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3.聪明智慧股~

魏年在中秋节前回到北京, 俩女师傅魏年没打算让她们在工厂住, 毕竟工厂里都是男人, 魏年准备安排在老宅。毕竟, 老宅自从夫妻二人搬到王府仓胡同后,空屋子就多了起来。

这趟去上海, 魏老太太都念叨了一回, “就往回打了封电报, 叫人担心, 先前去天津时可没说去上海。”

魏年笑, “这去找货的事儿,哪里说得准。原是想着天津近, 应能省些事, 到底上海那边是最先干这一行的。我这去了, 也不能看一眼就回来,总得把事儿办好。师傅得请回来,还有钩花边儿的钩针、钩花边儿的线,这一套也得给她们买回来。”

李氏端来茶水, 魏年忙起身接了,“大嫂你歇着吧。”

李氏笑,“我没什么忙的,刚我叫大妹去咱们铺子还有帽子铺都说一声, 一会儿太爷、弟妹、阿银也就回来了。”大妹, 王大妹。

魏年点点头, 又问家里可好。

魏老太太道, “都好。就是你不在家,你爸爸忙碌些,铺子里这些事儿,就全是你爸管着了。”

魏年想了想,“待入冬后,皮子运过来,大哥就能先回关外回来了。”

“还是人少。”魏老太太感慨,“平时瞧着挺热闹,一出差就显出来了。”又同李氏道,“一会儿大妹回来,你再跟大妹说一声,叫她去赵家走一趟,就说阿年回来了,把你大姐、大姐夫、外甥们都叫过来吃饭。”

李氏笑,“刚一并交待给大妹了。老太太,我去羊肉床子买些羊肉,大姑姐爱吃这一口。”见魏老太太没意见,李氏就去操持晚饭了,临出门李氏问,“二叔饿不饿,我先给你下碗面。”

“不饿,飞机上吃过了。”

李氏这才去忙了。

魏老太太又拉着魏年絮絮叨叨的说起话来,无非就是说他这去上海的事没事先同家里商量不应该,“你也是成家的人了,以后有事多替家里想一想。我跟你爸没啥,是你媳妇,以前她无非就是每天跟着你过来瞧瞧我跟你爸,顺带脚儿的事儿。现在是见天的来,这是你一走,她心里没着落。妇道人家,担不起事儿。”

难为魏老太太能把儿媳妇过来的好意曲解成这样。

魏年纠正他娘,“我出门在外,她可不得过来多孝敬二老么。”

“你回来就好,我有儿子哪,用得着媳妇?”魏老太太将下巴一翘,心里得意的是儿子能赚钱,会跑生意。只要儿子孝顺她,媳妇敢待她不好?老人也有老人的狡猾。

魏年一笑,“这回去的仓促,多是按阿银开的单子给她补的货。有些个大件都是托运的,有些要随身带的,伙计坐火车回,我让他带着了。过几天就到家,阿萱特意给我发电报,让我给妈你买些梨膏糖回来,说这是润肺的,吃了对您身体好。”

魏老太太不领这情,“花的还不是我儿子的钱。”

魏年也是无奈了,说他娘,“妈你就是这张嘴硬。”

“放屁,这是说你妈哪。”魏老太太也笑了,悄悄传授儿子降伏儿媳妇的经验,“你这傻小子,不能光听媳妇的,你是一家之主,得叫她听你的,知道不?”

“成,那以后她再让我给妈你捎东西,我就不捎!”

魏老太太好悬没叫儿子噎死,笑着捶儿子两下,骂两句,心里别提多乐呵了。

魏年又说了俩女师傅的事儿,魏老太太咂舌,“这么千里迢迢的,俩女人就跟你奔北京来了?”

魏年点头。

魏老太太唏嘘,“这南面儿的女人胆子可真够大的,她们就不担心遇上拐子。”

“妈,从上海到北京的火车票每人就要五十块现大洋,谁会花五十现大洋拐人?”魏年道,“就是在上海,那么些往城里找活干的丫头妇人,十块大洋能雇俩人哪。咱诚心实意的买火车票,难道是拐子?”

魏老太太直念叨,“火车票要这么贵啊?”

“咱这不是为了请人来,跟人学本领么。”魏年道,“大妹现在不是住东配间儿么,把我们后院儿的屋收拾出来,让俩女师傅住吧。”

魏老太太道,“你们那三间屋我是想着,阿杰阿明都大了,现在你大哥不在家,他们跟你大嫂一屋儿没事。云姐儿得自己一屋了,到时正好让孩子们住。”后院儿这几间可真是北屋正房,魏老太太不愿给女师傅住。

魏年道,“东配间儿也不小,收拾出一间给女师傅住。我看大妹也是个勤快人,正好住一起。”

魏老太太没意见了。

母子俩说着话,陈萱魏银就回来了,陈萱见着魏年,眼睛里都是笑,她的性子总是有些害羞的,尽管是很仔细的把魏年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觉着阿年哥不论神采还是模样,倒比以前更好显,衣裳也是新做的,穿在身上特显高档,陈萱就放心了,仍只是一句简单的,“阿年哥,你回来了。”摸摸魏年杯里的茶不热了,陈萱立刻就给换了新的。

魏银的话就多了,“哥,你可回来了,事儿办得怎么样了?”

魏年与她二人细说一回,魏银瞪大一双美眸,笑,“唉哟,哥你连女师傅都请回来了,看来是个弄个花边儿厂,要不就白花这一大笔钱了。”从她哥去天津,再由天津转上海,请女师傅、买线,还是他哥这些天所费的心力,都不是小数目。

魏年笑,“看来这些天你们也都打算好了啊。”

魏老太太不以为然的横插一句,“成天在一起唧咕唧咕的商量哪。”

魏年没有细问,因为魏太爷回来了,父子俩到西配间儿说的话,陈萱又给送了趟热茶,毕竟眼下快中秋了,天儿越来越冷,西配间儿用的少,更冷些。魏年大致和父亲把到上海请师傅的事说了说,魏老太爷问他,“人也请了,线也买了,这是要开厂啊?”

魏年低声道,“上海的花边儿运到咱们北京,起码多一笔运费,先试着做做,内销这里不论天津还是青岛,都是热闹地方,不愁没销路。若是洋行,趁着有容先生和秦姑娘的关系,到时再走一趟上海,别人能有销路,咱也能找到销路!”对于外出跑生意的事,魏年没有半点儿发怵。

又道,“这花边儿主要是人工,原材料开销不大,无非就是些棉线。先用这事儿趟趟道,北京城说来也是好地方,可自从皇上没了,政府又往南京去了。现在给咱们叫北平,就大不如前。这几年,还不如天津热闹,天津还有天津港哪。爸,我瞧着,做生意还是南方要比咱们北方快些。”

“这没法子啊。不过这也不急,南方有南方的生意,北方有北方的生意。前几天,关外的皮毛过来了一批,质量不错。”

“还是得大哥亲自去了,掌柜伙计更用心。”

“是啊。”魏老太爷竟发出了跟魏老太太一样的感慨,“还是咱家人少。你们兄弟两个,就这样儿了,再往下头,你大哥屋儿里有阿杰阿明,这也不算辱没祖宗,以后就看你的了。非得人多,生意才旺。”

魏年真是服了他爹,都能这么拐弯抹脚的催他生儿子。魏年道,“容先生家里就他兄弟一个,你看人家事业做的,上海滩都大大的有名。”

魏老太爷抽着旱烟,巴嗒巴嗒,老神在在,“你要有容先生的本事,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魏年给他爹噎个仰倒。

待吃饭时,魏年才发现,他媳妇见他虽则话少,心里真是有他。陈萱回家时就吩咐小李掌柜,去饭馆子叫了俩菜,一个是厚德福的糖醋瓦块,这是厚德福的拿手菜,鲤鱼肉厚、泥土味儿重,可人家烧的就格外的香嫩。另一个就是天福号的酱肘子,这个也是阿年哥爱吃的。因着晚上还有赵大姐夫一家人,人多,俩菜都是叫了双份儿。

魏老太太知道是陈萱叫的菜,忍不住若有所指的说了句,“全北京城瞅瞅啊,也就咱家儿媳妇自己个儿从馆子里叫菜啦。”

陈萱对于魏老太太这种刁钻早就产生抗体了,笑道,“上海人爱吃米饭,没有馒头,阿年哥肯定吃不惯,我心里很是心疼他,就擅自做主了。也是老太太、太爷宽厚,要不,我哪儿敢啊。”

魏老太太也心疼儿子,说陈萱一句,“以后还得跟我说一声。”哪儿能不跟家里老人说一声就擅自到馆子里定菜啊,这胆子也忒大了。虽说是陈萱自己花钱,也是一样的。

“是,知道了。”陈萱笑眯眯的应一句。

魏老太爷笑,“阿年回来,这是好事。来,先干一杯。”吃过酒后,待魏老太爷先夹了一筷子菜,陈萱给魏年夹了块鱼,小声提醒魏年小心鱼刺,魏年夹个焦炸丸子给陈萱,小两口甜蜜的不行。

魏年又招呼着赵大姐夫喝酒,跟大姐说了在上海给她买了真丝围巾的事,魏金笑,“成,我也享享我兄弟的福。”

吃过饭,大家又一起在老太太屋里热热闹闹的说了会儿话,天色不早,魏年才带着陈萱回的王府仓胡同儿。

夫妻俩自有许多私房话要说,陈萱听魏年说容扬也一道来了北京,已经打算明天叫小李掌柜给容扬送草莓去了。魏年则是问了问家里的事,他出差有大半个月,家里也没什么事,就是花边儿厂的事,女人们把股权分配商量好了。魏年一听这丧权辱国的条约险没炸了,问陈萱,“你们怎么想的这股权分配啊!秦家那傻丫头凭什么就占二成半的分子啊!”这些女人到底会不会做生意啊,这次魏年到上海去跑花边儿的事,陈萱魏银就和秦殊商量着,把秦殊拉入伙,分子是这样算的,花边儿厂的事,四人平分,也就是说,魏年陈萱魏银秦殊,一人两成半。

对于自己媳妇自己妹妹这个,魏年是没意见的,可就秦殊,出什么力了就敢拿两成半!要搁魏年,顶多给秦殊一成!

陈萱耐心的同魏年解释,“阿年哥,阿殊真的帮着想了许多主意。现在我们搬了新店,就做衣裳这块儿,就比以前高级很多。现在我们分好几种,有现成的款式料子让客人挑。要是客人有自己的款式,都是客人说着,阿银画出款式来,先给客人看,客人觉着好,再做。阿银现在除了看店,还要忙做衣裳的事,有时她忙不开,就是阿殊过来盯着。阿殊经常过来帮忙,我们出了很多新花样,也找了几个好绣娘做绣花的东西。阿殊帮着出了许多主意。不说别的,就是画款式这一样,整个北京城都没有比我们更高级的了。因为别家还都是老师傅,他们可不会画这种西洋的款式图”

“这法子的确不错。”魏年也是很中肯的。

陈萱给魏年倒了杯温水递给他,继续说,“花边儿这生意,我想着,这不是什么大生意。不然,若是大生意,不至于咱们北京都是从外地直接进过来卖。阿殊不是那种太计较的人。咱们做生意,赚钱当然要紧,高高兴兴的也比什么都强啊。要真算的那么精,那阿殊帮着出这许多主意,要不要给她算钱呢?”

魏年喝口水,叹,“算了,两成半就两成半吧,随你们,反正是你们的生意。”

陈萱笑眯眯的看着阿年哥,魏年问,“那这花边儿厂,你们打算一人投多少钱啊?”

“现在用的钱不多,从我们店里出就行了。”陈萱说。

魏年挑眉,把话说明白,“那丫头拿两成半,出钱时别忘了算她一份儿。”

“阿殊哪儿有钱啊,她是挣的不少,可是每个月给家里打电话写信就没多少钱了。阿殊说,她这算是以聪明智慧入股。”

听秦殊这无耻话,魏年险没吐血,闲闲道,“她把那点儿有限的聪明智慧都入咱们这花边儿厂,以后岂不更笨了。”想到秦殊打电话的事儿,魏年不禁道,“这傻丫头不会是从北京往上海打电话吧?”

“是啊,听阿殊说,一个月就只敢打一回,长途电话可贵了,都不敢多说,就这样,打一次起码要十块钱。”

“真难为她现在还能吃得起饭。”

陈萱抿嘴直笑,与魏年道,“就这么着吧,要真是把厂子做起来,光咱家这几人也忙不过来,我看,阿殊做事挺好的。到时能跟着管一摊事儿。”

魏年也没再多说,毕竟,花边儿厂的事不大,他心下盘算,秦殊也在慢慢的跟家里恢复关系,以后兴许还有用到秦殊的时候,也就没再多言。

至于什么聪明智慧入股,这脸可真大!

真正以聪明智慧入股的是魏年,魏年把女师傅请回来,陈萱魏银就商量怎么招人学织花边儿的事了。可俩人算着,这招人学织花边儿前期投入当真有些大,要知道,招人就要付薪水的,北京城哪怕雇个老妈子,每月也要三块大洋的啊。哪怕只招十个人,一月支出起码三十块大洋,再加上两个女师傅的薪水,这开销可是不少。

还没产出就有这么大投入,陈萱魏银都有些舍不得,就是秦殊,成股东后也不那么大手大脚了。

陈萱说,“这织花边儿,说来也是一门技术。我们乡下有句老话,一招鲜,吃遍天。就是说人有一技之长,就不用担心饿肚子了。”

秦殊也说,“要是教她们技术还要给她们钱,是有些亏啊。”

魏银很赞同以前两种观点。

三人就犯愁起来,魏年闻知此事,说她们,“真是笨,这愁什么。谁说技术免费啊?咱们不免费,我千里迢迢、一张火车票五十块现大洋的把人请来,能免费教?世上有这好事?”

“可是不免费教,就是招来人,她们不会钩花边,咱们的花边儿厂也开不起来。”魏银道。

魏年啧啧两声,坐炕头儿指点江山,“花边儿厂跟教教技术是两码事好不好。技术哪儿能免费啊,咱请来的花边儿师傅,包吃包住,包来回车票,一年四季的衣裳,每月三十块现大洋的工资,前期投入这么大,技术再不能免费的!非但不能免费,咱们还得收钱,一月五块大洋,三个月包教包会包给找活儿。花边儿厂急什么,先开个教钩花边儿的学校,教技术,收学费,给找工作,而且,保证学成后每月收入不少于五块现大洋。”

对于魏年这神来之笔的主意,三人都惊呆了!

至于聪明智慧入股,老爸是上海教育司司长的秦殊秦姑娘,你发光发热的时候到啦!

(www..net =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