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8.想不通死了

倘不是还要托容扬带东西回家, 就凭容扬这张嘴,秦殊就得立刻下车。

秦殊给容扬气的,一路都没答理他。

好在,容扬本身也不是话多的人。一路无话,人家也是安静闲适。待到舞会门口, 容扬文质彬彬的下车, 优雅绅士一般为秦殊打开车门。秦殊摆臭架子不动, 容扬只好微微躬身, 向车内伸出一只伸长白晰的手——

好吧,秦殊的架子也没那么大。见容扬识趣, 秦殊偷偷抿嘴一乐, 款款的伸手过去, 却是将落容扬掌中时, 忽地生坏, 啪的打开容扬的手, 就要自己下车。结果, 打人的手却是被容扬顺势腕间一沉, 转而一覆, 自然而然的握住秦殊柔软素荑。秦殊发坏没成功,轻哼一声,只好翻个白眼,随容扬下车。

容扬小声提醒她, “名媛界的颜面。”

于是, 秦殊免费送他个更大白眼。容扬低笑出声, 原站在台阶上的西装燕尾的男人已是满面笑容的迎上前,笑道,“容先生,您好。”

容扬与来人握手,“田秘书长怎么在外头。”

“韩市长让我来迎一迎容先生。”田秘书长这般殷勤客气,秦殊都有些意外,毕竟,能做到秘书长的,必然是市长心腹。容扬再有钱,也是商人,就算与南京政府关系密切,但北平市长这般,也有些不同寻常。秦殊不明白这里头的原因,就听田秘书长那张蜜语已经赞到她的头上,“这位国色天香的小姐赏光,真是我们舞会的荣光。”

秦殊脸上是一种矜持中带着一丝骄傲的神色,“您太客气了。”

这位田秘书长亲自引着容扬进去,秦殊就发现,这次的舞会倒不只是政府的人,竟还有军方的人。当然,人家也没穿军装过来,可军人那种独有的气质,秦殊一看就知道。容扬便是不论及身份,只凭脸也能成为舞会的焦点,他甫一进大厅,便不知吸引多少莺莺燕燕。容扬直接过去与韩市长打招呼、其他几位与韩市长一起坐的,还有一位苗师长,诸人身边皆有女伴做陪。秦殊初来北平是与人渣私奔来的,北平政界的人,她也就认识跟她爸同行的郑司长,对于韩市长雷师长这些人,秦殊是不认识的。她记得以前的北平市长并不姓韩,这位应该是后来才上任的。倒是苗师长身畔的那位女士秦殊是认识的,正是陈女士。苗师长还尤其说一句,“阿莹也是上海人,倒是能与容先生说到一处。”

容扬不轻不重的说一句,“我与陈女士是旧识。”

侍者端来咖啡,容扬见都是黑咖啡,为秦殊加入奶和糖,还周到的调好后才递给秦殊。然后,与其他人介绍了秦殊,“这是上海秦司长家的千金。”

于是,原本对秦殊基本呈忽视状的诸人都给了她个眼神,韩太太尤其问,“秦小姐何时到的北平?”

秦殊礼貌的笑笑,“我来北平有些日子了,现下在中学教书。”

韩太太笑,“这可好,以后咱们该多亲近,这是我家思文,与秦小姐年纪相仿。”介绍自己女儿给秦殊认识。秦殊看韩小姐的目光时不时就要停留在容扬身上,想着这位韩市长除了有什么事要与容扬套近乎外,对于与容扬联姻一事恐怕也是不拒绝的。倒是陈女士今晚格外安静,一向喜欢与容扬说话的她,话都极少。

倒是韩小姐不禁道,“上海比北平更繁华,秦小姐怎么来北平教书呢?”

秦殊笑,“说上海繁华,是说上海的经济。但要论及文化环境,举国上下,北平独占鳌头。洋人都称北平是‘东方波士顿’,我也喜欢这里。”

待到舞会正式开始,官员富贾、公子小姐纷纷步入舞池。

容扬并没有留太久,跳了三支舞就带着秦殊告辞了。那些个觊觎唐僧肉的各路妖精,甚至没能沾到容扬的半根头发丝儿。秦殊在路上幸灾乐祸,“容先生也太矜持了,今天舞会上,起码一半儿的未婚小姐是为你而来,你可真不解风情,起码多坐会儿,让大家饱一饱眼福嘛。”

容扬不与她斗嘴,同秦殊道,“你有什么东西,明天理好送到我在东交民巷的住处,我后天回上海。”

秦殊点点头,问他,“在上海你见我爸妈没?他们身体还好吗?”

“我以为你都忘这茬了。”

“我每个月都有打电话回家的。”

“秦司长还是老样子,你妈妈见我总会打听你。”

秦殊信心满满,“那等你回去见我妈妈就跟她说,我马上就要做一番事业出来了,等我事业成功,我就衣锦还乡啦。”

容扬多打量秦殊一眼,很怀疑她是不是太晚回家犯癔症了。秦殊却是意气风发的开始拆首饰,耳坠、项链、戒指、胸花、手链,全都拆下来放回首饰盒中,把自己那套假的戴了回去。容扬道,“留着用吧。”

“我才不用你送,等我有钱,买更好的,用我自己的钱买。”

容扬看她一幅不识好歹的模样,颌首,“不错,自己挣钱买花戴,好志向。”然后就别开眼,一直把秦殊送到王府仓胡同大门口儿,直待秦殊叫开口进去,容扬都没再看秦殊那浑身假首饰一眼,就令司机开车回家了。

陈萱魏年夫妻都会看书到很晚,秦殊看他们窗子亮着灯,过去敲一下,说一声,“二嫂,我回来了。”

陈萱在屋里答一句,“知道了,早些睡吧。”

秦殊就回屋休息了。

秦殊虽是住的南屋,为她用水方便,她屋里是专门置了水缸的,待到屋里,炕已是烧热的,四只暖瓶里也是满满的。

秦殊不禁心下一暖。

听到秦殊回来,魏年想到一事,“八月节也该给容先生送些节礼才对。”

陈萱从书里抬起头来,“这个我跟阿银都准备好了。”

“我怎么不知道,都准备了什么?”魏银问。

陈萱还卖个关子,“昨儿刚拿到店里去,我们定了个盒子,明天阿年哥你带去给容先生吧。”

“到底是什么?”

架不住魏年一直追问,陈萱就说了,“是咱们厂里新研制出的美指油。我跟阿银商量的,连带着今年的点唇膏、除皮油、洁甲油、美指油,装在定制的盒子里,送给容先生做中秋礼。美指油这一套可以上市了。”

魏年道,“我去厂里去的少,他们进度挺快的。”

陈萱说,“倒是还有件事,文先生、吴教授、楚教授,还有焦先生那里的中秋礼,要怎么准备呢?”

魏年想了想,“他们都是文人,这样,买些稻香村的糕点,前些天我收了些旧纸,只是量不多,给文先生、吴教授、楚教授分一分,焦先生那里,王府井铺子隔壁的老庄家的铺子不开了,连铺子带存货都倒给了咱家,我前些天瞧着把库盘清楚,里头有些上好锦绫。这东西,做衣裳不成,装裱书画常见。我拿些锦绫,再放几样糕点,这份儿算焦先生的。”

这几家的走礼,都是夫妻二人一道去的。

先去的自然是容扬那里,容扬看到化妆品厂把美指油都改良好了,笑赞一句,“做得不错。”

陈萱道,“点唇膏的销量已经慢慢的打开局面了,美指油能搭配着颜色一起卖。”

容扬问,“接下来想做什么?”

陈萱很痛快的说,“美指油是前天才确定的最终配方,接下来还没确定。我和阿银商量,是做一种洗脸的东西,或者是香皂或者是牙粉。牙粉的话,大都是各药铺把持着销路和配方。现在也有许多人用牙粉洗脸,效果很不错。”

容扬问魏年,“阿年,你的意思呢?”

“香皂的话,大清朝的时候就有了,现在做的人很多,配方也并不是什么秘密,这个倒是好做。牙粉也是一样,不过,牙粉还没有香皂这么普遍。要是我们做,最好做一种全新的,别人没见过的,专门用来洗脸的东西。”魏年想了想,“不如做一种专门用来洗脸的,就叫洗面粉。”

“这个名字不好听,可以叫洁面膏、洁面霜。”容扬随口说一句,“不过,还是先做些香皂,我们品牌的化妆品类型太少。香皂简单,先做些来卖,也多一个种类。”

魏年表示明白。

略说了几句,容扬接到电话要出门,夫妻二人也便告辞而去。

秦殊则是傍晚把自己给家人准备的中秋礼送到了容扬在东交民巷的宅子,容扬并不在家,秦殊把东西放下就回去了。

然后,今次给楚教授家送中秋礼时,倒是令陈萱有了新的灵感。楚太太一向能跟陈萱魏银说到成块儿,见陈萱过来,还问魏银怎么没一道来。陈萱说了魏银在店里忙的话,就见楚太太更用棉签沾了香油给小楚姑娘涂嘴唇,陈萱不禁道,“北京天气太干了。”

“是啊,这入了秋,既不肯下雪也不肯下雨,我这脸上都暴皮,要不是用了你们店的猪油膏,还不知怎么样哩。”楚太太给闺女涂过嘴唇,又叫了儿子进来涂一遍,说,“就是抹了香油,一会儿就给他们吃完了,还得抹。”

陈萱回店里同魏银说了这事,陈萱说,“上回程兄弟夫妻过来,不是程太太还说程兄弟的嘴,一到秋冬就起皮么。我见了楚太太家的儿女,也是这样。阿银,制点唇膏的时候,咱们也见过。咱们问问吴师傅张师傅,看能不能弄些没颜色的点唇膏出来,那点唇膏就有油性,用起来总比点香油方便。”

魏银一想,倒也是这个道理。

让姑嫂二人没料到的是,真正让“思卿”点唇膏在北京化妆品界站稳脚跟的,正是她们无意中做出的这种无色点唇膏。

“思卿”的形势一派大好,就是让秦姑娘寄予厚望的女工技术学校,手续也办好了,广告也堪登了,来打听的也不少,就是,没人肯真正花钱报名是咋回事啊!你们光俩眼过来来看一看,就能学会技术么!秦殊真是想不通死了!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