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46

暗示解开后,温小良便想起了她和夏唯发生过的争执;也想起了夏唯曾说,他有办法让他们一直留在这个游戏里;还想起了他曾反复地问她,喜不喜欢这个游戏。

他一再地追问确认,说明他还是有考虑过她的心情,但这点考虑太稀薄了,比起尊重她的意愿,他更想满足自己的*。

他已经十七岁了,可他的思维方式还像个孩子,喜欢的东西就要牢牢握在手心,宁可弄破自己的手,宁可弄坏了它,也绝不肯松开。

夏唯的母亲是一个星球的女皇,女皇心里装了无数人无数事,分给幼子的只有偶尔交汇的眼光。自有记忆以来,夏唯印象最深的就是母亲的漠视,还有防不胜防、来自四面八方的暗杀。

他不被人所爱。没有人爱他。

倘若爱是生命的必需品,他一出生便已枯竭。

敏感的孩子在沉默中越长越歪,思维方式越来越扭曲,一天比一天病得更重……到了十几岁,眼看一个崭新的病娇即将诞生的时候,温小良来了。

她出现的时机太凑巧,扮演的角色也太犯规。她是他的家庭教师,也是他的人生初恋。她身上有他想象中母亲应有的模样,也有他幻想中能和自己共度一生的人的气息。

他想要她,想永远拥有她,想抓住贫瘠人生里唯一温暖的色彩,为此他不择手段。

夏唯有病,他的病从没彻底好过。和一个神经病讲道理,告诉他要尊重他人,要富有同情心同理心……那你同时侮辱了你和他的智商。

萌白甜版的温小良只是一个普通人,她无法理解夏唯的脑回路,但恢复了记忆的温小良几乎立刻就推断出夏唯跟着他们前来奇烈火山的原因。很简单,奇烈火山这里,一定有某种他想要的东西,那种东西能满足他的愿望……满足他“和温小良一起留在游戏世界”的愿望。

“……用你的‘暗示’。做得到吗?”

她要求他和丁言一起去解决石油厂爆炸的危机。

地下溶洞里,探照灯的黄光将黑暗分割成几个区域,温小良站在这头,夏唯站在那头。

夏唯的脸色非常苍白,这种苍白给了温小良一个推想:那张游戏碟是他拿出来的,但他自己,估计也对这张碟也知之甚少,很可能他只是从某个渠道听说了这张碟里有玄机,却并不知道里面藏着的不是许愿神灯,而是要人命的恶魔。

“做得到吗?”她又问了一遍,语气淡淡。

夏唯的嘴唇微微一颤,他望着她,脸上显出一种复杂的神色,好一会儿,才说:“我不知道这张碟里有这么多怨灵。”

这句话似乎是在道歉,歉意他将她卷进了这种九死一生的事件里。

可温小良太了解他了。夏唯那句话根本不是想要道歉,他是在遗憾!

碟里有这么多怨灵,每个怨灵都要找替死鬼,这意味着什么?他想要和温小良两个人(重点)住在游戏世界的盘算又落空了!

神经病的脑回路如此清奇。夏唯不怕死,他巴不得和温小良一起狗带,然后两人永远住在这个游戏世界里。他只恨自己事先的调查工作没做足,一着不慎满盘皆输。变成怨灵的主意很棒,前提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不是所有人都化身怨灵,乱哄哄地挤在一张碟里。

精神病就是这种生物,总会在你意想不到的时候捅你一刀。换了其他人被夏唯这么坑害,就算不恨死他也再不想见到他,但温小良漫长的生命里最不缺少的就是各路神经病,极端如慕斯礼,他曾往她心脏上插了一刀,重逢之后她也照样若无其事地和他相处了那么久,何况只是有些病娇倾向的夏唯。

活得太久感情就会变得淡薄。温小良对夏唯没什么恶感,最大的不满仅仅是怪他不该将其他人卷进来。

“以后我会给你时间解释。”她看着夏唯,“现在你和丁言去解决爆炸事件,立刻去。”

夏唯咬了咬唇,走到丁言面前,冷着脸,一言不发。

站在特等席上,全程围观了恢复记忆的温小良是如何全面压制病娇少年的丁言,吸了口气,什么也没说,摘下自己的手环扔给陆常新,然后夹起夏唯,朝火山口掠去。

陆常新接过手环,戴在手腕上。多年好友,无需言语就能心领神会,他明白丁言的意思:丁言走了,他就是唯一的“血族”,要负起照顾两个弱小“人类”的责任。手环能抵御辐射,在这个充满辐射的火山溶洞里,他比丁言更需要它。

丁言的身影转瞬就消失在了视野尽头。陆常新看向温小良,只见她正弯腰拾探照灯,及腰棕发垂落在身体两侧。

和现实中的齐肩棕发不同,游戏里的她棕发又密又长,一直垂到腰间。

她抬起脸来,探照灯映出那双秋水般的眼眸,陆常新只觉得身体里掠过一阵凉意,立刻就醒过神来。

不同。非常不同。

一样的脸,一样的名字,但两个温小良的眼神截然不同。熟悉她们的人一眼就能发现其中的差别。

过去一个月,陆常新见到的都是那个萌甜软的温小良,他甚至都快习惯了那样的她,可现在一看到这个原装正版,脑海里立刻就有一个声音在喊:是她,就是她,这个才是“温小良”!

不但大脑在震颤,甚至连心脏也起了反应,比往常更加激情地跳动,仿佛在期待什么。

见鬼,还在期待什么?还想期待什么!

不是已经相处了一个月了吗,天天见到,也没见你这么激动!

……

……不一样。

其实他明白的,不一样。

完了。陆常新想,我竟然是个无可救药的御姐控。

他看着这个温小良,心脏就无法控制地乱跳。他觉得她很美,比过去他爱慕过的任何一个女孩儿都要美。他甚至预感他如果能活着离开这个游戏,那么他余生都会沉迷于姐弟恋这种非主流的恋爱方式……那些和萌妹子你侬我侬互喂冰激凌的时光,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他因为一个女人而对全天下的软妹失去了兴趣,但这个女人却不属于他。

一股闷气从胸中升起,陆常新逼自己将视线从女人身上移开,踢开脚边的一块碎石,口气烦躁:“好了没有?走了。”

温小良正在询问胡妙关于怨灵的事,闻言奇怪地瞥了他一眼,然后面色微变。

“陆常新。”

“干什么。”

“你流鼻血了。”

他一愣,伸手去摸鼻下,摸到粘腻温热的液体。

……什么情况?他只是多看了她一会儿而已,不至于弄到要长流鼻血以示恭维的地步吧?他已经没出息到这个程度了?

温小良站起身,她朝他走来。

陆常新的呼吸不自觉地加重,骨子里蹿出一股蠢蠢欲动,血族的獠牙开始疼痛,冲动在身体里流窜……忽然很想破坏些什么。

女人停住了脚步,望了他两秒,忽然转头对胡妙说:“胡妙,你过来一下。”

胡妙闭着眼回应:“我正回想细节呢,快想到了,别打扰我。”

“那个先押后,过来。”

胡妙不情不愿地睁眼望过来:“干嘛?”

温小良神情有些凝重:“你看看陆常新现在被手环保护着吗?”

胡妙:“啊?那是肯定的吧,他……”她哽住了,眼睛惊愕地瞪圆,呆了几秒,猛地站起,“怎么回事?手环怎么没放出防护罩?!”

“……果然如此。手环是丁言的,换了别人戴手环就不会启动保护模式。”

陆常新受到了辐射污染,太糟糕了,偏偏在这种关键时刻。

“陆常新,你还听得到我说的话吗?”温小良谨慎地和他保持距离,“你被辐射污染了……你听得懂我在说什么吗?”

“这么大声做什么?——我听得懂。”陆常新挖了挖耳朵,脸上带着古怪的笑意,“怎么?怕我变成怪物扑过去吃掉你?”他用手做了个怪物刺出利爪的姿势。

胡妙着急:“还开玩笑!你眼珠的颜色都变了!”

眼珠颜色变了?陆常新想,怪不得他感觉视线清晰了许多,这是往能夜视的野兽方向发展了。

真的,被辐射污染了。

奇怪,理智上很清楚自己正走向灭亡,但却并没有慌张的感觉,反而有种畅快感,身体充满力量,似乎做什么都会成功,攻无不克战无不胜……

视野越来越清晰,嗅觉越来越敏锐,人类血液的甜香,好诱人……

这就是那些npc血族被辐射后的感受?感觉并不坏嘛……变成怪物也没什么可怕的……

……等等,他怎么会这么想?变成怪物!那种丑陋又嗜血的东西!

蓦地回神,陆常新心里一阵发寒。身体的异变将会影响思维……他早就明白这一点,但没想到这改变如此潜移默化,他甚至都没注意自己的思路从什么时候开始扭曲的……

受了辐射的血族会变成什么样子……他很清楚。

陆常新:“……烦死了!你们自己想办法离开火山!”

他甚至不敢多看一眼温小良的表情,转身飞速朝火山出口奔去。

胡妙在后面叫他的名字,接着是温小良的声音,他咬着牙让自己什么也别想,闷头向前。

视野尽头,微弱的光从上空落下来,形成一道道细小光柱。火山口越来越近了,他却忽然听到胡妙的惊叫:“我想起来了!火山口……回来!不能去那边!”

几乎同时,火山的某处传来一声巨响,随即无数巨石顺着倾斜的溶洞滚落,仿佛泥石流现场,转眼间巨石就迫近了栗发青年。

千钧一发之际,变异后的身体发挥出了百分之两百的潜力,陆常新用力一踏地面,借着反冲力向后掠去,避开了最近的一块火山石,接着身体在火山石中不断腾挪闪避……

数分钟后,巨石终于全数落于地面,陆常新踏在其中一块巨石上,不停地喘息。

身后传来踢踢踏踏的奔跑声,接着胡妙的声音响起:“陆常新!你怎么样?”

怎么样……勉强避免了被巨石砸成肉酱的命运,但是……

陆常新抬首往前望去:那里,通往火山口的道路已经被巨石堵得严严实实。

看了看自己肌肉鼓起的手臂,他抬起双手按上某一块巨石,使出十分力气……

石头动也不动。

赶到这里的胡妙和温小良,同样看到了那堆石头门神。

“……出不去了。”胡妙失神地喃喃。

温小良皱了皱眉,借着探照灯的光,打量陆常新:他的头发已经长到脖颈,耳廓也开始发尖,皮肤下冒出细小青筋。

比起刚才,他身上变异的地方更明显了。

洞口被封住了,洞里全是辐射,手环派不上任何用场……

变异的血族和新鲜的人类一起呆在被封住出口的溶洞里……这不就跟把饥饿的狮子和小白兔关在一起一样吗?

不止她一个人想到这个问题。

陆常新的视线从两个女孩身上掠过,然后走到一旁,捡起一块棱角尖锐的石头就要往手臂上砸,一直关注着他的温小良立刻喝止他:“你砸断自己的手也没用,陷入疯狂的时候,只要还能喘气你都会追过来,难道你要把自己全打烂吗?”

陆常新转头瞪过来,他的瞳仁变成了介于猩红与暗黄之间的颜色,仿佛血族和野兽的混合体:“那你有更好的办法?”

温小良沉默了几秒,取下衬衣上的花纽扣型胸针,用它尖锐的针端在手指上扎了一下,一滴鲜红渗了出来。

陆常新倒抽口气,猛地捏住鼻子,气急败坏:“你有病啊!这时候放血!”

胡妙也吓到了:“小良……”

温小良将那只受伤的手指伸到陆常新面前:“喝了它。”

陆常新憋着气,一脸凶恶:“不喝!神经病!”

那滴鲜血躺在女人的指尖,饱满得像一粒红宝石,色泽和气味都如此诱人犯罪。

温小良:“真血对血族是剧毒,喝了这个,你会变得衰弱,自然就没力气追杀我们了。”

陆常新:“……”

他的表情十分古怪,脸色忽青忽红,好一会儿,才说:“……不会直接让我狗带吗?”

“抛开剂量谈毒性都是耍流氓。你先喝一滴,感受一下,不够再加。”

“……”

十分钟后,陆常新躺在冰冷的火山岩上,睁着眼。

火山岩冰凉,中毒的人心情也十分苍凉。

“怎么样?”温小良蹲在他旁边问。

“……没死。”他有气没力地说。

真血对血族的杀伤力果然不可小觑,他只喝了五滴而已,就从热血沸腾的怪物变成一条废咩了。

温小良说得没错,他现在衰弱成这样,连抬一抬手都困难,“猎杀猎物”什么的想都别想了。

五感变得非常迟钝,视野昏暗不清,几乎闻不到气味,她的声音像隔了好几扇门,忽远忽近,沉闷变调地传进他的耳朵里:“……刚才喝到第三滴的时候就该停止的,唉……”

第三滴……啊,确实有那么一段时间……当时他喝下了第三滴,感觉那种破坏欲已经被压制下去了,她也说他皮肤上的青筋已经褪去,但他却担心剂量不足,要求她继续提供毒血。

有点不妙啊……□□的摄入似乎有些过头了。

他听到温小良又问了他些什么,他吃力地分辨着她的话语,大脑艰涩地运转着。他张了张嘴,做出了回答,但却无法确定自己的是否有好好地回答,也许他根本是答非所问。

他已经很难集中精神了,脑袋沉重,思维涣散,身体像暴露在雪地里,没有一处不冷,不疼。

额间忽然多出了一片暖意。是她在用手轻轻抚摸他的额头……

好温暖……

“……休息……丁言……很快……”

她的声音断断续续地传过来,他在昏昏沉沉间,仍然被那个名字惊醒了神经。

丁言。

对了,她是丁言喜欢的人……

不但这样,她还是一个身份低微的女人。就像阿熙说的那样,陆家不会接受这样的女人做他们的长媳……

他没有丁言那样的勇气,为了一个女人敢和族里的长辈正面交锋。

当初陆筱良被查出根本不是陆家的血裔,甚至不是一个血统纯正的哈斯星人,身份一夜之间跌入泥沼,她本人又卷入“谎报身份妄图成为陆家千金”的负|面|新|闻……那时他和阿熙都以为丁言一定会放弃她,但他没有。

所有人都不看好他们的恋情,但他一直在争取,直到最后也没有放弃。

“其实我也想过直接带着她远走高飞,两个人的话,在哪里都能活下去,也会很快乐。”那时丁言这么说,脸上在苦笑,眼睛却很明亮,那是心怀希望之人才有的眼神,“不过想到这样丁姑姑他们都会伤心,就觉得,还是再努力一下……”

并不是舍不得那些荣华富贵,只是舍不得那个家里曾对他好的人,不愿让他们伤心。他就是这样一个人,本性温柔,温柔得有时让旁边的人都替他着急。

但最温柔的人,也有比磐石更坚硬的时候。陆筱良就是那个他想要化身磐石守护她的人。如果真的到了不得不做出抉择的那天,他一定会选择她。丁家嫡系多出情种,为爱私奔,一直是丁家继承人的“优良传统”。

陆筱良的离开给丁言造成多大的打击,陆常新全看在眼里,他也亲眼见证丁言这些年的改变。所以当他从陆常熙口中得知丁言重新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作为好友,他真心为他感到欣慰,可下一秒陆常熙说出的那个名字,他的心情顿时跌落谷底。

【温小良。】

【丁言的意中人是温小良。】

——他们喜欢上了同一个人,他们都喜欢那个叫温小良的女人。

必须有一个人退出。

我不想放弃。陆常新的第一反应是这个。

必须有个人退出,但为什么那个人必须是他?就算对手是丁言,就算是那个丁言……他也没有二话不说就退让的道理……

但陆常熙的话,就像一道铁栅栏,将他拦在原地。

她说:“当初丁言能为了陆筱良放弃一切,现在他也能温小良做到,你能做到吗?”

能吗?

能放弃现有的一切,为爱远走天涯吗?

……他不知道。

大概是可以的……如果再让他继续和温小良相处下去,如果继续任情思生长的话……

但现在……他胆怯了。

他胆怯了,他退缩了。

他成了退出的那个人。

……

和陆常熙那番推心置腹的交谈,已经是很多天以前的事了。

现在陆常新躺在冰冷的火山岩上,闭着眼,心神涣散,浑身发冷。

好冷。背后贴着的火山岩好冷,身体里更冷,血液似乎冻住了。

不久前抚摸着他额头的那只手,不知何时离开了。

她呢?她去了哪里?

用力睁开眼……只看到一片昏暗。毒素侵蚀了他的视神经。

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全身上下,最后的感觉,只有一片看不到边的冷。

他忽然有点害怕。他会就这样死去?

……

……会死吧,死在这里,这见鬼的游戏……该死的都市传说……

……

……好冷。好安静。

竟然死得这么孤独……就算没有人握着他的手给他送别,哪怕能有人坐在他身旁也好啊,安静地坐着也好……如果她愿意给他念一段黑博士的台词,那他也算没白喝那几滴毒血……

额头上突然多出了一片温热……她回来了?!

原本连睁一睁眼都困难的,可此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力气,他竟然抬起手,抓住了那只抚摸着他额头的手。

那只手似乎呆了一呆,随即乖乖地由他握着,没有挣脱。

啊,好温暖……

眼神冷淡的女人,手却这么温暖。现在这样顺从地由着他握着,是对将死之人的温柔吗?

他睁着什么都看不到的眼,向着想象中她的面庞所在的方向,努力调动喉咙,将心中的声音送出来:“……我喜欢你。”

那只手僵住了。他仿佛看到了她怔忪的脸。她望着他,望着这个垂死的人,慢慢蹙起眉,为难和纠结透出来。

才不管你多为难。

他在心里做了个鬼脸。我都这样了,这时候不任性,什么时候才任性?

他刚想再说些什么漂亮话,死前最后努力一把,在自己意中人心里留下一点痕迹,可他还没开口,就感到自己的手被反手握住了,握得紧紧的,然后一个女音响起来——

“我也喜欢你啊!笨蛋!我喜欢你!”

……咦?

咦?!——

“笨蛋常新!笨蛋!混蛋!都快死了才和我告白,这样我永远都忘不了你了你知不知道,你这个混蛋笨蛋臭蛋混蛋呜呜……”

“……”陆常新觉得他好像已经死了,睁着什么都看不到的眼,抖着唇,“……胡妙?”

“叫我的名字也没用!我永远不会原谅你的!我也不会做你女友!除非你活着!”

……完了他瞬间就失去求生意志了。

“啊啊你不要闭眼!不可以闭眼!我答应你答应你我做你女朋友!你睁开眼!睁开眼看着我啊!别睡!”

陆常新死死闭着眼。我已经死了我一定已经死了,我死了化作怨灵守护我喜欢的人,现在发生的一切都是虚幻……我已经死了!

【————】

忽然从极远极远的地方传来奇异的声响,仿佛世上所有的彩色气球突然一齐爆裂,又像是从时空彼岸传来的一声哨声。

【“解决狂化石危机”事件达成】

【游戏进度百分之百】

【恭喜五位玩家,成功通关~】

轻快的女音直接传进了脑海里,然后,陆常新发现自己恢复了视觉,身体的痛苦也完全消失了。

在他面前,溶洞开始旋转,褪色,淡化……仿佛在电影院观看3d电影时,情节衔接替换时的场景,旧的背景退去,新的故事拉开序幕……昏暗封闭的溶洞变成了落满阳光的游艇,海鸥在海天之间飞翔,海面波光粼粼。

陆常新完全怔住了,甚至忘了自己的手还被胡妙握着,胡妙也忘了她刚才还在威胁某人不准死,呆呆地望着眼前的一切。

最先从震惊中回神的是温小良,她伸出手,摸了摸游艇……手感非常真实。

她看向仍然呈石化状态的另外两人:“我刚才听到有声音说我们通关了,你们听到了吗?”

陆常新转过头来,眼神有点迟钝:“我也听到了。”

胡妙举手:“还有我……”

匆忙的脚步声从游艇的另一面传来,迅速接近,温小良几人朝声源望去,看到了夏唯和丁言。

两拨人面面相觑。

温小良:“……”

很好,全员到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