,陈萱是从老家出来的,陈萱道,“要是从乡下招些人来,虽然技工学校一时开不了张,咱们的花边儿厂倒是能先酬备起来了。从乡下招工有这样好处,一月倒不用给五块大洋,一月两块钱,包吃包住,就有的是人来干。”

秦殊对于这等行情很是震惊,喃喃,“这也忒便宜了吧。”

魏银便是有心理准备,毕竟,三舅爷一月是三块大洋,王大妹一月五块大洋。这因是亲戚,魏家是厚道人家,所以,给的价钱也厚道。因为市面儿上在家里做佣人的,一般是三块大洋,像三舅爷这样只管给看宅子的,会更少一些。可话说回来,亲戚才更加可靠。魏家厚道,也不是没有回报。三舅爷王大妹都是勤谨人,今年种草莓,屋儿里种的草莓,三舅爷还料理不来,可院儿里种的时令草莓,三舅爷也是老庄稼把式,没少帮忙。大妹更是勤快的很,每天除了老宅的一日三餐,还有三处铺子连带着化妆品厂、还有三舅爷这里的饭,都是她来做。闲了还会帮着做家事,极用心的人。

不过,一码归一码。

如果是从乡下招工,陈萱不会乱开价,一则是包吃包住的成本要算在里面;二则,都是新招来的人,技术要现交;三则花边儿厂的事,招人容易,以后花边儿的销路,现在还没影儿哪,所以,前期的开销,能省就得省着些。

如果花边儿的行情好,以后的工钱也会长的。

秦殊是个急性子,她一拍膝盖,“就这么定了,咱们先说花边儿厂的事,这技术学校,以后再说。”

秦殊并不是无所考虑,她道,“其实,我想着人多来瞧瞧,并不报名,还有个原因,就是咱们这学校是新办,还没学生哪。要是能从乡下招来些工人,以后再有人来打听学校的事,就把她们带到咱们工厂,就说,这些都是在学技术的。那些人一瞧,果然是有技术能领活儿做,恐怕也就愿意花钱报名了。”

陈萱魏银都想到了这个,笑道,“这也是。”

三个女人把事情商议定,晚上又与另一隐形股东魏年说了说,魏年也没意见,还说,“不失为一个好主意。”魏年对从乡下招工也很看好,主要是成本低。

而且,住宿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当初说要先办技术学校,院子已经租好,学校一直没开张。

股东们似模似样的商量好后,魏年同魏老太爷打声招呼,魏老太爷闭着眼睛道,“生意归生意,铺子里的伙计,第一年都是管吃穿学本事。虽是老乡,一月两块大洋也贵了,你们这样的价钱,咱家以后伙计都不好招了。”

魏年便说,“这刚开始干,她们也没经验,还得爸爸你多指点她们。”

“少与我弄鬼。”魏老太爷眼睛眯开一条缝,看向这个二儿子,唇角逸出一缕笑,“行啦,这也说不上做坏人。我就把话说破也没什么,一行有一行的规矩,就现在的北京城,除了那些有学历的毕业生,学徒头一年都是包吃包穿包四季衣裳,一般都是打第二年才拿工资的。这样,到底是咱们老乡,要是真没赚头,人家也不能这么千里迢迢的过来咱们这里挣饭吃。你们算着,起码前三个月学手艺是没钱的,待手艺学好了,能有利润时,再说工资的事。你瞧着发,一下子给太多不是好事,何妨慢慢的涨呢?先从一月一块钱涨起,这手艺活不比别的,这种不能一刀切,因为但凡手艺就有好坏快慢之别,所以,这钱也是不一样的。”

“还有件事,我想跟爸爸商量。”

“说。”

“这活儿,是招些成过亲的妇人好呢?不是招没成亲的丫头好呢?”魏年说出自己的顾虑,“成了亲的妇人就比较稳定,可到底是年轻人学手艺快些。”

魏老太爷一笑,“你这可真是多此一虑,你把这事儿跟王大舅商量,他是个稳当人,知道该挑些什么样儿的。手巧不巧的,手艺这东西,都是熟能生巧,我看你大嫂学了这一个月也能织些简单的花样。就是挑来的人,能用的咱留下,不能用的就叫她回去。人情送匹马,买卖不饶针。说的就是咱们买卖人,一码归一码。你呀,你在人情上是比寻常人要强的,可也别什么都讲人情。”

“是,我记住了。”

魏老太爷没再多说,而是交待魏年一句,“明儿把阿银上月从咱们铺子挑的料子的账对一对,给她送去,叫她们清账。”

魏年笑,“爸,现在她们店认真不少挣钱,是不是后悔让她们单独立契了?”

“老子没见过钱啊!”魏老太爷气的拿起烟袋锅子要打,魏年连忙跑了出去。魏老太爷一乐,他老人家这辈子自学徒做起,到有了自己的铺子,做了一辈子的生意,当然不会眼红闺女那几个小钱。魏老太爷是觉着,以前小闺女在家里没事儿做做针线啥的,倒是好说亲。如今小闺女都有自己的店了,还会打理生意挣钱,以后光这幅嫁妆也不薄啊,反倒是不好嫁了。别个不说,寻常人家,不要说魏老太大相不中,就是魏老太爷自己也相不中。可要是略好些的人家吧,家里相熟的又不多,魏老太爷一时也觉有些难办。好在,如今是新时代了,倒也不急,听说外头那些上大学念书的女娃,都是二十好几嫁人。

魏年给王大舅送中秋礼时,把这想招工的事与王大舅一说,王大舅果然十分愿意,就是前三个月要学手艺没工钱,王大舅都乐意,王大舅问魏年要多少人,魏年道,“先招十个吧。”

王大舅道,“我给大妹他爹去信,待招到了人,就让他带过来。”又细问要不要带铺盖。

魏年笑,“这不用,到北京咱们铺子里有的是布,弄些棉花做新的。”

既是给王大舅送了份儿中秋礼,魏年就想到了邵小姐邵先生这对父女还在北京,回家让陈萱又备了一份儿中秋礼,并不名贵,就是糕点月饼之类,夫妻二人一并给邵先生送了过去。

走过邵先生这里一趟,中秋前最后一份儿中秋礼是给徐柠的,虽然中秋节政府规定学校不能放假,可节下的店铺生意都忙,徐柠有空时常过来帮忙。陈萱准备了十斤月饼糕点给徐柠,与她说,“不少人都接咱们的活计做,你瞧着分一分。这上头没贴咱们店的签子,也不用提咱们店,就说是你送给大家吃的。”

徐柠要说什么,陈萱很实在的来了一句,“你有威望,以后更好派活儿。”

徐柠忍不住笑,“那我就不客气了。”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