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38.陈萱的理想

被文先生认定为进取型选手的魏太太陈萱现下正在跟魏银学织洋毛衫, 因为魏年拿走的两件羊毛衫很快的卖了出去,魏银李氏各得了四块钱, 里外里的, 每人净赚两块,可是把陈萱羡慕了一回。陈萱见这条生财路子能行的通, 白天除了做家务也没别的事了,就一样织毛衫赚钱。

然后,攒钱, 然后,还债。

只是, 陈萱先前只有两条围织的编织经验,现在新学织毛衣, 手脚就比较慢了。陈萱倒并不是拔尖儿好强的性子, 关键是债务负担比较重,还私下同魏年说, “你说,越是欠一屁股债的,越是织的慢。”险没叫魏年喷了茶。

魏年强忍了笑,还得安慰陈萱,“也别太着急, 我又没催你还债。”

陈萱道, “阿年哥你不知道你多叫我羡慕, 随便捣腾几件东西就能赚那许多钱, 我成天不闲着, 赚的也远没有阿年哥你多。我就是觉着奇怪,老天爷怎么都把这优点往你身上放,不多放我这里一些。这明摆着,我更需要诸如聪明、会交际,这样的优点啊。”

魏年笑的手都抖了,把茶杯放下,“你再说这样的话招我笑,我茶都喝不下去了。”

“不是招你笑,我这都是实在话。我就是这样想的。”陈萱认真的请教魏年,“阿年哥,我不是说笑,我是真的有事,想请你给我分析分析。”

“嗯,你说吧。”魏年勉强收了笑,摆出一幅郑重模样。

“就是我说的这两样事,聪明,会交际。”陈萱道,“聪明这件事,我念书后感觉比以前要聪明一些了,可是,离阿年哥你还差的很远。像这回羊毛衫的事,阿年哥你怎么就想到弄些尺码、商标、包装袋、包装盒回来呢?我怎么就想不到呢?”

“我当什么事,还值得你特别一说。你出去的时候少,对这些才没留心的。既是卖东西,就是一件两件,这也是生意,要做生意,就得细致。最简单的说,你想卖毛衣,就要先看看别人家的毛衣是怎么个卖法儿,现在最流行是什么样的。这是最起码的事了。”魏年道,“现在洋货最流行,卖的也最好,就借一借洋货的名头了。”

陈萱吓一跳,声音不自觉就压低了,“借洋货名头?那商标是假的?”

魏年看陈萱面有担心,与她道,“怕什么?咱们又不是开成衣铺子的,这无非就是说亲戚自海外带回来的。要是大肆做生意,当然要注册自己的商标了。”

魏年一幅坦荡的奸商面孔,“再说,虽不是真正的洋货,咱们这个可是货真价也真,比旁的铺子还便宜哪。”

陈萱感触颇深,与魏年道,“怪道说无商不奸哪。”结果,刚说完就挨魏年敲了下脑门儿,魏年瞪她,“说什么哪?”陈萱赔笑,“没留神没留神。”

“刚还一幅要跟阿年哥请教的样儿,把里的诀窍跟你说了,你又说我奸商,你这样儿的,以后什么都不跟你说了。”魏年佯作不悦。陈萱连忙赔不是,“我那就是开玩笑,阿年哥你这样心怀宽广如同大海的男人,怎么会跟我个妇道人家计较呢,是不是?”跟个陀螺似的忙碌起来,“阿年哥这茶冷了,我给阿年哥换杯新的。阿年哥你饿不饿,明早想吃什么,我早早的起来给阿年哥你做来吃。”

魏年最受不了陈萱这个,忍不住翘起唇角,陈萱在拍马屁哄魏年上头开窍最早,见魏年唇角逸出一缕笑纹,就知魏年不生气了,她给魏年换好茶,十分诚恳的说,“阿年哥,你不知道我多羡慕你这种聪明劲儿,长得好,会说话,人伶俐,一出门,大家都喜欢你。我特别羡慕。”

“你这嘴也挺会说话的。”

“我说的都是实诚话,就是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出来了。”陈萱跟魏年日渐熟悉,现在相处起来自在的很,陈萱还同魏年打听,“阿年哥,我也就是跟你熟了,才能把心里的话说出来。要是遇着陌生人,不熟的人,想让我找句话跟人家寒暄,真是能愁坏了我。你不知道,上回去文先生的沙龙,文先生给我引荐了一位女士,我两句话就把人家聊走了。”陈萱把事情同魏年说了,魏年忍不住笑出声,“你也太实在了。”

“我就是这样啊。”陈萱问,“这个能怎么改改不?”

魏年双眸含笑,点点莹光似水波流转,魏年促狭心起,又想到陈萱一向是个老实人,就没玩笑打趣,而是认真指点陈萱,“我告诉你一个诀窍,要是见着陌生人,像你跟陈女士,第一句你说的你也姓陈,这就很好。同姓可以拉进些距离,陌生人见面,一般也不会聊太深的东西,工作小说什么的都聊不来,可以夸一夸陈女士的衣裳啊、妆容啊,或者说一说天气,咖啡,小点心,都可以。如果这些说完还是聊不到一处,那就是真聊不到一处,不用勉强。”

“这倒是,我同吴教授就能说到一处。”陈萱想到吴教授又有些失望,“原本还说请咱们去北京大学看看哪,后来,吴教授根本没提时间,我想着,人家可能就是一句客套话。”

魏年对陈萱的实诚算是深有体会了,魏年道,“社交场中,有许多话就是纯粹的客套话,你要学会分辨这些话。再者说了,一个北大,想去随时都能去,还用别人邀请吗?”

“怎么去?人家那可是大学。”说到大学,陈萱的神色近乎神圣。

“中学小学不能随便进去参观,大学都可以随便进去参观的啊。”

陈萱问,“阿年哥你去过北京大学不?我听说,这可是北京城一等一的大学。”

“我又不念大学,去做什么?”

“去看看大学的模样啊,许太太家的老大就在北京大学念书。我听许家妹妹说,她们是要考北京师范的,师范不用花学费,可以免费读,出来可以做老师,老师工钱很高的。”陈萱道,“咱们这辛辛苦苦的织一件羊毛衫,才赚两块钱,我听说,做老师的话,一个月足有五六十块大洋的工钱。”

“你说的那是小学老师或者中学老师,你知道大学老师一月多少薪水?”魏年自问自答,“就是最普通的讲师,一月起码两百块现大洋,一等教授能拿到六百块现大洋。”

陈萱当时惊的,嘴巴张的能塞进个鸭蛋,良久方从喉咙里挤出一句话,“我了个娘诶!六百块现大洋!”

魏年点头。要不是书呆们有钱,他干嘛三番两次的去跟书呆套近乎啊!

当天,陈萱把该学的洋文学会后,就伏在小炕桌上写起字来,魏年看她写好后就盯着那张纸看许久,也不睡觉,合上书问,“看什么呢?”

陈萱把纸递给魏年,魏年见方方正正的一张白纸上就一行字:国文,英文(法文,德文),中国历史,外国历史,化学。

“这是什么?”魏年不解。

陈萱答,“考大学的科目。”

魏年手一抖,觉着自己今天一随口一句话却是叫陈萱掉钱坑里爬不出来了,魏年试探的问,“阿萱,你不会是要考大学吧?”

陈萱郑重的看向魏年,“考大学,只是第一步。下次到文先生那里,我要请教一下文先生,如何才能做一等教授。”

看陈萱神色之庄严,完全不像说笑,魏年意识到,这笨妞是来真的了!魏年旁敲侧击,“你前儿不是还跟我说,要跟文先生打听世界潮流的事么?”

“世界潮流也要问,不过,世界潮流不急,一等教授的事比较急。”

魏年心说,不是一等教授的事儿急,是每月六百块现大洋比较急。魏年再三同陈萱道,“我真的不急你还钱,其实,你还不还都没关系,阿萱,还钱的事儿,我是跟你开玩笑。”

陈萱端正着脸色,将手一摆,大将风度毕现,“你以为我全是为了每月六百块现大洋么?你可忒小看我了。阿年哥,你都去了两次沙龙了,就没看出来?”

“看出什么?”

陈萱叹口气,想着阿年哥总是在要紧的时候就笨了,她只好细作解释,“在文先生那里,学问就是地位,今天我又从你这里明白,学问也是现大洋。只要有学问,人就可以既有地位也有现大洋。阿年哥,你就没看出来,只要学问多,就可以又有地位又有现大洋啊。”

“阿萱,这世上有许多做学问的,能有多少人能成为大学里的讲师教授呢?”魏年知道陈萱学习的心切,不好打击,可魏年觉着,陈萱这事不大靠谱,还是委婉的提醒她一句。

陈萱道,“所以才要去请教一下文先生啊。”

魏年看陈萱一幅吃了称砣的模样,简直愁的不轻。

好在,一时间还没到文先生家的下次沙龙,赵家老太太的五十寿宴先到了。于是,理想搁后,先去拜寿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