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11.秦殊

陈萱听魏年说个冷笑话, 就去店里忙了。

经过上次的抽自行车的活动,她们的店算是打响了名气, 再加上店里除了化妆品, 二楼还有衣帽可选,另外,一些时下摩登的汽水、画报之类,也有进货售卖。所以, 生意现在很不错。如今,活动结束, 陈萱魏银要做的事也有许多, 街警那里事后又包了个大红包, 毕竟,人家挺肯出力。再有, 张记者是程太太帮着牵线搭桥叫来的, 陈萱魏银上了回报纸不说, 连店铺带化妆品牌“思卿”都在报纸上做了宣传。

姑嫂二人买些滋补品, 去程家看望程太太,程太太有喜了。如今程太太过得那叫一个滋润,公婆原就待她好, 如今有了身子,更是宝贝的很。程太太笑,“来就来, 还买什么东西呀, 你们过来我就高兴。”

陈萱把礼品放下, 忙扶程太太坐下,“别动。先前也不知道你有了身子,不然我们早就过来了。”

程太太笑,“舅妈说先时月份浅,就没往外说。我这几个月也没出门儿,不然早找你们去了。我听说,前几天可是热闹的不得了。报纸我也看了,你俩还真能,要是别人采我,我估计话都不会说了。”

陈萱笑,“我们也不会说,还是阿年哥过来,有他在,才敢说两句。”

魏银看这满屋子大胖娃娃的画报,就想笑,问,“嫂子,别人家都是贴胖儿子的画儿,怎么你家是半屋胖儿子,半屋胖闺女啊。”

程太太眉眼弯弯,“舅舅、舅妈盼小子,你阿苏哥盼闺女。”

程母带着佣人端来水果,听这话笑道,“闺女小子都好,都是咱的亲骨肉,多生几个。咱家就阿苏一个,单薄的很。要我说,还是像阿年家好,兄弟姐妹多,也热闹。”

魏银很赞同程母的话,“是啊,以前觉着我家里两个哥哥一个姐姐还算热闹,现在我大哥去了关外,就少大哥一个,就感觉冷清多了。程婶婶,你要是想热闹,嫂子至少得跟我家似的,四个孩子。”

程母眉开眼笑,“对,这话对。”

姑嫂俩坐了半日,不想程太太劳累,中午没留下吃饭,说店里还有事,就告辞去了。因魏年和程苏交好,再有陈萱帮着解决过夫妻矛盾,程母一直挺喜欢魏家人。程母还说哪,“阿银这丫头,年纪也不小了吧?”

“十八了。”程太太拿了个苹果递给婆婆兼舅妈,程母不吃,程太太咬一口,“阿银长得真不错。”

“魏家兄妹都是好相貌。”程母道,“还这样能干,这么小小年纪,就知道做买卖赚钱。”

“我听阿萱说,阿银现下还在学习画画和法语。舅妈,你说魏家也是真疼闺女,在村里,财主家倒是也有钱,可都是供儿子念书识字,可没几人舍得供闺女念书的。”

程母笑,“要不说现在世道不一样了,以前咱们女人都不能随便出门,现在女人出去工作的虽然少,也不算什么稀罕事。”婆媳俩说一回话,程太太就想着,如今她这胎相安稳了,哪天去陈萱魏银的店里去坐一坐,她以后显怀,也要做几件适宜的衣裳。要说程太太嫁到城里,最大的长进就是在穿衣打扮上。以前在乡下,向来是以节俭朴素为美,到城里才明白,节俭不是坏事,可女人要真信了朴素为美,那就傻到家了。

姑嫂二人看过程太太,晚上在东兴楼请店里的掌柜伙计,还有先前过来打零工的几个大学生。店里的生意渐好,陈萱魏银是想着再招个女店员,以免孙燕小李掌柜忙不过来,可一时又没有合适的人。所以,暂时安排着,几人要是愿意有课闲时过来勤工俭学,店里也是按时间给她们算钱的。

如今请客,是上次做活动,这几个大学生都很尽心,柜台守得好,所以定了个星期六傍晚,请她们过来一道下馆子,连带着秦殊,也一道过来了。

东兴楼还是魏年带陈萱魏银来过,山东菜烧的很地道,陈萱点菜一向实诚,这都出来下馆子了,什么小青菜啊、萝卜皮儿的,陈萱从来不点,陈萱点菜向来非鱼即肉,什么布袋鸡、糖醋鱼、油焖大虾、芙蓉鸡片、葱烧海参、三丝鱼翅,反正鸡鱼肘肉的点的都是特实诚的菜,魏银秦殊则偏好拔丝山药、蜜汁梨球、一品豆腐、象眼鸽蛋一类,林林总总,热热闹闹的点了一桌子。最后,陈萱令伙计上了一小坛黄酒,店家温好后端上来,一人倒了一杯,陈萱看看魏银,魏银笑与大家道,“上次咱们店做活动,大家忙了好几天,没出半点儿纰漏。我跟大东家就想着,咱们来馆子里庆祝一回。你们都在念书,就定了个星期六。如今请你们过来,就是吃顿饭,这认识了,以后就是朋友了。”

陈萱点头,“对,就是这么个意思。来,咱们干一杯。”

大家碰了一杯,陈萱将手一划拉,“吃吧!这里的菜特别好吃!”

陈萱是个朴实的人,她们的店虽是个洋名儿,店里卖的东西都是些时兴的货品,但是,店风在陈萱的带领下,很是朴实。大家吃起馆子来也很实在,完全没有跟东家一起出来吃饭不好意思这件事存在。尤其几位大学生,那吃的,甭提多过瘾了。还有位叫徐柠的姑娘筷下俐落的拆个鸡翅搁碗里,“大东家,以后要是再有这样短期打工的机会,你只管跟我们说,就是再多几个人,我们也能找来。”

“好啊。”陈萱笑,“以前是没想到,也不敢请你们,怕你们不愿意来。这一接触一做事就觉着,真不愧大学生,脑子灵不说,做事也清楚。要是你们愿意,除了店里的短工,还有手工活儿,也很适合女孩子做。”

徐柠是这几个大学生中的头儿,这位姑娘相当神勇,据说原本家里把嫁妆都给备好了,家里哥哥要考大学,她装模作样的说也试一试。结果这一试,她哥没考上,她考上了。可考上了也不能上啊,婆家等着过门哪。不必家里劝,徐柠就一幅绝不会上大学的善解人意,不叫家里操半点儿心的乖巧样。然后,趁家里不防备,偷了嫁妆里的几样值钱的金银,连带平日攒的私房,揣上录取通知书,就跑来北京上大学了。据说她婆家一听闻这事儿,立刻就退了亲,说了,这种不安份的媳妇不敢要。据徐柠自己说,以前不知道钱这么不好赚,稀里糊涂就把从家里带来的钱花完了。现在经济困难,要不也不能魏银一招人,这姑娘就立刻报名了。要知道,等闲大学生是很矜持的,让他们写诗作词、批评社会的容易,出来给店铺打短工,是极罕见的。徐柠对陈萱说的手工活儿也很有兴趣,问,“大东家,是什么活儿?”

“织毛衣。秋冬店里要上毛衣,我们出工出料,每件论难易大小算钱,便宜简单的五毛,要是难的,一块大洋。”陈萱道。

徐柠一听,鸡翅也顾不上吃了,又有些为难,“活儿我倒是有兴趣,就是我这人手笨,不会织。”

陈萱笑眯眯地,“没事儿,不会织可以学,阿燕什么花样都会,可以跟阿燕学,二东家也精通编织。”

徐柠当下道,“成!大东家,这活儿你要多少人?”

“这个不算人数,你们领一件衣裳的料,织好了咱们按件算钱,织一件算一件。”

秦殊人情练达,眼珠儿一转,截了陈萱的话,笑道,“先吃饭,别叫菜凉了,这事儿不急,明儿再细说也一样的。”然后说起东兴楼的菜来,“我从来不吃内脏类的菜,就东兴楼的爆双脆,吃的停不下口。”

“这个糖醋鱼也好,鲤鱼肉厚,不糖醋便要红烧才入味。”

大家说一回东兴楼的美食,最后,可以说是吃的宾主尽欢,盆干碗净,徐柠豪爽的说,“真是有点不矜持啊。”

陈萱认真道,“这样才好,要是吃饭吃得剩下大半,那多浪费啊。”叫来小二结账,再叫把先时让小二打包三十个山东的肉火烧,二十个递给徐柠,陈萱说,“你们念书辛苦,这个给你们当宵夜,晚上别太累。也请你们的同学尝尝,是我的心意。”另外十个自己拎着,孙燕很有眼力的接了过去,陈萱是打算给老宅送去的。

然后,在东兴楼门口儿,给徐柠几个叫了黄包车,先付了车钱,两人一辆车的送她们回学校。之后,陈萱让孙燕小李掌柜也都回家,三人不急,拎着肉烧饼慢慢的往回走。秦殊是个直肠子,同陈萱说,“二嫂,我看这个徐柠不错。”

陈萱笑,“我也觉着她性情直爽,有什么说什么,做事也很俐落。”

“二嫂,徐柠这性子,要是光让她织毛衣就可惜了。我给二嫂出个主意,你看着成就用,觉着不成就算了。”傍晚街上人流如织,夕阳缓缓沉下,却还带着一丝尾调的温暖,秦殊围好围巾,眉眼明亮的看向陈萱和魏银,道,“现在的大学生,还是扭扭捏捏的居多,有些仗着大学生的架子,就是学费是借的,生活费是从家人嘴里省下来的,他们也不出来做力气活的。怕丢面子。徐柠这样好打交道的大学生,可是不多见的。你明儿单独叫她出来,把织毛衣的活具体怎么着告诉她,让她找人,只要是经她手派出去的毛衣活计,一件毛衣给她一毛钱的提成,她一准儿愿意。”

这是要把徐柠做个中间人了,陈萱魏银都赞这主意好,而且,就是给徐柠一毛钱提成也有的是的,毕竟,这样一人,陈萱魏银能省不少事。魏银也说,“我就是发愁跟这些大学生打交道,徐柠还好,其他几个,就不爱说话了。咱们这毛衣吧,就光家里人织,还真是织不过来。要是不认识的人,又不放心,倒还真是二嫂突然想到大学生这里,她们干净,又都有些清高,做这活计倒是正好。刚刚吃饭的时候,我就担心她们不乐意。”

“哪里就不乐意了?就是不乐意,也是面子上不乐意。”秦殊道,“你们兴许不知道,别看现在大学不少,有国办的、有民办的,大学生也有的是。只是,每年大学生的就业都不理想。报纸上总是说大学生就业率低,许多大学生毕业后最理想的职业就是去学校做老师,毕竟,做老师的薪水高。于是,大学生毕业就往高中做老师,高中生毕业去初中做老师,初中生毕业可以教小学生。可老师的职位也是有限的啊,其他的职司,像政府的职员,那能有几个空缺?于是,许多留学生大学生都没有工作。报纸常就此事批评政府。”

秦殊叹口气,“可是,造成这种局面,也不全然是政府的原因。许多大学生都太高傲了,像你们工厂的吴师傅张师傅,刚来时不也拿捏着大学生的架子么。稍微出力气的活,他们不愿意做,嫌薪水低。还有许多大学生认为,薪水低于五十块就是羞辱,可现在,五十块的职位可是不好寻的。他们想一毕业就拿高薪坐高位,我实话实说,除非去自己家的公司做,或者是家里有背景的,不然,平白无故的出门找工作,哪家老板东家也不是傻子,谁能在不了解你的时候就给你那么高的薪水呢?”

秦殊发表了一篇对现在高校教育的评价,“我爸爸以前就常说,现在的大学生过于清高,眼高手低。这不是好事。像徐柠这样的性子,百里无一。要是换了咱们跟大学生打交道,给她们派活儿,怕是不好派。通过徐柠,就不是什么难事了。就是有难事,交给徐柠操心就成了,谁让她拿提成了呢。”

魏银都说,“阿殊,你可真有见识。”

秦殊笑嘻嘻地,“我这也是碰壁碰出的经验啦。其实阿银,你要是想有稳定的织工,最好是找上几个人,教她们织,每年冬天,帽子毛衣手套的,都是派给她们。这样,她们是熟手,也不用年年为人手不足发愁了。”

魏银道,“我跟二嫂都想过,可是这样的人也不好找,毕竟,咱们这活儿只是秋冬忙。毛衣每年的量也不大,你也知道,要说稳定的,除了家里人,就是街坊四邻,她们也都是闲了做,平时都要忙家事。”

秦殊道,“平时也可以织一点花边啊。”

“什么花边儿?”

“就是你从上海买回来的,很多新式的花边儿,不论桌布、衣裳、窗帘、包包、帽子,都能用的。你不是还说上次花边买的少了吗?要是自己找人织,成本就能降下不少,肯定比你在上海买回来的便宜。”

魏银吃惊,“这种花边是人工织出来的吗?不是机器织出来的吗?”

“机器只能织很简单的那种,复杂的好的都是人工织的,上海的裁缝铺子就能定制花边儿,做衣裳的时候,你要配什么样式的花边儿,说出来,他们专门有手巧的女工会织。你这么会织毛衣,花边儿就是把毛衣的毛线换成织花边儿用的细棉线或者是亚麻线。”秦殊说,“在上海有洋行专门做花边儿的进出口,生意不算大,糊口估计也没问题。我大学时有一个同学,家里就是干这个的。”

陈萱魏银望着秦殊,姑嫂俩瞬间有一个共同的想法:该拉秦殊(阿殊)一起入伙干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