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74.生日礼物

陈萱跟魏年商量了一回, 因为容扬帮过她的忙,她打算每天都给容扬送一竹篮草莓,草莓的钱,陈萱私人出, 陈萱现在没钱, 就要借魏年的。

魏年实在受不了她,摆摆手, “行了,这钱不用你出。我跟爸爸说一声就是。”

陈萱语气踟蹰,“这不大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再者说了,草莓里本来就有你的分红,你要觉着不大好,从你分红里扣就行了,也谈不到借钱上去。”

“我听阿年哥的。”陈萱得承认, 魏年的脑筋是比自己转得快。

陈萱第二天让小李掌柜给容扬送草莓时, 又用英文写了张卡片, 让小李掌柜一并带去。然后,第三天小李掌柜送草莓时,第二天的卡片他就带回来了。陈萱认真的把被容扬纠正的地方背的滚瓜烂熟,容扬回北京日子不长, 倒是兼职做了一把陈萱的语法老师。魏年都说,“咱们这草莓没亏, 依容先生的身份, 就是给他一车草莓, 他估计也不会随便给人做语法老师的呀。”

“我就是顺带。”陈萱强调,“先前容先生给咱们列的书单,那上头,都是好书。容先生是花了精力的,这是容先生的好意。容先生好容易来了北京,我是想让容先生知道,他的好意没有白费。容先生列的书单,我一本一本的都会用心读的。”

魏年一笑,不再说容扬的事,转而问陈萱,“开张的事准备的如何了?”

“差不多了,正阳楼那里暂定了三桌,跟他们说好了,多退少补。铺子也都收拾好了。”陈萱说起来眼神柔亮有光,“新鲜花样的帽子,我们也做了几十顶。就等开张啦。”

魏年看姑嫂二人料理的挺妥当,就没再插手过问。

当天开张的时候,甭提多热闹了。

魏家虽只是小买卖人家,在北京城根本排不上号,可魏老太爷这些年交际下来,也有几个不错的朋友。虽然是魏家女眷开的铺子,不过,到一些仍旧比较保守的家庭送请帖,如魏金的婆家赵家走动时,魏银还特意说了,“我们女孩子家,也不会出头露脸的张罗生意,以后生意还是要靠铺子里的掌柜。因是我和二嫂合伙开的,还单立了契,头一天开张,我们肯定要去的。”

所以,过来的人不少。基本上就是有人不到的,也会着自家铺子的掌柜过来,送个“财源广进”“生意兴隆”的牌匾什么的,话说,送牌匾的皆是旧式生意人,新式人都是送花篮,摆在门口,花团锦簇的。

魏年没再被要求,就主动送了花篮,上面飘着红绸带,红绸带上写着“开张大吉,大吉大利”,落款是:夫魏年。魏银见他二哥送的这花篮落款都想笑,魏时也给妹妹送了一个,写的字都差不多,魏时的落款是哥魏时。魏老太爷见俩儿子都送了,他就啥也没送,只管帮着招呼过来的客人。

九成九都是魏家的旧交,知道这是魏家女眷们开的铺子,如今这都开张了,自然都是好话恭维。剩下的零点一成是魏年的朋友,有魏年的好友程苏、生意伙伴史密斯。程苏是带着相机过来,魏银原本想寻照相馆,后来陈萱听魏年说,程苏的报社就有相机,陈萱就托魏年帮着问了问,如此,省了一笔照相馆的费用。

史密斯捧来一束鲜花送给陈萱,陈萱接过鲜花,很熟练的用洋文和史密斯道谢,叽哩咕噜的说了好几句。魏年就过来招呼史密斯了。

最大牌的则是陈萱都没想到这么给面子的容扬容先生。

见容扬自车上下来,陈萱魏年连忙迎上前,容扬仍做中式装束,只是并未穿那一日文质彬彬的竹青长袍,而是换了身极干净斯文的牙白长衫。这样寻常的颜色,给容扬一穿,便无端多了三分贵气。魏年打过招呼,陈萱十分欢喜,很没心眼儿的说了句,“容先生,唉哟,我真没想到您真的来了!容先生,请进请进。”

魏年都觉着,陈萱能做生意,真是一种奇迹。你都请人家了,人家过来还说这种话。

容先生显然并未介意,容先生带了个极精致的大花篮,清声道,“愿魏太太魏小姐生意兴隆、四季发财。”这样俗的话,从容先生嘴里出来都格外好听似的。

“谢谢,谢谢,我就盼着应容先生的话。”陈萱现在巨债缠身,就恨不能立把生意做起来,然后,好还魏年的钱哪。

魏年非常懂得社交礼仪,与容先生客气几句,引容先生到铺子里说话,把魏老太爷、魏时都介绍给了容扬,容扬十分客气,口称魏老东家、魏少东家。容扬这样的人物一到,直接把这场小小的开张礼提升了n个格调。

陈萱在一畔道,“容先生,咱们一起拍个照,然后去正阳楼吃饭。我听说,正阳楼的饭菜特别好吃。”

容扬颌首同意。

于是,程苏把相机交给同事,大家站在一起,拍了一张密集型的开张照片。

然后,就各上各车,往正阳楼去了。老一派的人都是坐黄包车,容先生出行向来是汽车,魏老太爷多少年的历练,尽管只是第一次相见,却是一眼就能看出容扬身份不凡,心下很是高兴儿子认识这样的人物。关键,人家还肯为家里女眷这么个小小的帽子店捧场,这得是多大的面子哪。魏老太爷给二儿子使个眼色,意思是让魏年和容先生同乘,这样,一则是谢谢容先生过来捧场,二则是容先生坐车必然是先到正阳楼,这得有个魏家人陪着才不失礼。

魏年与容先生虽然不是很熟,二人却都是社交场的一把好手,便是同乘也不至于没话说。两人着实很有共同话题,譬如就陈萱每天拿容先生当语法老师的事,魏年就说,“容先生再指点内子,内子说了,等她超过我之后,定会好好嘲笑我的。”

容先生一乐,“魏太太也算我半个学生,不是我说狂话,超过魏先生你是早晚的事。”

原本,依陈萱的身份资质,能给容先生做半个学生也是陈萱高攀。魏年这样的八面玲珑,硬是没顺着这话往下接,魏年沉默片刻,说容扬,“你可真会占我便宜。”虽然是新时代了,可师生如父子这种话,也不是说说的。

容先生倒是未料至此,经魏年一说,方反应过来,不禁低声笑起来。

魏年也笑了。

俩人说些北京风物,很快到了正阳楼。

容先生一到正阳楼,正阳楼的掌柜连忙出来迎接,容先生道,“我与朋友过来吃饭,不要惊动旁人。”

掌柜恭敬的应一声,“是。”

魏年也认得正阳楼的掌柜,与掌柜道,“先前定的包厢。”

掌柜笑,“两位先生楼上请,早给您备好了。”

魏年与容先生一车先过来,陈萱与史密斯就在其后,史密斯是洋人,不会说中国话,据史密斯自己说,学三年了还没入门儿。史密斯是打车过来的,魏家会洋话的,魏年陪容先生先走一步,剩下陈萱魏银,都会洋话,魏老太爷毕竟还是老派人,是断不能让魏银这没出阁的姑娘家跟洋人坐一车的。陈萱毕竟是已嫁妇人,看陈萱的模样,与史密斯还挺能说到一处去,就陈萱和史密斯同乘一车了。

陈萱到后,魏年与容先生、史密斯说声失陪,就先到正阳楼门口去等着迎客人了。陈萱、容先生、史密斯三人便用洋文交谈,也就是随意说些吃吃喝喝的事。但是落在旁人眼里,就觉着,这格调高的不得了。尤其一些落在一些老交情眼里,都觉着,这老魏头儿家里不得了啊,不论闺女、儿子、还是媳妇,都是一口洋腔。老魏头儿这不声不响的,咋就走咱前头去了!

容先生这样的身份,自然是坐了首位,不过,容先生并未多留,饮一盏酒,便起身告辞了。就这一盏酒的功夫,正阳楼的东家就到了,这位东家捧来一坛十年佳酿,敬了容先生一杯,容先生也只是略沾唇而已。魏年陈萱夫妻出去相送,到楼下,容先生自皮夹中取出一张小巧的素色卡片递给陈萱,那双玉骨一般的手上似的浅香袭来,“上面有我的电话。”

陈萱连忙接过,问容扬,“容先生要回上海了吗?”

容扬笑笑,告辞而去。

陈萱发现,容先生的到来对魏年的学习很有刺激性,明显魏年学习更用功了。只是,让陈萱遗憾的是,容先生对魏年的影响只限于学习上进这一块儿,至于人品性格,竟完全没有受到熏陶,这不,竟然还跟陈萱要起生日礼物了。

知道什么是生日礼物不?

就是寿礼。

现在改了个洋名儿,叫生日礼物。

陈萱嘟嘟囔囔的,“家里不是只有太爷才过大寿的吗?”

“现在新派人,人人都能过生日。我一年也就这一回,以前都是我自己给自己过,现在有你了,就你给我过呗。去年太忙,我给忘了,也就不用补去年的了,把今年的准备好就行了。”

因为帽子店的生意不及预期,陈萱觉着自己都有破产的可能了,成天愁帽子店的生意还愁不过来呐,哪里还有心情及现大洋给魏年准备生礼物。可是,要是不准备,魏年肯定要不高兴。哎,虽说生意不景气吧,魏年对自己还是很好的。而且,看魏年这么期待,陈萱也不好不给他准备。于是,在六月二十八这天,魏年收到了一小盒——名片。

魏年震惊的都呆住了,盯着这盒名片好久,方将神线自名片移到了陈萱那喜滋滋笑眯眯的脸上,指着名片问她,“这是什么?”

“名片啊。”陈萱一脸机伶相的同魏年介绍,“当时容先生走时给的我那张小卡片,阿年哥你不就告诉我这叫做名片么。你还说,都是极有身份的人,才有这个的。我觉着这个特别好,特别高级,就特意花钱给阿年哥你印的。我还给阿年哥取了个洋名,就叫艾伦,阿年哥你以后的洋名儿就叫艾伦魏吧。还是中洋双语的的名片,多好啊,多高级啊,阿年哥你出门带着,遇着生人就发一张。”然后,陈萱还学了学当时容扬给她名片时的模样,拿起一张,双手递给魏年,装模作样地,“这是我的名片。”

魏年接过名片,情真意切地扯开嘴角,恨不能咬陈萱一口,“我真谢谢你的生日礼物了。”天呐,谁家媳妇给丈夫过生日,会送一叠名片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