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04.戒指

魏年是这样同陈萱说的, “正看着你想要说话,你突然扑上来就亲了我一口,我避都避不开,可怎么着呢?只得任你欺负了。你还这样,你是什么意思,你要逼死我吗?你再不理我一理,我今晚就去跳北海。”

陈萱拿毛巾捂着脸,脸红到要爆炸, 陈萱也没丧失理智,“肯定不是我主动的, 你少污蔑我。”可能是人生中第一次亲嘴的冲击力太大,陈萱怎么想都想不起是谁主动的了。

“就是你主动的, 你都对我这样了, 你可得负责啊。”陈萱不给他个交待,魏年是势不能罢休的。

好吧,由于俩人亲过嘴, 陈萱觉着, 都干过这样事儿, 是得给彼此一个交待。陈萱捂了会儿脸, 觉着稍好些时,才放下毛巾,认真的同魏年说起以后的主意。陈萱努力抬着头, 她要不使劲儿支着脖子, 脸都想掉地上去。真是太丢脸了, 她竟然与男人亲嘴了!不得不说,陈萱的成长是巨大的,来北京两年多,她就从一个封闭的农村女子,成长为了一个逻辑较清楚,跟男人亲嘴也能保持理智的半现代化女子了。而且,陈萱敢做敢当,陈萱说,“亲嘴的事,都这么着了,你不能全赖我,你肯定是又勾引我了。我早说了,让你离我远点离我远点儿,你非不听,所以,你也要负一半的责任!”

魏年忍住肚里的狂笑,点头,“好吧,那我负一半的责任。不过,你不会打算不认账吧?”说着话,还斜着眼瞟陈萱,一幅不相信陈萱的模样。

“我没有说不认账。可咱们也得一步步的来,是吧?”陈萱想了想,“嘴也亲过了,我是想跟你过一辈子的。我这个人,阿年哥你是知道的,我为人老实,待人也实诚,只要成亲,我就是一心一意的。你能也这么保证吗?”

“当然能!”魏年简直没有半分犹豫。

“那成,今天就把小炕桌儿撤掉。”魏年先是一喜,陈萱又补充一句,“不过,你可得老老实实的。你要不老实,就还把小炕桌儿放回去。”

虽然没能一步到位,魏年生怕陈萱再反悔,立刻把事情砸瓷实,“那就这么说定了。”立刻把小炕桌儿搬下头去了,陈萱说,“现在搬下去做什么,还没吃晚饭哪。”

魏年一拉她的手,“庆祝小炕桌儿下炕,今天出去吃,我请客。”

陈萱想绷一下,却是没绷住,唇角翘起,跟魏年手拉手的出门吃饭去了。不过,不是吃什么六国饭店的大餐,俩人就是找了一家味道地道的拉面馆儿,一人吃了一碗饱饱的凉面。

俩人甜甜蜜蜜的更进一步,陈萱还得装作不在意的同魏银说起许润的亲事,陈萱装的还挺有模有样,“以前听许太太念叨过,也不知她家的亲事什么时候办?”

“什么亲事啊?”

“许家老大的亲事。”陈萱道,“许家老大也不小了吧?”

魏银当时的脸色,怎么说呢,一瞬间血色褪尽,脆弱的仿佛一碰即碎的瓷器。陈萱当时吓的心脏狂跳,生怕魏银乍听此事气出病来。陈萱连忙拍拍魏银的背,唤她两声,“阿银阿银。”

魏银缓缓回神,嗓子都哑了,声音微颤,“二嫂,你是说许润早定了亲事?”

“是啊,听说还是许老爷朋友家的女孩子。”陈萱一面说着,一面还端量着魏银的脸色,看她脸上渐渐回了血色,只是眼神越发冰冷。陈萱不禁担心,良久,魏银方道,“可惜了一条好好的蕾丝花边儿。”

陈萱看去,原来魏银手下用力,把一条刚裁好的蕾丝花边儿绞的不成了样子。

魏银起身就出了店里,陈萱连忙放下手里的活儿跟上去。魏银不知走了多久,一直到走的小腿发酸,才找个路边的咖啡店坐下,陈萱生怕她出事,也跟着坐下了。魏银一向聪明,走这大半日也明白过来了,问,“二嫂你什么时候知道的?”

“不是我知道的,是你二哥跟我说的。他怕直接跟你说,你误会他是要拆散你们,可不跟你说,又担心你吃亏,才叫我悄悄的告诉你。”侍者上前,陈萱叫了杯魏银最喜欢的黑咖啡,自己只要清水,陈萱劝魏银,“我觉着,许家老大不是个老实人,你别因这样的人气坏自己。”

“真是气死我了!”魏银的气性绝对不小,上辈子陈萱或者不知,但魏银早夭,便是因陆家亲事与许润之事而来。

陈萱宽慰魏银,“好在咱们知道了他的真面目,以后不要理这样人了。你再上美术课,还是我跟你一道去吧。”

“我只恨不能出这口恶气!”

对于这样的事,陈萱倒是有法子,在乡下,做妹妹吃了亏,家里兄弟就得上手的。陈萱说,“我告诉你二哥,叫他帮你收拾一顿许家小子。”

魏银点头,“这也好。”

魏银虽是赞同自由恋爱的性子,但她绝不是那种会引诱有妇之夫的性子。魏银是个十个端庄的性情,意外的是,许润还有脸来找魏银。魏银就想给他两巴掌,低声道,“别叫我把事闹出来!你什么意思!你定了亲,还敢跟我示好!”

许润低声哀求,“阿银,我那是旧式婚姻,我会想法子解除的。”

“我要是那种会让男人解除婚姻娶自己的人,我得感动坏了。今天我告诉你,我不是那样的人!滚吧你!”魏银一把将许润推开,冷声道,“你再敢对我纠缠不休,我就把这事告诉许叔叔!”抬脚走人。

魏银还是念及些情面的,魏年可不管这个,魏年自从知道妹妹的脑子没坏,立刻付诸行动,直接就把这事跟许老爷说了。魏年半点儿没替许润瞒着,“阿润也是我小时候的同窗,他这小子可不老实,阿银傻乎乎的,根本不知道他身上有亲事的事儿。还是我见着俩人在大学校园里散步,觉着不对问了阿银。阿银气的不得了,现在自由恋爱不算什么,可阿润身上有亲事,这就不成啊。阿银跟他说吧,他又磨唧个没完,总是去缠着阿银。阿银气坏了,要不是我劝着,她就要找您说理了。您可管管阿润吧,这小子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家里定的亲事就一定不好?我大哥跟我大嫂,我跟我媳妇,我们都是家里定的亲事,哪个过得差了?尤其我媳妇,要不是我家里给我定下的亲事,叫我自己找,我再找不到这样的好亲事的。”

许老爷也是个要面子的人,好在,这位老爷不算不开通,不然也不能供六个孩子上新式学堂。许老爷叹道,“这个孽障啊!阿年你放心,我定会管束于他。”

魏年把许润给自己妹妹写的小纸条放许老爷手边儿的小几上,就离开了。那小纸条儿上是云大诗人非常著名的一句诗:我将在茫茫人海中寻找我人生唯一之伴侣,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要魏年说,简直就是个神经病啊。

那位云大诗人自己就是个有病的,好好的结发妻子离婚离掉,娶了个时尚名媛,结果日子过了个乱七八糟。云大诗人自己都如此了,何况是那些和云大诗人学习的人哪。

这还能有好!

魏年有空还得教导妹妹个明白,“现在你开始学着做买卖,咱们也常参加沙龙,以后,见的人会越来越多。你得学着看人了。许润这个,好在咱们离得近,还算知根底,你没吃什么亏。以后再有男子亲近你,你自己得把眼擦亮。上年纪的,肯定有媳妇,咱们再不是那等拆散人家家庭的人。就是许润这种青瓜蛋子,都有可能早早的定下亲事。现在的男人,很多也不要个脸的。以后你再相中谁,先与我说,我先帮你打听一下底细,也不会阻止你自由恋爱。”

魏银有些不好意思,害羞的点点头。不过,魏银对二哥也有些不满意,说她二哥,“二哥你怎么不替我给那姓许的两巴掌。”

魏年道,“放心吧,他得不了好儿。”

许老爷跟魏老太爷是好朋友,要说许老爷书香人,魏老太爷生意人,这俩人能做朋友,完全是因为三观太合。因为,两人处理不听话的儿子都是一种办法——开揍。

许润万般情思,都叫他爹揍没了。

许太太既心疼儿子,在魏家人跟前也怪不好意思的。好在,这事魏年魏银都没跟家里说,而且,魏银真是个再端正不过的姑娘,虽然讨厌许润,跟许家其他人也没仇。她私下还安慰了许太太一回,“阿润哥也是一时明白不过来,我二哥跟我二嫂成亲前还死不乐意哪,现在跟我二嫂好的跟一个人似的。婶子你赶紧给阿润哥办了亲事,他也就明白了。”许润真是烦死了!以往魏银羡慕能去新式学堂念书的人,看许润这个大学生当然是哪里都好。现在魏银虽然没有上新式学堂,可自己有在画画,还在学习法语,参加过沙龙,有过见识,前些天还去了次大上海。如今发现许润身上有亲事,魏银虽狠狠生了一回气,倒也没觉着如何了。至于许润纠缠不休,魏银现在就盼着许润赶紧早点成亲才好!烦死了!

许太太确定,人家魏银对她儿子的心,是真的凉透了的。又想着,魏银也是极好的姑娘,以前不知道她儿子身上有亲事,如今这知道了,立刻一刀两断。也是没缘分,不然,这亲事,许太太也是极愿意的。

魏银说是没受影响,夏天却是瘦了一圈。

魏年原本想打听一下楚教授,结果,不必他打听,魏年从在大学招化学系大学生的时候就与楚教授建立了交情,从此进入了楚教授的社交圈。楚教授不喜欢办沙龙,楚教授的爱好是举行茶会,具体的意思就是沙龙的另一种名称。

魏年带着陈萱魏银参加楚教授家的茶会时,有幸见到了楚教授的刚从老家带着孩子们过来夫妻团聚的——楚太太。

魏年心中甚是遗憾,他对楚教授的观感很是不错。

不过,魏银对楚教授完全没有什么别个想法,连同陈萱,两人与楚太太聊的不要太开心。就人家楚教授,依旧是风度翩翩的对待每一位来客。当然,有楚太太在,楚教授对于女孩子那一套温柔风度还是要略收一收的。

楚教授见到陈萱魏银姑嫂二人与自己妻子聊得来,也很高兴。妻子刚从老家过来,北京话都说得不大溜。陈萱与魏银却是对楚太太充满好感,一则楚教授为人好,没少帮魏家的忙;二则,楚太太虽则是乡下来的旧式小脚太太,却是个聪明细致的人,说话举止一点儿不守旧,也很会和人说话交谈,就是北京话说的慢了一些。陈萱魏银都是有耐心的人,茶会后还着小李掌柜送了一篮子草莓,特意送给楚太太和两个孩子的,卡片上写着:送给可爱的楚太太和小宝贝们~

魏银还画了一家四口手牵手的简笔彩画,由衷感慨,“楚教授这样的人,在这个年代来说,就是不错的男人了。”

楚太太收到草莓后还不大认识这东西,还是楚教授解释了一回,楚太太才晓得了。楚太太识字不多,也认识些常用字,见到卡片上的字和简笔彩画,笑道,“这魏家姑嫂可真是不错的人。”

“嗯,你倒是可以跟她们多来往。”楚教授如此说。

许润一事,对魏银最大的影响就是,家里给她张罗了好几门亲事,魏银一个没应。魏银说了,找不到合心意的,她就一辈子不结婚,赖家里一辈子。直把魏老太太愁的,恨不能去月老祠给小闺女多烧几柱香去。当然,还要顺带给二儿子也烧几柱香,二儿子这亲事倒是很顺利,就是,这都成亲两年多了,怎么还不见儿媳妇有孕啊。

魏老太太在家还跟丈夫絮叨哪,“当初,我就相中二媳妇这名儿取得好,萱草,有宜男之兆。这怎么成亲这么久,都没个动静儿。”

魏老太爷哪里晓得怎么没动静啊。

不过,老两口也不必急,因为,自从撤了小炕桌以后,魏年已经向一个被窝发起冲锋了。

陈萱实在受不了这种飞速进展,坚决不同意,这也忒快了!魏年给她两个选择,要不就给他一天亲十次嘴,要不就答应一个被窝儿睡。

陈萱稍有犹豫,魏年就同她说,“你总说自己实诚,是正经人。我难道就不实诚,就不正经了?你说,你把我亲了,我这一辈子,除了跟你在一起,还能有别的心?我亲了你,我能负责。你亲了我,你是不打算负责啊?”

“我哪里有不负责了,可咱们不得慢慢的来吗?”

“你这也忒慢了。快选,你要不同意给我亲嘴,晚上就一个被窝儿。”

“不成!”

“那还是亲嘴吧。”

陈萱还要犹豫,魏年立刻道,“你这么欺负我,糟蹋我,还不给我个交待。你不答应,我今晚就去跳北海了。”

陈萱实在受不了魏年好不好就要跳北海的事,陈萱笑,“你少糊弄我,也用不着你去跳北海。我心里,也是很喜欢阿年哥的,我就是觉着,有点儿快了。咱们亲嘴才没几天哪。”

“笨妞儿,这还要数着天数不成。男女之事,你情我愿,咱们正经夫妻,有何不可?”由于没有小炕桌儿的阻碍,魏年屁股挪到陈萱身边,本想先亲个嘴儿,奈何陈萱一脸严肃的推开魏年的俊脸,郑重的说,“青天白日的,可不能这样不正经。”

“好吧。”魏年就是挨近些拉着小手问陈萱,“跟阿年哥说说,什么时候开始喜欢阿年哥的。”

陈萱当真是个实诚人,“我也不大知道,你一直待我不错,我心里并不讨厌你。就是以前你跟我说,以后要各过各的,我就没想过在一起的事。后来,你又改了主意。我想着,咱俩一个屋这么住着,我要是再寻人,人家也得说我是二婚头。阿年哥你又这么好,我也不瞎。虽然担心你以后会变心,可只要我努力学习,好好做生意,就是你变心我也不怕。现在外头又不禁女人离婚,我只要有学问有本领,以后一样能自己过的。”

“呸呸呸,这晦气话说的,还没在一起就想离婚的事儿,你想的可真够长远的。”魏年认真的说,“我只喜欢你一个,绝不会喜欢他人。”

“那你可得记住你说的话。”陈萱叮嘱魏年。

“你放心好了,我要是变心,天打雷霹。”魏年随口就一毒誓。陈萱忙道,“别胡说。”

俩人腻歪了一回。

虽然陈萱不会说那些甜言蜜语,也不算新式女性,可魏年就相中陈萱这一款,也就不管什么新不新的了。魏年还觉着,陈萱身上旧式女人的那股子忠贞劲儿挺好。

魏年把化妆品的事交给魏银管,反正魏银刚失恋,很适合做事业。魏年拉着陈萱去东安市场的首饰店买首饰,魏年的话,“早想给你买了,可你总是算得那样清,又怕给你买了,你换算成大洋算成欠我的钱。这个是咱俩的定情信物。”魏年花钱,向来舍得。

陈萱陪嫁就是俩细不伶丁的银耳圈以及俩细不伶丁的银手环,现在陈萱也戴的比较少,陈萱戴多的是店里的镀金镀银的假首饰,还有人工珍珠的那种,陈萱觉着也挺好看。

魏年带她来首饰店,陈萱还说,“首饰咱们店里都有,便宜,花样还多。”

“那跟你男人给你买的能一样?”魏年道,“现在不流行金银的了,流行钻石。”

陈萱忙说,“阿年哥,还是给我买金银的吧,我喜欢金银的。”陈萱还牢牢记得,魏年说过金很最保值的话。钻石啥的,陈萱也不懂,可金银她熟。

魏年在这上头并不坚持,“那也成,就买金的。”

魏年的眼光向来比陈萱要好,给陈萱挑的耳环项链手镯戒指,花样既精巧又别致,陈萱也很喜欢,就是试戴戒指时,陈萱以前常年干农活,手指关节粗大,现有的女戒尺寸,她都戴不上。陈萱说,“要不就别买戒指了,我这手,戴戒指也不好看。”

魏年知道陈萱以前过得不容易,也不只一次的牵过陈萱的手,可此时,不知为什么,心下酸楚极了,那种丝丝缕缕的心疼自心口一路蔓延,魏年觉着喉咙发涩,眼眶发酸,握着陈萱的手,魏年对店员道,“我们定做一对戒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