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39.进步挺大

因赵老太太是五十整寿, 两家又是亲家, 魏家是一家子都要过去的。

魏老太太特意跟家里女人们说一句, “亲家母的大寿, 大喜的日子, 都穿的喜庆些。”尤其对陈萱,“你跟阿年成亲那天, 亲家母也过来的,你不一定记得, 这头一回去她家,你又是新媳妇, 穿那身绛红的旗袍。”

陈萱连忙应了。

魏老太太虽然不大宽和, 却也不是太刻薄的人,魏家女人换季时也会做两身衣裳, 虽是铺子里不大好卖的料子,却也都是新衣。魏老太太说的绛红的旗袍,就是秋天做的新旗袍。

第二天陈萱穿上后,魏年却是不大满意, 把陈萱上下打量一回就说话了, “不是做新衣了么,怎么还穿旧的?”

“老太太叫我穿这身,喜庆。”

“哎哟, 你可真听话, 妈有什么眼光啊, 她那眼光, 不提也罢。赶紧,换新衣裳,这身儿忒老气。换那件去文先生沙龙的衣裳。”魏年叫陈萱换,陈萱立刻就换了。陈萱跟着也换了小皮鞋,踩在地上哒哒哒,魏年总算满意,“以后出门,就这么打扮。”

陈萱虽按魏年的要求重换了衣裳,却也有自己的考量,从衣柜里取出围巾递给魏年,陈萱说,“我是想着,赵家是老派人,咱们这么新潮,是不是不大好?”

“你得看跟谁一道出门,你跟我一道,我一身西装革履,你一身土旧旗袍,这也不搭啊。”如今瞧着,才算搭了。魏年是满意了,就是叫陈萱在魏老太太那里挨了回说,魏老太太一看陈萱穿了这么件衣裳就皱眉,“这是什么衣裳,不是叫你穿那绛红的旗袍么?”

陈萱老老实实的说,“阿年哥叫我穿这身。”

魏老太太当时就要絮叨小儿子,魏年惯知老太太碎嘴的,抬腕瞧一瞧时间,“妈,再不动身,可就迟了啊。”

魏老太太横小儿子一眼,又横陈萱一眼,陈萱一幅老实头的模样,叫魏老太太都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了,数落陈萱,“就知道听阿年的,自己个儿一点儿主见都没有!”

陈萱老实听训,见魏年上前一步扶着老太太下炕,陈萱才松一口气,与李氏和孩子们跟在长辈后头出门。陈萱倒不计较穿啥,就是,她觉着,魏年的话更有道理。她现在的身份,是魏年的妻子,虽然是假做的,可正因为是假的,才要更尽职责才好。首要的就是,不能出去叫魏年没面子。何况,魏年待她多好啊,现在她能赚羊毛衫的钱,都是魏年肯帮忙。在陈萱心里,魏年的意见当然比魏老太太重要。所以,就是魏老太太不高兴,她还是要听魏年的。

待到了赵家,陈萱就知道魏金为什么一有空就往娘家跑了,赵老太太大寿,赵家来得客人也多,魏金和妯娌两个,就跟俩陀螺似的,半天都没见闲,连跟娘家人说句话的功夫都没有。招待客人忙些倒不算什么,可待中午吃席时,赵家两个儿媳妇是没座儿的,一左一右的站在赵老太太身边伺候婆婆。来人纷纷夸赵家两位儿媳妇孝顺,尤其一位年纪略轻,梳着油光光的缵儿,插一只金簪,耳上金耳圈,手上四五个金戒子,一身酱色软缎袄褂的圆润润的富贵太太,连声夸赞,“侄媳妇们可真孝顺。”

赵老太太笑,“我这俩儿媳,还没人说不好的。”

魏老太太也是眯着眼睛笑眯眯的模样,不过,那笑容之假,连陈萱都看得出来。陈萱也觉着,赵老太太不是个好相处的人,魏老太太也不算宽厚,可是就是魏家有请客吃饭的事儿,魏老太太也不会让李氏陈萱站她后头伺候,不叫吃饭的。

陈萱知道,赵老太太也不至于饿着俩儿媳,可等客人们吃完了,席面儿上就都是剩的了。吃剩的倒是没什么,陈萱也经常吃剩的,就是,错开饭点儿吃饭,又怎能吃的好呢。

不过,这是人赵家的事,陈萱也只是一想。陈萱知道,这年头儿,像赵老太太这样的婆婆,其实挺常见的。

她没有跟魏老太太一个席面儿,她们晚辈有晚辈的席,陈萱同李氏魏银坐在一处,与魏老太太那张席面儿挨着。赵家这寿席,也很丰盛,鸡鱼肘肉都是有的。陈萱刚动了两筷子,就见魏年进来找她。陈萱以为什么事呢,跟魏年出去才知道原因。魏年与赵家人很熟,尤其两家都是做面料生意的,也有不少生意上的朋友,今日遇着,聚在一起喝酒说笑。大家就提起魏年娶亲的事,魏年低声同陈萱说,“有几位朋友,还没见过你,他们提起你来,不好不见。你跟我过去见一见。”

陈萱原是有些怯,可一想到她是立志要做一等教授的人,也见识过文先生家那样高档的沙龙了,何况,她在外头,顶着魏年妻子的名头儿,得了魏年那许多好处,就再不能让魏年没面子的。于是,沉一沉心,定一定神,陈萱立刻回忆起当初去六国饭店时的礼仪,把腰板儿挺直,人也是目视前方,一手挽着魏年的胳膊,就同魏年过去了。这些都是魏年的朋友,年纪也差不多,见了陈萱,有的叫嫂子有的喊弟妹,还有人坏笑,举杯说,“头一回见嫂子,我敬嫂子一杯。”

陈萱在乡下长大,自问见识不多,可她近来颇开了些灵窍,知道这是魏年的朋友拿她打趣,陈萱还是头一回这样被人打趣敬酒,心里就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茫然,不知如何应对。陈萱生怕应对不好叫魏年没面子,她顾不得其他,飞快的思考,这酒,不接显得小家子气,要是接一人,后头别人的酒接不接呢?陈萱寻思着,这事儿不能叫别人主动,她干脆端起魏年的酒杯,自己倒满酒,举起杯来,说,“我头一回见大家伙儿,也不大会说话,该是我敬你们,不能叫你们敬我。”说完,陈萱痛痛快快,连干三杯。

喝完,陈萱还一亮杯底,这亮杯底,是陈萱在乡下时见过二叔吃酒,她也不知怎地就用上了。陈萱这等爽快,把魏年的一干朋友都镇着了,大家纷纷叫好,也都陪了三杯,陈萱喝了些酒,胆子也放开了,还十分恳切的说了几句客套话,“以前没见过,今天就算认识了,以后,你们多来家里玩儿,我会做几样小菜,也还成。”

大家纷纷说,“嫂子这么爽快,以后定要去叨扰。”

陈萱敬过酒,魏年就送她回去吃席了。陈萱还悄悄问魏年,“如何?”

其实,这话简直不用问,只看魏年眼睛里的神采就知道啦。陈萱也觉着自己还可以,虽然还是有些紧张,多锻炼一下就没事了。她发现,越是出门多,胆子就越是大。要是搁以前,她哪里敢在这么多人跟前说客套话?

陈萱认为,自己的进步挺大。

魏年回家都夸了陈萱一回,夸陈萱,“一点儿不扭捏,出门在外就得这样,大大方方的才好。”让陈萱继续保持。

陈萱点头,“我以后,还要继续进步,做得更好。”

魏年就喜欢看陈萱浑身干劲儿的模样,特招人喜欢。陈萱趁着有空,又织了几针毛线,就同大嫂李氏去厨下做晚饭了。待晚饭后,陈萱就拿出书本来学习,虽然陈萱十分心急织毛衣赚钱的事,可她雷打不动每晚念书都没有半点动摇。就是魏银有时想着羊毛衫的花样分心,陈萱都会提醒她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