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49.陈萱的应对

陈萱经魏年指点, 用五十亩地就把陈二婶辖制住了。

陈二婶回到西配间儿立刻低声破口咒骂,什么“忘恩负义”“小王八羔子”的话都出来了,陈二叔正披着自己的老羊皮袄坐炕头儿抽旱烟, 抽的屋里云雾燎绕, 说陈二婶,“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你也是,她如今嫁到魏家, 我看, 魏家老太太、太爷,还有魏家二爷,都拿她挺当回事儿。你还当从前哪, 这回行了,钱没要到, 还跟萱儿弄僵了。好容易有这么门好亲, 以后咱们娃儿有出息,要是也能出门做生意,这大北京城, 有姐姐家帮衬,不比两眼一摸黑的好。你倒好, 为这么五十块大洋,就把人彻底给我得罪了。”

“行了, 你会说, 你怎么不去说, 坏人全叫我做!”陈二婶忍不住心中怒意,再次低声咆哮,“你不知道那小妮子多可恨。要图谋咱们五十亩地。”

“什么?到底怎么回事!”陈二叔一改先时的憨厚面孔,横眉立目的望向陈二婶。陈二婶多想添油加醋的给陈萱添把火,奈何陈萱就在厨下,就是立对质,也能对出到底是怎么回事的。陈二婶没敢挑拨,如实说了,陈二婶也不禁有些后悔,“当时也是话赶话,哎,我也是急了些。我看,她也不是一定要跟咱要地。”

“给我闭嘴!我就这么一个侄女儿,大哥大嫂去后,我是亲叔叔,我们好好的叔侄,都是叫你这败家婆娘弄坏了!”陈二叔低斥一声,目露狠厉,陈二婶当下一哆嗦,纵如何能言善辩,也不敢多言半句,心下却是冷笑,她就知道她这男人惯会做好人的。如今不过是要拿她作筏子,同陈萱修好罢了。

陈二叔也没立刻就去跟陈萱说好话,一来时机不对,二来他也要寻思一二,怎么想法子把情分续上。陈二叔虽则没有父兄做生意的本领,脑子也转得飞快,陈萱如今的价值,不要说五十块现大洋,就是五百块现大洋,也比不了的。一念至此,陈二叔就后悔,当初说什么也该叫闺女替了陈萱。魏家二爷虽是城里人,到底是年轻的小伙子,没见过世面,陈萱这么粗笨的人都能一来二去的笼络到手,要是换他亲闺女,哪里能有今天这翻脸的事儿?

陈二叔寻思着,早上吃饭时先同魏老太爷说了,这来城里好几天,也看过侄女儿了,想着明儿就回家的事。魏老太爷笑着留客,“你们进城一趟不容易,多住些日子吧。今儿早上你们大嫂子还说,让二儿媳置办些年货,你们一道带回去,也是二儿媳的心意。”魏老太爷只提陈萱,不提自家,可见是要陈萱去做这好人。由此微末小事,亦可知魏太爷人品厚道。

陈二婶一听,顿时心下一喜,没想到,魏家还是要给他们些东西的。她就说嘛,她们夫妻二人也是好几百里地的扛了半袋子花生来的。魏家这样的体面人家,哪儿就真能让他们空手回去。一念至此,陈二婶越发后悔把陈萱得罪了个通透。主要是,她这几天见陈萱依旧是那副哑巴样儿,以为陈萱的性子仍如在老家时一般,没想到,这丫头来城里没个三天半,人倒是变得这般牙尖嘴俐起来。要知她这样的忘本,没心肝,当初再不能成全她这门亲事。不要说亲事,小时候就该直接一把掐死,也省得生气!

陈二叔不愧是与陈二婶做两口子的人,心下已是愿意再多留几日了,只是,嘴上仍道,“这好吗?会不会太扰亲家了?”

“这有什么不好的,就这么办。”魏老太爷倒是有些奇怪,怎么陈老二突然说要走的事,他还以为,钱没到手,这夫妻二人总要再磨唧几日的。哎,魏老太爷主要是瞧着死了的陈家父子的面子罢了。

吃过早饭,魏老太爷就带着俩儿子去铺子里了。

陈二叔陈二婶也没往魏老太太屋里凑,而是说要收拾一下,准备回老家的事。魏老太太让李氏收拾餐桌,叫了陈萱屋里去,从腰里把早就数出来的十块大洋给了陈萱,让她给陈家叔婶置办些年货,魏金还意有所指的提醒陈萱一句,“你是个明白人,昨儿我就瞧出来了。”

魏银奇异的瞅她大姐一眼,她大姐什么时候跟二嫂这么好了。

陈萱原是不想要这钱,想了想,又暂且收下了,说了声,“老太太,那我去厨下了。”

“去吧。”魏老太太叹气,“想买什么就买点儿什么。”哎,真是的,俩儿子都是修来这样苦命的没娘的媳妇,岳家一个都指望不上。大儿媳妇娘家还好,指望不上吧,也不来魏家这么蹭吃蹭喝的。这二儿媳吧,自己个儿是个明白人,偏生修来这么对叔婶。魏老太太心疼钱,又说不出陈萱的不是,只得摆摆手,叫陈萱去干活了,眼不见为净。

陈萱先把钱回屋锁好,才到厨下干活。

李氏轻声劝她,“凡事往开里想,多心疼自己个儿,也就是了。”

“嗯。”见李氏已经在洗碗,陈萱搬来瓦盆,兑好温水,坐着马扎投第二遍,她早有心理准备,并未太受叔婶影响。不过,陈萱仍是知李氏的情,“大嫂放心,我明白。”是啊,她是应该多心疼自己个儿。她在魏家立足多不容易,上辈子她开了口,魏家没借五十块大洋,给了二十块,叔婶倒是欢欢喜喜的走了,可她在魏家是过得什么日子呢?那时的自己,现在想来,自己都瞧不起。魏家的钱难道就是大风刮来的么?难道人家有钱,就活该给你打抽丰?你说借,可你还吗?再退一千步说,要是自己的亲闺女,哪个娘家会这样死皮赖脸的上门儿管亲家要钱?叔婶这样,不过是因为,从未心疼过她罢了。

大嫂说的对,没人心疼,女人就该自己多心疼自己。

收拾完厨下,陈萱同李氏打听,“大嫂,现在面粉什么价?”

“咱家吃的这种是精面,一百斤八块四。”

陈萱便心里有数了,找出三个和面的大瓦盆,自面袋里舀出面粉来,各加了一大块老面,就开始和起面来。李氏要挽袖子要帮忙,陈萱说,“我一人就成了,大嫂不是还要给杰哥儿明哥儿织毛袜子么,去织吧,我这里不急。”

李氏笑,“他们还有袜子穿哪,今儿早些和面,如今天儿冷,白天厨房动火,面盆放厨房没事,晚上搁老太太屋儿去,那屋儿暖和,一晚上就能发起来了。”

“嗯,我也这么想。”

陈萱有陈萱的主意,魏老太太给的钱,她接了,可她也不打算花钱买什么。如果她和魏年是夫妻,这钱她花些没事儿,可她和魏年只是假做的夫妻,她在魏家这些日子,不缺吃穿,原就欠着魏年的钱,还欠了许多人情。若她还用这钱给叔婶置办什么年货,她成什么人了?陈萱自有记忆的时候就是在乡下过日子,她知道乡下的情形,在乡下,吃个白面馒头就是好日子了。就是叔婶有百多亩地,白面是足够的,不过,家里也只有二叔和大弟弟吃白的,女人都只有玉米面,到陈萱这里,玉米面都少,多是高梁面、杂面。

所以,陈萱当初刚来魏家,每顿都能有白面馒头吃,就觉着,特别好。

陈萱合计好了,要是半点儿东西不给,显着她没情义。她也不给别的,她给蒸一口袋馒头,让叔婶带回去,一样体体面面。

陈萱闷头蒸馒头的事儿叫魏金知道,魏金险在她娘跟前笑破肚皮,魏老太太也是好笑,悄悄说,“你二弟妹吧,憨人有憨法儿。”

“妈,她可不憨,您可是给她十块钱的,她这么一转手,面是公中的,她白得十块现大洋。”魏金唇角勾着,细眉挑着,一双细眼中眼珠子骨碌碌的一番乱转,精明过人的给陈萱算了一笔账。

魏老太太道,“你傻呀,这钱就是叫她得了,她是咱家人,钱终归是在咱们家人的口袋里,不比叫旁的得了强。”

“我就这么一说,我又不会偏着外人。”

陈萱吭哧吭哧的蒸了一口袋的大白馒头,就用陈家叔婶放花生的布口袋,陈萱早给洗的干干净净的了,如今用来装馒头,满满的一口袋,陈萱装的实诚,都是馒头在外冻一冻,才装口袋的。如今天儿冷,这冻好的馒头,且放着哪。只是,陈二婶子把牙咬的咯咯想,私下又骂了陈萱一回,只说陈萱奸滑。

陈二婶子也就是个灯下黑,还好意思说陈萱奸滑,她们两口子来的时候,算计的太到,平常乡下人的布口袋,哪里有这种二十斤的小口袋,多是五十斤的那种大口袋,可他夫妻二人为了少装花生,陈二婶子特别缝制的二十斤的小口袋,这样装了半袋子花生,拢共不过十斤。这回好了,陈萱用这口袋,给他们装满,也就二十斤。

陈二叔到底是男人,目光更为长远,眼见如今陈萱这一桩桩的手段使出来,绝非昔日阿蒙,陈二叔待陈萱反是更客气些。陈二叔还拿出长辈的派头儿,当着陈萱的面儿,先把陈二婶骂了一顿,斥她乱说话,坏他与陈萱的叔侄情分。陈二叔叹道,“自你嫁了,我就不放心,你也知道,毕竟先前,魏家二爷不大乐意。我心里,一直牵挂你,不想这婆娘背着我私下拿了这样大的主意。咱们是什么人家,不要说家里的钱够使,粮食也够吃,就真一时短了,没的来亲家借钱的理。不说别个,给人做媳妇不比在家做闺女啊,咱家穷些,不能补贴你,二叔这心里就很不好受了,哪里还能到你婆家来张嘴,这叫你以后在婆家怎么过日子,岂不叫人婆家小瞧。”

“你二婶这猪油蒙了心的,糊涂!只顾她那些个小算计,我知道后,好悬没气死。这是在你婆家,要是跟这种婆娘拌起嘴,把事儿嚷嚷出来,让咱们老陈家一大家子没脸见人哪。萱儿啊,你别跟这婆娘一般见识,咱们才是亲叔侄。就是你说的,那五十亩地的事儿,二叔回去就给你想法子,单给你立地契,你说好不好?”话说得漂亮,一双眼睛却是死死的钉住在陈萱的脸上。

陈萱要是上辈子的陈萱,说不得真要给陈二叔这张嘴唬住,陈二叔不知道,陈萱在魏家这一年,已是把三十六计的成语都学完了的。再说,陈萱这些年跟着叔婶过,就是木讷些,也知道,二叔就是这样的人,浑身上下,全靠一张嘴哄人。陈萱到底见识不同往日,并不计较这个,只是道,“我前儿也是气话,只要婶子别太欺负人,我不会要那地的。”

陈二婶咬牙,当时是谁欺负谁呀!

奈何她不敢忤逆自己男人,不然,回家后怕要一顿好捶。

于是,有气也只得憋着。

陈二叔心下一松,笑的慈爱,“你就放心吧,以后这婆娘再对你不好,你只管同二叔说,二叔给你做主。”

陈二叔多聪明的人哪,他又夸了陈萱一通,夸她如今机伶又能干,还不着痕迹的跟陈萱打听,“我听说,萱儿你现在认识了许多有学问的先生。”

陈萱就说了,“是阿年哥的朋友,有好几个大学的教授,还有报纸的主编,都是特别有本领的人。要是哪天大弟弟能考上北京的大学,我是做姐的,姐弟间,也会有个照应。”

陈二叔倒没料到陈萱这么痛快的一口应承,陈二叔当即喜上眉梢,连声道,“好,好。萱儿说的是啊,你们亲姐弟,这世上,谁还能亲过咱们,是不是?”

陈萱瞥二婶一眼,没说话。

陈二叔更是深厌陈二婶不会办事,大大的得罪了陈萱,不由又骂了陈二婶一顿给陈萱出气。陈萱看二婶平日里那样精明厉害、得理不饶人的人,在二叔的喝斥声中一句话都不敢说,心里先时倒有些解气,只是渐渐的,就又觉着索然无味起来。

陈二叔根本没再提让陈萱借钱的事,就是陈萱给蒸的馒头,陈二叔也客气了一番,再三说,“我们在家,过年也吃不上这么好的白馒头。背回家,叫家里小子闺女的也跟着尝尝,长长见识。”

魏年到底是个场面人,只要这夫妻俩安分,魏家为着面子也不会把事做得难看。魏年到便宜坊买了两只烤鸭,稻香村的点心备了两匣子,给陈家夫妻一并带上了。

为这,魏年还挨了陈萱一顿说。陈萱还放了狠话,这都是魏年自作主张,乱花钱。反正不论烤鸭钱还是点心钱,她是不会认的,也休想让她记在自己的小账本儿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