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7.中秋礼下

妹妹过来二哥二嫂这里吃饭什么的, 虽然有些影响二人世界啦, 但是魏年也不会小器, 见魏银过来, 也挺高兴。就是一直有些笨的奏殊,也终于开了窍, 真正能直视个人智商, 准备拿出真金白银投资事业。

对于魏年而言, 这个傍晚过的依旧不错。

尤其陈萱烙的宣腾腾的发面饼, 焦生生的炸小鱼, 浓香扑鼻的小鸡炖蘑菇,还有一盘醋溜白菜也是开胃的好菜。待大家坐齐, 三舅爷乐呵呵地, “今儿这菜可真香。”

魏年要给三舅爷倒酒, 三舅爷摆摆手,“我喝不惯那黄酒,还是咱这高梁酒好吃。”从地上拎起一壶散酒,自己倒了一杯。

魏年不大喜欢喝烈性白酒, 倒是黄酒吃的多些,尤其天儿冷时,晚上会喝两杯,并不多吃。魏年也就不劝三舅爷, 自己倒了酒, 热热闹闹的吃起晚饭。

吃着饭, 魏年还想到一件事, 同陈萱说,“我险忘了,阿萱你替我记着些,明儿给大妹十块钱,叫她到菜市时买些好大米。袁师傅她们更爱吃米饭,以后叫大妹弄个小锅,单独给她们蒸米饭。”

陈萱应了,说到这个,魏年看向吃炸小鱼配发面饼吃的津津有味的秦殊,也有些奇怪,“阿殊你以后要不要改吃米饭,以前也没注意,你们南方人好像更喜欢吃米。”

秦殊摇头,“我不用,我很喜欢吃面食。饼啊、馒头、还有二嫂擀的面条,特别好吃。尤其二嫂烙的发面饼,我觉着比我们那边儿的酒酿饼还要好吃。”

说到俩女师傅,陈萱道,“咱们中秋也得给女师傅们发些节礼,阿殊,一般上海都发什么?”

秦殊道,“工厂的话,全都发钱。要是政府机关,除了钱还会发时令吃食。”

陈萱就跟大家伙商量,“那发多少好?”

这个嘛,秦殊就不晓得了,最后是魏年做的主,每人十块现大洋,另外稻香村的月饼二斤。毕竟师傅们刚来,虽不能小器,也不要太大方,那样容易叫人当冤大头。

然后,就是陈萱魏银店里的八月节礼了,这上头,陈萱魏银早有经验,就按去年的主意,一人一个猪后腿,实惠!再有就是节下的月饼,稻香村的东西其实有些贵的,不过,今年店里买卖不错,也一人发二斤。就是徐柠那里,陈萱也想着有徐柠的一份儿。当然,猪后腿什么的就算了,徐柠在大学住宿舍,就是有猪后腿也没地方炮制,干脆变现,包个红包给徐柠。再有就是孙燕之母,孙太太那里也得有一份。还有大嫂李氏大姑姐魏金,也是从春天开始就帮着做手工,夏天编帽子秋冬织毛衣,虽然都有算钱,可这过节哪,陈萱想着,李氏魏金这里直接给红包就成了。

再者,还有化妆品厂那里过节的节礼。

待吃过饭,四人又把花边儿厂的事,当然,现在是手工学校的事商量了一回。

第一件事就是得单独立账,账目方面一直是陈萱在做,这方面倒是清楚的。第二件事就是说好出资数目,然后就是立下契约,这就要是新式契约了,因为秦殊也是大股东之一,所以,用的是新式的契约合同样式。

不过,魏年提前同三个女人说了,魏家的规矩,没分家前,男人不能自己在外有自己的生意。所以,他这股就都算陈萱这里。反正他们夫妻一体,也是一样的。

秦殊魏银都没意见。

这件事,自然要同老太爷说一声的。

魏老太爷吸两口旱烟,问魏年,“不就是招几个妇人来学钩花边儿么,以后也都是零碎的手工活儿派出去,这事儿还要单独立契?”

魏年道,“这事儿要光咱们自家人,立不立契都无所谓,一股恼算她们姑嫂店里的买卖就成了。可如今有秦姑娘参股,人家三百现大洋拿出来,我媳妇和陈银也都各拿了三百私房,这加起来,也约摸一千现大洋哪,不算小数目了。还是立个契,分明。”

魏老太爷想了想,应下此事。不过,虽是新式合同,魏老太爷还是老办法,要请几个老伙计来做个见证,因为秦殊也是大股东,魏老太爷的意思,让秦殊也请个交情好的长辈或平辈的,过来做个见证。

秦殊在北京也有熟人,只是,这可请谁呢?倒是把秦殊难住了。秦殊原想请文太太的,可是,文太太七月十五前回嘉善老家,还没回来。再有认识的,却是不大熟。好在,秦殊倒也机伶,她直接从律所请了律师。

把立契的事情定了,陈萱又同魏银商量着,趁着八月节,店里不妨多买些月饼,不为别个,八月节给客人些福利,只要过来买东西的便可抽奖。陈萱这实诚人想的主意与别的商家不一样,别个商家人家就是抽奖,那也是会设一部分空奖的。陈萱不是,陈萱跟魏银商量的,“咱们店老顾客多,大过节的,是这么个意思。咱们多定些稻香村的月饼,让他们分着给咱们包。有五块一包的,也有分开来的一块一包的。再有糖果,也分装成小包,只要是客人买东西,抽奖都有份儿,哪怕只是两块月饼,也是过年的喜庆,显着多吉利啊。”

也是准备八月节抽奖的事儿的时候,陈萱一面分装着糖果,一面同魏银商量,“上回张记者来咱们这里采访,咱们可是出了一回名儿。阿银,程兄弟那里,有阿年哥去走动。你说,张记者那里,咱们是不是也送一个后肘子两包月饼。”

“也成,反正,以后打不打交道的,起码礼多人不怪。”魏银小声跟陈萱说,“咱们报纸登出去了,虽然还没人来报名,当初是阿殊去教育司那里走的关系,二嫂,这眼瞅过节,是不是让阿殊再走一趟。”

陈萱一拍脑门儿,“这事儿竟忘了。哎,这给当官儿的送礼,可怎么送啊?”

魏银也只跟街警打过交道,这过八月节,也不能少了他们的一份儿。魏银也没见过教育司的官员,想了想说,“要不,咱们问问二哥和阿殊吧。这走礼的钱,不能再叫阿殊出了,从公中出。”

陈萱也是这么个意思。

生意其实没做多大,可是这一过节,林林总总的开销可是不老少。

至于教育司那里送礼的事,魏年叫了秦殊来一起商量,秦殊说,“这也不用什么重礼,就买些糕点,我带过去就行了。郑叔叔和我爸爸是老朋友了。”

既然秦殊这样说,也就这么置办了。主要是,现在学校还没开张,要说置什么重礼,也不现实。

秦殊到郑家走动时,郑太太还问起她学校的事,秦殊笑嘻嘻地,“广告倒是贴出去了,也有人打听,就是人家看我们新学校,就是瞅瞅,还没人真正报名。”

待秦殊走后,郑太太晚上同郑先生说到秦殊办学校这事儿,郑先生笑,“现在的小孩子家,总要做些事情,成不成的,也是历练。”

郑太太笑,“这也是。”悄悄问丈夫,“阿殊在上海的亲事,现在如何了?”

郑先生摇摇头,“你可别当她面儿说这个。”

“我就是私下问一句。”

郑先生此方与妻子道,“那褚家也是大户,褚家公子听说已另结了亲事。”

郑太太叹,“阿殊这孩子,是个活泼性子,看她全无心事的模样,我真是替她可惜。褚家实是不错的人家。”

“各有各的缘分吧,兴许就是缘分未到。”

“也是。”

秦殊去郑家走了一趟,回头却是有事想请陈萱帮忙。秦殊是想着,眼瞅就是八月了,她想买些东西给家里捎回去。因为多是吃的,秦殊不敢寄邮局,邮局的人运东西不仔细,怕给摔坏了,再说,还有偷吃的事儿哪。秦殊知道容扬来了北京,就想托容扬帮她带,可是,上次她朝容扬丢鞋子的事。虽然秦殊认为,这事绝不是她的错,是容扬先拿汽车尾气喷她的……可,这不是现在有求容扬么。

秦殊自己还有些拉不下面子,想请陈萱帮他跟容扬问一问,看容扬能不能帮他捎东西回家。

陈萱道,“正好要给容先生送草莓,我写封短信,看容先生的意思?”

秦殊笑挽着陈萱的手臂撒娇,“麻烦二嫂了。”

陈萱摸摸她的头,“以后你可别再朝容先生扔鞋了,他人特别好。”

秦殊道,“他要敢再朝我喷尾气,我也不能叫他欺负啊!”

“上次不是故意的。”

秦殊想,二嫂就是心眼儿太好,所以,看谁都好。

容扬的性情,又怎会与秦殊这样的小女孩儿计较。容扬的回信是第二天小李掌柜送草莓后带回来的,里面是一封给秦殊的请柬,陈萱魏银都没看,待秦殊傍晚放学回家,看后才说,“是市政厅的舞会,肯定是叫我去充数的。”

待秦殊同陈萱解释后,陈萱才明白,原来政府机关也会举行舞会。秦殊笑,“一般这种舞会,也有相亲的作用,就是让未婚的男女们认识的机会。容扬一直未婚,他在上海的婚姻市场就是炙手可热,没想到,到北京来,竟也这么有市场。”

秦殊有些不解,“容先生并不是政府人员啊?”

“这种舞会,虽说名义上是市政厅举行的,来的人其实并不局限官员,只要是社会名流,都能参加。”秦殊想着,到底托容扬带东西,还是欠容扬一个人情,正好可以还了。再有,这办学校,以后少不了同政府部门打交道。秦殊心思灵活,第二天还到店里挑了条长裙,准备舞会时穿。

容扬准时过来接秦殊,秦殊一身西式的藕粉色长裙,头发妆容都是提前打理好了的,一套珍珠首饰,衬着她青春活泼的面颊,就是伴在容扬身边,也绝不会令容扬没面子的。

当然,这是秦殊自己的自信。

她一上车,容扬的眉毛不自觉动了动,也没说什么。

容扬吩咐司机一声,“先去宝华斋。”

秦殊奇怪,“去那里做什么?你是要买首饰送人么?”容扬这一身,领带、口袋巾、袖扣都是齐全的啊。

容扬没让秦殊下车,去宝华斋不过片刻,就拿着个丝绒盒子出来,坐回车后位,将丝线盒子递给秦殊,秦殊打开来,里面是一套宝光莹莹的珍珠首饰。

秦殊连忙道,“我可不要你的首饰。”

“不是送你,借你戴戴。把这套假的换下来。”

秦殊有些没面子,说,“假的也挺好看的呀。”

容扬奇怪的问她,“你这回陪我参加舞会,不是要还我帮你带东西回家的人情么?既是要还人情,怎么这么不认真?”

秦殊一面换着首饰一面说,“假的真的也差不多嘛。”

“差很多。”容扬道。

秦殊把自己戴的那套假的放到丝线首饰盒里,不禁有些气闷。容扬问她,“在北京这样拮据吗?”

秦殊道,“不是。我平时自己挣的钱也够花,家里还我汇钱了,我前天刚把剩下的大洋换了条小金鱼儿。平时我都是去学校教书,也没必要穿金戴银。再说,我去北京饭店的舞会也是镀金首饰啊,也没人像你似的,眼这么尖。”

容扬叹口气,“这套首饰还是送你吧。”

不待秦殊反对,容扬以一种忧国忧民的口气说了句,“我倒不是为你,主要是为了上海名媛界的颜面。”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