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53.青松

魏老太爷的生辰酒是晚上吃的, 孩子们白天上学, 晚上一大家子都在, 这年头儿, 也不讲究晚上少食什么的。反是因早上刚起床吃饭,一般胃口都不大。中午则是在铺子里吃, 也吃的简单。晚上倒是会格外丰盛些。今日就在格外的前面,再加个格外了。

魏家离大富之家尚远,却也是不愁吃喝的,今天更是鸡鱼肘肉, 家常菜疏都齐备了。面条是陈萱亲自擀的,筋道好吃。卤子是李氏调的黄花儿木耳肉片卤,桌上的菜就是陈萱李氏一起做的,虽是家常手艺,也还成。

魏老太爷望着一大家子的男男女女, 连大女婿也过来了,魏老太爷很满意, 脸上的笑就没断过。魏时魏年带着大家端杯敬酒, 祝父亲长寿。魏老太爷上了年纪,酒吃的有限,笑道, “我就这一杯酒了,阿时阿年好好跟你们大姐夫喝几杯。”

郎舅三个都是健谈之人, 今日又是这样的大喜日子, 连魏老太太都不嫌儿媳吃饭多了, 不停的同儿孙晚辈们说,“多吃两碗,这是长寿面,多吃有福。”

陈萱吃得都有些撑,桌上不论荤素,没一样不好的菜,陈萱两辈子也没想到还能跟魏家人这样和乐的坐在一桌吃饭。她不再是那个多余的人,哪怕以后同阿年哥分开,陈萱也不觉着自己多余。魏家两辈子都待她不错,她在这个家里时,愿意尽自己的一份心力。

大家吃吃喝喝,说说笑笑,比过年还高兴。

陈萱现在也敢说话了,笑道,“老太太生辰时,也照着这样办,到时,还是我擀面条儿,大嫂子打卤子。”

魏老太太虽则欢喜,心下却又十分心疼这一大桌子的菜钱,连声说,“我不用,我不用,我到时吃碗炸酱面就成。”

魏年不依,“那可不行,妈你的大寿,只能比我爸这个更好的,要不然,我就不能答应,我哥我姐夫也不能答应啊!”

大家七嘴八舌,把魏老太太哄的乐开花。

当天魏年喝的还有些多,陈萱回屋时闻到半屋子的酒气,魏年侧身躺炕上,没动静。陈萱连忙近前一瞧,唤两声,“阿年哥,你睡了么?”

魏年哼唧两声,往声音处蹭了蹭。陈萱看他半张脸压在鸳鸯枕套上,只管哼唧不应声,陈萱又唤两声,“阿年哥,你睡啦?”

魏年略睁开眼,算是回应了陈萱的话。

陈萱如今胆子大了,忍不住说魏年,“怎么喝成这样!酒量差就应该少喝。”出去给魏年弄醒酒汤了,陈萱端了一小碗醒酒汤,拍魏年起来。魏年勉强坐起,陈萱把被撂往外一拽,让魏年靠着被撂儿,把醒酒汤递给他。

魏年不接,只是微微的张开嘴。他今日酒吃的有些多了,唇色嫣红,长眉斜飞,眼角氤氲出一抹胭脂色,顺带那修长的颈项,以及雪白衬衣领口松松的露出的那一小片素来苍白的皮肤,此刻都染上了微微红晕,整个人俊出一种无可形容的美态。陈萱忽就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轻念三声“阿弥佗佛”,才给魏年喂了醒酒汤。

魏年要不是死命憋着,非笑场不可。

给魏年喂了两口,看他吃了两口就躺下了。陈萱连忙拉着他换衣裳,先给魏年解开西装扣,抬起一只胳膊脱掉一只袖子,让他稍稍抬身,脱掉整件西装,里头的马甲,衬衣,如是炮制。就是脱到衬衣时,刚解开两粒扣子,露出颈间一截漂亮锁骨,陈萱已是颊如火烧,她一个大闺女,怎么好脱男人的衣裳?她可是个正经人。陈萱想了想,把解开的两粒扣子,又给魏年扣上了。然后,转身是给魏年脱鞋,脱裤子。外头一层西裤,里面的羊毛裤,剩下秋裤,陈萱就不管了,拉床被子给魏年盖上。

陈萱瞥魏年一眼,心说,以后可不能让阿年哥喝多酒了,这一喝醉,晚上的英文只好自学了。

第二天,陈萱为这事儿跟魏年进行了正式沟通,陈萱板着脸,一本正经的站炕下,“我算是知道了,这酒可什么好东西,尤其不能喝多。阿年哥,你是大人了,喝成那样儿,叫老太太、太爷知道,得多担心啊。你以后可不能这样儿了啊。”

魏年踩着陈萱给做的大棉鞋下炕,笑眯眯的问陈萱,“是不是昨儿没能教你洋文,着急了。”

“我现在都认识音标了,自学也行的。你以为我单是为了这个?我是看你喝多了酒难受,对身体不好。”陈萱给魏年端来洗脸水,毛巾给他搭盆架上头,“洗脸吧,我去做饭了。”

魏年一摸盆里的水,当下冰个好歹,喊陈萱,“怎么冷的啊?”

陈萱回头给魏年一句,“谁叫你昨晚喝醉酒的,今儿就用冷水洗吧,你要洗三天,才记得住。”

“我现在就记住了。”魏年哄陈萱。

陈萱掀帘子出去,不理魏年。魏年去拎暖水**,结果手上一轻,空的。陈萱在外敲下窗子,提醒一句,“暖水**的水我都用光了,厨房的热水还没烧。”然后,高高兴兴的甩着大辫子到厨房做早饭了,直把魏年气得哭笑不得。以前他说陈萱是笨妞儿,真是说错了。

陈萱说到做到,倒是魏金,不知哪儿来得那么灵通的耳目,这事儿竟叫魏金知道了。魏金在魏老太太跟前狠狠的说了陈萱一回,“你说说,阿年成天早出晚归的去铺子里照看生意,这回了家,连洗脸的热水都没有。你说说,这要你这媳妇还有什么用?男人娶媳妇,不就是为了过些舒坦日子么?”

陈萱说,“这都怪阿年哥喝醉酒,我跟他说了,这是头一回,洗个冷水脸,也叫他记住这个教训。要是再有下回,我就跟太爷告状,叫太爷教训他。”

“唉哟,我真没看出来啊,你怎么这么厉害啊!你还要管着阿年不成?你可真有野心啊。”魏金听着就来火,觉着这乡下丫头要国辖制她弟弟,还是分分钟要造反的节奏啊!

陈萱认真的说,“这不是谁管着谁的事儿,我原是不该管的,可是阿年哥待我很好,喝多了酒,我看他挺难受的,昨天没洗脸没刷牙也没泡脚就睡了,半宿渴的找水,喝了一搪瓷缸的水才好受了些。看他这么难受,就得提醒他,这喝酒得有个度,过度就不好了。我哪儿能管着阿年哥啊,他那么聪明那么有见识,就是想着平时我能尽心的地方太少了,能关心阿年哥的时候,我才不想错过的。”

“唉哟唉哟,我牙都酸了,这肉麻兮兮的话。”魏金提醒陈萱,“总之,娶你来是为伺候阿年的,你把他伺候好了,就是你一辈子的福。”

陈萱闷头不吭气,见魏金没别个话,就到魏银屋里说话去了。魏金转头与魏老太太道,“这乡下丫头,越发厉害了。”

“行啦,你这做大姑姐的也不是好缠的。”魏老太太说一句。

“诶,妈,您今儿可不对呀!怎么倒偏着她来?”

“阿年喝醉酒,本就不占理,洗两天冷水脸怕什么,又冻不着。要是叫你爸爸知道,一准儿训他。”

“哎,妈,我先前跟你说这事儿,你可不是这态度啊。”老太太变得也忒快了些。

魏老太太兴许是觉着坑了闺女不大地道,魏老太太道,“虽然你二弟妹这事办的不算错,可也得杀一杀她的威风,别真叫她爬你弟弟头上去,这就要你这大姑姐出马了呀。”

魏金不愧是魏老太太的亲闺女,立看出亲妈的险恶用心,魏金笑哼,“让我做这丑人,妈你可真是。”

“这不都是为了你弟弟好么。也就是做亲姐的,不然谁这么关心他呀。”赶紧哄闺女几句,魏金原本在娘家就是大王,欺压陈萱惯了的,她也没当回事。

陈萱根本也不当魏金一回事,一进腊月,魏金就回婆家了,文先生那里还有一次沙龙聚会,上回容先生说要给他再拟一张选读书单,陈萱还记着这事,早早的准备好,和阿年哥、魏银一道又去了文先生的沙龙。

因为被容先生看穿了土妞儿的真面目,这回,陈萱和容先生一起说话时就没有再死拗着非咖啡不喝了,陈萱拿了杯奶茶,她觉着,还是奶茶更对自己的口味儿。容先生把拟好的另一张书单给陈萱,陈萱接过认真看起来,容先生细心解释,“顺序是由易到难,越往后,越艰深些。不过,都是不错的书。”

“我会用心读的。”陈萱认真道。

“好。”

容先生是沙龙中的热门人物,很快有人过来打招呼,容先生微微欠身,过去应酬。

陈萱与魏银在一处,新结识了一位林先生,不过,林先生明显对容先生的兴趣更大,就是与陈萱、魏银一起说话,也是有意无意的打探她们与容先生的交情。陈萱魏银都不傻,敷衍几句把林先生打发走,最后干脆听吴先生讲些古董民俗的事去了。

魏年到外面吸烟时遇到容先生的,文先生不喜人室内吸烟,故而,男人烟瘾上来,也唯有去外头吸了。魏年点了支烟,诚恳的说,“上次内子的事,我不在身边,多亏容先生出手相帮。”

容先生依旧是文质彬彬的模样,“不过小事,再者,即便没我,想来魏太太也可以自己解决。”

“还是会有些担心。”魏年说一句。

容先生想了想,“那天,我看魏太太很伤心。”

魏年侧脸望向玻璃窗内的男男女女,眼睛定格在陈萱身上,陈萱正在含笑听人演讲,眼神认真极了。魏年的眼中也不禁染上了三分温柔,“去年这个时候,我和内子刚刚成亲,她那时,一个字都不认得。文先生一直认为,她认字念书的事是我教的。开始并不是这样,开始她不敢问我,都是跟我妹妹学,还有后邻两个念书的女孩子学认字,最初一天认五个字,后来每天十个、二十个,现在每天都会背一段百字内的古文,还会学一些洋文。她吃了很多苦。”

“有时候,一些事,其实于我微不足道,解决起来很容易。于她,可能就要费些周折。不过,到底是我替她解决好,还是她自己解决好?当她有自己主见的时候,我还是愿意让她自己拿主意。那天的事是意外,还是因我而起。好在遇到容先生,内子自那天之后,就越发不把我这一家之主放在眼里了。”

容先生一笑,“现在的女子多是攀附的凌霄花,魏先生想要一株青松,自然难两全。”

“想两全的人都太贪心了,我不是那样的人。”

容先生有些意外的打量魏年一眼,原以为魏年不过寻常小商人,倒没想到,魏年不只是穿戴偏新派,见识上倒比一些所谓的新派人士更强一些。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