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57

丁言给温小良打电话那会儿,他本人就在她家楼下。

昨天在教学楼听到了她和夏唯的谈话后,他想了很久,终于下了决心。

他开车来到集体公寓的小区门前。夕阳将金属车身映成锈红。他坐在光线暧昧的驾驶座里,望了望那扇半敞开的窗户,然后取出手机,按下了快捷键1。

第一通电话被按掉了,他没有气馁,紧接着拨了第二通,这次电话通了,电话那头传来了熟悉的女音。

那时候,丁言根本没料到,这通电话会给他的人生带来怎样的巨变。

以那句“我知道,虽然丁言是你生物学上的父亲,但你从来没将他当父亲看”为起点,一个又一个秘密被抛了出来,落进他耳中,激起惊涛骇浪。

起初他完全愣住了,不明白温小良在说什么。她说的每一个字他都懂,但连在一起,就变成了某种模糊不清的东西,他一度怀疑自己的理解力出了问题。

这个“父亲”是他想的那个“父亲”?她口中的‘丁言’是指他?

她究竟在和谁说话?她究竟在说什么?

手机里传来的她遥远朦胧的嗓音,他的大脑似乎也变成了一团浆糊,无法理解接收到的信息。他只能一面将听到的话刻进脑海留待日后梳理,一面机械地将听筒的音量调到了最大……然后,他终于听到了话筒里的另一个声音。

一个清亮的少年音,因为距离太远,声音极其微弱,但丁言还是认了出来:这是温当当的声音。

温小良正在和温当当说话。这么说……

……

不,不可能,这太可笑了。

他怎么可能有个儿子?还是这么大的儿子?

一瞬间丁言已认定温小良在逗他。她明知道通话没断,明知道他在偷听,所以故意在电话里说些耸人听闻的胡话。

理智说他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立刻出声,结束这无聊的整蛊。可鬼使神差的,他依旧握着手机,盯着屏幕,竖着耳朵……一声不吭的,听着电话传来的对话。

说是对话,但其实他只听得清温小良说了什么,至于温当当,他的声音实在太微弱了,一句话里只能捕捉到几个音节而已。纵然如此,当整场对话结束的时候,丁言也已经理解了这场谈话的意义。

这不是玩笑,不是整人游戏。温小良的语气自始至终都很认真。其实她说的话并不难理解,只是她一开始给出的讯息太匪夷所思,他才被震住了,而这之后,不论是她说要同他分手,还是她说要搬去一个新的星球,都很好理解……很好理解是相对于“温当当身世”这件事而言,可就杀伤力来说,这两件事对丁言的破坏性,甚至远超过温当当是他儿子这桩奇事(说实话他还是无法理解这件事,暂且存入大脑留待日后处理)。

当丁言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已经走进了那栋集体公寓的,正站在一扇陈旧的木门前,手机里传来她的声音:“算了,这件事先押后。先想想怎么让丁言主动提出分手。”

便宜公寓的门板薄得惊人,隔着木门,丁言听到一模一样的话语,从门的对面传来,和手机里的嗓音同一时刻抵达他的耳蜗。

他微微地笑了,杀气腾腾。

好一会儿,电话那头没再传出她的声音,他知道她终于发现了手机尚在通话中这件事。他也不再隐藏自己,将手机靠近唇边——

“温小良。”

听到那头传来“咚”的一声,仿佛手机被摔到了地上。

数秒的寂静后,女性的嗓音从手机中传来:“嗯,我在。”

声音居然还很镇定。他都忍不住想为她鼓掌了。

“我们谈一谈。”

“……好。今天晚了,明天在咖啡厅见。”

“我现在就在你家门外。”

他按下了门边的门铃,证实他所言不虚。

电话那头沉默了,然后通话被挂断,听筒内只剩下忙音。

门内隐约传来她和温当当的低语,他们压低了嗓音,他听不清。

哼……在商量怎么对付他吗?

他们没让他等太久。

有脚步声自门内传来。熟悉的脚步声。曾经他们同住一个屋檐下,在那栋独栋别墅里,他在客厅里读杂志,她就这样踢踢踏踏地,从沙发后走过来,在他面前放在一杯热可可。她的侧脸在日光里珠玉生辉,嘴唇与窗边那盆粉棠花同一个颜色。许多次,他都想撷取那份温软,最终却总是逼自己移开目光。

他克制了那么多次,唯一一次他任性,给她下了《调任书》,她便决绝地搬出了别墅。

木门打开,他脑海中萦绕不去的身影,真实地出现在了他面前。

他们四目相对,她抿了抿唇,迈出两步,反手准备关上木门,他伸出手,拦住了她:“温当当在里面?”

“……嗯。”

“我可以看看他吗?”

温小良抬起脸,神色古怪地瞟他一眼:“他现在,应该不太想见你。”

……其实他也不太想见温当当。他还不知道该怎么看待这个姓温但据说是他“生理上的儿子”的黑发少年。

他有一肚子的疑问,急需解答,但他不能乱,要端得住。他觉得心慌意乱,但有人一定比他更慌张,就算脸上看不出来……

丁言知道,眼下正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时机。他要抓住机会,让对他心虚的温小良签下一系列终身契约。

“去楼下谈吧。”他说。

楼里光线太暗,不利于他观察她的反应。

集体公寓楼楼下就有一片小花圃,花圃旁有一条长椅,木制,上了白漆,整洁干净,这一带的小情侣约会时最喜欢在这条长椅上肩挨着肩,你侬我侬,一整个傍晚都泡在蜜罐里。

温小良已经下决心摊牌,这么危险的长椅,她当然碰都不会碰。

她不坐,丁言也不坐。站在路人角度来看,这对男女简直暴殄天物,占着约会的黄金长椅不用,偏要站在椅子边上大眼对小眼。两个衰仔,绝对离分手不远了。

下决心分手的温小良:“电话里说的,你都听到了。有什么问题,你一次问完吧,能说的,我全告诉你。”

这句话其实很讲究。手机放在兜里,毕竟比不上放在唇边,她不确定他究竟听清了多少。由她主动解释,很可能多说多错。不如由他提问,她视情况作答。

她想到的,丁言也想到了。对于她的心机,他没有明面嘲讽,只在心里默默地又在报复的小本本上记了一笔。

事到如今,还想着隐瞒吗?

要一问一答,那就如你所愿。

他会提出一个她完全没有防备的问题——

“‘温茉茉’是谁?”

温小良:“……”

显然,她没想到他第一问是这个。

面上有一瞬的慌张,随即镇定下来,她回答:“她是慕斯礼年少时的朋友。”

“……”他深深看她,“温茉茉和你是什么关系?”

温小良瞅着他,半晌,叹口气。“我改变主意了,只限三个问题,你问我答。”

“如果我一定要追问呢?”

“这是第一问?”

“你非要把它算作第一个,也可以。”

“……秘密之所以是秘密,是因为保密者对它有绝对的支配权,我不想说,你逼问出的也只是谎言而已。”

丁言笑了。

“你知道为什么审问犯人的时候,刑讯总是最有效的手段吗?因为对绝大多数人来说,‘身体’这一存在就是天然的弱点,所谓的‘宁死不屈的硬汉’,不过是因为没达到那个临界值而已。”

她不为所动:“显然我就是那极少数人了。而且,刑讯的前提是抓到囚犯。如果你能调动国家军队,或许能抓住我,但你能吗?”

丁言摇摇头:“我为什么要调动军队?原本我就没打算对你刑讯逼供。”

个体的单体战力再强大,总是有限的。难道他真的拿她毫无办法吗?怎么可能。只是不忍心折断她的手脚,不想让她恨他而已。

他无法对她下狠手,因此总是束手束脚。但现在,他有了更好的办法。

从前他抓不住她,但现在不一样了。他发现了她的弱点。

男人微微一笑,那个笑容在夕阳的映衬下,仿佛天使展开了羽翅,然而仔细一看,那羽翅却是墨黑色的。

“我不能对你怎样,但要收拾温当当,还是不费力的。”

温小良瞪大了眼:“那是你儿子!”

瞧,不用他提问,她就很干脆地回答了他想问的第一个问题。

“我今年才二十一。”他含笑道,“你要告诉我,我竟然已经有个十六岁的儿子?”

“……你可以去做亲子鉴定。”

“只要有心,什么都可以造假。”

“你可以派人全程监督。”

“我为什么要费这个功夫?这么明显荒谬的事,我为什么要花时间去验证真假?”

温小良气极反笑,“你就是要钻牛角是吧。好啊随你,到时你可别后悔。”

“不是我不肯信你,但你总该给我些证据。”

她冷笑:“亲子鉴定你不愿意做,问我要证据?”

他顿了顿,仿佛妥协,实则引诱:“好,我信你,我相信他是我的孩子,那么他的母亲在哪里?”

“……”

“回答不出来?”

“……”目光漂移。

她的神情已经透露了足够多的信息。丁言忍着激动,将语气放得平稳笃定:“是你吧。”

她没有否认。他无法抑制地露出笑容:“他是我和你的孩子,是从未来回到现在的孩子,是不是?”

温小良猛地看过来,她的眼神让他一愣。

猜错了?怎么会……这是他所能想到的,唯一合理的解释。温当当是未来人,借助了‘洞天’的力量回到现在……难道不是?

浮上半空的心沉了沉,他盯着她,不放过她每一丝神情:“他为什么会来到这个时代?”

丁言直接跳过了\”温当当是不是我们的孩子”这个问题,显然他心里已经有了判断,无需再问。

温小良望着他。她在斟酌,究竟该说出创伤性受精的真相,还是就此让他误会下去。

脑海中,一个大胆的想法逐渐浮出来。她是一定要离开他的。如果她现在肯定了他的猜测,承认温当当是从未来过来的,那么她就可以……

这是一个机会。

“当当,是我和你的孩子。”

她终于正面承认了。

尽管丁言已经推断出了这件事,亲耳听到她承认,仍不禁动容。心神动摇了好一会儿,才注意到,温小良面上神情十分异样。

他皱起眉,想到之前的猜测,心里一沉:“未来出了什么事?”

温小良笑了笑,那个笑容仿佛屋檐下的雨滴,透出一种难言的寂寞:“你的反应还是那么快。”

“……”

“你不觉得奇怪吗?为什么当当一点都不亲近你?”

丁言沉默。是的,温当当和他一点都不亲,不但不亲,甚至还对他隐隐抱有敌意。

回想过去他们相处的点滴,一个猜想在心中不安地升起。难道,在未来……

“猜到了吗?”她轻声说,“未来,你不在我们身边。”

他喉咙干涩:“为什么?发生了什么?”

“你得了一种怪病,无法痊愈的怪病。”

“……”

“你死后,我和当当相依为命。日子过得并不坏……这是我猜的,我想未来的我,就算失去了丈夫,怎么着也能让自己过得还像个人的样子,护得住我们的孩子……不过,当当似乎不这么想,他想尽办法回到了过去,要阻止我和你在一起。”

夕阳半入地平线,风里开始掺杂了阴冷,东方的云霭灰白,毫无生气。

丁言就站在这样黯淡的背景里,脸上没有表情。

终于,他出声:“我派人调查过,温当当是真正的‘温小良’的胞弟。”

“那是‘洞天’的障眼法。他们将当当送过来,当然也给他准备好了身份。你现在再去查,得出的结果也一样。但亲子鉴定做不了假,你愿意的话,明天我们就去医院。”

逻辑完美的回答。或者该说,只要扯出“洞天”这个词,一切不合理都能得到解释。

他扯了扯唇角。“不必了。”

温小良站在那里,她望着他,那双浅棕的眼眸里却似乎什么都映不出来。

他走近了她,站在她面前,深深凝视,终于从那对小小的瞳仁里,找到了自己的身影。

他抬起手,抚摸着她的脸,她没有拒绝,只是别开了眼。

仿佛对他最后的纵容。

他笑了,笑容又锋利又凉薄,在她耳旁,轻声问:“你有没有哪一刻,真正爱过我?”

她静默了几秒,低声答:“在未来,我一定非常的爱你。但是现在的我,不想面对那样的未来。”

太辛苦了。她的神情这么说。

他的手移到了她的下颔,捏住,微微用力,令她抬起脸,与他对视。

“过去,你骗了我很多次。”他低语。

“……对不起。”

“所以,这次我不信你了。”

他低下头,亲吻,吸允,咬噬。

“我不信你说的未来。”

……

……

温当当打开门,看到他站在门前的母亲。她脸色明显不对劲,右手掩着嘴唇,眼睛瞟着地面。

扫了她那只欲盖弥彰的右手一眼,温当当默默将门拉得更开些,她走了进来,背对着他走向室内。

“怎么样?”他问,其实心里已经有所猜测了。

“说服不了他。执行计划b吧。”她垂下了右手,继续背对着他,“失忆药剂明天能做出来吗?”

“差不多。”

她打了个呵欠。“那拜托你了,我先睡一会儿。”

“等下。”

她停住了,背影有点僵硬。

他走了过来,将一瓶止血生肌喷雾塞到她手里。

“喷吧,好得快些。”

温小良:“……”

温当当:“你咬回去了吗?”

温小良:“……小孩子家,不要关心这个。”

他嗤笑一声,转身走了。

失忆药剂他可以连夜赶工做出来,就怕事到临头,某人突然反悔,让他白辛苦一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