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5.一点一滴

魏银认为, 她二哥二嫂真是很难理解的一对夫妻了。

前几天她二哥的脸成天跟臭鸡蛋似的, 就昨儿一晚上, 她二哥那满面的春风得意、春意盎然哟, 见谁都是一脸的笑。尤其对她二嫂,不是早上才分开的么, 中午就又找过来了。

魏年同魏银道, “我跟你二嫂有事, 一会儿就回来, 你看店吧。”

魏银没来得及问是什么事, 她二嫂就穿上厚外套,跟二哥手挽手的走了。好吧, 见这俩人的腻歪劲儿, 魏银不必问就知道, 肯定是人家夫妻两个约好出门的。

魏银也是十八岁大姑娘了,要说没想过成亲的事也不可能,只是,成天瞧着二哥二嫂这样的恩爱, 魏银对婚姻的要求就相当的高了。

陈萱魏年坐黄包车去的隆福寺,请大师合八字,是要给大师一个红封的,陈萱原准备了个一块大洋的红封。魏年出手就是两块钱, 陈萱因为注意力都在大师这里, 就没多说。大师瞧过二人八字, 先是一通吉利话, 然后,给在红纸上填了三个吉利日子。

魏年连忙双手接了,如获至宝,喜滋滋的带着陈萱就出去了。俩人站在一棵老槐树下,先瞧日子。魏年见最近的一个日子就在下月初八,暗道这老和尚果然有道行,满心期待的与陈萱商量,“这日子如何?”

陈萱,“我都听阿年哥的。”

魏年把大红帖子往怀里一揣,握着陈萱的手就往外头吃午饭去了。陈萱说,“阿年哥,咱们下午都要去铺子里忙,就在面馆儿吃点儿吧。”这是魏家第一次全体出门时吃的那家拉面馆,老板是甘肃人,一手拉面绝活,面条抻的是又细又筋道。魏年同老板说了要两碗面,让陈萱先坐着,魏年到对面的羊肉床子那里买了些红焖羊肉,介时与拉面一起烧羊肉面吃,俩人都爱这一口。

吃过羊肉面,二人又去了旁边的裁缝铺量体裁衣,魏年做两身,一身中式长袍马褂,一身深色西装。陈萱也是两身,一身旗袍,另一身还是旗袍。

陈萱原是想做两身红的,魏年帮着挑料子时,见一件牙白色的暗花缎不错,同陈萱道,“外国人成亲都是穿白婚纱,你红旗袍不少,我看这块料子不错,不如做件素色的,平时穿也好看。”

待定好新衣,魏年先送陈萱回店里,陈萱下了车,站在台阶上跟魏年摆摆手,魏年一笑,这才走了。

魏银在店里就能闻到那一种热恋中的甜蜜味儿,因中秋渐近,她们这铺子也有些忙,待一时闲了,魏银悄悄跟陈萱打听,“前儿我二哥还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哪。二嫂,你们怎么突然这么好了。”

陈萱不好跟魏银说实话,总不能说,我跟你二哥要成亲了。陈萱换了种说法,“我跟阿年哥成亲两年多,这转眼就快三年了。阿银,我跟你说了,你可别说出去。”

“我一准儿不往外说。”魏银信誓旦旦。

陈萱心里也欢喜,悄同魏银道,“刚我跟阿年哥,去裁缝铺做了两身衣裳。我们想着,找个合适的日子,算是庆祝一下。洋人不都讲究结婚纪念么,反正,就是这么个意思。”

魏银笑,“你俩可真是罗曼蒂克。”

陈萱脸有些烫,这些话,她平时也没个人能说,可说出来,又觉着,怪不好意思的。魏银对做衣裳向有心得,道,“二嫂你该早跟我说,对了,二嫂你怎么不在咱们店里做啊,我也能帮着想想主意。”

“先前,不好意思跟你说。你看,我一说脸就红。”陈萱揉揉脸,“主要是给阿年哥做,阿年哥是要做西装的,咱们店不是不做西装么。”

这倒是,西装必要手艺精湛的老师傅才能做好。魏银手艺虽不错,却多是做些女装,西装做不好,索性不做。不然,做砸了反害招牌。魏银又细致的问陈萱都做什么样的旗袍,陈萱都同魏银说了,陈萱还道,“我原想做两件红的,一件大红,一件浅红。有块儿牙白色的缎子,特别好看。阿年哥说,洋人成亲时,都是穿白婚纱,那缎子不错,让我做了身牙白的,也很不错。”

魏银忽然来了主意,“我给二嫂做件婚纱吧。”

“不用不用,我都做两身新的了。”陈萱连连摆手,“可不敢再做了。”

魏银拉住陈萱的手,笑,“这个算是我送给二哥二嫂三周年的礼物。”

魏银说着就把这事儿定下来了。

姑嫂二人正说话,程太太就过来了。

两人连忙站起来,魏银见程太太有程苏扶着,就把最大的多人沙发给他二人让出来,笑道,“让阿燕上来知会我们一声就成了,阿苏哥你上来也成,怎么还叫嫂子上来了。”

陈萱让孙燕去热杯牛奶,程家就程苏一个独生子,可想而知对程太太这胎多么宝贝,什么茶啊咖啡的,程太太先前学时髦经常捏着鼻子喝苦咖啡,现在是什么饮品都不碰了,就是喝牛奶。其他人便都是茶了,程太太笑,“没这么金贵,就是前头仨月小心些。同仁堂的大夫说,我有些胖了,平时吃饭还是要荤素得宜,就是吃东西,也不敢大补。”

陈萱还想着,这有身子不就是要补的么。不过,人家同仁堂是有名的药堂,大夫说的话,自然有理。陈萱问,“弟妹,牛奶没事吧?”

“没事,法国医院的医生说,每天早晚一杯牛奶,对身体好。”程苏扶妻子坐下,笑道,“我妈是忒小心,都不想她出门儿。好人总这么闷着也不成啊,正好,今天我不忙,带她到你们这儿来逛逛。如今开始显怀了,以前的衣裳有些穿不下,想着再做几件衣裳。阿银,有什么好料子都拿出来,不要给阿苏哥省钱。”程苏说着,望向妻子稍有些显怀的小腹,满脸喜色。

程太太笑嗔丈夫一眼,同魏银道,“就是有孕的时候穿,舒服就好。”

魏银做生意和陈萱的观点是一样的,就是客人有钱,只要不是遇着那不懂行只看价钱的暴发,俩人都是凭良心做生意,从来不会坑人钱的。何况,与程苏夫妻不是一般的熟。魏银取了好几样柔软的丝棉料子给程太太看,“都是今年的新货,我二哥前几天不是去了趟上海么。这是从上海运回来的,说来,也不比咱们从天津进的料子贵,我摸着,格外软和,洗过后也不褪色。嫂子你要是在家里穿,做几身这种丝棉料子的不错。要是出门穿,这里还有几样料子,也是冬天的新料子,天津来的德国印花料。嫂子你先挑料子,咱们再商量款式。”

程太太挑了四五件衣料,还叫程苏帮她看,又同魏银商量要裁什么样式。

魏银先画个样子,给程太太瞧了,又给程太太量了尺寸。程家夫妻未再多留,定好衣裳,补了一回化妆品,程太太想到什么,问姑嫂二人,“阿苏一到秋冬,嘴上就发干起皮,在家里我都会给他抹些香油,他又嫌味道大。你们这儿,有没有没有颜色的点唇膏?”

“这个真没有。”魏银看程苏的嘴唇一眼,程苏脸上有些挂不住,抱怨妻子,“北京秋冬本来就干,嘴干起皮的也不只我一个,行了,多大的事儿,还要专门拿出来说。”

程太太道,“阿银阿萱又不是外人。”

“阿苏哥跟我二哥似的,成天瞎要面子。”魏银笑了一回,程苏的车就停在店外,姑嫂二人送他夫妻二人出门。程苏很小心的先让妻子上车,又放好东西,自己才上了驾驶位,与姑嫂两个挥手道别。临走前,程苏想到一事,同姑嫂两个道,“你们广告下个星期就出来了。”

瞧着这夫妻俩走后,魏银笑,“现在甜的跟蜜似的了。”

陈萱也觉好笑。

待到下半晌,又有徐柠过来送毛衣,魏银检查过后,当时便给徐柠结了钱。问徐柠还要不要接着拿材料织毛衣,徐柠笑,“要的。要是有什么围巾、手套的活儿,也只管交给我一些,有些同学不爱织大件,小件的钱虽少,她们也愿意闲了没事织上两针。”

毛线毛衣针都是在家里放着的,魏银要回家给徐柠拿,陈萱道,“我回去给阿柠拿吧。对了,阿银,我就不回来了,跟老太太说会儿话。要是阿殊傍晚过来,你晚上也带阿殊回老宅吃。”

魏银应了。

陈萱就带着徐柠去老宅拿毛钱发活儿。徐柠路上跟陈萱打听店里要不要用寒假工,陈萱笑,“要用的,你要有空,只管过来。”

徐柠很高兴,“其实也干不了几天,我们虽放假早,咱们店过年也得放假,我们是正月十六正式开始,满打满算,年前年后也就是二十来天。”

陈萱想着,徐柠离了家,是没有倚靠的,不然也不能这样辛苦的在外挣钱。陈萱道,“阿柠,我听说,在报纸上写文章能赚不少钱,你怎么不试着写一写呢。”

“我平时也有在写,但写的多是些解放女权的文章,这种文章在主流报纸还成,要说最受欢迎的,并不是我擅长的这类。现在最流行的是鸳鸯蝴蝶派的小说,那真是一篇小说值好些钱。”徐柠感慨一回,又笑道,“不过,我写文章也有赚钱,去年的学费,大部分都是写文章赚来的。我是想着大学后出国继续念书的,出国要一大笔钱,我现在愁的也不是大学学费,而是出国后的费用。”

陈萱一听,大为佩服,说,“阿柠你果然有志向。”又顺嘴儿跟徐柠打听了一回如何考取国外大学的事。

俩人一路说着,也没坐车,就走着回了甘雨胡同儿,反正路也不远。待给徐柠称好毛线用料,又给她几副新的毛衣针,陈萱想到徐柠的志向,心里很佩服这样的女孩子,同徐柠道,“阿柠,还有个赚钱的事,不知你有没有兴趣?”

徐柠两眼冒光,当下道,“只要是赚钱的事儿,我都有兴趣。”

陈萱是这样想的,她同徐柠说,“你也知道,咱们店是有自己品牌的,就是上次上报纸的‘思卿’牌。咱们自己牌子的点唇膏,店里卖的不错,你要是有兴趣,可以拿些去推销,我拿给你按七成价,你要是给同学,稍微便宜些也行,但不要便宜太多,中间赚多少,都是你的。”

徐柠有些吃惊,不过,她到底也是出身大户,当年便有拒婚离家读大学的悍勇,徐柠立刻明白了陈萱的意思,略一思量,没有片刻迟疑,徐柠道,“成!不过现在还不成,我先回店里买一支‘思卿’的点唇膏,用一用效果怎么样!要是效果好,这事儿我接下,到时再跟大东家二东家细谈。”

陈萱把毛线递给她,“也是我突然冒出的主意,就按你说的办吧。”

徐柠拎上一兜子的毛线,同陈萱说了一声,又跟里屋儿的魏老太太打声招呼,才走了。

陈萱把徐柠送走后到魏老太太屋里说话,李氏在同俩上海来的女师傅学钩花边儿,除了说话有些费劲,其他还成。魏老太太见陈萱进来,说,“大学生干活儿倒也俐落。”

陈萱笑道,“是啊,阿柠很麻利的。”

陈萱跟魏老太太商量着晚上吃面条的事,陈萱笑,“阿年哥是六月底的生日,今年出差也没能在家里过,我想着,晚上我擀面条儿,打两样卤儿,一样三鲜卤儿,一样红焖羊肉的卤儿。再把大姑姐一家也叫来,一起吃,大姑姐也爱吃羊肉。”

魏老太太道,“生日过去就过去了,还补什么呀。”又是三鲜又是红焖羊肉的,这得多少钱啊。

“阿年哥常说,一年也就这一个生日。”陈萱要给魏年补过生日,自然都想好了,“我想好了,米面从公中出就算了,老太太也不跟我们计较这个。菜钱不能叫公中出,我兜里有前几天阿年哥给我买菜的菜钱还剩一块五,要是老太太觉着还成,我就去准备着。”

魏老太太眼珠子一斜,看向陈萱,“你跟阿银铺子开着,钱挣着,买菜还跟阿年要钱啊?”这也忒精了啊!

“就是铺子开着,钱也得叫阿年哥管着啊,老太太不是常这样跟我说的嘛。”陈萱现在应付魏老太太也很有一手,魏老太太当下心中大是舒坦,对陈萱道,“做得对,家里就得男人管钱!行啦!就按你说的,去置办吧!”

李氏原想帮着打个下手,陈萱道,“大嫂你继续学,这可比做饭要紧多了,有大妹给我打下手就成了。”

李氏也就没与陈萱客气。

晚上魏年去店里接陈萱,结果,听魏银说二嫂提前下班回家,魏年便顺道把魏银秦殊接回去了。魏银一肚子八卦,跟她哥坐的一辆黄包车,忍不住跟魏年打听起他们三周年结婚纪念的事儿,魏年多聪明的人,一听就明白是陈萱委婉把事同魏银说了,听魏银说还要给陈萱做婚纱。魏年点头赞同,“这个不错。”

待兄妹俩回家,才知道陈萱早早回来,是回家擀面条,给魏年补过生辰的事。主要是魏金大嗓门儿,自魏老太太那得了信儿,就嚷嚷的全家都知道了。

整个晚上,魏年那嘴角就翘啊翘的,没落下来过。

魏年看向陈萱的目光,那真是,简直温柔的能把人看化了。陈萱只顾着害羞,也不知要说什么才好。魏年知道,陈萱就是这样的人,她可能不会说那些情意绵绵的话,可是,她的心,都在平日里这一点一滴里了。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