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31.焦家

陈萱自动请缨想帮着去找焦先生说和一二, 魏年先是有些犹豫, 不过, 看陈萱一幅自信满满, 特别想去的模样, 魏年道, “你去了能跟他说什么,要是赔礼道歉就不用了。咱们又不欠他的,不必跟他低头。”这是他与焦先生的事,魏年不愿意陈萱去跟人赔礼道歉的受委屈。

陈萱笑眯眯地,“哪里就是低头道歉了, 像阿年哥你说的, 咱们并不欠焦先生的。我就是觉着, 相识一场, 要是因着彼此实在不对脾气, 那就算了。可原本挺好的, 就因着误会结怨,有点儿可惜。我过去说一说这事儿, 要是成就成,不成也就算了, 反正,咱家也尽了力。”

魏年看陈萱还挺有把握的模样,问她, “你去了打算怎么说?”

“这能怎么说啊, 照实说呗。就说, 以后再有这事儿,要是有像焦先生这样的文化人想买,咱们当然是自己人偏帮自己人的。这一回,当真是不巧。焦先生原就是通情理的人,咱们亲自解释,他难道还要说咱们的不对?原就是他来晚了的。”陈萱一五一十的道。

魏年想,这话倒也不卑不亢,遂点了点头。

魏年行事,向来讲究。他还自铺子里扯了一丈二的深色料子,一丈二的黑底红花的缎子,让陈萱带过去,毕竟是去解释这事的,不好空着手。魏家做的面料生意,就用料子送礼了。

陈萱正抓紧时间抄书哪,见着这料子还说,“不用料子,我想着,当初阿年哥你不是给过我两本书么。我看那书有些年头,到后邻问过许老爷。许老爷说,一本是明版书,一本是前清乾隆皇帝时的书了,也有些年头。我抄一本,然后,把书送焦先生。又不用花钱,焦先生做学问的人,肯定更喜欢书的。”

魏年道,“我送你的书,你干嘛送人哪。”

“书就是看的。那本明版的,我都背下来了,书就送给许老爷了。这本乾隆皇帝时的书,还没看,我先抄一遍,这本送给焦先生吧。”陈萱笔下嗖嗖嗖的抄着,魏年郁闷的,原来早叫陈萱送了一本出去,可拿陈萱也没法。关键,魏年也没当什么大事,不就一本书么。他倒是很赞同陈萱的说法,书就是用来看的,又不是用来收藏的。

魏年倒是挺好奇一件事,“许叔叔那人,脾气可是有点儿各色,你还能同他说的来。”

“也不是说的来。”陈萱停了笔,看魏年一眼,“许老爷人挺好的,以前都是许家妹妹偷偷把书借给我,现在许老爷说,我看完了手里的书,只管找他换别的书去。他是那种特别爱惜书的人,我把那本明版的书送他,他既高兴,又觉着不好意思收。我劝了他好些话,还说以后少不得有不懂的地方,要请教他学问,他才收了。”又继续抄起来。

魏年瞧着陈萱写字,不禁道,“许叔叔虽念书念的有些迂了,可有一件事,他比咱爸强,许家这样的日子,许老爷都把孩子们送去念书。”

陈萱略住了笔,“是啊,要我说,丰哥儿裕哥儿不姓魏,是赵家的人。云姐儿可是姓魏的,该叫云姐儿念书,云姐儿也大了,总跟老太太去戏园子看戏,不是个长法儿。”

“是这个理,有空我跟大哥提一句。”

俩人说着话,陈萱抄到半宿,把书抄完,又从头到尾的对了一遍,怕哪里有错漏。待把书抄好,陈萱同魏年说,“阿年哥,你什么时候有空,帮我买些纸吧。别买这种硬壳笔记本,这种本子太贵,就买那些裁开的白纸,能写字就成。帮我买四毛钱的。”

“四毛钱是个什么账?”

“我就还有四毛钱啊。不能总叫你帮我垫,我现下欠你好些钱了。”陈萱想到自己的负债,忍不住跟魏年保证,“明年多种些草莓,我一准儿就能还清的。”

魏年忍笑,“好啊好啊。”然后,第二天又给陈萱买一硬壳笔记本,还告诉陈萱,“这本比先前那本还好,要一块二。”

陈萱抱着笔记本直着急,站魏年跟前说他,“我不是说买些便宜白纸就行了嘛,你干嘛总买这些贵的啊!”

魏年笑嘻嘻地,“不知道,见了就想买。”

陈萱气坏了,尤其魏年还火上浇油的说,“赶紧,在你的小账本儿上再加一块二。”

老实人也不能受这样的气啊,陈萱拿着硬壳子笔记本给了魏年的脑门儿一下子,哼一声,过去找出小账本记好账,同魏年说,“你再这样,以后休想我再按你点的菜做饭。”

魏年揉着脑门儿,“我还不是看你喜欢这种笔记本才买给你的,并不要你还钱。”

“亏以前我还觉着你聪明,怎么突然就这么笨了。”陈萱摩挲着魏年新给她买的笔记本,打开来给魏年看,“这种硬壳子笔记本,你看这纸,这么光滑,这么白,钢笔写在上面可滑溜可好了,谁能不喜欢?可你得想想,咱们种草莓的房子还没赁下来哪。这个时候,能省就省些。什么样的纸不写字呢?以后可不能这么着了,知道不?我想买些便宜纸,多写一写,也多练一练,这样的好本子,都很舍不得用。我现在的字还不太好,我想着,等我写好了,再往这样的好本子上写。”

陈萱瞧一回笔记本,伸手给魏年揉两下脑门儿,觉着自己打人也不应该,陈萱道,“我是觉着,赁房子的事,我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就得省着些,你在外头做生意也不容易啊。还疼不疼,我给你拿毛巾敷一敷吧。”

“敷毛巾就不用了,以后可不准再动手了,知道不?”

陈萱也觉着不该动手,毕竟,魏年也是好意,她点点头,“嗯。这动手,是我不对。”魏年很满意陈萱的态度,尤其,陈萱还对他嘘寒问暖了一番,又跟魏年商量着去焦先生那里的事。

魏年道,“这个不用急,我先打听一下焦先生什么时候在家。”

外头的事,魏年来办,陈萱一向放心。

陈萱是在一个周末的下午到的焦先生家里,焦先生租住在东四四条的一处四合小院,院子不大,连正房带东西屋拢共五六间的样子,院中一架紫藤,因已近深秋,叶子凋落,露出虬劲枝干,想来春天定是一幅好风景。

焦太太并不认得陈萱,不过,看得出,焦太太也是一位斯文温柔的女士,陈萱自我介绍,“先前焦先生教过外子英文。”外子什么的,还是陈萱念书后才晓得在外要这样称呼丈夫,虽然她与魏年是假夫妻,也得这样说。她早就咨询过魏年了。

焦太太连忙道,“原来是魏少奶奶。”很客气的请陈萱进门。

陈萱连忙道,“您太客气了,您是焦太太吧?”

焦太太请陈萱进屋,焦先生也在家,焦先生连忙请陈萱坐了,“二少奶奶怎么来了?”

陈萱便坐在焦先生下首的交椅中,起身接了焦太太递过的茶,也不拐弯抹脚,直接就说出了准备许久的话,“那天看先生与外子有些不痛快,我后来问了外子缘故,他和我说了。其实,这里头有些误会,要是因误会就生分了,真是可惜了先生与外子的一段师生缘分。那天先生对我说的话,我也与外子说了,今天特意过来看望先生,可别真就恼了。”说着就送上了礼匣。

焦先生倒叫陈萱闹得有些不好意思,连连推却,“二少奶奶莫要如此,那天不过小事。”

陈萱见焦先生不收,就把礼匣放到了手边儿的高脚茶几上。焦太太约摸猜到是什么事了,也在一畔说,“就是啊,都是小事,二少奶奶这样就太客套了。”

陈萱认真道,“虽说是小事,可后来我与外子细想了先生的话,先生说的话,都是对的。其实,外子在家也说,不知道那盘子碗的,还有咱们国的先生想要,要是早知道,那必是要先紧着咱们自己人的。”

说着,陈萱叹口气,“我是从乡下来的,没什么见识。外子是做生意的人,平日里忙的,都是生意上的事。焦先生也去过我家,我家并不是北京城的老住家,我们老家在乡下地方,来北京,就是做生意讨生活的。以前,真不知道那些东西是宝贝。我听外子说,现在有许多以前家里做过大官儿的,或是显赫过的,子孙不争气,败了家,想支撑日子,就拿着家当来卖。所以,都以为这不过是大户人家用的东西。”

焦先生道,“这的确是以前大户人家用的,可这些瓷器,有明朝的,有宋朝的,还有前清的,有许多东西,都是再难得的。倘是卖给了外国人,以后,就难再回来了。”

陈萱其实根本不明白,为什么卖给外国人就难再回来了?现在没钱卖了,以后有钱不就能买回来了吗?陈萱不大理解焦先生的思路,不过,她是为了给两家说和的,便装作很认同的样子点了点头,恳切的说,“这些道理,要不是焦先生说,我还真不明白。以前外子也没觉着这些东西有什么特别的,现在知道了,若以后再有这样的买卖,定要找国人出手的。”说着,陈萱很不好意思的说,“先生也知道我家,要说有钱,现在住的宅子也是赁的。要说没钱,吃穿也不愁。只是,我家您也去过,不是用得起这些瓷器的人家,偏生外子还认识一些人。那些个日子落败的人家,纵外子不去收这些东西,也自有人去收。我想着,与其叫这些东西落入不知底理的人手里,倘外子再见有这样的东西,能使其流入咱们自己国人的手里,也是好的。不知这样的道理,可对不对?”

焦太太看焦先生一眼,焦先生道,“二少奶奶说的是,我也是这样想。”

陈萱松口气,笑道,“那我就放心了。待我回去,定把先生的意思转达给外子。先生不知道,他脸皮嫩,想亲自过来跟您畅谈,又怕您还生他的气。”

焦先生笑,“不过一桩小事,倒是二少奶奶亲自跑一趟,叫我不好意思。”

“这并不算什么。”陈萱正色道,“外子与我有恩。先生也知道,我自乡下来北京,也不过大半年。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大字都不识一个。外子对我,却是没有半点嫌弃,教我认字念书,长了许多见闻。后来,他同先生学了洋文,又开始教我洋文。他这人,心肠特别好。不然,像我这样的旧派女子,外头有多少人要看不起哪。何况,外子虽帮人牵桥搭线,瓷器的事,是真的不知道是宝贝。以前,他都以为,除了书籍,瓷器就是比寻常物件更贵重些的物件哪。”说着,陈萱打开礼匣,取出一本书递给焦先生,“这是外子在外头得的,外子常说,虽说我们家里不是念书的人家,可见着学识渊博的人,也是很敬佩羡慕的。所以,在外头见着书,外子一本都没给过人。他还说,这书上的东西,都是老祖宗传下来的宝贝,多少钱也不能给外国人的。”这当然是给魏年脸上贴金,陈萱在肚子里练习多次,硬是脸不红心不乱的说了。

果然内行看门道,焦先生一看那书就说,“唉哟,这可是前清乾隆皇帝年间的书,里头的批注是杜大学士亲笔,这可太贵重了。”

“贵不贵重的,我也不懂。我们家,也不是书香人家,不知这书的价值,在我们家,就是明珠暗投了。上次先生上门,让我与外子都长了许多见闻,这是我们的一点心意,焦先生可别客气,这书,于我家,只是一本书。于您,更有价值。”陈萱将书放到焦先生手畔,笑道,“不瞒先生,我已抄了一份。至于这原本,就让它在更懂它价值的人手里吧。”

陈萱走后,焦太太直埋怨焦先生,“你不还说人魏家少奶奶是个旧派人么,我看,你这新派人都不如人家明理。”

焦先生捧着陈萱送来的书,直道,“魏家的确是老派人家,我去教人家洋文的,哪里知人家女眷的事。以前看着,是个旧派人。旧派人也能进步啊。”

焦太太想着,人家陈萱亲自过来,的确是诚心修好,还帮着说了两句,“我看这位二少奶奶说话挺和气,魏家做买卖的人家,哪里知道什么国家大义。不过,他家也算明理的了,还特意过来跟咱们解释一回。”

焦先生道,“不好白收人家的书,下次再有文先生的沙龙,我带魏年一道去。说来,我教过不少学生,都少见他那样聪明的,洋文学了半年,就能与洋人谈生意了,可见他心性聪明。可惜生在商贾人家,一肚子的生意经。”

陈萱自焦家告辞后,魏年就在东四四条的胡同口旁的洋货铺子等着陈萱,见陈萱脸上带着喜色,就知事情顺利。二人也没回家,魏年带陈萱去喝咖啡,陈萱其实半点儿不喜欢喝这苦嗖嗖的东西,她主要是喜欢咖啡厅的那种说不上来的氛围,就感觉特高级。喝过咖啡,又吃过西餐,俩人方回的家。

回到家,魏年才问焦先生的事。陈萱大致同魏年说了,魏年笑,“不得了,都会用成语了。明珠暗投,明珠暗投,你可真会说话。”

“这是李太白一首诗的句子,诗很长,就跟你念两句吧。这两句是这么说的,远客谢主人,明珠难暗投。”陈萱倒两杯水,递魏年一杯,自己拿一杯喝两口,眼中带笑的望着魏年,“我觉着,这词我用得不错。”果然念书是件特别好的事。而且,先前她准备了好几天的话,用了大半,果然使魏年与焦先生修好。陈萱很高兴。

魏年颌首,“你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焦先生再大的气也没了。”

“焦先生并不是个爱生气的人,再说,那事本也怪不到咱们头上。”陈萱道,“就是以后,再有这样的东西,先问一问焦先生,倘有人出一样的价钱,还是卖给咱们国的人好。”

“那是当然了,我也愿意与自己人做生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