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72.求花篮

魏老太爷特意请了自家两位掌柜、以及交情不错的赵老太爷、何东家帮着做见证人, 正式立了契。立契的同时就把话说得明明白白,这铺子,魏家一文钱不出,也一文钱不取, 赚了赔了的,都是姑嫂两个的事。

魏老太爷办得这事儿, 起码在朋友圈儿算是标新立异了。李掌柜赵掌柜都是跟着魏老太爷多少年的老人儿了, 赵老太爷、何东家, 一个是亲家一个是同乡,更是亲近。说起话来, 赵老太爷都说,“老弟你这事儿办的,当真敞亮!”

何东家也说,“虽是小生意,立个契更明白。”

赵老太爷打听, “以前我一直都说, 阿银还是个小姑娘,她们姑嫂怎么想起做生意来了?”

“这事儿说来不值一提。”魏老太爷就把陈萱编了帽子在铺子里寄卖的事, “原本是我家二儿媳编了顶那种洋式的草帽,阿年戴着在铺子里打理生意,偏生有客人见着了,非要买。这种小物件, 能有多少钱?二儿媳手巧, 就多编了几个放在了铺子里。阿银会什么, 这些年养她长大,虽说近来学了些洋文,我看她也不怎么上心,倒是穿衣打戴上来劲。唉呀,我也不太懂现在的小姑娘家,一顶帽子而已,咱们那时候,不都是戴老家那宽边儿大草帽么,又便宜又实惠。小姑娘家就跟咱们想的不一样,唉哟,那花样儿就多了,一会儿镶个边儿,一个扎朵花儿的。阿银说样式,二儿媳给她编,她姑嫂两个在一处,弄了许多的帽子。那么些帽子,家里人哪里带得过来,多的就放到铺子里,竟也能卖出去?她们姑嫂闹着玩儿的小玩意儿,赚不了个三块两块的,我就说,你们赚了都是你们的。这可了不得了,竟要张罗着开铺子。要是不答应,得不乐意。可咱们是生意人家,做生意,就得按咱们生意人的规矩来。虽说她们这生意不大,我也提前把丑话说在前头,她们做不做生意,家里不短吃喝,她们既做这生意,盈亏就得自负。赚了,是她们的本事,咱们做长辈的,不就盼着小一辈人有出息。赔了,也是她们自己兜着,做生意可不是编帽子,多编几顶,就是卖不出去,自家人也可留着戴。做生意就得支起摊子,光房租这一项,我看她们怎么打平吧。”

魏老太爷说着,大家都笑了。

做生意的确没有魏老太爷说的那么容易,先不说东单那里的铺面儿有多贵,好吧,魏年还是给租了个一间门面的小铺子,可租金就得半年起付。光租金一项,陈萱魏银都有些傻眼,她俩谁都没料到租金这么贵啊。魏银同陈萱商量后,魏银先说,“这刚立契,爸那里怕是一个大洋都不能借给咱们。”

陈萱想了想,“那我跟阿年哥借一借。不过,阿银,这可先说好,就是能借出来,也得给阿年哥打欠条的。”

魏银有些奇怪,“二嫂,二哥的钱不是你拿着么。”

“我只是代阿年哥保管,平时我俩的账也是很清楚的。阿年哥对我这么好,我可不能占阿年哥的便宜。”陈萱很郑重的强调。魏银心下真觉着她二嫂是叫她二哥哄着了,她爸赚的钱,都是妈收着的,男人挣钱,本来就该交给女人。不过,她们这是做生意要用,给二哥写个字据也是应当的。魏银一向通情理,正色道,“这是应当的。”一码归一码,要说生意人家的好处就是,账目清楚。

陈萱私下同魏年说的借钱的事,魏年问她,“你们有多少本钱?”

陈萱说,“这些天卖帽子的钱,去了工料,有七十三块八毛七。”

“唉哟,还真卖了不少。”魏年倒有些吃惊。因为帽子钱都是随手卖了,魏年当天就会给这姑嫂俩带回来,所以,魏年并不知具体数目。说到帽子钱,陈萱脸上也带了笑,“本来我想着,有了钱,先还阿年哥的。可这又要租铺子,租金还差一大笔,先前的债也不能还了,就,就还得再借阿年哥一笔钱。不过,阿年哥你放心,我跟阿银说好了,借你这么多钱,是要写借据给你的,还得按上红手印。等我们赚了钱,一定还的!”

魏年笑,“我倒不盼着你还钱,赔了更好,要是赔了,你就拿自己个儿抵债。”

“乌鸦嘴,还没开张,就盼着我们赔钱!”陈萱很正式的要求魏年,“以后可不许说这个字,要说‘赚钱’‘发财’。”

魏年忍笑,“好好,知道了。”

“那阿年哥你是答应借钱给我们了吧?”陈萱再一次确认。

“我钱不都在你那儿么,直接拿就是。”

“那不成,这么大的数目,得跟阿年哥你说明白了。”陈萱做事一板一眼,如今看来,倒是有些章程,“你要是答应,我就叫阿银过来,我们一起欠借据给你。”

“好吧。”

于是,租铺子的钱就是从魏年这里借的。原本,陈萱想着,她和魏银是有七十三块八毛七的,用租金减去这七十三块八毛七,然后,还差多少租金,就借多少钱。魏银不这么看,魏银说,“总得留些周转的钱,咱们租了铺子,平日里伙计的工钱什么的,都是开销。反正是借钱,就多借点儿呗。”

魏年忍不住说,“你倒是不手软。我跟你说,你借的那一半可得算利钱。”

陈萱很有合伙人精神的住了笔,“都是我跟阿银一起借的,算就一起算。阿年哥,你算利钱,可不能算高利贷啊。”

“就是,找亲哥哥借钱,竟然还算利钱。你再磨唧,我找大哥去借了。”魏银对陈萱说,“二嫂你就写吧,一分利息都不算给他。”

陈萱不知这兄妹二人在说笑,犹犹豫豫的看向魏年,想了个折中的法子,“不如这样,要是年前我们能还上阿年哥的钱,阿年哥你就当支援我们一下,不要算利息了。要是还不上,超出半年,就按国有银行一半的利息算,超出一年,就按国有银行全部的利息算。如果超出的时间更多,我们就按双倍的利息给阿年哥你,如何?”

魏年发现,说陈萱笨吧,有时陈萱还会想出不错的主意。这原不过是魏年的玩笑,魏年哪里会去收她们姑嫂二人的利钱,不过,陈萱这主意委实不错,魏年点头,“不错不错,这主意好。要是放高利贷的有你这主意,他们得发死。”

陈萱觉着魏年在打趣她,也不答话,就把这些条例都写上。因为借魏年钱的数目比较多,光条例就写了一篇,最后是陈萱魏银签字按红手印,把借据给了魏年。魏年抖一抖这借据,看都没看,交给陈萱收起来。

铺子要开张,可没有这么容易。魏年盘下铺子前,魏银和陈萱就去了东安市场,还有西河沿儿那边的劝业场,北京城专门卖帽子的铺子不多,多是衣裳帽子一起卖的。俩人主要是去看看,人家怎么陈设的,陈萱去商场的时候少,总有些目不暇接、眼花缭乱,魏银却是看一回就能记在心里,再说,她现在学画画,随身携带个小本子,出了人家铺子就在本子上勾出个速写图。待姑嫂二人确定陈设,又去二手家俱店淘换了几件二手家俱,为了省钱,能不用买的,都从家里搬。

魏金打趣这俩人,“你们这从家里搬可是得给钱的啊?”

陈萱一惯的闷不吭气,魏银自从要开铺子,天性就得释放了,她说,“以后赚了钱,买了好的,这个就还回来了。”叫伙计抬走。

魏金跟魏老太太嘀咕,“自从要开铺子,这俩人就都成了糖公鸡,一毛不拔不说,还要从家里赚些。”

魏老太太很心疼小闺女,“你就别说她俩了,为这,把你二弟私房都赔进去了。”

“那有二弟妹参股,二弟不出钱谁出钱,二弟妹有钱的?”魏金唇角一翘,同她娘咬耳朵,“别说,阿银这丫头就是脑筋灵光,还知道拉着二弟妹,二弟的钱还不是随她们使。”

“那也不是,她俩给你二弟立了借据。”

“妈,你还信这个?二弟的钱,不都在二弟妹手里。”魏金笑哼一声,手里不停的编着帽子,一面同老太太说,“别说,二弟妹平日里瞧着不大说话,要说心眼儿,当真不少。当初二弟那么不情愿,这进门儿也没多少日子,就把二弟哄得团团转,钱都凭她使去。”

“男人不都这样。”魏老太太对于二儿子这婚前婚后心口不一,也是怪瞧不上的。

如今心口不一的二儿子又遇上了二儿媳的一项要求,陈萱先是对着魏年端茶倒水的一通招呼,然后是这样魏年说的,“阿年哥,我们的铺子已经收拾出来了,明儿我带阿年哥去瞧瞧。阿年哥你见识广,要是我们有哪里不好的地方,阿年哥给我们提提意见,我们也好改进。”

魏年瞥陈萱一眼,“有事直说。”只要陈萱一拍马屁,必有所图。魏年都看透她了。

陈萱是个存不住事儿的,又很老实,就直说了,“我是想着,人家开铺子都有人送花篮。我们开铺子,阿年哥你有没有想过送我们个花篮啊?”

魏年险没笑场,想着这笨妞儿虽是脸皮厚了些,不过,光靠脸皮厚,可是做不好生意的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