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描或点击二维码
进入手机版网站

切换背景色:
切换文字颜色:
切换字体大小: 14 16 18 20 22 24

chapter .39

温小良正注视着夏唯,忽然身后不远处传来一个熟悉的女音:“明天我再去西普区北边看看吧。哎,其实如果不当做任务来看,这样逛逛花店兜兜风,也挺有趣的……”

这个声音……

她转头朝右望去,看到胡妙从道路的另一边往这边走来。

红发女孩右手拎着一个小盒子,左手抓着一大束形态各异的向日葵,花太多,挨挨挤挤的,向日葵的花盘都有点变形了。

该不会她把这一带的花店全光顾了一遍……温小良抽了抽嘴角,视线往左边移了移,惊奇地发现走在她的身旁的竟然是实习校医陆常新。

他一只手握着几株向日葵,另一手插在风衣里,和胡妙隔了几个拳头的距离,边走边说着话。

温小良有点愣。这是偶遇?还是……约会?

陆常新似乎察觉了什么,转头朝这边望了过来。

温小良瞧得清楚,陆常新的目光先落在了丁言身上,然后又移到她身上,最后又移回了丁言身上,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就勾起了笑,笑容有点促狭,又有点贼兮兮的。

这笑……什么意思?让人毛毛的……

她转头去看丁言,没从他脸上得到提示,又扭回头去看陆常新,只见陆常新说了句什么,然后胡妙也往这边看了过来,接着她脸上飞起了笑,高高举起手里的向日葵,像挥舞旗帜那样挥起来:“小良!这里这里!”

温小良有点开心,又有点害臊。路人全都看过来了啊喂……

胡妙完全无视了路人的注目礼,快步朝这边走来,三两下来到他们面前,眉飞色舞:“小良!这么巧!——哦,丁店长也在,店长好。”

丁言颔首致意。

胡妙重新看向温小良,抱怨:“我之前约你逛街,你还说你有事。”

她苦笑:“我真有事,我今天在玩具店找了一整天的玩具。”

“玩具?”

胡妙先是一愣,随即明白过来,“哦!对对!‘毛绒玩具’……怎么样?有找到吗?”忽然看到她怀里的一大袋毛绒玩具,“——哇!你下血本了啊!买这么多!”

“不,这些是用娃娃机夹的……”

“娃娃机?这么多全是?!厉害了你!”

“呃……其实基本都不是我夹的……”

她声音太小,胡妙没听清后面的,两眼亮晶晶地问:“怎么样?有夹到吗?”手环指定的“毛绒玩具”。

“没有……你呢?”

胡妙耸耸肩:“和你一样,一整天白费功夫。明天周末,我准备去北边看一看,陆校医说那里最近开了一个向日葵的主题公园。”

她们说话的时候,始终没提到‘手环’这个词,因为顾虑着丁言在场。

虽然前两天她们都商量好了,下次见到丁言时要问清他是否也是手环的持有者,但昨天前天恰好温小良都满课,没去店内帮工,胡妙又是个外硬内软的假把势,根本不敢向丁言核实情况,于是竟一直拖到今天,也没得出个结果。

胡妙说明天要去主题公园,温小良便瞅了陆常新一眼,然后压低了声音问:“他和你一起去?”

“当然不是了……等下,”胡妙瞪起了眼,“你以为我们在干什么?!”

温小良尴尬地揉了揉鼻子。

“不说话我也知道你在想什么!”胡妙单手叉腰,“听好了,我是路上遇到他的,他也正好无聊,就帮我一起找向日葵,不是你想的那样!”

温小良“嗯嗯”了两声,算是认错,看胡妙还有些不依不饶的意思,赶紧转移她注意力,“小唯来了。”

胡妙一呆,“……在哪里?”

“正走过来呢。”

她示意胡妙去看马路的另一侧:绿灯了,夏唯正穿过斑马线朝这边走来。

胡妙心花怒放:“小唯!……你快帮我看看,我头发乱不乱?”

温小良立马摇头:“不乱不乱超美的……”

“唇彩呢?润不润?……哎呀我都吃掉了!”

“没事,自然美……”

她们在这边上演兵荒马乱,另一边,男人们也在迅速地交换着眼神。

陆常新:带女朋友逛街,居然都不告诉我!

丁言:我的手环震了一下。

陆常新:之前还骗我你没女友……啊,难道是怕我横刀夺爱?放心放心,朋友妻不可戏的道理我还是懂的~

丁言:你的手环有反应吗?

陆常新:唔但是如果她对我情难自禁,这就不能怪我了~不过我会恪守底线的,顶多亲一下,放心吧。

丁言:手环持有者就在附近,但现在人太多,我无法确定是谁。

陆常新:她怀里的娃娃是你送的?有进步!但娃娃这种东西还是要配合鲜花使用才能达到最大效果嘛。附近有家不错的花店,介绍给你?

丁言:……

陆常新:……

鸡同鸭讲。眼神交流失败。事实证明,通用语的存在非常必要,实乃智慧生物最伟大的发明之一。

丁言看了一眼温小良和胡妙,估计她们现在无暇注意到这边,于是低声道:“我的手环震了一下。”

陆常新收起了嬉笑:“我也是。”

他拨开衣袖,露出手环,两个人都看到显示屏上的文字变成了——

目标事件:获得亲吻,恢复真实的记忆。

事件进度:0%

整体进度:25%

亲吻。真实记忆。

两人对视一眼,各自沉默,然后陆常新先表明态度:“我不觉得我的记忆有问题。”

他的脸色透出阴沉,显然嘴上虽然强硬着,心里已经动摇。

丁言:“如果真有某种力量改变了你的记忆,它不会让你意识到这件事。”

顿了顿,他微笑:“幸好目标事件是‘亲吻’,正好是你擅长的事,应该很容易达成。”

陆常新:……这是在报复吧?报复我两分钟前对他的嘲笑!

“哼……你的手环呢?”我就不信你的目标事件能比我好多少。

丁言没动,陆常新一想也就明白过来,现在四周全是人,那些手环来历不明,丁言又身份特殊,确实需要保持谨慎。

但就这样放过他,总觉得有点不甘心。

眼珠一转,他望向温小良,嘴上说:“要是亲她的话,我倒是很乐意试试。怎么样,我去亲一下?”

丁言:“你试试。”

陆常新转头看着他,笑嘻嘻:“我试了你会打我吗?”

丁言从他手里抽出一株向日葵,两秒后,这株向日葵化成了齑粉,他松开手,粉末飘了出去,散入空中……

“你试试,就知道我会不会打你了。”

陆常新笑不出来了,扭头,嘀咕:“重色轻友……”

另一边,夏唯已经穿过人行道走了过来,温小良问:“你今天学校不是要补课吗?怎么在这里?”

“临时改到了明天。”夏唯看了一眼丁言,“他是?”

“啊,介绍一下,这位是丁店长,我最近一直在他的茶餐厅里打工,受他很多照顾。丁店长,这是夏唯。”

丁言微垂着眼,看着夏唯:“你好。”

夏唯微微仰头,绿眼睛里没有笑意:“你好。”

陆常新的视线在两人之间游移了一下,眯起眼,摸了摸下巴:“哦……有意思。”

夏唯看了过来,温小良便将陆常新也介绍了一遍。这就算全员认识了。

时近傍晚,大家讨论去哪里解决晚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最后一个发言的是丁言,他提议去他店里。

“这里有直达‘半简’的地铁,店里工具和材料都齐全,想吃什么可以自己做。”

他看了一眼面露难色的某人:“我们有五个人,人手充足。不擅长料理的人,可以做些辅助工作。”

温小良在“半简”做了一个月的收银员,丁言虽然没亲眼见证她是怎么炸掉厨房的,但也曾在她和胡妙闲聊的时候,听到过她的“赫赫功绩”。

温小良被他明晃晃的袒护弄得有些汗颜,但也不得不承认,她天生就不是那块料,做个凉拌菜什么的还可以胜任,勉强去碰炉灶的话,搞不好会连厨房都炸掉。

心底还有些犹豫,她看向胡妙:“你觉得呢?”

胡妙瞄了夏唯一眼。一起做甜点,不正是增进感情的好机会吗!

“赞成!”

于是事情就这么定了。

……

‘半简’茶餐厅里有a、b两间厨房,功用不同。

五个人分成两组,组员由抽签决定。

按照抽签的结果,胡妙、夏唯和陆常新一组,负责烤曲奇、水果蛋糕以及马卡龙。温小良和丁言一组,负责榨鲔鱼汁、烤双拼披萨和制作可丽饼。

负责制作抽签竹签的陆常新:为了给某人助攻,我牺牲自尊在竹签上作弊,才得出这么个分组结果……喂这样可以了吧?抵消我傍晚的出言不逊?

丁言:抵消一半。

陆常新:……

对抽签风波一无所知的温小良,按照抽签结果,跟在丁言身后走进了厨房b。

她有点局促,还有点不安,偷觑着丁言。

“不用紧张。”丁言说,“会用煎锅吗?”

“不太会……”

“烤箱呢?”

“有点难……”

“电磁炉?”

“以前炸掉过一个,后来不敢碰了……”

丁言也有些无语了。“平时在家里,都是怎么解决一日三餐的?”

她挠了挠脸:“一般都是小唯煮饭做菜,我就负责吃……哦对了,我会做凉拌萝卜丝!凉拌豆皮也行!我拌菜拌得很不错,以前在家乡还得过奖呢!”

“……今晚的菜谱里没有拌菜。”

“……哦。”

室内陷入迷之沉默。丁言的表情看起来……有点复杂。

“那个……”温小良弱弱地辩解,“真不是我想偷懒,但那些器具我都不能碰,出事故的几率是百分之百……”

多次血淋淋的教训告诉她,不想害人害己,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煤气灶、微波炉、电磁炉、烤箱……种种和“温度”有关的器具。

“……”他揉了揉额头,“榨鲔鱼汁呢?这个能胜任吗?”

榨汁机……这个和“温度”没关系,应该……不会出事?

她鼓起勇气点头:“我试试。”

榨鲔鱼汁。

从冰箱取出若干条事先剖洗好的银尾鲔鱼,逐一放进解冻机里。在等待解冻的过程中,将榨汁机的杯部清洗干净,组装起来,待鲔鱼解冻完毕,剔去骨骼,丢进榨汁机,按下电源,三分钟后倒出榨好的鲔鱼汁……

大概,就是这么个步骤吧。

从冰箱里取出鲔鱼鲔鱼鲔鱼……

放进解冻机里解冻解冻解冻……

解冻好的鲔鱼,剔去骨骼骨骼骨骼……

“……嘶。”

业务不熟练,食指被刀划了一道,鲜血瞬间涌了出来,滴在砧板上,也染红了鲔鱼。

她抿着唇,松开了剔骨刀,准备去找创可贴,却在转身后倒抽口气:“……丁店长!”

丁言就站在她身后不到半米的地方,凝视她受伤的手。被他身上的气场慑住,温小良也僵在了原地。

这一瞬非常奇妙,两人都定在原地,但理由并不相同。

室内似乎有什么看不到的东西在涌动。

丁言朝温小良伸出了手,她本能地退后一步,腰间撞上了料理台,蓦地醒过神来,立刻道:“对不起!”

眼底的黑雾迅速散去,丁言收回了手。

“……为什么道歉?”

“鲔鱼,被血……”

她有些难为情地转头,看了看砧板上沾了血的鲔鱼。鲔鱼汁是陆常新点的,血族的五感非常敏锐,沾过人血的鲔鱼,就算用水反复冲洗,也洗不掉那种血腥味。血族虽然热爱鲜血,但并不喜欢在鲔鱼汁里尝到血味,这条鲔鱼算是浪费了。

银尾鲔鱼是高端食材,换句话说,这玩意很贵……

她觉得自己应该负起责任:“那条鲔鱼,我买回家吧,费用请从我工钱里扣。”

没等对方答复,她匆忙地鞠了个躬:“我先去处理一下伤口。”

丁言没有拦她,由着她匆匆离开。

她的反应很正常,异常的是他。他刚才大概吓着她了。

是因为太久没有进食人血吗?所以才不自觉地失了神,伸出手……

转头看向砧板,那上面,染血的鲔鱼在灯光下折射一种诱人的光泽。

收回视线,他从贴身衣袋中取出手环。显示屏上的文字已经变了,就在傍晚的时候。现在上面写的是——

目标事件:获得血液,恢复真实的记忆。

事件进度:0%

整体进度:25%

“‘血液’……”

……

这天晚上,最终众人的晚餐是——

分量不太足的鲔鱼汁。(温小良荣誉出品。)

口感完美的双拼披萨。(丁言独立制作。)

外皮有点干的可丽饼。(温小良负责搅拌面糊,其他部分由丁店长完成。)

咸味水果蛋糕。(陆常新:糖和盐太像了,不能怪我~)

烤过头的巧克力曲奇。(胡妙:我尽力了……一面要完成巧克力曲奇,一面要拉住一个杀伤性不亚于小良的厨房杀手,最后我还要分出大半心神去关注发挥失常的小唯……一心三用真不是人干事!)

形状有点塌的柠檬味马卡龙。(夏唯:本来我可以更快完成的!然后就可以去隔壁厨房找小良了!都怪那两个帮倒忙的笨蛋!)

必须承认,今天的晚餐不尽人意。但最终餐桌还是被一扫而空,这要归功于席间出没的各种吐槽,充当了相当不错的开胃佐菜。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就餐的诸位,心情都不坏。

晚餐后,众人互相道别,丁言表示他还要清点一下明天开餐馆时需要用的各色材料,于是他独自留在店中,其他人各自打道回府。

温小良和夏唯住在离茶餐厅十几千米外的小区里。他们回到小区的时候,两侧的路灯已经全部亮起,走在楼道里,声控灯一盏一盏地亮起。

“我还是第一次吃到咸味的蛋糕。”温小良一面笑一面往上走,“意外的还不错,咸度再高点,然后加点榛果和葡萄干,就可以算是一种全新的‘茶点’了。——对了,明天可以和丁店长说一下,在茶点单里填上‘咸味榛果小蛋糕’,说不定会一炮而红呢!……”

夏唯跟在她身后,没出声,垂眼看着自己的手环。

“咦等下,我的口味似乎总是和主流审美背道而驰……既然我觉得好吃,那估计很难受大众欢迎了……”

温小良叹了口气,停在家门前,摸出钥匙:“好可惜,还以为可以给店里出一份力。鲔鱼好贵的,虽然丁店长说不用我赔,但是……”

“小良姐姐。”

“嗯?”

钥匙打开了锁,她推开门,楼道声控灯的橘光落进玄关里,被深棕色的地砖吸收。

温小良正准备去按门后的电灯开关,忽然左手一热,她一愣,接着意识到那是夏唯握住了她的手。

“小唯?”她有点讶异,“怎么了?”

忽然,她意识到,夏唯的体温常年偏低,但现在他的手竟然比她还烫。

缩回了正伸向开关的手,她回过身严肃地看着他,合拢双掌捂住他的手,更能感觉到那种不寻常的热度。

“你是不是不舒服?……头晕吗?”她伸手去探他的额头。

夏唯不动,由着她的手落在他额上,垂着眼低声说:“我的手环,内容变了。”

“……手环?”

他将手环给她看,声控灯的橘光落在显示屏上——

目标事件:获得亲吻,恢复真实的记忆。

事件进度:0%

整体进度:25%

“你……”夏唯的声音有点不稳,“可以亲我一下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上一章章节目录 下一章
[ 章节错误 ] [ 停更举报 ]