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58.chapter.58

叮~防|盗|章,购买超过30%的v章就可以解锁正文了撒~  “决斗”真是个好东西,它能激发男人的醋意,也能让男人愿打服输。

梭伦星人输给了人形兵器, 愿打服输, 按照约定,在战胜温小良之前, 帕尔都不得继续纠缠她。

人工智能说:

温小良:

人工智能不要脸:

温小良:

总之,那场温小良对帕尔单方面碾压的“决斗”之后,帕尔失魂落魄地回了梭伦星,而陆常新这边,少了一个强有力的竞争对手,他高兴之余,每天照着三餐,往温小良面前刷存在感。

温小良看得直皱眉,可她还不好对陆常新多说什么,因为陆常熙比她更烦躁。

终于有一天,丁言沉着脸和陆常熙说了些什么,那些话就像最后一根稻草,压得陆常熙终于忍不住跑去找弟弟谈人生了。

原本陆常熙想着,只要温小良那边冷淡了,陆常新自然也会察觉到异样,随之停止攻势。可她万万没想到,向来只喜欢小女生的自家弟弟,竟然对温小良如此锲而不舍。恐怕他现在还以为温小良的疏离是一种御姐自带的放置play,只要他刷够了好感度,就能打开甜蜜蜜的姐弟恋新篇章。

如果陆常新喜欢上的是其他御姐,陆常熙喜闻乐见,甚至很乐意替弟弟助个攻什么的。可那是温小良!那是他们的妹妹!

阿新还这么年轻!不能就这样栽进德国骨科!

……长痛不如短痛!

陆常熙沉重地下了决心。

她很了解自己的双生弟弟。她知道怎么说,最能直击要害。不必透露温小良的真实身份,她一样也让他放弃心里那些不该有的念想。

这一番心对心的促膝长谈,效果显著。陆常熙今天谈完,第二天温小良就发现,陆常新对她的态度明显冷淡了。

整件事的经过是这样的。

七月刚开始,奥丁高等学府的学生们就迎来了期中考试。作为“外星碳基植物学”的科任教师,温小良给学生们布置的考题是:未来一周内,学生们分组前往外星球,从当地带回三种植物,并就此写一篇不少于八千字的论文,之后她会就该论文提出疑问,回答让她满意,考试就过关。

报了她的选修课的学生有四十八人,分成十二组,最后算下来,每组四人,分别去往不同星球。说到这里你们一定猜到了,没错,丁言、陆家姐弟和夏唯理所当然地选择了北辰星。

校领导又有话说了:温老师,既然这几个学生是去你母星考察学习,那这一路上就麻烦你跟着看顾了。

重点,务必照顾好丁少。

温小良还能说什么?原本想趁学生走光了自己也放假回家,享受一个人的清净,现在如意算盘落空了……

另一边,陆常熙给弟弟灌完心灵鸡汤之后,当晚就因为某些缘故,连夜回了哈斯星。第二天,温小良站在宇宙飞船候机厅里,清点去北辰星的学生人数,然后发现少了一个陆常熙,于是她问陆常新他姐姐去了哪里。

陆常新玩着手机,头也不抬:“她回哈斯星了。”

温小良一愣:“怎么这么突然?……她怎么了?家里有事?”

“……嗯。”

“这样……她写了请假条吗?”

“假条给校长了。”

不但不给她个正眼,连语气都冰凉凉的,仿佛全世界都欠了他八百万,按理说这德性应该连猫狗看了都嫌,可他坐在那里,垂着头,缩着手,不知怎么的,就透出一股萧瑟之意来,仿佛他才是那只被全世界抛弃的柴犬。

温小良隐约猜到他是因为被亲姐灌了一碗心灵□□,才这么萎靡不振,心里多少有点同情,但他终于开始疏远自己,这绝对是件好事。他避免了将来尴尬,她也松口气。

于是她假装毫无所觉,转头看向另外两个人:“行李再确认一遍,没什么忘了带的吧。”

“小良老师,”夏唯抱着他的小熊书包,大眼睛看着她,“虽然我带了晕机贴,但飞船上晃得厉害,等下上了飞船,我能靠着你睡吗?”

夏唯的晕动症确实严重,温小良正要点头,就听到丁言清凉凉的声音:“特等舱提供‘无忧助眠’服务,你可以直接躺进睡眠舱,吸一口乙|醚,醒来就到站了。”

温小良一怔,“原来还有这种服务吗?”

她笑起来,转向夏唯:“那你去睡眠舱吧,睡着了就不觉得晕船了。”

夏唯,阴森森地剜了某人一眼,转过头来跟温小良撒娇:“我一个人去特等舱会怕,我要和你们一起坐头等舱。”

温小良好心相劝:“睡着了就不知道怕了,去吧,晕船很难受不是吗?”

夏唯赌气:“我不去,我就要和你坐一起。”

“……小唯,”温小良神情关爱,“你是不是舍不得特等舱的钱?其实我这里有优惠劵……”

……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年年财政赤字吗?!

夏唯差点气歪了鼻子,再一看丁言面上那若有若无的嘲笑,心底一股火蹭地就蹿起来!

“烦死了!反正我不去!”

陡然拔高的音量让温小良愣了下。好好地说着话就吼起来,他这是又要犯病?

“好,不去就不去。你别着急。”

曾经身为夏唯家教的使命感再次上身,她好声好气地安抚着前病娇,并主动提出:“那等下你靠着我睡吧。”

夏唯和丁言全愣了。然后夏唯笑了,得意地瞟了丁言一眼。

丁言:“……”

他抿了抿唇,起身往别处走。温小良一怔,问:“你去哪里?飞船快开了。”

半个月前他们把话摊开了说,最初几天两人相处的时候总是冷场尴尬,但渐渐地,就变成了“分手后的路人”模式,发展到现在,已经奇迹般地演变为“普通朋友”,她这时也只是以一个友人的身份在问这句话。

丁言顿住步子,偏头看了她一眼。

“有点事。”

丁言离开了,温小良在陆常新旁边的座位坐下,无责任脑补:“走得这么急,该不会是吃坏了肚子……”

陆常新戳着手机屏幕的手一顿,微微偏头,斜睨了她一眼,张了张嘴似乎想吐槽什么,又忍住了,气闷地扭回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