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7.种菜

魏年不晓得,陈萱在心底把他送的雪花膏抵了五毛钱的账,若他知道,怕得吐血。

不过,陈萱就是这样分明的人啊。

说来,陈萱新得了这雪花膏,却是不大会用。

她,她两辈子头一遭用这个,虽然见魏银用过,自己用却是头一遭。陈萱第一次用雪花膏,当真是偷偷摸摸做贼一般,想着魏银都是洗过脸再用的,她那天早上起的特别早,洗过脸,就对着镜子搽了一些。哎,咋这么香啊,陈萱对着镜子想。这雪花膏搽脸上,也没觉如何,就是香香的,当然,摸摸脸,觉着脸上润润的。

陈萱心下有些美滋滋,只是,她一向老实,在村里,不论任何长辈说起女人来,都是说女人要以老实本分为要,不能重穿戴打扮。所以,纵是心里美滋滋,陈萱也努力不表现出来。她就这样心下美滋滋美滋滋的往厨下忙早饭去了。好在,她虽搽了这雪花膏,却是没人看出来,于是,陈萱这种美滋滋里,又有多了几分窃喜。

她觉着,这雪花膏当真是个低调的好东西。

虽然陈萱现下还不会用低调这个词,可心里也就是这么个意思了。

魏家这第一年的草莓生意也做得很低调,主要是,草莓这种东西,陈萱第一次种,她又是个稳妥人,先时买来的那些种子,陈萱并没有全都发芽,她还留了一半。如今赚了这许多钱,陈萱想着,再发一批种芽,能种的地方都种上。就是今年不能再结果,养一养秧苗,对明年结果也有益。

陈萱这种决定,受到了魏老太太的大力支持。

陈萱第二次发种芽,较之第一次的焦急担忧,各种心里没底,这一次,陈萱稳妥多了。不过,她很快发现,先时种的草莓枝条蔓延,挨了土,那枝就能生出根来。陈萱种地十几年,经验丰富,她当时就明白了,原来草莓分枝扦插就能活。

陈萱又把分枝的和育种的单独来种,各放了标志牌。

虽已过了草莓结果子的季节,陈萱种草莓依旧种的来劲,倒是许家对陈萱的种菜本领十分佩服。

这说来,陈萱是个实诚念恩的人,许家常借她书看,陈萱以前时常帮着许家姐妹做些针线,如今她种了菜,魏家人口不多,菜也是吃不光的,特别是菜园子最高产的时候,陈萱经常匀出一份,趁早上给许家送去。

许太太听说魏家弄了菜园子,还亲自过来瞧了一回。

许太太很是赞了一回,直说这菜畦收拾的好。

魏老太太道,“都是我们老二家弄的,她懂这个。”

许太太对魏家的菜畦动了心。

许家经济很不比魏家,不然,也不能把大院子赁给魏家住,自己去住小院子。家里还有六个孩子在念书,平日家里除非过年过节,不然都没别个菜蔬。见着魏家这一大畦的菜蔬,甭提多眼馋了。今年魏家种了菜,陈萱隔三差五的就给许家送一些。许太太自然知陈萱的情,而且,这些日子与陈萱相处下来,觉着,陈萱虽是乡下来的,却是个老实本分人。

许太太在家拿定主意,待闺女放学回家,就同闺女说了,让闺女问问,她自家也有院子,也想辟块菜畦,问陈萱能不能指点一二。

许家两位姐妹这会儿已是和陈萱熟的不能再熟,当天就去问了陈萱,陈萱干脆把一些当时买了没用完的种子都送了她们。陈萱还说,“你们是城里人,没种过,今儿晚了,明天我过去,先教你们怎么开菜园子。”

许家姐妹见陈萱应的痛快,还给她们菜种子,心下愈发觉着陈萱人好。

陈萱对于答应别人的事也很上心,早上她一般没空,得吃过饭,跟大嫂李氏拾掇清楚家里这一摊子事,魏老太太去看戏了,她才去的许家。

许家是念书人家,锄头什么的,都是陈萱自己扛去的,许家没这个。

陈萱半个小时就帮她们把菜畦辟了出来,掏些灶灰加做底肥,陈萱还说呢,“按理,最好是粪肥,不过,自家种菜,粪肥有点臭,用灶灰也不赖。”再告诉许家,什么淘米水涮锅水的,放在罐子里不要扔,放几天,浇在菜地里,也是好的。但是菜地里不能浇肥皂水之类,那样菜是长不好的。

把菜地辟出来,陈萱第二天傍晚教她们种种子,跟她们说这些菜的节气,“现在种虽有些晚,也不算太晚,待熟了就能吃了。”然后,哪种是要多浇水,哪种是要少浇水,哪种是要小水多浇,浇到什么程度,陈萱还把注意事项写到了纸上,递给了许太太,同许太太说,要是菜有什么问题,让许太太只管去找她。

许太太都应了,请陈萱到屋里喝茶,再三谢了她,许太太笑,“我们这一家子,虽还没到五谷不分的地步,这些事上也委实不成。”

陈萱正色道,“您家老爷是念书的人,几个弟弟妹妹也都在念书,这是最了不起的事了。这些种菜的事,谁都会,可念书就不一样了。”

许太太问陈萱书读的如何了。

陈萱道,“字认了一些,像一些家常用字,我都会写了。就是书读的不多,二妹三妹借给我的《千字文》《增广贤文》我都背会了,现在背《千家诗》,背一半了。”

许太太笑,“多看些书总是好的。”

许太太说,“听说府上二少爷在学洋文?”

“是,每天晚上叽哩呱啦的跟着先生学说洋话,虽然我听不懂,也觉着,怪好听的。”陈萱咧嘴一笑,她现下想开了,她与魏年,本不相配。这样不勉强婚姻,魏年待她也好,而魏年的出众,是陈萱两辈子都知道的。说到魏年,陈萱也很高兴。虽不相配,魏年待她好,她一样盼魏年好。

许太太同陈萱道,“要是便宜,阿萱你跟着学两句也不错。”

陈萱瞪大眼睛,有些没信心,“我刚学认了几个字,这洋话能学会么?”

许太太问她,“我看你学认字学的挺快,你一天认多少个字?”

陈萱老实的说,“二十个,我都能记下来,背的滚瓜烂熟。”

许太太一笑,“那你每天学十个洋单词,要不,每天学一句洋话,积少成多,慢慢来嘛。”

陈萱想了想,认真道,“婶子你比我有见识,这事儿我看成。我就是笨些,学得慢,无非就是比人多用功夫。”

“做事贵在坚持。”许太太很喜欢陈萱这淳朴的性子。

许太太很是感激陈萱教她料理菜园子的事,陈萱则是觉着,这不过小菜一碟。

有许太太指点她去学洋文的事,陈萱心下觉着,不要说教许家侍弄菜园子,就是许家种菜的这些活她全都帮忙干了,也是应当的。

倒是陈萱这一趟趟的跑许家帮着弄菜园子,虽都是趁魏老太太不在家的功夫,还是叫魏金私下给陈萱告了一状。魏老太太做婆婆是有点刻薄的婆婆,不过,做人上却是比魏金聪明,魏老太太说魏金,“前后邻的住着,你爹同许老爷也好,老二家的又会种,教一教许家可怎么了。”

魏老太太主要是对于陈萱经常性的自作主张的给许家送瓜送菜的事有些不乐,私下说了陈萱好几遭,陈萱因家里有魏金这个搅屎棍,哪里能没有准备,她老老实实的说,“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咱们毕竟不是北京本地人,我想着,经常听老太太说,咱家太爷同许家老爷要好。这些菜,咱们自家也吃不了,摘下来吧,如今天热,没几天就得坏了,我就送了许婶婶一些。老太太放心,那顶顶好的,我都留种了,明年咱还能继续种。就是这豆角,搭架的六月就差不多了,我还得买些晚豆角的来种,正好接茬吃。我也没有总送,有些能存的,我都在大锅里汆烫了,晾外头晒菜干子,冬天可以当鲜菜吃。虽然没有鲜菜好吃,到时,老太太老太爷你们上了年纪吃鲜菜,我吃这菜干就成。我在家里吃惯了的。”

魏老太太对于陈萱这会省钱的性情,而且,陈萱还有吃苦在前,干活在前,享用在后的美德,很符合魏老太太对于儿媳的审美。何况,现在许家有了菜畦,想来以后也不必她家总送菜过去了。于是,魏老太太也没再追究陈萱给后邻送瓜菜的事。

看魏老太太没再说什么,陈萱松口气,一面侍弄草莓园,一面琢磨如何同魏年开口学习洋文的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