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48(加更)

人工智能静了很久,久到温小良以为它是默认了,却听到一个机械的合成音:【检索完毕,无结果。】

人工智能顿了顿,语调蓦地又有了人气:【哇亲你是在哪里听到‘洞天的存在是为了救一个人’的?这条信息我数据库里没有耶!】

【……】

【‘洞天的存在是为了救一个人’?哦这个说法很浪漫呢,是真的吗?】

【……现在是我在问你好吗,你反过来问我?】她叹口气,【算了……那交易完成,你要走了?】

人工智能对了对手指:【我也很舍不得你啊……】

它犹豫了一下,期期艾艾的:【我已经把你这个时空里‘植物资源最丰富的星球’前一百名都检索出来了,还有相关信息也做成了图片和文档……等下就制成压缩包发给你,但是,但是,我还是觉得你留在奥丁比较好……】

【……】

【……那,那我走了,你注意接收压缩包哦。】

人工智能的存在感逐渐稀薄,温小良知道它正在断开两边的联结,今后她大约再也见不到这位昔日的搭档了。

【再见,小智。】

属于人工智能的波动晃了晃,然后越来越细,仿佛拉到极限的蜘蛛丝,终于断开了。

脑海中多出了一个内容可观的压缩包,是人工智能留下的礼物。

温小良正要用意念打开压缩包,病房的门被推开了,丁言走了进来,他手里拎着外卖袋,食物的香味逸散出来。

丁言一踏进病房,就看到了窗边的温小良。她一只手撑着窗户,另一只手抓着玻璃窗的边框,半个身体都探出了窗外。

“……你在干什么?”

“嗯?”

“你想跳窗?这里是四楼。”

温小良这才注意到她和人工智能说话的时候,不知不觉做出了令人误解的动作。一心二用就是有这个坏处,她原本只是想关窗而已……

假装镇定地缩回手,她望向他手里的吃食,转移话题:“买了什么?好香。”

丁言瞟了她一眼,将外卖的袋子拆开,露出里面的内容物。

温小良探头一看:左边是海鲜烩饭,显然是丁言喜欢的;右边的是咖喱饭……再来是两份冒着热气的红豆汤。

咖喱饭她可以接受,红豆汤就……

“丁言,你喜欢红豆汤吧?”

“……不讨厌,怎么了?”

“我这份给你吧。”

“……”他抬起头看她,“移植了北辰星人的□□后,口味也变了?”

……不,她口味从来就没变过,以前装出喜欢甜食的样子,成天吃些甜腻腻的东西,不知道多痛苦。

“甜食吃多容易胖。”她干笑着解释。

他朝她胸前瞟了一眼,若有所指:“胖点也好。”

“……我说,”她看着他,“其实你挺喜欢游戏里那个温小良吧?”

游戏里的温小良性格是个甜妹纸,身材也像可乐杯般玲珑有致。一米六二的小个子,倒有dcup的胸,啧。

丁言看了看她的脸,然后眼里透出笑意:“你是在吃自己的醋?”

被调侃的女人眨了眨眼,低头打了一勺咖喱饭,填进嘴里。

丁言望着她,心情就像乘上了热气球,缓缓飘起。

自从她在那座影楼里恢复了记忆,这么多天,他终于感到一丝轻松。

还以为真是被水泥糊住的沙滩,现在看来,并不是这样。海浪一次次拍打,海滩多少还是有所动容的。

她并不是全然铁石心肠。

她坐在那里,安安静静地吃着咖喱饭,他看着她略显瘦弱的脸庞,忽然想起一件事,敛了笑容:“这家医院的设施很齐全,你去做一个全身检查吧。”

她抬起头,疑惑:“检查什么?……我挺好的,没哪里不舒服。”

“你之前接受的□□是北辰星人的,基因侵蚀会改变外貌,也会改变体质,你没注意到吗?你的愈合能力远远超出普通人。”

“……那也用不着检查吧?愈合力好又不是什么坏事。”

他耐心解释:“细胞的分裂能力是有限的,正常细胞分裂到一定程度就会衰老死亡,你愈合能力太快,可能是在透支细胞的生命。”

她捏着勺子,想了几秒:“你是说我会英年早逝?”

“……这是其中一个可能。”

她望着他,忽然笑起来,挖了一勺咖喱饭,吞掉,又伸手拿过一旁的矿泉水,一口一口地抿着。

这态度……太散漫了。

他有些不悦,将语气放得郑重:“温小良。”

她转过脸来,瞟了他一眼。这一眼不知怎么的,仿佛有些的撩人的意味。

他心里一跳,那句“去做检查”卡在喉间,过了几秒才勉强说出来,但已经失去了气势,倒像是在低声下气地哄劝似的。

“行啦,我的身体我自己有数。”女人挥挥手,然后将面前的红豆汤推给他。

丁言瞥了她一眼,无可奈何地接了过来。

红豆汤甜糯可口,但一个人喝两份,也是会腻的,特别是他点的还是特大份。

丁言正考虑把汤喝了红豆留下的时候,温小良说话了:“别浪费啊,赶紧的,吃光。”

他看她一眼:“这份本来是你的。”

她理直气壮:“我又没让你买红豆汤。”

这话……道理没错,但真有些不近人情。

凉薄的女人。

喜欢上这种女人,真是要做好把石头贴在心口捂热的觉悟。

“温小良。”

“什么?”

“……”他清了清喉咙,“想再去一次影楼吗?”

“……”

在游戏世界里,他们原本要在影楼里拍情侣写真的,但由于种种原因,终究还是没能拍成。

再去一次影楼。这是一句含蓄的告白。

温小良不语,她将沾了咖喱气味的勺子搁在碗边,取出纸巾拭了拭嘴唇,然后抬起眼,望着他:“我说过,我欠你一份补偿。”

丁言一愣,然后眉眼的紧张与期待全褪去,换上了冷硬与沉默。

“……不必。”他尽力不让自己露出怒色,“我没打算用那件事要挟你。”

用你对我的亏欠感,换取你配合我出演一场恋情……那种事如果要做,他早就可以做了。

但有什么意思?

毫无意义。

心口泛着凉意。

贴着心口的那块石头,很冷,寒气透过皮肤窜进他心里。

那场游戏里,他确实在她的眼中看到过爱意。那些全是假的吗?丝毫也不能影响现在这个温小良吗?

他告诉自己不能气馁。其实早已经有觉悟了不是吗?这是他人生中最难攻克的一座堡垒……

要振作。

“你会继续留在奥丁?”必须要确认这一点。

她看着他,脸上说不出是什么表情,只慢慢地,点了点头。

那就足够了。他最需要的,就是时间。

需要很多的时间,一部分时间用来战斗,另一部分时间……用来收拾伤口,重整旗鼓。

他站起身,没有看她,口吻保持平静:“天晚了,我送你回去。”

她静默地起身,收拾吃剩的食盒,将它们丢进垃圾桶里,然后拿起挂在椅子上的包。他默默看着这一切,转身向外走,听到她的脚步声,轻轻跟在他身后。

他们一前一后地走出了病房,走进电梯,下到医院门口,他去开车,她在门口等着。

当丁言将车开过来的时候,温小良正靠着门前的金属栅栏,低着头望着地面。街灯光线黯淡,将她的脸映得有种模糊的伤感。

他将车停到她面前,她站直身体,走过来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然后就像仓鼠掉进木屑窝里似的,不动了。

丁言淡淡道:“安全带。”

温小良顿了顿,转身找出安全带,系好扣上。

黑色轿车缓缓开动。车外开始飘起细雨,车内寂静如冬。

到了一个十字路口,轿车在红灯前停了下来。

对面的大巴开着远照灯,光线刺入眼底,激起细细的疼。

“我对你是有感情的。”

女人的声音在车内响起,带着一些伤感,一些歉意,还有些此刻的丁言还无法辨认的情绪。

她望着窗外的灯火,慢慢继续:“但是,大概不是你想要的那种感情。”

丁言默默听着,感受着眼睛里的疼,和心里的疼交织在一起,让他能维持表面的平静。

“我对你的感情里,占的最多是歉疚。对你犯下的错,是我留在这里最重要的理由。说要补偿你,也是发自真心。”

呵……补偿与被补偿。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又想起了那一天,在昏暗的床上,她制着他,用那双棕眼睛凝视他,说接下来她会继续留在奥丁,他可以慢慢思考他想要怎样的补偿。能做到的,她都会去做。

她那时是认真的,他看得出来。而那时他也天真地认为,他不需要她的补偿,他想要的,全都会靠自己一点点得到。

但此时此刻,听着她低低的嗓音,看着她在车玻璃上的倒影,他没出息地想要伸出手接过这份补偿……他辗转反侧了太久,在名为“求不得”的海洋里挣扎了太久,已经到了看到稻草也忍不住想要伸手的地步。

……但伸出手,得到的也只是幻影。理智很清楚这一点,它一刻不停地在他耳边提醒他,阻止他说出未来会后悔的请求。

他要的不是她的愧疚,她的补偿,她的怜悯,她的虚情假意。他要的是真正的,不掺半点虚伪的爱。

“……我说了。”他握紧了方向盘,“我不会用那件事要挟你。……影楼的事就当我没提过,‘补偿’的事你也不用再提。”

补偿他,然后心无牵挂地离开吗?那样的补偿他不需要。

她不做声了。可能是被他话里掩藏不住的冷意吓到了,也可能是对他的拒绝配合感到心灰意冷……他一点也不想知道是哪种。无论哪种,都让他胸口刺痛。

雨越下越急,刮雨器在玻璃上擦出单调的音节,玻璃上永远是短暂的干净,随即就被雨滴淹没,她映在玻璃的倒影也同样飘忽,刚刚闪现,就随雨水溶去。

守不住的倒影,抓不住的人,得不到的心。

他看着那倒影,几乎要软弱地吐出心底那句话:我究竟要怎么做,你才会看到我?怎么做你才会爱上我,才会心甘情愿地为我留下来?

可他忍住了。他刚刚才告白失败,现在再问出这句话,如同将自己跪进了泥水里。未免太可悲。

最后的自尊不允许他这么做,他将自己钉在原地。

绿灯了。男人麻木地启动车子,驶进车流里。

车一直开,一直开,穿过雨幕,穿过街灯,穿过阴影……来到她的宿舍楼下。

外面还在落雨,男人和女人坐在车里,彼此无言。

久久,温小良深吸了口气,转身看向身旁的人:“丁言,我之前说我觉得对你愧疚……”

她又提那两个字了。

丁言抬起手,阻止她说下去。他今天能承受的上限已经到了,再继续下去,他怕他又要做出把她关小黑屋这样的事……虽然她从来都不怕小黑屋,但他不想再这么对她。

喜欢的女孩子,应该放在手心里宠的。

默了默,他勉强扬起一个笑:“你只要留在这里……就可以了。”

留在这里,给他更多的时间,这就够了,多余的话不要再说。不要反复地提醒他,他只是她的一个责任,她对他只有愧疚之情。

温小良看着他,神情先是有些迷惑,然后渐渐露出了悟。

她张了张嘴,想说什么却又顿住,思索了几秒,转身伸手打开车抽屉,翻出几张cd碟,看了看碟面,取出其中一张,装进播放器里,按下play键……乐声流泻出来。

那是一首交响曲,主旋律充满忧郁,带着淡蓝色的气息,浮动在车里。

“听到了吗?”她转过脸,凝视他,“乐声里最清晰的是小提琴,它是主旋律。”

丁言听得很清楚。忧伤的琴声。

“仔细听,你能听到风笛的声音,很微弱,但确实存在。它也是交响乐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他听到了。那又怎么样呢?就算将精灵手制的风笛摆在他眼前,他也没有半点兴趣。

温小良的语调里含了些紧张:“听明白了吗?”

丁言麻木地应:“嗯。”

温小良立时舒了口气,脸上显出一种重任完成后的轻松,又仿佛有点不好意思的模样,微微抿着唇,觑着丁言。

觑着他。

望着他。

盯着他。

紧紧盯着……

沉浸在自己的忧郁里的丁言,终于感觉到了某人灼灼的视线,抬起眼来,疑问地看着她。

温小良:“……算了。”

丁言一愣,还没来得及深思这句话的含义,温小良已经解开安全带推开门跨了出去。

他伸出手:“外面雨……”

砰!

车门重重甩上,雨珠甩了某个关键时候犯蠢的男人一脸。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