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95.生意

容扬的声音并不高,情绪也不如何激昂, 但是, 饶是自认对于民族工业这种高深莫测的词一点儿不懂的陈萱也听得有几分心潮澎湖。陈萱忍不住说, “我虽然不懂工业家精神什么的,不过,做事的确是要一步一步来的。容先生这话说的对。”

“那么,我们已经有了初步的共识。”容扬问,“二位对于我们彼此合作的意向如何?”

陈萱抿抿唇, “还有句不大好听的话想说。”

容扬一笑,“既然要合作,自然要彼此坦诚相待。”

陈萱认真的看向容扬的眼睛,“容先生,我就直说了。依您的实力,像您说的,报纸上做广告、请明星、还是国外买回来的生产线, 就这样,您的东西依旧是赔钱的。容先生, 我想, 您的东西, 不大好卖, 是不是有质量上的原因?”

“这就是我为什么出到四成的全国总代理价, 因为化妆品可能还需要进行质量上的调整。”容扬道, “不过, 我相信, 我的出价极具诚意。”

魏银对于化妆品的了解比陈萱要深,魏银态度更加谨慎,“容先生,如果货品质量不行,我们是没有办法推荐给客人的。我们不是与客人做一锤子买卖,而是希望客人用了之后真正对皮肤有改善,这样才会有回头客。”还有句话,魏银看在容扬毕竟还算朋友的面子上没有说,那就是,如果东西不好,不要说四成的代理价,就是白送,她们也不会要的。

“我明白,你们不要误会,我并不是要你们去售卖质量不过关的化妆品。”容扬摆摆手,笑道,“其实,最开始,我的化妆品还不错。那时候,因为广告宣传,还有前几年女人对于化妆品的要求其实没有这么高。随着越来越多的洋货进入市场,还有,国货品牌的竞争也日益增大。我的化妆品没能跟上潮流,就此一年不如一年。我说有完整的生产流程,意思是,除了机器是国外进口,连同技术工人,我都还留着。我希望能和二位开发出一种新的化妆品,就是现在这个牌子,你们用也可,不用也可,重新注册一个新的也行。”

陈萱道,“这个没必要,只要品牌没什么不好的名声,用以前的牌子就好,好几年的牌子比新品牌要更容易被客人接受。”

魏银做补充,“有一件事,我和二嫂都在北京,我们是不能去上海的。容先生的工厂肯定是在上海吧?”

容扬将手一摆,“无所谓,我令手下人把这个工厂搬到北京就是。”

陈萱魏银都呆住了,齐齐看向容扬,异口同声,“搬工厂?”

“没关系,这并不独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成本考虑。上海地价贵,搬到北京也不错。”容扬善解人意的表示,“这些有我来安排,你们只管放心。我这里会派个财务经理过来,我会交待他,工厂的事都听你们的。对了,就是一样,别让我把工厂搬来再搬回去啊。”

陈萱魏银都觉着,压力山大。

待吃过饭,姑嫂二人告辞,容先生还有一人一份的小礼物送上。

真是,感觉压力更大了。

姑嫂二人是坐容先生的小汽车回家的,回的老宅,魏年已经在老宅等了。魏年并不知道容扬找陈萱魏银吃饭是说生意的事,不过,他猜测着,以陈萱的细心,晚上肯定是先送魏银回家。所以,魏年是回老宅吃饭兼接媳妇回家。

见魏年也在,姑嫂俩就把容扬的提议说了。

魏家男人们都有些回不过神,魏年问,“让你们做他的化妆品总代理?”

待俩人你一言我一语的把事情细说了,魏年才明白,为什么叫这俩人做总代理。啥化妆品牌子哟,质量都不过关的,要不是容扬会把工厂搬到北京来,魏年都得以为容扬这是打算空手套白狼了。

既然容扬都打算搬工厂过来,可见还是有诚意的。

魏年问魏银,“你有没有信心把质量调整好?”

魏银说,“我跟容先生说了,我是不懂怎么做化妆品的,但是,我知道什么样的好卖。容先生说,他那里有技工,可以按我的要求调制。如果是这样,我这里问题不大。”

魏年先给魏银泼一瓢冷水,不客气道,“要是这么容易,不至于连生产线都停掉。你们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陈萱从随身的挎包出拿出一叠相当有厚道的合约,递给魏年,“这是容先生的合同,让我拿回来,跟家里商量。”

容扬相貌雅致清俊,行事却相当雷厉风行,给的合约也严谨细致,诚意十足。魏年专门找了律师行鉴定过这份合约,并不存在什么合同陷阱之类的存在。

魏年还是同家里父兄商量了一回,容先生强悍的背景也跟父兄透了个底。依容先生这样有身份背景,也不大可能来坑魏家这样的小商家。相反,魏家如果还想再往上走一步,需要的不只是生意上的经营,还有人脉上的建设。容扬的化妆品生意,对于容扬而言,只是诸多生意中的一个小节,可对于魏家,便是再难得不过的机会。

魏老太爷显然也明白这一点,签合约的时候让魏年同姑嫂二人一道去了。

签好合约后,容扬让姑嫂二人去后花园赏景,与魏年单独交谈,“魏太太魏姑娘都是妇道人家,使唤她们总有些于心不忍。我在北京城的生意有限,也无意大肆宣扬,工厂择址的事,就由魏先生来安排吧。你看好地方,谈好价钱后给我电话,我派人过来支付款项。以后工厂的管理,魏先生有空也不妨帮一帮魏太太和魏姑娘,我终归是希望懂这一行的人来管理工厂。”

魏年由衷道,“容先生真是商界翘楚,我算是编外人员?”原来容扬将他也算在了合约的一部分。

“其实我希望你来做厂长,不过,依我看来,魏先生以后可能会更倾向于自己做生意。”容扬就事论事,“现在从我的工厂里多积累些经验也不错。如果以前我不太忙的时候,可能会亲自带一带魏太太和魏小姐,现在不成了,我没时间在北京久留,这件事就要魏先生来做了。”

魏年既然敢过来签约,对这桩生意就有心理准备,“既然容先生的化妆品工厂要搬到北京,具体工厂有多大,是什么样的,方便我们去看一看吗?”

“我三天后回上海,你们跟我一道。”容扬不忘补充一句,“一道带上魏小姐吧,她对于时尚有着非同一般的悟性。她这样的人才,呆在北京可惜了。”

魏年盯紧容扬的眼睛,“我有些不大明白,你能选择的人,比她俩强的,应该很多,为什么会选择她俩?”

“能做事的人的确有,但是,我需要的不仅仅是能做事,我更看重的是品性。”容扬淡然中带着坦诚,“这个年代,风起云涌的太快,英雄豪杰、妖魔鬼怪纷纷登场。太多的人希望在这一场世界风云中搏得一席之地,我看中的,是尊夫人的品性,她是为数不多的,可以在这样人人都想一夕得道的浮华年代,一直脚踏实地、勤勉刻苦生活的人,她起步虽晚,但是,最终走的最远的,很可能是她,而不是你我。”

“多谢容先生对内子的赞美和看重。”魏年礼貌的客气一句,“恕我直言,内子的确有种百折不挠的坚韧,不过,她并不是做生意的好手。何况,容先生这桩生意,并不好做。”

“只魏太太一人,当然是不够的。就是再加上魏小姐在化妆品上的天赋,离我的要求还是有一些距离。还好有魏先生。”日头西斜,夕阳的余晖斜斜落下,染在容扬一尘不染的雪白西装上,他微微一笑,有若小湖菡萏初绽,“事实上,生意这方面,我更看重的是魏先生,魏先生这样的人才,只做个古董商、料理一间衣料铺子,太屈才了。”

听着容扬蛊惑性的语言,看着容扬那圣洁的仿佛公狐狸一般的笑容,魏年委实不是陈萱魏银这样的实在人,他忍不住的牙疼,叹口气,“还有个私人请求。”

“魏先生请讲。”容扬看向他,等他开口。

魏年诚心诚意的请求,“容先生在我媳妇和我妹妹面前,能不能别总是展露自己光风霁月、智慧超群、扶危济困、忧国忧民的那一面,这俩傻女人成天把你当菩萨一样看待,真是愁死我了。”

容扬蓦然低笑出声,魏年也不禁一笑。

从此,容扬在魏年这里就多了个外号:容狐狸。

为此,陈萱还狠狠的批评了阿年哥一回,说阿年哥对容先生不够尊重。鉴于陈萱的强烈反对,魏年只好“和萱心顺萱意”的改口,另给容扬想个外号,改叫:容菩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