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86.年前意外

陈萱这样的狠劲儿, 魏年从没在任何人身上见到过。

魏年震惊之下, 竟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见陈萱专心看书,魏年不由也跟着陈萱一道看起书来。待俩人晚上休息时,魏年才说陈萱, “也别这样,你那手劲儿,怎么打自己都这么狠,我看都肿了,拿热毛巾敷一敷吧, 明天去中医馆拿些消肿的药来。”

“没事, 明儿就好了。”陈萱躺着不愿意动。魏年去打了水, 给她投了热毛巾敷脸, 一边儿还为自己的行为辩解,“这要叫人瞧出来, 又得误会我,我这是不想人误会, 可不是心疼你。”

“我知道我知道, 要是有人问我,我就说是阿年哥你打的。”陈萱热毛巾捂脸, 酥酥热热的舒服, 因为晚上没耽搁学习, 陈萱觉着, 这两巴掌打的值, 也会开两句玩笑了。

“少坏我名声。”魏年凑近问她,“不疼啊。”摸摸陈萱的头,“怎么这么傻啊。”

“阿年哥,我要因这么一点进步就不学习了,以后还能有什么出息?挣到钱当然很好,我挣钱是为了以后出国念书,我的目标不在于挣多少钱,我以后可是想做一级教授的。”陈萱趁手用毛巾擦了把脸,说,“钱有钱的好处,我可不能因为见着钱就啥都不想,啥都不顾了。”把擦过脸的毛巾递给魏年,陈萱接着就又躺下了,喃喃说,“今天我可有大福了,竟然叫阿年哥服侍了我一回。”

魏年把毛巾投脸盆里,问陈萱,“还有更好的服侍,要不?”

“不正经。”陈萱倦极,嘟囔一句,翻身裹裹被子,片刻间就熟睡了过去。

听着陈萱睡熟,魏年悄悄绕开小炕桌儿,凑过去,在陈萱唇上亲了一口。

第二天,陈萱依旧是早早起床做早饭,吃过饭看过草莓,待送魏年的黄包车回来后,陈萱穿上厚呢料子的大衣,围上厚厚实实的围巾坐着黄包车先回了老宅,铺子亏钱,陈萱心急火燎的,如今,铺子能自负盈亏,也有愁事,那就是,毛衣啊、围衣啊、手套啊,这一系列自产自销的东西,包括魏银做的大衣,都有些供不应求的趋势。

现在连魏老太太都不闲着了,做饭什么的帮着李氏些,这样李氏就能腾出手织东西了。还分了些活计给后邻许太太,只是,许太太许家姨奶奶都是生手,速度有些慢。倒是孙燕年纪小,学织东西极快。还有秦姑娘,除了织东西厉害,还能帮着想各种花样,陈萱让魏银把秦姑娘参与款式花样设计的那部分记下来,这个是要单独给秦姑娘结算的。

陈萱一过来,魏金就把织好的那些个给她了,让她拿到店里去卖。魏银跟陈萱商量,“二嫂,家里的料子用的差不离了,我想着,去咱家铺子看看别的料子。”

陈萱抱着一包袱的货,听魏银这话,陈萱心下一动,同魏银说,“只管过去,咱们帽子店,不拘什么料子衣裳都成。你过去看料子时,喜欢什么就扯什么,到时让伙计记着,让他们到店里找小李掌柜入账。你多瞧瞧,衣裳只管做,喜欢啥做啥。做好就给我送过来,我挂起来就好卖了。“

魏银欢喜的应了。

陈萱看没别的事,就抱着这大包袱走了。

店里正忙,魏金还得回婆家张罗过年的事,魏金回婆家就没空织了。就是魏家,自己也得置年货过年啊。但眼瞅着挣钱的时候,谁也不愿意在这时候耽搁时间,魏老太太说,“你们只管织,我有法子。”

李氏陈萱以为魏老太太要揽下家里过年这一摊,“可不能叫老太太您累着,宁可不织了早些过年。”

魏老太太真不是这样的性情,老太太叹口气,“我也干不了啥,人上了年纪就是废物啊。”然后,魏老太太倒是想了个极好的法子,她让陈萱出钱,花了两块大洋雇孙燕的娘,帮着年下一应采买料理的活。因为家里女人忙,再加一块大洋,连中午饭都是让孙太太给做的。

孙太太也是极愿意的。

就这么着,一直忙到了大年二十五,陈萱魏银叫着小李掌柜,把该结的钱都一一的结了。另外就是,陈萱魏银提前商量了,小李掌柜在铺子里挺尽心,除了给小李掌柜俩后肘子外,过年还有十块现大洋的过年钱。

除此之外,陈萱魏银出钱请客,也不请别人,就是家里魏老太太、李氏、魏金、秦姑娘、孙燕,还有孙太太,一道去东来顺儿吃的涮肉。

魏金那里,还是陈萱魏银亲自去请的人,赵老太太虽然刻薄儿媳妇,那也就是在家里,大面儿还是要顾一顾的。何况,听说陈萱魏银的铺子生意十分不错,待她们也格外客气。魏金原还想带着俩儿子,魏银说她,“大姐跟我们出去,让丰哥儿裕哥儿在老太太身边儿尽孝。我还有给老太太的孝敬,到时让大姐一起带回来。”

三人出了门,魏金说,“不是要去东来顺儿吃饭么,我带着丰哥儿裕哥儿,也叫他们好好吃一顿。”

“您今天就休息一天吧。”魏银把魏金推车上坐着,姐妹俩坐一车,有些挤,不过,魏银有话同大姐说,也就一起坐了。陈萱自己另坐一辆,魏银与魏金道,“我听说,丰哥儿裕哥儿年下考的不大好,大姐,你有空多管管他俩的学习,这是正理。”

“我怎么管啊!我又不大识字,现在孩子们学的东西,你大姐夫都不大懂。”魏金道,“反正过两年就去铺子里学做生意了,我是想着,他俩把洋文学学好,倒是要紧的。”

“我看,俩孩子的洋文也一般。”

“是啊,我想着,过年让阿杰阿明教一教他俩。”

“这也成。”

待到了东来顺儿,魏金简直一马当先,当然,待大家到齐了,见还有秦姑娘、孙燕、孙太太几人,魏金也很会帮着招呼客人。大家吃的都挺高兴,吃过饭陈萱叫了两辆小汽车,毕竟刚吃了涮羊肉,要是坐黄包车吹了风,怕要积食的。陈萱自己节俭到不成,可在这上头,还挺舍得花钱。用魏年的话说,这是身为东家的派头儿。

送各人回家的时候,陈萱就把提前寄放在东来顺儿的年礼给发了,一人一对后肘子,实惠的不得了。

魏金也得了俩,魏老太太李氏不要这个,家里早置下了的,便都是折了现大洋给她们。魏金这俩后肘子,也特想折现,叫魏银一句话制止了,魏银说,“我早说了这是给你们老太太过年的孝敬,大姐你就拿回去吧。你家老太太见着,也高兴不是?”

魏金撇嘴,说魏银,“傻大方,这俩大肘子,我是一口都吃不上的。你大姐夫跟你外甥们兴许能沾两口,二房那一伙子,就是一群狼!以后别傻做好人了,再有这事儿,直接给我钱就成,这也得三四块大洋哪。”

年前把铺子里这一摊子事儿了了,如许家、焦先生家、文先生家,还有史密斯、程苏那里,陈萱都和魏年商量着,细心的备了年礼。不过,今年还多了几家,一个是与魏年生意往来极多的吴教授,一个是一位魏年近来相处不错的欧阳教授,还有就是一位洋人,叫亨利的。

至于容先生的那一份年礼,今年容先生年前没有来北京,陈萱很洋气了一回,容先生给过她名片,上面就有容先生的地址。她照旧是剪了一套窗花,放进大信封,给容先生提前一个月就邮寄了过去,买的还是航空邮票,足花了一块现大洋。

一进腊月,种在北屋炕上的草莓就开始开花了,虽然现在洞子货不算稀罕,可这草莓本身就是个稀罕物,何况如今这算是洞子货草莓。魏老太爷都过来瞧了一回,之后,魏老太爷与魏年商量着,大年三十让俩人回家吃顿年夜饭就成了。整个冬天,魏年陈萱都是住这边儿的院子,家里的屋子小半年没住,太冷了,何况草莓得有人看着,光三舅爷一个不放心。又有这洞子货还得按时间放风的事,这些事,三舅爷不懂,陈萱也是摸着石头过河,所以,尽管草莓还没结果,眼下也离不得陈萱。所以,魏老太爷也没让俩人搬回家过年,反是让魏老太太分出一份年下吃食,给俩人搬过来好过年。

年下就是各种忙。

陈萱魏银这样一家小铺子都这样忙了,何况魏老太爷这里,魏家三父子齐上阵,到腊月二十六请了掌柜伙计的吃过饭,才算能稍稍喘口气儿了。

结果,腊月二十七,宰鸡赶大集的日子,魏年带着陈萱去隆福寺逛庙会,俩人出去逛了一天,中午在附近的拉面铺子吃的羊肉面,买了许多过年的东西回家。高高兴兴的刚一到家,还没歇一歇脚,就听院里一声大吼,喊的还是陈萱的名儿,“姓陈的,你给我滚出来!”

三舅爷先出去一瞧,见个一身大红绸袄梳个油光光大攒儿的女妇正叉腰站院中叫骂,不禁问,“这位太太,你有什么事?”

魏年陈萱都听到这怒声叫喊,出门来看。陈萱推门一出来,那绸袄女人一声嚎啕就扑了过去了,魏年把陈萱往身后一推,一步上前,两只手紧紧抓住这妇人手臂,问,“你这是做什么!”

“姓陈的你不得好死啊你!好端端的,你这不是有男人么!你干嘛还要勾搭别人的男人啊!”

陈萱都傻了,好在,程苏骑自行车赶到,把自行车往门口一撂,顾不得自行车咣当倒地上,程苏连忙跑进来,羞愧万分的从魏年手里接过那妇人,怒道,“你这是做什么!丢人现眼还不够!”

程苏显然也是气狠了,他人本就生得高大,两手一抖,就把这妇人的头发抖乱了。妇人便再一声嚎啕,一屁股坐地上,拍着大腿,披头散发的哭唱起来。

现在不用人介绍,陈萱也知道这“坐地炮”是谁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