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45.chapter.45

客厅里,听完前因后果的温小良沉默了。

暗示。失忆。游戏。

这里是游戏世界。至今为止她的记忆全是虚假的。她会忘记过去两个月的事,则因为夏唯给他下了暗示。

这里是游戏世界。她和夏唯以及这三个闯入她家的血族/人类,全是游戏里的“玩家”,只有他们五人,才是“真实”,除此之外,都是数据。

温小良觉得自己像听了一个三观尽毁的故事,完全没有实感。

可那些人一个个表情都十足认真,最恐怖的是,夏唯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反驳他们。

在她的认知里,这世上如果只有一个人可以相信,那个人一定是夏唯。就算现在有人告诉她,过去的记忆全是虚假的,但此时此刻,她能相信的也只有夏唯。他是她的基准线。

可她所认定的基准线,此刻竟然一言不发,对那些荒诞的说法疑似默认。

“他们说的,都是真的?”

她望着他,向他寻求真实。

夏唯不说话。

……不反驳吗。

她吸了口气,再问:“是你消除了我的记忆?”

夏唯终于抬起眼,苍白的脸上,黑眼圈非常明显。

“是你不好。”他神情倔强,“是你想要丢下我,我才会这么做的。这是正当防卫。”

显然,夏唯同学对“正当防卫”这个词存在某种误解。

换了平时温小良会笑眯眯地吐槽,但现在她完全没有这个心情。夏唯的反应,等于认同了丁言几个人的说法,这世界诚然只是个“游戏”,他也确实对她的记忆动了手脚。

真是,三观尽毁。

陆常新拍了夏唯的脑袋一下,“喂,把暗示解开。”

夏唯看都不看他一眼,一副“我和你们这些人没什么可说”的样子。

陆常新哼笑:“装死?”

他威胁地挽起袖子,温小良瞧得一阵不舒服。虽然夏唯动了她的记忆,但在她心里,夏唯依旧比今天才见了第一面的陆常新要亲切得多。

“你们不都是‘玩家’吗?”她皱着眉,“这么粗暴,你们在现实里有仇?”

陆常新转过头来,一脸不思议:“有没搞错,你还帮他说话?”

夏唯也抬起头,直直地盯着她。

“……”避开了夏唯的注视,她转头看向胡妙,“你叫‘胡妙’对吗?能不能告诉我,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个游戏?”

夏唯能下暗示,靠的应当是游戏里“‘夏唯’此人物能对其他玩家/npc施加暗示”的设定。那么只要离开游戏,“暗示”的buff消失,记忆自然就回来了。

胡妙本来正围观得开心,突然被点名还被丢了个大难题,顿时有种祸从天上来的感觉,挠挠后脖颈:“这个,我就是,你们说什么我做什么……制定政策的都是丁言啊。”

丁言……是那个黑发血族。

其实温小良看出来了,丁言是他们当中的决策者和领导者,但她还是选择问胡妙,当然是因为胡妙是个“人类”。

虽然已经接受了“这个世界只是个游戏”的设定,但心理上她还是很难将自己和血族划分成一类……

没办法。

她抿了抿唇,看向丁言,客客气气地道歉:“对不起,之前误会你们了。”

丁言不出声,静静坐在那里,泰然自若的样子,谁也瞧不出自从进了这个屋子,他已经因为她疏离的态度内伤了好几次。

给屋里的人做个“最希望温小良恢复记忆的人”的排名,丁言绝对是第一名。

来这里之前他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但还是被温小良看陌生人的眼神刺痛了神经。

没有对比就没有觉悟。之前丁言还惦记着那个会对他脸红的萌白甜版温小良,现在看了这个冷水版的温小良,他才惊觉现实世界里那个总是把“我是教师要对你们负责”挂在嘴边的温小良,还是挺好的……“负责”这个词本身就意味着他们之间存在某种联系(而不是陌生人),而且……那个温小良也有可爱的地方,比如一本正经地用毛刷帮他刷树须的时候……

温小良,客气地:“丁先生,接下来有什么计划,方便说一下吗?”

胡妙呛了一口水。

丁言:“……叫我‘丁言’就可以。”

温小良一脸“真是自来熟的客人呢但抱歉我和你真不熟”。

胡妙忍不住了:“你们很熟的!现实里你是他老师啊!”

温小良:“……!”

胡妙:“而且你们在游戏里还是情侣!”

温小良:“……=口=”

丁言默默给胡妙记了一功,然后有些期待地看向某人。

温小良:“……这个游戏现在进行到什么程度了,有什么我能做的吗?”

——她决定装作刚才什么都没听到。

又是师生又是情侣的……口味也太重了!

接下来不论丁言和胡妙说什么,温小良都坚定不移地咬住“如何通关”的这一个话题,只听自己想听的,只说自己想说的,充分印证了“人只要懂得装傻什么都不怕(误)”这一真理。

丁言又好气又好笑,但还是顺了她的意,他们之间的事情揭过不提,只挑了有关游戏的部分,一一道明。

在温小良和夏唯待在小松区的这七天里,西普区已经遭逢巨变,几起几落。之前袭击温小良的那种怪物,在10月13日这天一共出现了四只,袭击了数十人,这就是手环里提到的“10.13事件”。

温小良被夏唯带走后,丁言其实很快就查到了他们的下落,之所以没第一时间赶来,是因为小松区比西普区安全。

袭击温小良的怪物,在13号之后,又陆陆续续出现了十几只,而且一只比一只嗜血凶残。

虽然出发点不同,但从结果来看,丁言和夏唯一样,都希望温小良远离危险的西普区。

夏唯带走了温小良,丁言没有了后顾之忧,得以专心处理手环指定的目标事件,陆常新和胡妙也参与其中,三人合力,终于在数日前找到了导致那种怪物出现的真凶——狂化石。

狂化石会周期性地放射出某种射线,射线对人类无害,却会令血族陷入臆想,身体变异,暴走疯狂。那些怪物就是长期接触这种射线的血族变化而成。

丁言他们在极夜市找到了四块狂化石,它们全被作为建造材料嵌在了大楼里,来往的血族每次经过它们,就会接受一次辐射,日积月累,最终导致了变异。

导致血族变异的元凶已经找到,接下来只要处理掉它们,就能完成这次的“目标事件”。然而狂化石不畏酸碱也不惧水火,就算碾成粉末,辐射能力也不会减弱分毫……即使封在厚重的铅箱里,也只能减弱部分辐射,而无法完全隔绝。

最后还是胡妙灵机一动,提议将这些烫手山芋发射到外太空。果然石头一上天,手环就发出了震动,提示目标事件完成,游戏总进度达到75%。

同样是发射狂化石的这一天,丁言收到情报,和西普区相邻的南猎区也出现了嗜血怪物。当他们赶到那里,不出所料,又是狂化石惹的祸。可怕的是,这次的狂化石并不是镶嵌在墙壁里,而是被标着“奇趣火山石”的标签,公然在市集上贩卖。

狂化石的最初状态竟然是火山石,这点所有人都没想到。丁言立刻调查市面上贩售的火山石的来源和去向,顺藤摸瓜,找到了狂化石的发源地,奇烈火山。

“奇趣火山石项目”才刚开始,流入民间的狂化石并不多,回收工作不算困难,真正棘手的是奇烈火山,这座死火山的内部极可能隐藏着数量惊人的狂化石。

奇烈火山正位于小松区。这仿佛是一种暗示,夏唯以自己的意志带着温小良来到小松区,试图远离风暴中心,丁言也配合地对他们睁只眼闭只眼,然而很快游戏的主战场便从西普区转移到了这里,结果,五名玩家谁也不能脱离游戏的主线。

温小良决定和丁言他们一起前往奇烈火山。这一趟前途未卜,她原以为夏唯一定会力竭声嘶地阻止她,可夏唯却看了她一眼,不言不语,只在他们上车的时候,默不吭声地跟了上来,以行动表示他也要同行。

温小良发现自己越来越弄不懂夏唯在想什么……或许从来也没懂过。

不论如何,这下就真是全员到齐了。

奇烈火山,极夜市内唯一的火山,死火山。

所有人进入了火山底部,下面有溶洞,还有暗河,还有,一眼看不到头的铜绿色矿物,大片大片地延展向无尽的暗处。

温小良觉得嗓子有点涩:“那些绿色的……就是狂化石?”

丁言看向胡妙,胡妙摇摇头:“不是,那些只是普通石头而已。”

温小良一怔,“……胡小姐能分辨出狂化石?”

胡妙:“都说叫我胡妙就好了嘛。——我能看到狂化石发出的光。”

夏唯懂得暗示,胡妙能看到狂化石的光……这游戏似乎会赋予身为“人类”的玩家一些特殊技能。

那她身上应该也有类似金手指的地方吧?比如能嗅到狂化石的气味之类的?

她正在思索,忽然看到夏唯一声不吭地走出了队伍,独自向前,她立刻问:“你去哪里?”

“找东西。”

“找东西……在这里?你要找什么?”

“和你没关系。”他丢下这么一句,手持聚光探照灯继续向前。

这是什么地方,他来这里闹脾气?

她气得牙痒痒,拔高声音:“好啊,你走,继续走,我正担心黑暗里藏了什么吃人的怪物,麻烦你先探路了。”

夏唯的背影明显僵了僵,温小良假装看不到,转头对胡妙说:“我们走这边。”

胡妙不动,脸色和见了吃人的怪物似的,盯着地下河。

“河里……在发光。”她先是喃喃,然后失控似的喊出来,“狂化石在河里!”

所有人都一呆,丁言最先回神,疾走至河边,举起探照灯,向下望去——

暗河之下是巨大的岩石,一块又一块,锈红色的巨岩。颜色和他们之前找到的狂化石极其相似。

他回头看向胡妙,从她的表情里,正式确认了这些岩石的身份。

如此多的狂化石……全沉积在这里。

暗河流向未知的暗处,巨岩也一直延展向远方,仿佛无穷无尽。

“……这么多,怎么办?”

胡妙问出了所有人的疑问。

如果只是一两块,还可以想办法运上去,然后发射到外太空,这么多……根本不现实。

温小良则更担心另一件事:“丁先生和陆先生都是血族,你们不会受狂化石的影响吗?”

陆常新被她那声“陆先生”雷得说不出话,已经吃过一击的丁言稳住了,解释:“手环会屏蔽辐射。”

胡妙补充:“在我眼里,就是手环放出了一个透明光罩,挡住了狂化石的蓝光。”

温小良明白了。这是对“玩家”的特殊保护。

想了想,她问:“狂化石会对外发射辐射射线,辐射的范围是多广?直接封了这座火山,不让血族接近这里,这样应该可以?”

丁言望着那些不知延伸向何处的辐射石:“恐怕要将整个小松区都隔离才行。”

“整个区?那个影响太大了,做不到吧……”

陆常新插嘴:“让市长下令就可以了,丁言回去和你游戏里的爹认个错,先打亲情牌,晓之以情再动之以理,让他封了小松区……多简单的事。”

胡妙赞同。

丁言沉默不语,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环,目标事件那一栏显示的是“解决狂化石危机”,从游戏进度来看,这应当是最后一关了。

只要向市长低头就能解决危机的话,他没什么可犹豫的,但最终关会这么简单吗?

“我有个想法。”温小良忽然说,“手环能屏蔽辐射,那如果把手环放在岩石上,会不会把这里的辐射都屏蔽掉?”

丁言他们真没从这个角度考虑过。胡妙走到暗河边,摘下了手环,放到某块巨岩上。过了会儿,她摇头:“手环没有放出防护罩。”

“‘人类’的手环没有装载‘防护罩’功能吧。”陆常新边说边走了过来,摘下自己的手环,搁到巨岩上。

胡妙:“陆常新你傻了!那些光都落你身上了!”

陆常新:“只是几秒而已,试一试怕什么。怎么样?手环放出防护罩了吗?”

胡妙嘟着嘴,看向手环,过了两秒,说:“没有。”

陆常新“啧”了一声,伸手去拿手环,不料光线昏暗,他判断失误,手指没抓住手环,反而将它碰得滑落下去,“咚”的一声,坠进了暗河里。

陆常新:“……”

其他人:“……”

丁言最先回神,掠了过来,提起探照灯往河中一照:暗河湍急,早就不见了手环的影子。

他当机立断:“常新,你离开这里。”

陆常新也醒过神来,懊恼地瞪了暗河一眼,正要转身离开这个充满辐射的岩洞,黑暗里却忽然响起一个幽幽的女音——

【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在众人眼里,暗河上蓦地多出了一个半透明的发着微光的人影,那身影浮在半空,蓝发如海蛇一般,扭曲摆动,腰部以下是一团黑雾。

如果温小良还有记忆,她就会第一时间发现,这个怨灵般的女人的脸,和自己在影楼中有一面之缘的塔罗小姐,完全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虽然温小良不记得了,但有人替她记着。

温小良在失忆前曾特意提醒丁言,让他去调查“塔罗小姐和她的玩具屋”,她被夏唯带离西普区后,丁言按照她的提示明察暗访,结果在玩具屋的某堵墙内发现了一具白骨,经过dna检验,那具白骨的主人正是玩具屋的店主,塔罗。

玩具屋的主人早已成了白骨,可就在不久前,还有人看到“塔罗小姐”抱着棕发娃娃出现在她自己的宅邸前。

事情很明显了。现在的“塔罗”是个冒牌货,那起凶杀案里,她或许是主谋,或许是帮凶,或许是主犯找来的替身……总之十分可疑。

丁言立刻下令追捕伪塔罗,但她就像人间蒸发了一般,踪迹全无。再之后,他被狂化石的事占据了心力,也无暇再关注这边。

没想到,他竟然在这里又见到了塔罗,而她看起来,明显已经不是人类了。

“那是什么?怨灵?”

胡妙惊叫,然后她觉得脑袋一疼,意识也跟着恍惚起来。

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叫“塔罗”的女孩,来自某个绿色星球。某一日,在得到了一张游戏碟后,她和她的友人们一起进入了这个名为《没有白天的城市》的游戏。

她分到了“人类”的角色,身份是玩具屋的店主。随着游戏的进行,她和她的友人们纷纷恢复了记忆,大家一面继续攻略游戏,一面猜测游戏通关后会获得什么奖励,兴致勃勃。

好几次,他们卡在某一环里,无法完成目标事件,可每回都会有人及时送上契机,仿佛游戏的制作者特意留下了金手指似的。

就这样,他们有惊无险地走到了最后一关,然后,真正的恐怖显现了。

原来这是一张被诅咒的光碟,所有进入这个游戏的玩家,最终都会被游戏吞噬。之前被他们认为是给玩家送金手指的npc,其实是上一轮进入这个游戏的玩家。这些旧玩家们死在了游戏中,灵魂困于此地,只有新的玩家出现,才能将他们从游戏里解脱出来……通俗的说法就是,他们需要“替死鬼”。

每一代都是这样,新来的玩家由化为怨灵的旧玩家护送着,一步步走到最后一关,然后在最后的关卡,被露出獠牙的怨灵咬断了脖颈。新的牺牲者出现,旧的灵魂得以解脱,逃离游戏,借着新玩家的身体,回到人间,重返“现实”。

塔罗死在了她最爱的玩具屋里,她的朋友们也无一幸免。尸骸腐烂化为白骨,灵魂却无法安息,困在暗无天日的游戏里,日夜煎熬,逐渐泯灭了人性。他们忘了自己曾经多么憎恨那些残害了自己的怨灵,一心只期盼着快点出现新的牺牲者……

【——】

脑海中突然响起了难以描述的声音,仿佛女人的哭泣,又像是夜莺的哀叫,子弹的呼啸,花瓣被捏碎,眼珠滑出眼眶,鲜血溅落河面……

轰隆!

胡妙猛地睁开眼,身上冷汗涔涔,大口喘息。

探照灯不知道何时已经掉在了地上,但她完全没注意,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因为刚才接收到的记忆而战栗着。

她听到了夏唯的喘息声,那声音和她自己发出的一样,充满恐惧。显然,接收到那段记忆的不止她一人。

暗河上已失去了女怨灵的踪迹,但所有人都已经明白了,整件事的前因后果。被诅咒的游戏光碟,环环相扣的地狱锁链,一代又一代的牺牲者……

是谁制造了这样一张光碟?ta的目的又是什么?这些问题或许很重要,但却不是当下最急迫的,最急迫的是,他们要怎么打破这个诅咒。

毫无疑问,“狂化石危机”就是游戏的最后一关,他们已经被怨灵引导着来到了这里。

他们还活着,但只要踏错一步,血腥的历史就会重演。

胡妙浑身发抖:“我们快离开这里!”

“光离开还不够,”黑暗里,温小良的声音有些不稳地响起,“这附近有个石油厂今天会爆炸,爆炸将引起火山喷发,到时候火山底部的狂化石会烧成粉末,随着爆发的岩浆散入大气层,极夜市就完了,血族全部狂化,我们也不能独善其身。”

胡妙一呆,“你怎么知道?”

温小良:“极夜市的市长也是上一代玩家,我看到了他的记忆,他去阻止爆炸,但没有成功,死在了爆炸现场。我想‘石油厂爆炸’应该是游戏的关键事件,爆炸引起火山爆发,进而将狂化石粉末散播到空气中,这才是‘狂化石危机’的真意。”

丁言忽然道:“你恢复记忆了?”

温小良顿了顿,“嗯。”

接收到怨灵记忆的同时,夏唯施加的暗示也解开了,大约是两种力量起了冲突,“暗示”不敌落败。

陆常新的声音响起:“说了那么多就是一句话,阻止爆炸就行了对吧!我现在过去!”

“不行,你速度不够快。”温小良看向黑暗中的某一处,“小唯,你出来。”

夏唯的身影慢慢地从黑暗里显现出来,他的脸色非常苍白。

温小良望着他:“你和丁言一起去石油厂,找到那个在石油厂放炸弹的疯子,问出他将炸弹放在了哪里——用你的‘暗示’。做得到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