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23.抬头挺胸病

魏年是真的有点怜惜陈萱了, 他觉着, 陈萱虽然来自乡下, 为人也没什么大见识, 可陈萱很知道学习, 人也勤快, 这就让魏年有一种不能说不出的感觉,总之,是与以往魏年认知中的村姑不一样的形容。眼下,魏年还不能很准确的描绘他对陈萱的认知,在很多年以后, 文化更加繁荣时, 魏年会明白, 那是一种对奋进者的尊重。

陈萱请魏年指点她一下西餐厅的规矩, 魏年想了想, 想出个最直接的法子, “明儿我先带你出去吃回西餐,你就晓得是怎么回事了。”

陈萱没想到, 魏年的法子是直接带她吃西餐。不过,陈萱也很认可这个法子, 毕竟,没见识过的东西,见一回总能知道是怎么回事。可是, 这都是为了叫她长见识, 再不能让魏年花钱的。陈萱去箱子底拿出个自己缝的海绿花绸的荷包, 郑重的把自己的全幅身家递给魏年,陈萱认真的说,“阿年哥,请吃那个西餐厅,都是为了我,不必你出钱,你教我怎么吃就行了。这钱,我出。我一准儿好好学。”

捏捏这绸荷包,知道这里头是陈萱攒的钱。魏年把荷包重放回陈萱手里,“第一件教你的事,就是出门吃饭,如果男人要付钱,女人不能抢着结账,不然,就是不给男人面子。”

“还有这样的规矩?”陈萱问。

“自然。”魏年道,“这叫绅士风度。”

“绅士是什么东西?”

“绅士不是东西。”魏年自己说着也笑了,道,“绅士是西方人对于有一定地位的男子的说法,绅士。你想想,在咱们这里也是啊,男人带着女人出门,难不成,叫女人付钱?”

陈萱点头,“是啊,我叔婶去赶大集,都是我婶子拿着钱,我二叔花一分要一分。”

魏年摆摆手,“不要说他们,他们有什么见识。你听我的,再没错。”

陈萱道,“要不,我提前把钱给你,待到了餐厅吃饭,结账时你拿出来结不一样。”

“那也是你的钱呐。”魏年板正着脸,摆摆手,“这个不要同我争,你再这样,不带你去了。”

陈萱连忙不敢再说话了。

魏年见陈萱不再与他推让荷包,就同陈萱定下了去西餐厅吃饭的时间。魏年还大包大揽,“出门的事,我同妈说,咱们一早就出门,你打扮得漂亮些。”

陈萱道,“上次做的旗袍,还有件湖蓝白荷绸的,我还没穿过,到时,我就穿这身。”

魏年表示满意。

好容易把魏老太太的工作做通,出门时,魏年看陈萱一身湖蓝白荷绸的旗袍,倒也体面大方,就是底下一双同色的绣鞋,魏年不大喜欢,现在女人穿旗袍,配高跟皮鞋才算时髦。不过,魏年也知道,陈萱不大出门,就这几身新衣裳,也是他从柜上拿回的料子,陈萱才做的。魏年也没说什么,直接带着陈萱去了王府井的东安市场。

陈萱道,“那一回,我跟大嫂、阿银去东菜市,经过王府井这块儿,就觉着,可真是个热闹地方。”

“那是。这里为什么要王府井啊,就是因以前附近都是王府。这块儿可是一等一的好地方,再往西就是皇城了。”魏年是生在北京城,长在北京城,对北京城的地理非常熟,很能说出些门道典故。魏年又同陈萱说,“这东安市场为什么叫东安市场,就是因临着东安门,就叫东安市场了。听说原本是几个太监出资建的,后来,皇帝都叫赶出京了,这北京城也是乱糟糟,叫些兵痞抢了一回,一把火烧的精光,现在的东安市场,是重建了的。不过,现在更好。”

陈萱点点头,待坐着黄包车到了,陈萱才说,“这儿不就离你家铺子很近么。”

“本来就很近。”魏年笑着给了车夫车钱,陈萱说,“这么近,干嘛还要坐车啊,咱们走着来不一样。”坐车还要花钱。

魏年道,“你就这样不好,钱赚了不就是要花的。”

陈萱不大赞同魏年这话,陈萱认为,钱赚了就是要攒的。

不过,接下来,陈萱所行所为,倒是很符合魏年那话的真义。陈萱是头一遭来东安市场,这里都是清一色的二层楼房,各色店铺,让陈萱开眼界的是,头顶上竟然还搭了铁皮罩棚,地上铺着青砖,人走在上头,非但舒坦平整,就是头顶也不怕风吹日晒。陈萱不禁咂舌,“这可真高级。”

魏年因昨夜被陈萱的话触动,倒是没笑陈萱土包子没见过世面,拉着她往里走,里面自然百货齐全,不说卖花卖果的,连带着许多衣裳面料、翠羽轻丝,反正,有一种叫陈萱形容不出的眼花缭乱。陈萱不禁道,“这儿可真大,真好。”

魏年笑,“你没去广安门的劝业场,那里的楼都是西式建筑,洋气的了不得。”

陈萱感慨,“这里就很好了。”

魏年不急带陈萱买鞋,陈萱头一遭来,他先带陈萱随意的逛了逛,这一逛,陈萱就见着一处书店。原本,这是陈萱来北京后的第三次正式出门,又是来的这等地界儿,陈萱不大敢说话提要求的,可她现下学习上心,见着书铺子不禁说,“阿年哥,咱们能去书铺子看看不?”

魏年一笑,“倒忘了你现在正是用功的时候。”带陈萱去了。

陈萱一进书店,两只眼睛都不知该往哪儿瞅,看看这儿,再瞧瞧那儿,只觉满室书香,哪儿都是好的。有伙计上前问,“不知少奶奶要买什么书?”

陈萱连忙摆手,“我随便看看。”

伙计介绍,“少奶奶要不要看看云先生的诗集,我们店里卖的最好。”

陈萱顺着伙计介绍拿起一本青白底色的书,翻开来,满篇大白话。陈萱倒是知道现在流行白话文的,可这诗也委实白话的可以,字她都认得,陈萱瞅一眼,觉着都是些无聊话,便放下了。伙计又说了几样时下流行的小说话本,陈萱皆无兴致,伙计便让她自己看了。陈萱最后买了一本,嗯,怎么说呢,巨实用的,上下两册的,一套,足有十斤不止的,《中华大字典》。

魏年一见,都有些头晕,问她,“这是啥?”

“字典。”陈萱抱起来给魏年看,“跟阿年哥你那本洋文字典一样的,这个是汉字的字典。”

“一看少爷少奶奶就是学识渊博的。”伙计喜笑颜色的给陈萱包好装袋,算账,“承惠五块银元。”

陈萱很想买,可她荷包里拢共还不到一块钱。陈萱把字典放下,拉了魏年在一畔问,“阿年哥你能借我四块五毛钱不?”

魏年倒是带了大洋,见陈萱眼巴巴的望着他,与她说,“你不认识的字,以前不是问许家姐妹的么?买这做什么呀?”

“有了字典,就不用总求人了啊。”陈萱虽一向自诩不聪明,可她委实并不笨,陈萱问,“阿年哥你是不是不愿意借我钱?”要是魏年不肯借她钱,她就等以后攒足了钱再来买。

魏年倒不是不愿意给陈萱买,就是在魏年看来,买这种大部头委实没什么用!魏年便说,“咱们这才来,买了难道就随身带着,重不重啊。”

“没事,可以先放他铺子里,等咱们回家时再来拿啊。我自己个儿拿,一准儿不叫阿年哥你费半点力气。”

魏年心说,平时看着笨笨的,也不知这个时候怎么就突然灵光起来。陈萱特别想买,魏年只好拿钱给她买了。陈萱与伙计说,字典先放店里,一会儿再来拿,伙计很痛快应了。见魏年不大乐,陈萱小声同魏年说,“我回去就给阿年哥你打欠条。”

魏年没好气,“欠条不用,我可跟你说,回去时不坐车,你就自己扛回去吧。”

陈萱连忙笑呵呵的应了,她还一个劲儿的跟魏年说好话,“都听阿年哥的,阿年哥说什么,我就听什么。”

魏年拿她没法,带她去买鞋。

陈萱没穿过高跟鞋,魏年也不会给她买细高跟,只是略带些跟,陈萱穿着也挺稳,魏年便说,“就这么穿着,别换了。”令店员把陈萱换下的绣鞋包起来。

陈萱看魏年付账,肚子里把欠魏年的钱也又加了一笔。

魏年原说给陈萱买两双的,起码有个换的,陈萱是坚决不同意,她现在就欠魏年许多钱了,若是再买东西,这钱明年种草莓都不一定还得清了。

买过鞋,魏年就带着陈萱去喝咖啡了。

陈萱两辈子第一次来咖啡厅,她有一种既紧张又玄妙的感觉,怎么说呢,太多没见过的东西了。圆拱的玻璃窗,圆型的小木桌,欧式雕花的沙发椅,以及不知从哪里飘来的好听的调子。陈萱觉着,自己的脚都似踩不结实地板一般,她不自觉的就要低下头去,不敢再看。魏年立刻低声喝一句,“抬起头来。”

陈萱连忙抬头挺胸,魏年把陈萱的手挽在自己臂弯,风度翩翩的走了进去。

至于这一天吃的什么喝的什么,陈萱都有些晕晕的,晚上回家,竟有些想不起来了。她觉着,是晚上吃那洋西餐还要配葡萄酒的缘故。不过,魏年的批评陈萱可是记得很牢,魏年说她,“买这没用的书时,不叫你买,一点儿不听话,振振有辞,非要买。吃个西餐跟要你命似的,你怕什么,咱们出钱吃饭,光明正大。再缩手缩脚低着个脑袋,休想我再带你出去。”

陈萱叫魏年训的,自此就落下了个“抬头挺胸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