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157.不苟言笑老干部攻

,最快更新全能攻略游戏[快穿]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两人赤|裸的上身紧紧地贴在一起, 包括腰下某个隐秘的部位。江湛一手按着姜离的腰, 让他感受自己刚才看他脱衣服便已经有些微微变化的部位,语气危险地问:“你说谁不行?”

从紧贴着的姿势里, 姜离能感觉到对方刚冲过澡之后带着的冰凉水汽和心脏跳动的频率, 冰凉的躯体贴着莫名有一种舒服感,这让他有些愉悦,不止没有因为对方突如其来的压迫感退缩,反而迎上对方的双眼, 与之对视。

“是谁……”姜离偏头露出一个状似无辜却又带着几丝挑衅的笑,“试试便知道了。”

被挑衅到这个份上, 如果还无动于衷, 江湛便不是男人,至少不是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

他用手按住姜离的后脑, 五指张开插入发丝中收拢, 微微一使力, 迫使姜离的脑袋微微后仰,在姜离吃痛张嘴“嘶”地一声时,低头用嘴堵住了姜离的嘴唇, 力道既霸道又凶狠。

……我操, 这么凶?

姜离心里骂了一句, 倒也没有反抗,而是伸手顺势勾住了江湛的脖子, 回应同样的力道。

双方你来我往一番之后, 江湛松开按在姜离后脑的手掌, 转而将人推到一边的墙壁抵着,低头继续亲吻,一只手则去解姜离松松垮垮挂在腰间的裤子,手指刚碰到拉链,就被姜离制止了:“等等!我们先把话说清楚……”

江湛正在兴头上,对他的制止有些不耐烦,以为他又想像刚才一样闹什么幺蛾子,语气不悦:“你又想怎么样?钱不会少了你的。”

“钱?”姜离挑眉,“我不要钱。”

“不要钱?”江湛对他的话有些意外,嗤笑了一声,“不为钱你为什么在这里?你不是来做交易的吗?”

“我是做交易的没错,但不是钱。”姜离对他的嘲笑没有在意,把做交易几个字说得毫无负担,“我要‘长河落月’里柳传灯的角色,但是必须是给我,而不是给张子洋。”

《长河落月》便是张子洋试镜被拒的那部电视剧,由当下非常火的一部同名小说改编而成。因为张子洋的原因,原身也去看过那部小说,姜离对剧情和人物都还算有点印象。

既然要完成原身的心愿,打脸张子洋以平息原身的不甘与愤怒,那么姜离的第一步自然是从《长河落月》这部戏入手。

张子洋想要这部戏里的角色,他便把角色拿到手,张子洋想要在娱乐圈出名,他便在娱乐圈重走一次封神之路。

张子洋想要得到的一切,他全部都会得到,想必到时候张子洋的表情肯定很精彩。

姜离作为一个在演艺圈磨炼了十几年的演技派,他最不缺的便是演技,唯一缺的便是机遇,而眼前的人,便是他的第一个机遇。

江湛没有想到姜离不要钱,反而跟他要一个电视剧角色。以他的身份,在剧组定一个角色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让他有些不快的是姜离这样的一个小玩意儿竟然敢跟他谈条件,不过看着姜离瞪着眼睛看着自己,一股“先说好再上 | 床”的气势,竟然带着莫名的可爱,稍微又他冲散内心的那点冒犯感。

“行。”

……

一夜下来,姜离被反反复复折腾了三遍,第三次甚至差点被江湛弄晕过去。

江湛身体力行证明了自己不是不行,而是非常行,行到姜离睡觉前甚至觉得自己要个配角的要求提低了,应该要个主角做做。

第二天,江湛醒来,一转头便看到睡在一旁的姜离。

姜离仍在熟睡中,以侧躺的姿势背对着他,黑色的发丝散落在白色的枕头上,白色的被单盖在腰间以下的位置,整片白皙光裸的背部一览无遗。

在姜离的背部上面有不少红色的痕迹和淡淡地青紫,可见两人昨晚做得有多么激烈。

江湛的视线在触及到眼前旖旎的风景后,目光不由一顿,内心便又有点蠢蠢欲动,但他毕竟不是纵.欲之人,很快便将那点想法压下。

想起昨晚眼前的人一开始主动勾引自己,上了床之后却又技巧生疏不得章法,最后被自己弄得眼角微红几乎要哭出来的模样,江湛若有所思。

……果然是第一次啊。

昨晚沈玉之说要给自己找个雏的话,看来倒也没有没说谎。看到昨晚还算尽兴的份上,他决定原谅沈玉之自作主张的安排。

在床上躺了一会,江湛坐起来,伸手拿过一旁的手机想看看几点了,发现有好几个沈玉之的未接来电,还有几条未接信息,随手将信息点开来,看过之后眉头皱了下来,目光移到姜离的身上。

恰巧这时候姜离动了动身体,醒了过来。

陌生的环境让刚睡醒的姜离有些懵,缓了两秒才想起来昨晚经历了什么,此刻腰和双腿间都还有些不适应。

姜离心里骂了句“禽兽”,一翻身就看到所谓的禽兽就坐在旁边,此时正用审视的眼神看着自己。

两人对视了几秒,气氛有些奇怪。

姜离动了动酸涩的腰部,先开口打招呼:“早上……”

话还没有说完,便被江湛打断:“你是谁?”

江湛声音有些寒,带着隐约的怒气,姜离对他叫自己来又问自己是谁的话有些莫名其妙,但也老实回答:“我是姜离。”

“姜离?”江湛看了眼手机,确定昨晚沈玉之说的不是这个名字,而在留言信息上沈玉之说他找的人昨晚根本没有过来,那么姜离又是谁?

江湛突然有种被算计了的感觉,脸色一沉,倾身过去,一手掐住姜离的脖子,逼问道:“你到底是谁?谁让你过来的?”

姜离突然被他卡住脖子,下意识想要反击,手一动便又被他用另一只手按压在头顶。

姜离刚穿过来,原身的体质本就不算太好,昨晚就被江湛折腾了好几回,一时间竟然就被简单禁锢住了。

这种毫无反抗能力的姿势让姜离心里骂了句娘,面上却露出了难受得表情,睁得大大的眼睛里面全是恐惧和不安,语气艰难地说:“你……掐得我……好难受。”

姜离刚醒来,眼角还带着生理性的微红,江湛对上他眼睛里的湿润与害怕,想起他昨晚在自己身下轻哼欲哭的娇气模样,手上的力道微微松了开来,语气却仍旧冷硬:“说,谁让你来的?”

姜离知道自己示弱有效了,微微咳嗽了两下,声音带着一丝沙哑:“是你让我来的,你和张子洋做了交易,让我过来的。”

张子洋?

江湛对这个名字毫无印象,昨天晚上他和沈玉之一行人聚会,结束后回酒店不久,沈玉之便打电话来说找了人给他破三十二年的处男之身,是“凤凰海岸”里一个没有被开过苞的新人,保证漂亮又干净。

他起先对此并没有什么兴趣,只当沈玉之没事找事罢了。不过当人来了之后发现长相确实讨他喜欢,便将人留了下来,也就有了昨晚的经过,却不想一早起来就收到沈玉之的信息说昨天晚上他找的人临时逃跑根本没有过来!

那么和他上床的这个人是谁?

“张子洋是谁?”江湛问。

“张子洋是……”姜离停了下来,注意到江湛的表情,也发现了事情有些不对,连忙问:“你不是‘长河落月’剧组的江副导演吗?”

“谁告诉你我是副导演?”江湛反问。

“……你不是吗?”姜离再次确认。

“不是。”江湛脸一黑,副导演什么鬼,老子是投资人!

姜离回想了一下原身的记忆,是张子洋和剧组的副导演约的酒店地点,接电话的时候张子洋顺手将房间号写在便签本上,当时他急着要出门去另一个剧组拍戏,把便签给了原身就匆匆忙忙走了。

原身只知道那位副导演姓江,其实并没有见过本人。

姜离醒来便在这个房间了,正好男主也姓江,于是下意识地认为男主便是张子洋所说的导演,却不料完全弄错了人。但是昨晚他说要剧里的角色时对方却又应得那么爽快,如果不是精虫上脑瞎几把乱应,那就多少是和剧组有些关系。

想到这里,姜离决定先把事情弄清楚,于是开口道:“你既然不是剧组的导演,昨天晚上我说要角色的时候,你凭什么答应?”

“我凭什么答应?”江湛听他这一句话里含有丝丝指控的意味,不免嗤之以鼻,“剧组都是我请的,你说我凭什么?”

“你请的?”姜离有些惊讶,反应过来他的意思,“你是投资商?”

这个消息有些劲爆,姜离完全没有预料到。张子洋原本只是想拍剧组副导演的小腿而已,没有想到被原身误打误撞直接拍到了投资商的大腿?

“你不是知道我是谁才要角色的吗?装模作样干……”江湛的话蓦然停下,想到姜离刚才以为他是剧组副导演话,瞬间反应过来姜离昨晚上根本不是来找他的,而是来找副导演*屏蔽的关键字*要角色的!

作为《长河落月》的投资商,江湛自然和剧组的制作组吃过饭,印象中确实是有一位姓江的导演,但对方已经四十好几年近五十了,长得肥头大耳,还是个地中海。

虽然说在娱乐圈里*屏蔽的关键字*是常态,但是一想到姜离为了个角色连这样的人的床都想爬,江湛心里不免鄙夷,连带昨晚对他来自身体的一些喜爱都淡了不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